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想像這輩子不為動物發聲」 -「救救港豬」會長Joyce專訪

作者: 
蔡育琳 照片提供:救救港豬
專題分類: 

「救救港豬Hong Kong Pig Save」是香港的一個民間組織,動機來自國際性的動保團體「救援運動The Save Movement」,目前全球已有560多個「救援組織Save Group」。這些素食者不忍動物受到剝削殘害,因此號召群眾目送動物被送到屠宰場,藉由親眼目擊、產生連結、紀錄傳達,希望喚起人們關注動物的處境,並選擇素食來改變動物的命運。

如此近距離接觸即將被處死的動物,又要吸引人們參與、又要維持團隊運作,不管在心靈或現實層面,都可說是極艱鉅的責任。然而「救救港豬」的現任會長Joyce相當年輕,不到20歲就接下了這份重擔,團隊的成員大約從20到40歲,大家各有正職,只有會長還在念書,令人不禁好奇,她如何能做到這一切?

2017年2月,「救救港豬」展開第一次屠宰場目送活動,創辦者為動保人士馮一心(1997年出生),後來因為她出國求學,於同年7月交棒給Joyce擔任會長。1998年出生的Joyce,中文名為梁詠欣,就讀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除了身為「救救港豬」的會長,也是香港動物權益日(HK National Animal Rights Day)的負責人。2018年6月3日,Joyce和一群夥伴把動物權益日帶到了香港,眾人一起追悼無數死去的動物,朗讀及簽署動物權宣言,與全球20多個城市同時舉辦。

是怎樣的環境培養出Joyce的個性和決心?Joyce自我介紹說,從小家裡養過很多動物,長輩常讓孩子觀看野生動物頻道,旅遊也會選擇有動物的景點。在這種環境長大,Joyce自認很愛護動物,直到某天她拿到一張關於皮草的傳單,才開始反思自己做為一個動物愛好者,竟然完全不知道動物的受苦實況。

Joyce開始蒐集資料,進一步了解關於皮草、動物旅遊景點的真相,並因此有所頓悟:「無數的動物在不同地方都被剝削,不論老虎還是豬,他們的痛苦是無分高低的。」頓悟之後就是改變與行動,Joyce不只轉為吃素、參與活動,並在馮一心的鼓勵下,與幾名義工接手了「救救港豬」。

當然,經營團隊並不容易,Joyce說明,國外的Save Group已發展得很完善,但在香港少有這種固定的目送活動(備註:Vigil),最常遇到的問題是人手不夠,還要讓民眾了解活動的意義,都需要時間的累積、推廣的提升。根據Joyce自身的體驗,在屠宰場外目送讓她發覺,自己和動物的連結越來越深刻,以前看到在市場上的肉類,她不會感到噁心或害怕,現在看一眼就退避三舍,因為會想到被蹂躪的生命,心生不忍之餘,更想為他們付出。

高中畢業時,Joyce對於翻譯、英文較有興趣,因而選擇了英文系,雖然跟動保沒有太大關聯,但經常要閱讀文學作品、練習寫作,可學習文字技巧來推廣動保。她一邊要上學、打工,還要一邊運作團體,時間相當緊迫,一開始無法做到平衡,學業也出現過問題。如今,她更重視良好的規劃和專注力,以有限的時間達成目標,也放下對自己過度的要求,畢竟「有限的時間與完美,有時的確無法並存。」

不過Joyce認為最難的還是做人,因為動保不只是為動物發聲,還牽涉許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般大學生可能只需面對家庭、學校的人際關係,她卻在大學外創造了更多關係,該如何維持和改進都是一大考驗。Joyce坦承道:「有時得不到理想結果,我也覺得累和無力。怎麼去做一個有感染力的領導,是我當下最具挑戰性的人生課題。面對這麼多工作,但我想我得到的遠比我失去的多。」

在香港的大學,社團活動情況如何?Joyce感慨說,在學校要創辦社團(香港稱為「莊」)是登天一般的難!因為莊員不夠,要應付學校的行政事務,要擔心延續下去的問題,實在無法擔當。她也說明,香港的大學中還沒有動物保護的社團,只有跟環保相關的社團。而她的心願就是在畢業前成立一個大學素食團隊,好讓這份人脈一直延續,讓動保社團在大學扎根。

對於Joyce的投入,家人並沒有特別說什麼,但總會默默支持,例如他們每周日都會吃素,有空就參加她舉辦的活動,還讓出倉庫空間放置「救救港豬」的物資。至於畢業後的方向,就讀大三的Joyce尚未確定,目前就是累積經驗和技能,希望一天自己能成功創業,得到時間和金錢上的自由,以支持更長遠的動保工作。

樂觀堅強的Joyce想要證明,年齡不是障礙,雖然她的經驗不多,嘗試了可能會失敗,但她願意付出和承擔。「從我茹素、學習做動保工作以來兩年多,我無法想像這輩子不為動物發聲。我找到一生真正的熱誠。」對她來說,吃素是基本愛護動物的行為,「如果能成為動保權益分子(animal activist),那無疑對動物保護的推動是一份力量。」

經歷了多方嘗試的2018年,Joyce計畫在2019年,將「救救港豬」的主力放在目送活動、吸納年輕人、經營社交媒體上。「The Save Movement」已在全球各地開花,亞洲的「Save Group」包括香港、上海、日本、韓國、印度等,名稱略有不同,觀念則是一致,盼能為受苦動物找到一條生路。台灣的「Save Group」正在起步中,2019年2月16日將舉辦第一次屠宰場送行活動,Joyce對此相當期待,也想多認識志同道合的台灣夥伴,因為她相信目送的力量,能讓大家走在一起,也能改變更多人。

對於豬年的來到,Joyce覺得這世界很矛盾,把豬豬當作可愛的吉祥物卻又殺害他們,如果豬年可以許下願望,她希望非洲豬瘟的問題盡快得到解決,不要再有那麼多殘酷殺戮。同時也希望吃素的朋友能加入可靠的團體,影響(但不要勉強)身邊親友選擇素食,那怕只是素食一兩天也好,都是一個改變的開始。她很肯定的說:「世界在改變,素食不是潮流,而是人類的生活方式趨勢。」

備註:

「The Save Movement」的網站上,把目送動物最後一程的活動稱為Vigil,基本上就是守夜的意思。依照劍橋英語辭典的解釋,這是一種保持清醒的行動,尤其是在夜間,為了陪伴病人、瀕死者,或是為了抗議、祈禱(英文原文:an act of staying awake, especially at night, in order to be with a person who is very ill or dying, or to make a protest, or to pray)。

從這個解釋來看待目送活動,也可延伸出更深涵義,許多動物都是在夜間被送往屠宰場,因為要符合人們在白天的消費需求。而送行者在夜間保持清醒,也有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意味,畢竟大部分人對此都視而不見。送行者還要為動物祈禱,有如黎明之前等待希望曙光,即使這樣的守夜行動,不知何時才能真正被看見。若以此詮釋,Vigil確實是最好的一個用字,在黑夜中傳達一份守護力量。

 

相關連結:

救救港豬Hong Kong Pig Save

Hong Kong National Animal Rights Day 香港動物權紀念日

The Save Movement

狗年談狗,豬年談豬,除此之外呢?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