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VR系列專題】 推行流浪動物絕育30載 林雅哲:這是我對周遭苦難的回應方式

作者: 
陳珊珊(台灣動物之聲編輯)
資訊分類: 

TNVR(Trap誘捕、Neuter絕育、Vaccinate防疫、Return回置)被視為處理流浪動物問題的方法之一,而說到TNVR,則不能不提到湖光動物醫院院長林雅哲醫師,他曾經擔任關懷生命協會十多年的理事與常務理事、目前則為本會的諮詢委員。林雅哲醫師投身動保運動到今年正好滿30年,他深入全台灣各偏鄉地區,為民眾帶來的放養犬貓絕育,身為台灣資深的TNVR推手,他卻謙虛地說,「這只是我對於周遭苦難的一種回應方式」。

看見愛爸愛媽的困境,讓他站上第一線做動保

時間拉回到1988年,林雅哲醫師開始幫助愛心媽媽為流浪動物做絕育手術起,他就開始關注台灣流浪動物面臨的困境,「絕大多數第一線的愛心爸爸、愛心媽媽的視野是很窄的,他們(一味收容流浪動物)的壓力是很大的」,但是過去幾年來,政府單位對於流浪動物問題卻是消極的。

於是,林雅哲醫師決定全力投入TNVR行動,從流浪動物的源頭著手,用自身的醫學專業幫助流浪動物。而台灣目前大力執行TNVR行動的團隊之一,就是林雅哲醫師帶領的湖光工作團隊與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

一到週末,湖光工作團隊的工作人員便將醫療器材裝載上車,一行人開車來到各偏鄉地區,在當地活動中心或學校場地,現場就地搭起手術檯,免費替居民帶來的放養犬貓進行絕育手術。光是2017年一年,湖光工作團隊就下鄉近60場次,幫助超過4千5百隻放養犬貓絕育。

為了解決偏鄉地區因放養犬貓不斷繁殖而造成的流浪犬貓問題,自2012年起,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便大力執行下鄉絕育行動,協會成員足跡遍及全台灣各偏鄉地區,8組工作團隊至今已下鄉近500場次,一共替超過2萬4千隻放養犬貓進行絕育手術。

流浪動物從何而來?

林雅哲醫師指出,現今大多數流浪在外的犬貓是米克斯,「全台灣的公立收容所裡面,純種貓狗的整體比例不到10%」,顯示寵物棄養與繁殖場惡意丟棄並非流浪動物之主要來源,而是過去數十年來,當台灣從農業社會發展到工業社會時,在動保觀念尚未普及與法規制度未適時跟進之下,民眾放養犬貓而任其繁衍的結果。

林雅哲醫師表示,流浪動物問題是累積的社會共業,必須以社會學的角度去分析,思考流浪動物真正的來源是什麼。他說,流浪動物多是來自放養犬貓與流浪犬貓族群繁衍之後代,但是,公部門或一般民眾往往只看見「棄養」行為,認為流浪動物是因為餵養者未善盡飼養責任,放任犬貓繁殖而造成流浪動物問題。

如何才能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林雅哲醫師認為,大多數的飼主都是飼養純種犬貓,而現今各地方政府的絕育補助計畫也是針對家犬與家貓,但是,純種犬貓並非流浪動物的主要源頭,因此,他建議,政府絕育補助的對象必須限制以混種犬貓為主,混種犬貓才是流浪動物最大的群體。

「飼主責任」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

為避免飼主棄養而造成流浪動物增加,近年政府倡導「飼主責任」,要求飼主必須為寵物進行登記與植打晶片,2015年,《動物保護法》也增列了「飼主應為寵物絕育」之條文,但在林雅哲醫師看來,這難以實際解決流浪動物問題。

林雅哲醫師指出,「放養」是多數偏鄉地區民眾的飼養型態,卻因為動物醫療資源匱乏、交通不便、經濟條件...等原因,使得偏鄉地區的流浪動物問題一直難以解決。另一方面,放養犬貓實際上並無明確的飼主,難以用「飼主責任」規範餵食人必須主動把犬貓帶至動物醫院絕育。種種因素加起來,導致這些未絕育的犬貓不斷在外繁殖,只要數量增長到某個程度,便會引起當地居民反彈。

「對於非主動取得動物的人(流浪動物收容者),你要他負完整的飼主責任,有沒有那麼理所當然?」林雅哲醫師認為,這些自發性餵養流浪犬貓的民眾,大多數是基於對於動物的憐愛而主動照顧餵食,政府應該協助這些民眾建立正確的動保觀念,並幫助餵養的犬貓絕育、注射疫苗與植打晶片,讓他們成為真正的飼主,進一步納入飼主責任的規範對象,唯有從源頭絕育做起,才能有效降低流浪動物數量。

TNVR真能解決流浪動物問題?

《動物保護法》至今已經施行20年,雖然各方對於TNVR的實際效益各有分歧,不過,說到處理流浪動物問題,TNVR仍被視為解決的方法之一。林雅哲醫師強調,「TNVR不能解決(流浪動物)所有問題,但是沒有TNVR,所有問題都不能獲得解決。」他說,幫助流浪動物絕育之後,不僅能改善動物發情的狀況,牠們的數量也會隨之減少,人與動物的生活環境均能得到提昇;如果今天放任牠們一直生,即便配套做得再多也是無用的。

林雅哲醫師舉例說明絕育對於流浪動物減量的效果,他說,苗栗的通霄與苑裡是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下鄉十數次的鄉鎮,「現在街頭的幼犬與幼貓的數量已經降低很多」。他提到,起初下鄉時,民眾帶來的放養犬包含高齡、中壯齡到幼齡,各年齡層的狗兒都有;但是,近年只剩兩種年齡層的狗兒,不是6月齡大,就是近1歲齡,顯示絕育的速度已經趕上狗兒的繁殖速度,絕育行動在當地發揮了效力,讓流浪動物從源頭減量。

流浪動物最大的問題是?

「流浪動物有什麼問題,都是人的問題」,林雅哲醫師表示,大部分的人類都是溫和的,狗也是一樣,人也有流氓,狗也有,「所以把狗都看成是會傷人的,是不對的,但把狗都看成比人類還要乖,也是不對的」,因此,除了透過TNVR來執行流浪動物的源頭減量之外,如何降低人犬衝突、確保人類的安全也是一大重點。

在第一線從事動保工作30年,林雅哲醫師發現,過去數十年以來,政府處理流浪動物問題的方式就是「濫捕」,「民眾檢舉,捕犬隊就來捕捉,但是他們未必有抓到真正的問題狗,如果你抓了溫和的狗,問題狗依然在旁邊,你就沒有保護到民眾的安全。」他說,若未落實精確捕捉,既無法保障人類的安全,也不尊重溫和動物的生存權。

「政府可以幾億、幾億在蓋收容所,卻把結紮的費用壓低到離市價,可能不到一半(的價錢)」,林雅哲醫師點出政府在推行動保政策時,似乎有些本末倒置。他指出,TNVR必須大規模執行才有效,而獸醫師的投入則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政府要做的是提高獸醫師參與TNVR的意願,而不是一味壓低絕育補助費用,導致獸醫師的參與度也跟著降低,「把錢用在後端的捕捉跟收容,不去做源頭的結紮,終生收容(流浪動物)的餵養費用是逐年遞增的」。

林雅哲醫師強調,流浪動物問題是結構性的問題,政府可以做的是,鼓勵自發性的放養人把犬貓帶出來做絕育,並建立餵養人網絡,使他們變成政府的協力者,他們就負責監控餵養區域內的流浪犬貓當中,還有多少隻未絕育的母犬及母貓,若發現有發情的母犬及母貓則應及時進行絕育,如此才能落實流浪動物的源頭減量行動。

看到周遭有苦難就去回應,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當年因為看到愛心媽媽們的困境,幫忙替愛心媽媽們餵養的流浪動物絕育,沒想到,卻讓林雅哲醫師就此投入動保運動,一路走來就是30年。被問及讓自己如此義無反顧、堅持至今的動力是什麼時,身為台灣資深TNVR推手的他,不改率真個性地說,「如果我今天不是獸醫,搞不好我會去投入農運或工運」。

回想這些年來跑遍台灣各鄉鎮角落,幫助無數流浪動物絕育,在旁人看來辛苦的事情,林雅哲醫師卻輕輕地形容,這只是自己對於周遭世界所觀察到的問題的一種回應方式,「你在這個世界上活著,你看到周遭有困境、有苦難,你看到,然後你回應,這是很自然的事情」,這位很不一樣的獸醫師,用他自己認為是正確的方式,堅定持續地為流浪動物付出。

繼續閱讀:

●【TNVR系列專題】2年結紮千隻浪犬 相信動物協會郭璇:事情一直有好的改變 https://www.lca.org.tw/news/node/6711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