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動物保護教育扎根計畫南區種籽教師研習心得--蔡坤錚老師

作者: 
南市東區復興國小 蔡坤錚老師
資訊分類: 

2011動物保護教育扎根計畫
      南區種籽教師研習心得

沒有動物的動物園

         八月五日清晨,即使到了出門前一秒,我仍在猶豫是否要打退堂鼓,放棄動物保護教育扎根計畫種籽教師研習第二天的參訪行程。對於喜愛動物且支持anti-zoo的我而言,如果可以自由選擇,並不想踏進任何消費動物的人工眷養場所,這會兒竟然要去參訪「世界蛇王教育農場」。

       預感果然是對的,所謂的「教育農場」簡直是場地獄之旅。一進展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隻隻關在不到0.5立方公尺玻璃籠中的毒蛇。工作人員賣力地介紹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珍奇毒蛇,除了強調牠們驚人的毒性外,還故意逗弄響尾蛇使其發出警告響聲。我無法想像這些原該生活在森林或沙漠中的動物被囚禁在小小籠中的感受,更無法直視和毒蛇一同關在籠中的鵝黃色毛茸茸小雞,因為和掠食者同居一籠的無力和恐懼是如此巨大。

         接下來的鱷魚池更令人沮喪。空氣中瀰漫著腐敗的氣味,混濁的池水漂浮著食物殘渣,浸泡、生活在這種環境中的鱷魚能健康嗎?工作人員為了娛樂觀眾而現場餵食鱷魚,那麼沒有參訪者時這些鱷魚有定時定量被餵食嗎?走道旁張貼著某些國家出沒巨鱷危害人類的相關報導,經營者不斷透過導覽、解說牌、海報……,傳達毒蛇、鱷魚的可怕及牠們對人類的傷害,對人類和動物之間的關係是否會產生某些影響呢?走在鱷魚池走道上,心底浮出一個個問號的同時,耳中聽到下一個展場傳來的哀號聲,我好想往回走。

         往前的聲音、景象實在太過令人震撼。狹小籠中不斷來回踱步的老虎、羽翅殘破髒汙的孔雀、搖晃不止的馬來熊、沮喪困坐籠中的紅毛猩猩、悲泣哀哭的長臂猿……,動物們強大的悲傷滿溢園區,太多太多讓我不忍直視的憂傷眼神,現在憶起仍令人心痛不已。 對牠們而言,這個狹小、髒亂、單調、缺乏互動、失去天空的牢籠就是地獄。究竟已經有多少生命消逝在這樣的地獄中?還要繼續虐待多少寶貴的生命? 一旦親眼目睹地獄,怎麼可能坐視不管呢?!

 

          很幸運的是,還好研習的第一天便先預埋下對動保的希望。無論是投注時間、精力,關懷、救援流浪貓的魔魔,還是在校園中帶著孩子們一同照顧流浪狗的美慧老師,抑或是長期推動動保教育不遺餘力的宸禎,甚至是研習現場熱情回應的每一位參與學員,都讓我看到對動保教育滿滿的熱忱和動保未來豐富的可能性。身為教育工作者,對於翻轉地獄,其實是能盡一些微薄力量的,我如是相信。

          每隔兩年便會帶著興高采烈的孩子們參加畢業旅行,其中台北市立動物園一直是每一屆畢業生的必遊行程。將野生動物自原生態環境抽離,圈養在水泥牢籠中,真的具有保育和教育意義嗎?既要不掃孩子興又要達到教育目的是項考驗智慧的挑戰。

          我喜歡在行前和孩子們分享位在英吉利海峽的小島動物園:Jersey Zoo,這座動物園是由充滿傳奇性色彩的作家Gerald Durrell所創,對他而言動物園的存在不是為了人類的娛樂或教育目的,而是為了保育,所以凡事皆以動物的舒適為首要考慮。Gerald Durrell不但盡力將這個小島動物園設計成一個讓動物沒有壓力的環境,更參與了各國瀕危物種的保育計畫,一心期待未來有一天地球上不再有瀕危物種,也不再需要存在動物園。

         Gerald Durrell的夢想也是我的期待。愛丁堡動物園中的石雕大象、印地安人將痊癒動物野放後的空欄位解說告示,都呈現出所謂「沒有動物的動物園」樣貌,也才是真正具教育意義的動物園。期待那一天的來到。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