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謔動物 - 馬戲團真相

 

作者: 房曼琪/旅美自由作家
 
  莫斯科大馬戲帶著他們炫麗的廣告宣傳登台,然而我們並不會被這個光鮮亮麗的外表所矇閉,忘掉他那背後血腥的事實。為什麼我們反對動物戲虐(包括馬戲團、狩獵運動、鬥狗、鬥雞,甚至從賽馬到海洋世界等等…)?我們質疑,最根本的人類動物和非人動物之間所謂的「平等考量」,意旨是一切生命平等地分享一些最基本的權利:不被剝奪天性的權利,自由生活的權利,依照其天性選擇住處與覓食的自由。而動物表演馬戲團裡的動物,則被硬生生的剝奪了以上所有的基本權利與自由。
 
  在進化史上,人類是這個星球上存在時間最短的動物,然而,我們與動物之間的交集,僅僅是把他們作為牟利與娛樂的工具。我們像是毫無良心般的,從不以道德思維去對待跟我們一起生存在地球上的伙伴。
 
  事實上,馬戲團的動物生活在絕望中,他們需要我們的聲音。他們一輩子被關在籠子裡、綁在貨車上、甚至無法活動,他們長途跋涉從城市遷徙到城市。因為心靈的沮喪,老虎和獅子不停的跺步,大象因為無趣的生活開始不停地擺動他們的頭。
 
  這一切事實是讓人心痛的。從被抓到的那一刻起,這些野生動物就與他們的同伴隔絕了,關在小籠子裡,在極糟糕的氣候下,由貨櫃車運上幾百哩路。更糟糕的情況是長達幾個月的船運,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國家,這可能達到2萬英哩的路程。在漫無月日的旅程中,動物們都一直被囚禁著。僅這個理由,就足夠去禁止外國的馬戲來到台灣做表演了,不是嗎?
 
  這些獅子、大象、老虎、熊和猴子,從自然棲息處被抓到之前,他們本可自由的漫步,到處覓食、洗澡、與自己的族群社交,還有在野地裡遊戲,他們從來不是生來娛樂人們的。讓一個有智慧的野生動物去做可笑的表演,強迫他們表演愚蠢、危險、不自然之行為,像是騎腳踏車、在球上平衡、跳火圈、用後腳站立,或是穿小丑裝,這並不叫「娛樂」。我們有義務讓大眾知道,動物所在的門後最真實的血腥訓練過程。這些極至殘酷的訓練方法,包括了:鞭子、鐵鍬、勒住脖子的項圈、口套、電刺槍、大鐵鉤( 想知道更多請參閱circus.com)。試問,這樣虐待另一種生物的行為,可以算是家庭娛樂的一部分嗎?尤其是對你的孩子?不,它完全沒有任何正面的教育意義。
 
  動物表演馬戲團從羅馬帝國的時代開始,他們公開的展示這種貶低野生動物的殘酷娛樂。但是在過了幾千年後,我們應該有更好且不傷害動物的娛樂方式。照理來說,我們應該培養的是在音樂、跳舞、藝術或是戲劇上,一個優質的娛樂。而且事實上,在中國早已有倍受歡迎的傳統雜耍表演,其中也不需要任何動物。這個特殊的雜耍藝術表演,也已經被世界有名的馬戲團Cirque de Soleil納入在表演中,他們全部由人類的演出,是既令人開心又充滿魔力。同時他們也再次的證明:一個真正合家歡的表演,並不需要任何動物表演。
 
  美國有40多個城市和州,都已經公開禁止馬戲團裡的動物表演,特別是在加州與麻薩諸塞州。同樣的,在加拿大很多州也都已經在動物福利法上對馬戲團嚴加限制。在丹佛市超過1萬個人簽名連署,禁止動物表演馬戲團,歐洲與新加坡亦同。為什麼?因為動物表演馬戲團背後的殘酷,使人們開始去重視。
 
 
  在最早期的希臘,娛樂被認為可以用來提升人類的精神層面。可是試問,虐待這些和我們一樣有靈魂的神聖動物們,到底可以帶來哪些精神層面的提升呢?
身為世界上的一個先進國家,修改我們的野生動物保育法,禁止動物表演馬戲團,現在該是時候了。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