「別吃朋友」,做都市裡的小王子

作者: 
陸序
資訊分類: 

很多人第一次聽到這個團體的名字,都會在心中暗暗一愣。「別吃朋友」?聽起來實在太奇怪了。誰在吃朋友?我們為什麼要吃朋友呢?「朋友」指的是誰?

在中國北京,如同在世界各地都有的一群人,他們和所有人一樣,每天吃飯、工作、睡覺和娛樂,但是他們的生活稍稍有點特別,因為他們不吃肉,對肯德雞、麥當勞、牛排和水煮魚一律敬謝不敏。這些被大眾時常拿來請客擺宴席的食物,在他們眼中是一具具生命的屍體,是無知和殘忍的犧牲品。

他們之間互稱「素友」,而圍繞著非營利組織「別吃朋友」活動的主要幾位成員,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創作和社會參與,其中最顯著的特點,就是從徹底的素食開始,由對一切生命的敬重出發,反思人類在整個生態圈中的身份和責任。他們說「動物是我們的朋友,我們不能吃朋友」。

從餐桌上的改變開始

自2007年起,「別吃朋友」漸漸形成一個推廣素食和動物保護的團隊。由創始人解征和他在「優質大豆」的樂隊朋友,以及幾位分別因為喜歡貓咪、認同素食,還有喜歡搖滾樂等不同原因而受到他們吸引的人,組成一個「別吃朋友」小組。

他們在每個季度都辦搖滾樂演出,懂得音樂的幾個人自然也都登臺表演。有時搖滾樂的舞臺不在北京,而是遍及上海、大連、山東和廣東省。他們有的人隻身踏上火車,前往不曾去過的異鄉為動物而歌唱,也為了「讓人們看到素食者的確存在」,去展示自己的生命,為的是喚醒人們對另一些生靈的重視。有的時候,則數個人打包起演出所需的樂器、音箱,和海報傳單、義賣品,包下一輛麵包車,一起到正在放著《Beautiful Girl》歌曲的迪廳(disco),對台下上千個週末蹦迪的年輕軀體,宣傳他們的所思所想,分享著一種行動中的激情。

「別吃朋友」音樂會的主題有固定的幾個,分別是「宣導素食」、「拒用熊膽」、「拒絕皮草」、和「拒吃貓狗肉」--其中對照的涵蓋對象,也就是他們所關心的「農場動物」、「野生動物」、「皮草議題」以及「同伴動物」了。

這群人希望以一種帶著文化色彩的行動,讓接觸他們的人,潛移默化的對動物權、動物保護運動有一點認識,當然,進而去改變自己的生命和思考方式。除了在音樂會上,有他們為動物而創作的歌曲《懷海獸》、《林中月》、《莫穿皮》和《雁丘》等等,他們也把這種草根的腳印留在街頭、大學校園、流浪動物之家,還有京郊風景區等各式各樣的地方。也許因為這些八○後喜歡山,喜歡自然,喜歡動物,更喜歡朋友,於是,不管是大學生、登山客、流浪動物和動保人士,他們都滿懷熱忱的去接觸和交流。但是,他們一定不會忘記和你說,「素食的生活真的很好,不妨嘗試看看」。

解征說,首先,他希望和他接觸的朋友,在腦海中留下對「素食」二字的印象。再來,希望愛護、喜歡動物的朋友們都能試著成為一個「素食者」。最後,期待所有吃「蛋奶素」的人,都能成為完全的「素食Vegan」。這樣的行動,是為了挽救每年數百億隻因人類的口腹之慾而死亡的動物,也是為了想要在地球上世世代代生存下去的人類。畢竟,如果每個人的生活都要走向,我們以為那是美好的生活方式的標準--像一個美國人那樣的話,我們需要八個地球。

「素食後,我覺得這個世界才開始向我展開。」李帆的體會,可能也是說出了不少素友的心聲。因為,親身的變化讓這群年輕人發現許多生活中很少被大眾關注的議題。比方,全球暖化、糧食問題、動物福利、環境倫理和生命教育。於是,「別吃朋友」的朋友們的生活,也就一次次地圍繞著這樣的關心來發展屬於他們的多彩多姿。

 

圖片說明: 2009年3月20日的世界無肉日,「別吃朋友」的成員在北京街頭邀請路人參與行動。四個人舉著的板子第一次組成的文字是「生產一公斤土豆需要500升水」,第二次的文字則有所不同。舉著板子的人被要求不能看第二次的文字組成內容,謎底最終向他們揭曉時,所有參與的人都是大吃一驚:「生產一公斤牛肉需要10萬升水」。

撿垃圾的能力

週末,「別吃朋友」的朋友們有一個向外界開放的活動。你可以事先報名,也可以隨機而遇的加入他們。那就是「愛清山」,邊撿垃報邊爬山,最後進行一場素食野餐。從過去幾個夥伴偶爾到山上隨便走走,順手把地上的垃圾收集到每隔二十五公尺就有一個的垃圾筒中。到自備竹夾和大垃圾袋的清山活動,他們的設備越來越專業,每次加入清山隊伍的朋友也會從中得到成就感。「以前垃圾實在是太多了,就連垃圾筒邊也是被亂扔一氣。用手撿太辛苦,不可能撿完。」現在有的隊員在忙碌了一天後,還有「撿上癮」的感覺呢。

解征在部落格上說:「或許這只是一個很小的角落,但對於這幾棵樹來說,面前就是整個世界。」「我記得遇見一位路人,她說:“真好,等我有能力了,也這麼做”。當時真沒明白她什麼意思,也沒顧得上問。撿個垃圾需要什麼能力呢?但是感謝她說“真好”。」解征寫道。

少消費,多交換

在物欲膨脹的世風下,參加「別吃朋友」二手物交換的朋友,卻往往是「交換欲膨脹」。不只是為了把不再需要的東西脫手,不花一毛錢的把喜歡的新玩意兒帶回家,而且,也在人與人的交流來往之下,感受惜物和環保的精神。

「時間在飛速的奔跑著,不肯停下來審視一下現在的世界,我們在上滿弦的生活軌道上撒下了太多灰塵。有些物品,當你把它們第一次帶回家的時候,是不是充滿了喜悅和興奮?但是隨著光陰的流逝,它們可能對你失去了利用價值,靜靜的躺在落滿塵土的角落……六月五日是世界環境日。人類日異膨脹的物欲,讓這個星球快要喘不過氣了,希望我們能從現在做起,讓每一天都變成環保的節日,把環保精神一直繼續下去,將你曾經的歡樂與他人一起分享,讓彼此都找回那份熟悉的記憶。」--王一峰<環保在繼續>

「別吃朋友」的成員說,在一般家庭的生活垃圾中,其實有很多東西仍然是有用的物品,比方衣服或容器、飾品。工業社會之下,人類不斷生產物資,卻正是把自然資源竭力壓榨後,陸陸續續再送進垃圾場的消耗戰。每當我們又輕易的購買了一個產品,它的生產過程、原料、包裝所需要的能源,總是在人們的無知無覺的時候,「從自然中拿來,到垃圾場中去」。根據聯合國氣象小組的一個調查,人們在生活中可以有三個遏制地球變暖的選擇:「騎單車、少消費、素食」,讓人們開始改變生活的態度,做個更有責任感的地球公民--這些年輕人在北京以實際的行動傳播這樣的理念。 來自不同背景的朋友來參加二手物交換的熱鬧場面,也吸引了電視台和媒體前來拍攝活動現場。

為什麼你忘了我們是朋友

「別吃朋友」在平時也從事流浪貓救助和街貓絕育(TNR),在一年之間,小組大約為三十隻街貓安排了TNR的手術。然而,從北京各社區內流浪貓已大量繁殖的現況來看,普羅大眾所根本缺少的的生命教育,絕對是現在動保人士的首要關心之一。「即使我們救貓或做絕育的速度,短期之內趕不上人們”丟貓”的速度。但是 TNR還是目前控制流浪貓數目的最佳方式。再則,有的朋友質疑我們做的工作沒有報酬,但是,如果幫助一個生命算是一種回饋的話,我們已經得到了很多。」小組的成員這麼說。

在2008年前往山東青島、泰安、濟南的四天三夜巡迴演出之中,「別吃朋友」所選擇的主題就是「拒吃貓狗肉」,希望由人類身邊最親近的同伴動物開始,讓觀眾正視他者的生命與需求,不要把人們的摯友變成餐桌上的佳餚。

另一方面,為了吸引年輕人關心生活週邊的流浪動物,「別吃朋友」和北京的大學學生合辦主題活動。也舉辦了結合校內學生樂團和校外專業樂團的音樂演出,再加上流浪動物的救助經歷講述,和一些諸如手語社、素食文化協會的合作,盡量以各種可能的方式,把善待同伴動物的目標在校園中投射出來。在校園之外,「別吃朋友」組織網友到郊區私人的流浪動物救助基地參訪,試圖讓更多在北京喜歡狗但不能收養狗,或不瞭解狗兒和流浪動物議題的人們,能有一個接觸生命和認識救助工作的機會。流浪動物救助基地裡,總是有許多曾被人惡意傷害或棄養的狗兒,期待著與人們再一次的溫暖相遇。

別吃朋友 為你而歌

由於有過半的「別吃朋友」的成員,有著音樂創作、演出的背景,加上創始人解征本身就是「優質大豆」的樂隊主唱。於是,搖滾音樂會自然就成了最適合「別吃朋友」的舞臺。一首首寫給動物們並歌頌生命的樂曲,是為了人世間各種因人類的剝削而受難的動物而作,也是為表達對於美好感情的嚮往。在這之中,有因讀元好問《雁丘辭》有感而作的《雁丘》:

昔時別離處 今日影已枯 

依稀可聞 似乎當年蕭鼓

未恨塵泥厚 苦掩亂石塚

只歎輪回 墓主何處逢

極目夜零亂 灼焦此岸土

煙見火舞 莫非迷歸途

化蒼穹去 任滄海來 無憂

漫漫葭輝 幾時休 幾時休

化三千去 任三千來 無憂

回望水邊 愛別離

一路放歌去 無歲無枯榮

看落日長 物我兩相忘

--解征/詞

也有源自於對逝去的搖滾故人和海中哺乳動物的懷想,《懷海獸》:

憶往昔巨鯨無數

別陸川同遊七海

弄煙霞任憑吞吐

推冰巒漸乘餘輝

夜夢忽來 回還舊處

飄月空閒 清冷水聲

茫然四顧 兩三影出

無語而來 凝蒼如幕

與君別離 何止惜惜

身形散去 海漪空餘

終來日淡居青山

懷海獸寄情於雲

風落進深藍深處

現珊瑚笑憶花開

無所從來 無從所去

秋觀落葉 春舞飛絮

--解征/詞

在去年三月,解征一人赴廣東巡演「拒用熊膽」主題音樂會之前,他前往位於成都龍橋的亞洲動物基金,探視從中國情況最惡劣的養熊場中,被解救出來的美麗月熊。牠們往往被養熊業者關在身體無法自由活動的極小籠中,腹部插了讓業者可輕易抽取體內膽汁的導管,忍受日復一日的活體取膽達一、二十年的時間。有的月熊更是被迫穿上了令牠連低頭的動作都做不到的「鐵馬甲」,或是因無法承受的痛苦而出現一系列自殘行為。

「別吃朋友」的創辦人解征與剛剛重獲自由的月熊。
解征在部落格上說,「今年四月,我在AAF(亞洲動物基金)的救助中心感受了月熊的呼吸,與你我沒有不同。」當人們摟著可愛的泰迪熊玩具時,有數千隻月熊正在煎熬之中,而這一切,只為了人們以簡單草藥就能合成的熊膽中藥。如今,在許多藥店都能買到各種熊膽製品,消費者很容易就成了中國養熊業之所以能夠存在的共犯,這樣的矛盾就像大眾「抱著貓咪吃動物」一般不堪,刺激解征和其他音樂人創作、演出,表達訴求。希望大眾不再盲從,希望大眾不再沉默。
圖說:「拒用熊膽」主題音樂會的廣東巡演海報。這隻模特兒小熊是亞洲動物基金的義賣品,牠在無聲中流出的血液默默向人們求助:「商品」或「生命」,哪一個代表了無情,怎麼樣的選擇才是正義?
持續著對月熊的關心,「優質大豆」今年在舞台上演繹了新的作品《林中月》:
遠方有青山是我們家鄉古樹參天風聲如歌涓涓清溪水累累果兒垂冬天入夢神回生來本逍遙不曾惹凡塵可笑世間偏擾我身長夜憶流雲念念草如茵平沉經受於心喚群山山輕應扶微風風慢語
春秋去 啦咿耶星辰落 啦咿耶待何人 待何人
--解征/詞

 

做都市裡的小王子
最近期的「別吃朋友」音樂會的主題是「拒絕皮草」,音樂會的名稱有著一個源自世界文學名著《小王子》的典故。在法國作家的筆下,《小王子》書中的小狐狸渴望和人建立關係,希望和小王子成為朋友:「如果你馴服了我,我的生活就會豔陽高照。我將能辨別出與所有其他人的腳步聲都不一樣的腳步聲。別人的腳步使我趕忙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腳步聲則像音樂一樣,將我從洞穴裡喚出來。」

遺憾的是,現在的人們大多已不記得他們與動物曾經存在的友誼。我們不再建立共存互信的關係,相反的只是不斷地在踐踏生命,像歌手抗貓說的「把朋友的皮剝下來穿在身上」。太多的人不再抱有小王子般溫軟的心,而成了小狐狸心中「他們有槍,而且還打獵,真讓人討厭」的獵人。對於當今滿街把屬於動物的皮草作為自身炫耀的血腥資產的現象,參加演出的王一峰說:「現在人類的發展已經進入了一個瓶徑階段。人如果是想再往上發展的話,不思想、進行自我的超越,是肯定不行的。人們老是以人類中心主義為主,無限的去剝削、壓榨所謂的這些他們認為的低等動物,不停的在向他們壓榨他們的價值。我覺得人類的發展如果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出現問題。所以我覺得人類必須突破自己,在思想上一定要做到,和所有生命同在一片藍天下,一起呼吸這一片空氣的努力。」

由台灣插畫家施佩吟為「別絕望,我的小狐狸」主題所繪的海報。在構想這個作品時,她想像著自己就是小王子,而她的好朋友在冬天就要被剝皮……「實在太可怕了」。

音樂會的現場來了約莫兩百個觀眾,本意是來觀賞樂隊演出的劉四五來到了酒吧,才知道這天的主題。他表示以前看過一個在網路上流傳的,關於皮草批發市場的視頻。但是,當他看到一半的時候,「其實真有點兒看不下去……總覺得有點過於殘忍……說實話,到後來我覺得,這就跟戰爭是沒有區別的。」
而因為收到朋友間轉寄的電郵,關心動保議題而來到「別吃朋友」音樂會現場的加拿大人Mike則說,「我從來不認為一個女人穿了皮草會更美麗……一個更美麗的東西是來自你的內心,來自你的靈魂。就好比一個男人,你英不英俊或有沒有魅力跟你有多少頭髮也沒有什?關係。」
在酒吧現場,因為各種原因而來的觀眾在享受音樂的同時,也能夠帶著一些心靈之間給予的暖意,隨著解征一起高喊「我們可以做的到,拒絕皮草!」

 

在每一個演出接近尾聲的夜晚,步下表演舞台的歌者和伙伴們收拾著器材,離開一時喧囂,人聲鼎沸的酒吧。走到星空下,踏上回家的路。有時,他們之中有人會用口琴吹起《小星星》,令人想起《小王子》書的最末,「晚上,我喜歡傾聽星星,就像傾聽五億個小鈴鐺發出的聲音……」。

我希望,他們永遠是北京都市裡的小王子,一直唱著他們的歌,「如果你剛好路過此處,請不要匆匆而過,站在星星的正下方等一會兒吧!」

“別吃朋友-別絕望,我的小狐狸”演唱會2009現場視訊: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1cecec0100gc8x.html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