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白的美麗 澳洲活生生的例子

作者: 
翻譯/馬于茹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八個月前,Greg Woods夫婦從一家合格的繁殖場買了一隻純種金獵犬(Golden Retriever)幼犬,取名為Charley。Woods夫婦原計畫為他們的大院子增添一些活力,未料幾星期後,Charley似乎變成一隻行動困難的老拘。經過獸醫院檢查,發現Charley是因hip dyspla-sia(一種遺傳的髖關節疾病)而造成跛腳。

  他們將狗送至獸醫整形專科開刀,費用大約是澳幣1250元(約合台幣25000元),這只是Charley的一隻後腿動手術,牠如想過正常的生活,必須以相同醫療費用,再為另一隻後腿開刀。而更糟的是,Charley可能還患有另一種遺傳性疾病osteochondritis,這是牠的肘關節出了問題,事實上,根據澳洲國家育犬協會(簡稱ANKC)遺傳病委員會主席Robert Zammit所述,有40%的金獵犬是因為髖關節病變,而遭到安樂死的命運。

300多種基因缺損的狗疾病

  在澳洲,有大約1/3的純種狗由於基因上的缺陷而患有各種疾病,從症狀程度上較輕的臍疝氣(umbilical hernias)到較嚴重的眼盲和腦部疾病 ,所見皆是。德國狼犬(German Shepherd,在澳洲最普遍的犬種)罹患髖關節疾病的機率高於黃金獵犬;洛威拿(Rottweiler,普及率僅次於狼犬)70%也患有相同的疾病。此外,有70%的牧羊犬患有基因問題造成的眼疾,且有10%導致失明,大麥町及白色牛頭(?更)則常有耳聾的毛病。

  為Charley開刀的外科獸醫Ian Douglas說:「在我的工作時間裡,有一半是在作脊椎矯正手術,那些病犬包括有臘腸 (Dachshund)、拉薩 (Chasa Apsos)和北京狗(Pekingese)。」近來,一些英格蘭牛頭(?更) (StaffordshireBull Terrier)則由於兔唇而遭安樂死;兔唇在此種狗中是很普遍的缺陷。

  諸如此類的事例不斷發生坐,大丹狗(Great Dane)和紐芬蘭犬(Newfoundland)常有先天性心臟病,沙皮狗常有先天性的皮膚病;另外有一些狗,不只是心理上有病,更有智能上的問題。獸醫兼犬心理學家Robert Holmes表示:「有些可卡犬(Cocker Spaniel)會過度緊張、頻尿;愛爾蘭獵犬(Irish Setter)常被認為太愚笨,他們甚至找不到栓著牠們的繩子的盡頭。」

  超過300種因基因缺陷所造成的疾病,使患病的犬隻承擔極大的痛苦,飼主們在情緒上也受到影響,更別提昂貴的治療費用了。況且,這現象有越來越糟的趨勢,澳洲RSPCA(Royal Society of Preventing Crulty to Animal,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主席,是一位有三十二年經驗的動物外科醫師Hugh Wirth認為:「某些純種狗,譬如貴賓犬(Poodle)和 Cavalier King Charles獵犬,帶有謎一般的基因缺陷,除非經過遺傳學家來篩檢,不然的話應停止買賣。」

違反自然淘汰的基因虐待
  基因缺陷會危害生命。每一物種都有某些遺傳上的疾病。在自然界中,不適生存的生物皆會遭到自然淘汰,但在犬種的繁殖培育中則否。Charley的病不是偶然發生,在169種被ANKC十萬個會員認可的犬種中,許多培育出來的犬種,只是為了具有好看的外表,便於參加比賽或狗展,而為了符合外貌標準和維持血統純正,培育者通常採近親交配,導致犬隻的健康間題。

  此現象,Zammit醫師稱為「基因虐待(geneti ccrulty)」,他說:「明知繁殖出的動物,可能會因近親交配而遭受瞎眼或跛腳的痛苦,卻仍繼續如此的做法,我認為就是虐待動物的行為。」

  約五千五百年前的青銅器時代,狗的祖先就已開始為人類執行不同的工作,而做選擇性的培育。培育牧羊犬是為了牧羊;馬士提夫犬(Mastiff)為了防衛;灰狗則是為了獵捕羚羊。在古中國的記錄中顯示。西元前3400年的皇帝伏義氏,還特地培養一種迷你犬做為冬天暖手之用。西元79年因維蘇威火山爆發被覆沒的龐貝城,有許多門上刻著「CAVE CANEM」,即小心惡犬的意思。

  大體而言。過去人們選擇健康活潑的狗,以便執行特定任務。譬如黃金獵犬是為隨著獵人搜尋獵物,跛腳的狗是不會被飼養的。但是近50年中,最普遍被飼養的犬種和近親交配,都只是為了外表的好看。什麼品種應符合什麼樣的「外型標準」,標準則是由一些育犬協會,例如FCI(Federation Cynologique International)訂定。

  「外型已從功能中脫離,這些被培育出的犬種,已不再保有狗的天性,牛頭犬和北京狗甚至已無法在野外生存。」雪梨大學教授小動物醫藥學的資深講師Bill Porges如是說。「只著重於外型的美麗,卻有可能鼓勵繁殖不健康的動物,這是"不適者生存",」RSPCA主席Wirth醫師也表示:「在有限的基因池(genetic pool)中,繁殖所謂的純種狗,便需要硬下心腸去篩檢,但是沒有人這麼做。」目前犬類已面臨世界性的健康危機,只有極少數狗種能逃過此劫。

  即使足丁哥(Dingo,生於澳洲自然環境的野生犬種)也正面臨威脅 。根據Berenice Walters(Native Dog Conservation Society,本土野生犬保育協會創始人)的看法,狗迷們把丁哥拿來比賽的興趣與日俱增,他指出:「十年內我們一定會看到丁哥的改變。人們期待牠體型像拉布拉多犬(Labrador)的尺寸,而本來體型小、害羞、腿細長卻能適應野生環境的真正的丁哥,終將會消失。」

外型標準只會帶來麻煩
  研究者對基因缺損而引起的疾病所知有限,在數百種遺傳病症中,僅有32種可由基因試驗測出。生物學家對果蠅的瞭解還遠過於此,原因是全球的犬遺傳學家不到100人,而且僅在少數的大學裡工作,且時常需要籌募研究經費。

  「缺乏研究經費」聽起來很不對勁!狗是澳洲家庭裡最普遍的寵物,約有38%的家庭養狗,僅31%的家庭養貓;根據寵物食品工業所做的市場調查,每年20億的寵物商品市場,與狗相關的產品即佔二分之一,那麼「誰該為受苦受難的狗負責?是育犬協會?是給狗外型設下標準的FCI?是繁殖者?或足一味想購買純種狗的消費大眾?」對於繁殖者與犬賽展示會來說,已很難回頭。回顧1862年11月,當第一場大賽在澳洲Hobart市舉行時,某些標準本身就不健康,巴吉特獵犬(Basset Hound)、尋血獵犬(Blood Hound)、聖伯納犬(St.Bernard)被要求須有下垂的上眼皮,如此造成多種眼睛方面的不適;可卡須有長長軟軟的耳朵,讓人望之生愛,但牠們的耳朵經常受到感染;德國狼犬須弓著後腿,髖骨傾斜,以看起來身形流線的步態站立,常造成髖關節脫臼。

  當流行過後,狗兒們又會變成什麼模樣?「有一段期間,牧牛犬(Cattle Dog)須有橡馬鞍一樣的微凹的背部,現在人們卻認為牠們的背應是硬直的。過去,牠們還須有較大的頭,像熊一樣。我們必須廢掉這些可笑的標準,否則就沒有人會在乎動物是否健康。」自1951年開始飼養牧羊犬的Berenice Walters表示。

  就生物學角度而言,「外型標準」只會帶來麻煩。在維多利亞時代,人們培育英國牛頭犬(British Bulldog)的目的是為鬥牛,近親交配了一世紀,刻意培育出寬闊的肩膀和強壯的下額,卻由於基因上的問題,導致行走障礙。Robert Holmes說:「走路跌跌撞撞,你能想像牠要如何鬥牛呢?如果不暫停呼吸,牠甚至連呼吸都很困難。」

  一隻所謂典型的英國鬥牛犬,可能會讓飼主花上好幾千澳幣的醫藥費,牠們常患有呼吸和心臟方面的疾病,此外尚有皮膚病與眼疾,這些都是基因缺損所造成的。事實證明,英國牧牛犬根本不能自然分娩。因為牠們頭太大、肩膀太寬,擠不過母犬的產道。

  「飼主應可做的更多!」一位愛爾蘭獵犬的繁殖者Doreen Rees說:「太多人買狗只為時髦,而不考慮能否照顧牠們。我聽過一個老笑話說:愛爾蘭獵犬太笨,找不到牽繩的另一頭。老實講愛爾蘭獵犬本來並不笨,但是牠們需要是適量的運動和足夠的空間,否則會因為太無聊而變得傻乎乎的。」營養、環境,甚至過滑的地板,都會使牠們受傷或生病,這些不單純是基因的問題。

每年十三億美元醫藥費
  當然,不是所有的純種狗都有基因上的問題,為工作而培育的犬種,較少有此類病症,Dogulas說:「灰狗很少發生髖關節脫臼的情形,因為牠們必須跑得很快,髖關節有缺陷的犬隻通常很小就安樂死了。」其他的工作犬類亦如此。

  另一正面的例子,是美國Cavalier King Charles獵犬的俱樂部以壓倒性的票數,反對AKC為該犬所訂的標準,理由是:「AKC在意牠們的價值遠超過重視牠們的福利。」在美國,每年有大筆的金錢投人大賽,競爭激烈,就只為了達到頗具權威的AKC所訂定的標準,致使每年約有十三億元耗費在應付犬隻的健康上。

  歐洲某些國家,例如瑞典,一些外型不尋常的狗種,像是皮皺在一塊的沙皮狗,是不被允許在註冊登記的,因為牠們被變形的太厲害,早已不是原來該有的樣子了。Zammit醫師認為:「大自然已經做了決定--漂亮的狗應該像丁哥一樣--輕巧且瘦小的。離此外型越遠,問題就越多。」

  「繁殖者並不情願去過濾不健康的狗。」WIRTH醫師表示:「有些人是因為小狗值錢,某些人認為淘汰是賠錢的做法,所以把牠們當寵物犬賣出,不給血統證書後繼續繁殖。」並非純種狗比其他的狗有更多基因上的問題,而是近親交配,增加了遺傳疾病發生的機會。大部分的遺傳疾病是因隱性基因引起,如果小狗能夠從父或母其中一方得到好的基因(或顯性基因),則疾病不會發生,但若父母雙方來自同一親緣,新生小狗就可能產生問題。

  然而即使沒有潛在的基因問題,遺傳性的缺陷也可能發生。基因之間的生物交互作用非常複雜,在強化某些特性的同時,亦可能產生未預期的後果。獸醫師們相信,造成大部份牧羊犬視網膜發生問題的基因與基因之間(讓牧羊犬有長長的鼻子和靠近的雙眼),與被繁殖者特別強調的特徵有關。

  ANKC堅持這是不道德的繁殖者的錯。當被問及「為什麼強調犬種的外型超過重視自然和良好的健康?」ANKC秘書Felicity Wishart回答:「這是一種人類想扮演上帝和創造完美的欲望,有些人喜歡培養好看的蘭花,有些人則喜歡養得獎的狗。」

  依照Wishart的看法,問題的癥結在於「家庭繁殖者」,一隻德國狼犬幼犬值$300-500元澳幣,Zammit醫師表示:「一胎幼犬可值$4000元澳幣。如果一隻健康的母狗每一個發情期都懷孕生子的話,一年可賺壹萬元澳幣。」這當然違反了ANKC的規定,但規定在執行上亦有困難。

還是必須從基因管制做起
  負責的繁殖者會一步步的剔除有基因缺陷的犬隻,ANKC已成立遺傳疾病委員會,調查研究如何避免遺傳疾病,並用X光線檢查哪些犬隻可能會將有問題的基因傳給下一代,例如德國狼犬俱樂部,已用X光檢查過超過五千隻德國狼犬,並記錄下牠們的家族史。此外,牧羊犬的繁殖者也發表一份明細,公布已知的腦部基因缺陷的帶原者,這種狗發病後會變得兇暴,且在兩年內死亡。

  晚近新的道德觀得以建立,可歸功於九○年代人類對環境的尊重,使得消費者和繁殖者更清楚他們對動物和自然的責任;同時,也可能是受到法律的威脅,Zammit說:「很多人因像我們一樣喜歡狗,才會去買狗。牠被當作是商品,如果有缺陷,顧客可以提出告訴。」

  Zamimit醫師已成為專業的證人,參與過幾百件案子,其中一件雪梨的案子,判決某位德國牧羊犬的繁殖者賠償壹萬元澳幣。有些較有聲譽的繁殖者,提出「退款保證」以招徠客戶。

  現在的繁殖者已可利用科學方法,發現犬隻潛在的疾病,以避免不好的育種決定。在美國已發展出利用電腦建立遺傳疾病的基本檔案,目前已有超過300種的犬基因問題建檔。另一項是Penn HIP程式(一種髖關節疾病的檢測系統,可以仔細的測出髖骨在X光片上脫白的嚴重程度)。這項軟體業已上市,由國際犬基因美國公司(International Cauin Genetic Inc.)推出,並已訓練獸醫師使用它。

  但最終的解答還是在於一般的繁殖者和飼主,大家必須有共識--那些被FCI訂下外型標準的800種左右的犬種,根本就是不適當的版本。雪梨大學獸醫心臟科醫師Geraldine Hunt說:「如果不從最源頭--基因方面著手,就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問題了。」(取材自Time Australia,1995年1月23日)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