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好運到】台灣養狗的人很多;懂狗的人卻很少

作者: 
實習生 張婷琬
資訊分類: 

毛小孩近期越來越受到眾人的矚目,尤其是可愛、討喜的模樣,今天邀請到台中寵物餐廳─浪浪中途學校─攜旺cafe的店長:蘇庭鋒老師,他說:「台灣養狗的人很多,但是懂狗的人卻很少,懂的引導他們的人又更少了。」究竟這中間藏著什麼樣的鴻溝呢?快來一探究竟吧!

為何放下導盲犬訓練師的職位,轉而投入現在的咖啡廳?

當我還是一個小小訓練師的時候,與導盲犬在街上遇見了一對母女,旁邊剛好有一隻流浪狗,很乖得趴著。那位小女孩很聰明,知道導盲犬工作時,盡量不要打擾,因此想要伸手摸流浪狗。卻被媽媽阻止:「那隻狗那麼髒,要摸就摸導盲犬。」當下我的心情其實很衝突、複雜,身為訓練師,我教的狗被稱讚,理應感到開心;心裡卻不由得心酸,因為相較於流浪狗的一生,導盲犬從小到大都有人引導、培養牠,教導牠人類的規則。難道出身不同,牠就不值得被疼愛?從那一刻起,攜旺的小小種子就漸漸在我心中發芽…

當初怎麼會想要做這樣的結合?

因為我們會發現,收容所的環境會導致狗狗嚴重社會化不足,在裡面牠不會看到人群、帶安全帽的叔叔或是穿溜冰鞋的妹妹,那麼若是直接進入人類家庭,多少會發生一些問題,因此,我們把牠帶到一個公眾會來去的空間、讓牠學習跟人類生活,這是中途學校的角色。同時,我們又不希望把牠當作斂財工具,咖啡廳就比較像狗狗的舞台,讓牠能有一些貢獻,像是遞菜單,讓牠以工代賑的概念。想要傳達的是,牠們並非救濟的對象,牠們的形象便已經從負面轉為正向,我們甚至不接受捐款。對比起收容所,其實是一直在消耗很多社會資源,但裡面的狗狗卻沒有甚麼產出,我們極力打破這樣的觀念。

 

狗狗是怎麼訓練的?

我們的起居都是採用對待導盲犬的方法,早上幫牠們梳毛、刷牙、洗臉,牠們會習慣並知道現在要做甚麼事。從收容所的狗狗帶進來的第一件事,是要教導牠們在主人的環境裡,不能隨便打架、大小便,凡事不能用搶的,與在收容所裡的生活完全不同。接著,漸漸的讓牠聽懂一些簡單的指令,像是有些客人帶狗狗進來時,全部狗狗會急著簇擁上去,可是我們說:「No,回床上等!」的時候,牠們可以聽得懂「No!」、「回床上」,因為每隻狗都有牠專屬的床,也聽得懂「等」這個字的意思,那牠們其實願意配合我們想要牠作的行為。

在開店的過程中,最感動的事情?

其實就是每隻送養出去的狗狗,找到家的感覺,最讓我們感動!!那個神態真的跟在學校上課的狗狗完全不一樣,當牠們回到咖啡廳來的時候,還是最想待在主人身邊,我們覺得這才是好的。有時候會聽到有人說,牠們在這裡看起來很幸福、還有冷氣吹,那我還是不要領養牠。但是,我們一次學習的狗狗可能4、5隻,我們訓練師兩個人的關注和愛是分散、被平分的,但是牠進入一個家庭後,那個愛是最完整的。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