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好運到】零撲殺之後,我們可以關心什麼?

作者: 
蕭業庭
資訊分類: 

今天的旺旺好運到,要關心零撲殺之後,會對動保運動走向、收容所帶來怎麼樣的改變?邀請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執行長、曾經是獸醫師的郭璇,以及關懷生命協會常務理事湯宜之,來向大家說明。

郭璇指出,這個政策的實施,讓公部門開始省思「什麼是正確對待流浪狗的方式」:從前民眾通報,有抓到狗就可以結案,不管該狗是不是真的惹是生非,經過12天後就安樂死,問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但現在不同,為了避免狗滿為患,收容所必須開始思考「精確捕捉」等方式,來讓所內狗群數量得到控制。

而每個縣市能不能執行完全?過去每年安樂死七萬隻狗,但當這些數字現在都變成收容量,不到兩年就負荷不了了。所以該解決的重點是「不能再讓狗一直出現」,郭璇說,他曾經在台大校園進行TNR,剛開始實行,學校裡有兩隻難抓的母狗,每半年就會懷孕生小狗,學校不時就會要捕犬隊進來抓,狗口數量上上下下,但經過絕育之後,配合「精確捕捉」,數量和狗口都穩定,經過十年,這個政策現在放上台大網站,成為宣傳。

宜之說,零撲殺也讓公部門態度的從消極轉變為積極,教育部開始推校園犬貓,關懷生命協會也參與其中提供諮詢,這並不是強迫大家在校園養狗,而是希望學校裡的大家一起來解決問題、了解校園內的狗。

2015參加國際犬隻管理高峰會,郭璇發現有有嚴重流浪犬問題的國家,有一致的共識,用大規模絕育來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從這個研討會,她體認到必須用科學的角度來剖析整個問題及現況,分析流浪動物來源、絕育速度、絕育比例等等,才能成功。

每一個國家的飼育觀念、流浪動物數量來源不同,所面對的問題及解決方式就不同:荷蘭、英國等國內並沒有野犬的問題,流浪犬必定是棄養或走失,數量也非常少;而德國養狗要通過重重關卡,因為狗口本來就稀少,更可以慎選認養人;保加利亞首都本來也是狗滿為患,但大刀闊斧實行TNR後,犬隻數量從一萬下降到兩千……各國的經驗皆有可學習之處。

宜之提到,同伴動物的動保教育,「人犬安全互動、飼主責任、動保法規」三個概念非常重要,其中人犬安全互動很重要的是「共享世界」的觀念,我們和動物共享一個世界,彼此的生活圈重疊是很正常的,不該過度恐慌,而是該去了解對方。

如果想要幫助TNR,可以從哪裡著手呢?放養犬、野犬是流浪犬的兩大來源,如果能說服放養犬飼主帶狗去絕育,或是告訴愛爸愛媽們相關絕育資訊(NGO團體、縣市政府補助),就可以協助TNR進行得更快唷!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