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人的聲音 總統聽見了嗎?

作者: 
台灣大學外文系 黃宗慧教授
資訊分類: 

中國時報 《觀念平台》2012-05-11

立法院上周審查農業部組織法草案時,場外有一群動保人士正拉著布條,賣力疾呼:「反對畜產管動保,成立專責動保司」,原因在於五二○農委會即將升格為農業部,但農委會提出的組織法草案,卻將畜產、動保合併為一個司,如此難保不會讓目前已很糟的台灣動物處境雪上加霜。

     光是以流浪動物而言,由於政府未嚴加管理動物販售、長期以來又只有捕捉與撲殺一種「對策」,其結果,就是讓無數動物在收容所等死,這既是對生命教育的錯誤示範,也沒能真正解決不滿流浪動物問題的民怨,至於經濟動物的福利,更是始終遭到漠視,而各類頻傳的虐待動物事件,亦說明了動物保護法形同虛設,這也難怪動保司行動聯盟發起人朱天心會憂心,一旦讓目標方向南轅北轍的單位硬被合併在一起、且由以開發動物經濟效益為主的畜產來管理動保,將會讓台灣動物保護運動的前景堪慮;畢竟畜產考量的是如何用動物獲取利益,而動保卻必須要為動物投入資源,「畜產及動物保護司」的規畫實有其可議之處。

     其實呼籲成立專責動保司的陳情活動並非近日才醞釀成形,去年底「催生動保司聯盟」便曾至總統府表達相關訴求,而當馬總統接見包括本人在內的動保界人士與聯盟代表時,也曾強調政府會虛心檢討相關施政措施、改善台灣動物保護的現狀,並在會談後要求農委會召開會議,與動保團體和各地縣市政府針對動保司的議題協商。而讓本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當總統與代表們一一握手致意時,一位動保人士哽咽懇請總統支持民間動保團體的TNR(為街貓與棄犬進行絕育後原地回置,以控制數量的方式取代撲殺),當時總統的回答是:「妳如果跟別人說TNR,他不見得聽得懂,但我一定聽得懂,因為台北市街貓的TNR是我在市長任內推動的」;作為邊陲小眾的動保人士,總統這樣的反應不禁讓我們懷抱著一絲期待——假使街貓TNR對馬總統來說,是他市長任內值得驕傲的政績,那麼選前宣稱視動物福利為文明國家進步象徵的馬總統,在五二○之後是否有可能會記得要落實當時的承諾?

     無論動保司的成立是否是改善動物現行惡劣處境的唯一方式,政府所不能否認的事實是,目前動保最高主管機關位階過低、人力經費不足,已造成既無法指揮地方、又無權協調各部會的亂象,長此以往,由動物問題所引發的民間對立,將始終無解。一個思想進步的政府應該要能體認到,解決動物問題就是在解決人的問題,因為動物福利與環境永續及社會和諧其實都息息相關。

     當然,在馬政府因油電雙漲造成民怨四起、支持度下滑的此刻,動保人士還期待自己的聲音被聽見,或許會被認為不切實際,而倘若這弱勢的聲音果真沒能被總統聽見,也只能希望動保人的訴求至少透過了屢次陳情被更多人聽見;只有當越多的人因聽見而理解,因理解而認同,動保人士才不會再輕易被扣上「率獸食人」的大帽子,民間的動保力量也才不至於被無心於動保的政府與無視動物苦難的民眾雙重夾擊,失去生存的空間。

本文轉載自 : http://homepage.ntu.edu.tw/~soeko/articles/20120511.htm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