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獼猴的處境

 

文/屏東科技大學 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 裴家騏 教授
 
照片提供 / 高雄縣溪埔國中/- 林金福主任
 
  台灣野生的靈長類只有台灣獼猴一種,為特有種動物。他們仍普遍分布於海拔 3,400 公尺 以下之山區樹林或農耕地,也是極容易觀察到的哺乳動物。目前野生族群整體的數量應該是穩定的,且在部分地區可能有微幅增加的趨勢,因此,經常從事戶外活動的人甚至有很多機會在野外遇到他們。當然,遇到的機會增加,互動的機會也就跟著增加,因此,當了解或認識不夠,或作法不當時,長期且頻繁的互動就有可能會發展出負面的關係,而影響長遠的保育目標。在這裡以高雄市壽山地區的人 - 猴互動為例子說明,相同的狀況一樣會出現在其他的地區。
 
一、戶外活動者成為獼猴的覓食對象
 
  壽山原為軍事管制區,部分地區於 1989 年前後開始對一般民眾開放。根據記載,當時在壽山上就有一群約數十隻的野生台灣獼猴。然而,雖然開放後使用壽山的民眾有七成是在地居民,且以戶外運動及健身為主要目的,但或許出於好奇和愛護動物之心,民眾很快的就開始提供零食和食物給出現在步道上的獼猴, 食物內容五花八門: 麵包、包子、餅乾、水果、蔬菜、核果、加工食品、零嘴 … 等 。之後,甚至還有少數民眾固定上山餵食獼猴,而外來遊客也多知道壽山是一個可以近距離接近和餵食獼猴地方,部分當地的攤販也開始販賣餵食獼猴的花生和水果給遊客。
 
 
  一、二十年下來,目前壽山地區的獼猴數量大約有六、七百隻之多。近年來,常見獼猴搶奪遊客食物或騷擾遊客,造成不少的抱怨;不過,仔細觀察,則可以發現大多都是遊客未將食物妥善保管,或先對獼猴做出瞪視(眼光接觸)、攻擊或接觸等動作所造成的。同時,為了預防遭獼猴騷擾,攜帶防身和威嚇工具(例如:彈弓、鐵棍、木棒、 BB 槍 … 等)的民眾也越來越多,使得人對獼猴的觀感逐漸由原本的愛護轉變成愛厭交加,並不符合國內長期建立的保育野生動物的長遠目標。
 
  高雄市政府於 1999 年開始積極的進行一系列的研究,並逐步建立經營管理的措施,包括:
 
  • 透過告示牌、摺頁及宣導明確告知遊客在壽山地區切勿或禁止直接接觸、餵食、瞪視、攻擊或威嚇獼猴及其他野生動物,並避免或禁止赤腳登山、攜帶食物、進食、炊煮等不當行為。若遊客無法避免進食,則應在適當定點(例如遠離獼猴活動地區)進食;
  • 在宣導摺頁內,亦提供「獼猴事件通報單」以方便民眾將親身經歷或目睹獼猴及遊客間發生嚴重不當行為(例如:攻擊、騷擾、搶食 … 等)的時間及地點記錄下來,提供管理單位後續處理之資訊。「獼猴事件通報單」的收集有助於管理單位早期發現具主動攻擊性的獼猴個體、對獼猴不懷好意的民眾、或容易發生不當或危險互動行為的地點。
  • 招訓超過 100 名的壽山地區之遊客導護義工,勸導並阻止遊客不當之行為,並適時協助與獼猴發生衝突或遭獼猴攻擊、騷擾之遊客;
  • 於 2001 年 1 月 17 日 通過「 高雄市野生動物保育自治條例」明訂「經公告之野生動物應予保育,於公告區域內禁止直接接觸、餵食或其他危害野生動物個體之行為。」以及「違反前條規定者,處新臺幣六千元罰鍰。」

 

  曾有研究顯示,當壽山地區的「人餵猴」和「人接觸猴」的行為出現頻率明顯減少的時候,「猴向人取食或討食」所出現的頻率也會跟著明顯的減少。不過,令人憂心的是,即使經過多年的探討與宣導, 壽山地區民眾餵食獼猴的情事仍然相當普遍、常見,且一般民眾的規勸效果有限。同時,成年人不當的行為(例如:鼓勵孩童餵食獼猴、主動挑釁獼猴、直接接觸獼猴)反而造成同行的孩童或寵物被獼猴攻擊的情況更多,更且,公開的虐待、騷擾獼猴的行為時有所聞且偶而可見。這些不當的行為將足以造成管理上的問題,也顯示成年人的行為極待改善,不過,仍有不少人認為管理猴群才可以解決壽山人 - 猴問題,如此的觀點將不利於民眾教育或要求民眾改變行為的實施和成效。除了鼓勵更多的志工或學童加入勸導的行列外,應該考慮更積極的作法,例如:與目前仍然定時前往大量餵食的少數民眾展開更有效率或更高層次的對話、積極執法一段夠長的時間以建立壽山人 - 猴互動的新文化。所幸,與民眾活動高度重疊且有長期接觸經驗的獼猴群相當固定,且具有高度的領域性,因此,一但能夠建立起人 - 猴互不相干新文化後,應該可以很容易的維持下去。 由日本九州高崎山的經驗來看,若能有效的管制遊客及獼猴間接觸性、負面的互動行為,則可發展出相當優質的生態旅遊及戶外教學活動。

二、寄生蟲及疾病相互傳染
 
  過去的糞便檢查研究顯示,壽山地區獼猴族群的腸道寄生蟲感染率高達 75% ,常見的寄生蟲有鞭蟲、大腸纖毛蟲、福氏桿線蟲及鉤蟲,且有相當高的比例有兩種寄生蟲同時感染的現象,顯示當地環境的複雜性,而且毫無疑問的,在這些寄生蟲當中,有一些是由人類傳染給獼猴的。
 
  2002 年,高雄市政府進行了 17 隻獼猴的健康檢查,並沒有發現肺結核、 B 型肝炎、 C 型肝炎、?疹、登革熱等疾病,不過血液檢查的結果顯示肝功能不佳的比例相當高,且有部分個體有低蛋白血症,這些有可能受到長期飲食內容不佳所影響。其他,除了有線蟲、鞭蟲和原蟲等寄生蟲外,還發現有高達 90% 的個體感染 B 病毒 (Herpes B virus) 之情形。這些壽山台灣獼猴於野外捕捉後隨即進行血液樣本之採集,並未與其他區域或圈養之個體有過接觸。顯示出,台灣獼猴與其他種類的獼猴一樣,於野外族群中確實也有 B 病毒之感染。獼猴為 B 病毒之自然宿主,於獼猴社群中,傳染模式主要為遭陽性個體咬傷或黏膜接觸生殖道分泌液所造成,感染之獼猴通常無病變或非常輕微之口腔或生殖道病變如牙齦及口腔水泡、潰瘍及結膜炎。而 B 病毒對有些靈長類為致死性疾病,此病毒會終生存在於感覺神經節 ( 三叉神經節 ) 中,當獼猴於緊迫或免疫抑制時病毒被活化並於口腔、結膜及生殖道中釋放出病毒。
 
  人類感染 B 病毒最早之記錄為西元 1933 年,研究人員 Dr. B 遭無臨床症狀之恒河獼猴咬傷手臂,此研究人員於 15 天後死於漸行性腦脊髓炎,至西元 2003 年, B 病毒感染之總病例數少於 40 例,且絕大多數為動物照養人員,目前並沒有遭野生個體傳染的案例。人類感染 B 病毒之途徑主要為遭感染獼猴抓咬或黏膜接觸感染獼猴之組織或分泌液,其他感染途徑為受到 B 病毒污染器具如針頭、籠舍或樣本瓶割傷而造成間接感染。
 
  人類感染之初期為類似感冒之症狀包含發燒、發冷、肌肉酸痛或其他不典型症狀,隨著病情的發展,病毒延著周邊神經侵犯至脊髓神經而後至腦部,此時的症狀包含反胃、嘔吐、頭痛、複視、厭食、暈眩、發音困難、顱神經麻痺及運動失調。於感染後期,可見半身癱瘓、上行性麻痺、呼吸衰竭最後造成昏迷,於感染後期所呈現之症狀主要為腦脊髓炎所致,雖然如此,但 B 病毒感染人類的之病例仍然很少,且未發現有人類感染而無症狀之情形,如人感染而未治療,其死亡率可達 80% ,自從使用抗病毒藥物治療之後,死亡率已大大降低。
 
  如何面對如此高比例的 B 病毒帶原猴群?事實上,在野生獼猴族群的管理實務上,實在無法也沒有必要移除所有 B 病毒陽性反應之個體,其根本的解決之道,仍然應該努力消除民眾與獼猴間任何直接接觸的可能性。若能如此,則野生猴群的 B 病毒帶原比例的高低,或其他人、猴共通的傳染病、疾病和寄生蟲的有無,將不再是經營管理或公共衛生的問題了。【以上有關 B 病毒內容摘自:陳貞志、裴家騏, 2005 。 台灣獼猴 B 病毒之發生現況及人類暴露後之管理建議。 NOW 9(2): 16-23 。】
 
  其實,國內除了高雄的壽山以外,尚有不少人 - 猴密集接觸的地點,而且幾乎都是少數民眾持續主動提供食物後,所形成的獼猴群在特定地點聚集並索食的現象,其所可能延伸出來的議題將與壽山類似,實在需要管理機構的重視。同時,對於那些或出於善意、或出於好奇而去餵食獼猴的少數人,除了約束和規範外,更應該主動的使他們了解,因為個人的行為及喜好,所形成獼猴群常態性向所有前往民眾索食的習性,是會對其他廣大的不知情或無辜的民眾帶來威脅的;同樣的,任何民眾若看到有人餵食野生獼猴(或其他野生動物)時,都應該立即的勸導或制止,畢竟,如此才能持續確保自身及其他人在與野生動物共域時的安全。
 
  最後,仍然要強調的是,台灣獼猴當然需要國人持續的保育,事實上, 99% 的台灣獼猴都跟人類的生活毫無相關,也不會干擾到人類的生活,對於那些極少數與人類接觸頻繁的獼猴 ( 包括遊樂區及果園附近 ) ,則應該採取積極且科學的經營管理作為,以實質消除獼猴與人類利益之衝突,目前,一般人將極少數獼猴的行為擴大成臺灣獼猴全體的行為模式,不但失焦,也沒必要更無助問題的解決。
 
  由於國內保育野生動物的風氣已然形成,未來崇尚戶外活動的民眾,勢必會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野生動物或相關議題 ,因此,增加動物生態學、動物行為學知識的吸收,不但對自己有益,也可提高民眾對野生動物保育的貢獻。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