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英美)素食運動所夾帶的白人至上優越性 黑人素食者有話要說

作者: 
克里斯多福.塞巴斯蒂(Christopher Sebastian) 翻譯:周羿伶
專題分類: 

原始標題:“Top Vegan Organizations Join Forces To Build A Stronger, More United Movement”...local black vegans laugh until dead(看到「世界頂尖的純素團體共合力創造一個更強大、更團結的運動」這標題與照片圖文不符  不在核心的地方黑人純素者笑瘋了)

原文出處https://goo.gl/RhuFUA

一早醒來,一如既往我拿起手機,隨著小指老大的牽引,看看在我一夜好眠期間有無最新聳動的負面事件發生。

當我滑進推特宇宙,在我的水獺影片、總統脫序片段以及色情片之間找到一個小亮點。

我叫了三個最好的朋友來看這篇圖文*。我們又笑又哭,又捶胸頓足。真是妙不可言。我必須為此寫點什麼,但我有點不知道該從何寫起。

*譯註:這篇圖文的內容是一場會議的活動側記。這場會議在2018年7月19日於英國倫敦召開,有十個動保團體與素食推廣團體討論如何一起合作以拓展運動。搭配的照片顯示的是,團體的代表們齊聚一桌,看向鏡頭微笑。這張照片如下,但已經由關懷生命協會進行了面部模糊處理。

這張照片可說是有指標性的。假如我的演講「純素主義**是白人的事嗎?」(Is Veganism A White Thing?)需要一個封面照,那我就會選這張照片。

**譯註:veganism(純素主義)除了不吃奶蛋,基於對動物的愛護及尊重,也拒絕使用任何取之於動物的產品。

「佔有一席之位參與事務」(“having a seat at the table”)這話未曾能夠這樣爆紅而套用在各種情況。

我知道你看到這裡會想說什麼:「塞巴斯蒂,為何你非得將每件事情都跟種族扯上邊呢?」

但請容我解釋一下箇中關鍵之處。我沒有在把每件事情都跟種族扯上邊。事實上是白人先這麼作。我只不過是開誠布公觀察出這個現實面。因為,如果不是他們先這樣,我們也不會有現在這樣的談話。本來黑人的臉孔(以及聲音)自然而然被重現出來,無論是在照片裡的討論桌上抑或是「佔有一席之位參與事務」(“having a seat at the table”)這句話裡。

哈佛大學曾做一項研究稱為〈以平等之名合奏的管弦樂:「盲」音甄選對女性音樂家的衝擊〉(‘Orchestrating Impartiality: The Impact of “Blind” Auditions on Female Musicians’)。摘要寫道:「在初選時使用一面布幕將參賽者隱藏不被評審團看見,女性音樂家晉級至下一輪比評的可能性增加了11%。在最終決賽,以同樣的方式進行比評,女性音樂家獲選的可能性增加了30%。」

你沒看錯,是30%。當指揮家看不見參賽者的樣貌,他們被迫純粹根據她們的技巧來做評比。我們是否以此結果來推論女性參賽者們一夕之間都變成格外優秀的音樂家嗎?抑或,我們是否有認清數據呈現出的現實?現實就是隱晦的偏見妨害到我們執行公正判斷的能力。

同理而言,黑人的腦袋是否也被預設了很難有什麼好主意可以貢獻於人類與其他動物關係上的基進重塑?或者,我們不必再裝聾作啞,假裝歧視黑人的偏見沒有滲透我們所處的社會並告知我們怎麼去做動物解放?

黑人的缺席,若非無心之舉,就是有意安排。這也解釋了幾乎所有的意見溝通如何被自動默認是由白人所形塑。然而,我們非但不願認清現實,反倒對指出問題的人生氣。

因此,牢記以上說的,我們再來讀一段讓我發噱的原文:「數十年以來,有許多組織長期不間斷為此議題不遺餘力付出,讓此會議能集思廣益形塑成一個獨特的經驗大熔爐(a unique melting pot of experience)。我們希望這能開啟深具價值的結盟,有著共同理念的組織聚集,將會掀起更強大且團結的運動,更多動物和植物因此可倖免於害。」

蛤?!全是白人臉孔的會議硬是被形容成大熔爐,我為此想法感到羞愧。但是只要考慮到這種(大熔爐)描述,儘管其中其實包裹了幾個世紀以來的排除與歧視黑人之歷史,卻還是一直常用在美國經驗上,那麼老實說原文的寫法也就也不讓人意外了。

「但是塞巴斯蒂,你怎麼這麼說呢?動物根本不在乎人類的膚色為何。」

牠們當然不在乎。但如果我們任由種族偏見在未經檢驗的情況下來操作論述,可以預見這將會為我們一直想解放的物種帶來影響。如果所致力的目標是原文寫的要「創造更強大、更團結的運動,並以此讓更多動物及植物倖免於難」,那麼納入黑人觀點不就可以更接近這個目標而不是該被視為對立面嗎?有的人對於種族歧視及物種歧視較為了解,把他們的專長整合於運動中,怎麼會是毫無價值的呢?

提醒您,我並非否定任何為此奉獻付出的組織。我甚至不認為那些參與者是種族歧視者。然而,我們需要反思過去我們對種族主義的膚淺理解,才能了解問題出在哪裡。 

種族歧視並非指一群白人摩拳擦掌想出一套辦法去「整」黑人(to “get” black people)。這樣以刻板印象簡化理解的種族主義是荒謬至極。種族主義是出自於一群白人完全無視於黑人缺席、完全掌控發語權,刻意對著鏡頭微笑,然後語出驚人地對團結合作發表偏頗的高見。

平心而論,對於該會議討論的內容或是這群非常完美的人會在未來推動怎樣的決策,我完全一無所知。我所知道的是,他們計畫優先進行如何團結合作這類議題。但我很難了解有這種用心又怎麼會讓這種照片出現呢?倘若無關他事,有戰略地位的黑人素食意見領袖,本來會介入其中,避免種族歧視盲目發生。要是看到動物權被一些人侷限為獨佔偏頗、菁英主義和難以忍受的白人至上,這些黑人素食者當然不會讓自己成為這些人的助攻。至少,我會希望這樣。

再引一段原文:「藉由共同合作,我們能觸及更多更廣的觀眾以及彼此學習他人的成功與挑戰。」

我相信這段文字本意是真誠流露的。然而,其執行面只展露出渴望與白人、中產階級的人們共事的一面。若想要把運動推向更多更廣的受眾,怎能不靠更多更廣的知識作為根基呢?難道都沒半個人致電給PEP食品協會( PEP Foods)、非裔純素協會(the Afro-Vegan Society)、有色人種純素之聲(Vegan Voices of Color)、食物賦權計劃(Food Empowerment Project)、姐妹純素計劃(the Sistah Vegan Project)以及避難所出版社( Sanctuary Publishers)嗎?這些組織不但全都是由有色人種所主導,此外,更是由有色人種女性所籌辦。這些都是不必細想一下子就能說出來的組織***。

***譯註:這裡主要是針對英美為主的英語世界而言。

在此重申,我個人深信這些領導者都想把工作做好,而我主要目標焦點是放在動物解放。然而,獨用常態白人意見作為單一或甚至作為動物解放的主要方針等同傷害我們所付出的努力。坦白說,這摧毀我們致力於團結的用心,也是在漠視種族暴力與物種暴力相互依存的歷史。

然而,倘若在這場會議上任何一個人對黑人基進思想有興趣,可試著與我上述列出的組織接觸。或者你知道的,我就掛在臉書上,一如往常,忙著研究各種自拍角度

註記:我並未刻意連結該篇文章、發布照片、或是標註組織名稱和引用的人名,這是因為我不希望這演變成個人批評或是引發論戰。當然,任何人只要稍微刻意就能挖出這篇文章。但那都不是焦點所在。反之,我邀請大家對於種族意識開啟自身細膩的對話,並探究其對於動物權工作所造成的影響力。

關於作者:克里斯多福.塞巴斯蒂(Christopher Sebastian)居住於紐約。綜合臉書自介與個人網站的說明,他是動保人、素食者、講師、作者、研究者、男同志……
 

個人網站https://www.christophersebastian.info/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