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紅色牧人的綠色旅程(Mad Cow Boy)

作者: 
綠林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1996年4月﹐本書作者霍華˙李曼先生在美國著名的談話性節目歐普拉脫口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 中揭露了工廠化農場以包含牛﹐被安樂死的貓﹐狗在內的動物製品作為牛的主要蛋白質飼料而震驚社會。以動物喂養牛不但有違牛的草食天性﹐尤有甚者由於這是狂牛病的主要傳播方式﹐影響大眾食品安全甚巨。李曼因直言獲咎﹐和The Oprah Winfrey Show 主持人歐普拉˙威恩佛瑞(Oprah Winfrey) 及其節目的製作公司在同年六月被德州的養牛業者以食品誹謗(food disparagement)的罪名一狀告入法庭﹐此案在1998年2月判決李曼及威恩佛瑞勝訴﹐並不准再上訴最高法庭。本書在作者幽默的陳述其經過中展開。

  第一章一開頭就陳述了當年在電視節目上震驚了所有人的牛吃牛的事實。當牛被宰殺後﹐無法為人食用的部份﹐在收容所被安樂死的貓﹐狗﹐以及死於車禍﹐和其他一些在動物管制中心安樂死的動物﹐全都被放在一起絞碎蒸煮。浮在上層的含油物被再提煉加工製成化妝品﹐肥皂﹐蠟燭等物﹐剩下含蛋白質部份則被製成被稱之為“濃縮蛋白質”的褐色粉末物。這種含百分之二十五動物糞便的濃縮蛋白質再被回收用於寵物食品﹐並被餵回給牲畜食用。另外﹐回收的動物糞便亦是牠們的主要食物之一﹐將動物糞便賣回製成飼料對農場經營者來說是極具經濟價值且便利的事。
 
  美國每年有九千人死於食物中毒﹐而其中百分之八十是由於肉類污染。到底有多少疾病是經由牛吃了被污染的﹐或由不健康的動物製成的濃縮蛋白質而傳染的﹖更嚴重的是﹐以反芻動物為飼料餵養反芻動物被認為是牛海綿狀腦病(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 BSE)起初的傳播方式。牛海綿狀腦病俗稱狂牛病。現在普遍認為﹐患牛乃因吃了患有騷癢症(scrapie)的羊而感染狂牛病﹐羊騷癢症是一種發生在羊體的海綿狀腦部疾病。美國每年有數十萬的牛因不明原因在一夜之間倒地不起﹐由於死牛無法被送往屠宰場做成牛排漢堡﹐所以這些牛最後會終於前文提到的蛋白質飼料。只要其中之一是狂牛病的患牛﹐那麼又會有數不清的牛和其他動物再吃了患牛而感染。反芻動物雖然已在1997年被立法禁止作為飼料喂養反芻動物﹐此法案雖勝於無﹐但決非有效解決問題的方法。因為業者仍可將如豬﹐馬的其他動物喂給牛﹐而我們確知狂牛病可跨越不同物種傳播。再者﹐牛血並不在此法令禁止之列﹐仍可被作為飼料餵食牲畜﹐所以仍然扮演著狂牛病的直接傳播的媒介。
 
  狂牛病目前無藥可醫﹐其唯一的診斷方式是解剖病患的腦部組織。其病源是一種被稱為朊毒體 (prion) 的變異蛋白質﹐朊毒體不同於病毒﹐他不具核酸﹐因此不會被放射處理毀滅。由於狂牛病的潛伏期極長﹐到底已有多少帶病牛在發病前就以進入肉牛市場是一個還沒有答案的問題。然而﹐可以確定的是﹐目前在世界各地已確定的病例只是冰山之一角。狂牛病的這些特質﹐加上現代化農場的餵食方式﹐造成了一個嚴重威脅大眾健康但尚未被正視的問題。本書詳細的講述了狂牛病在英國發現的經過﹐和英國政府對整件事情的處理態度。狂牛病第一個病例于1986年在英國被發現。為了保護養牛業者的利益﹐英國政府盡一切可能掩蓋狂牛病會傳染給人的危險。為了向大眾表示牛肉仍可安全食用﹐英國農業部長甚至在電視上餵他四歲的女兒吃漢堡。直到1996年三月﹐當前所未有的十位年輕英國人患上一種離奇的新變種克雅氏病(CJD﹐人類海綿狀腦病)而死去﹐英國政府才開始正視問題的嚴重性並且承認這新變種克雅氏病與狂牛病之間有密切的關聯。作者不斷呼籲美國政府不要重蹈復輒。狂牛病在美國極有可能已是一個潛而未發的世紀災難﹐應該盡早盡一切努力杜絕其傳播。本書提供了一般消費大眾有權利知道並且的事實﹐有助於大眾更客觀的思考吃肉之必要性和危險性。也是所有用“現代化”方式餵養牲畜的世界各國業者的借鏡。
 
  另一樣應當為消費大眾認知的是肉類食品中的致癌物﹐喂養牛的農作物中農藥含量遠超過人類食用的農作物。由於這些致癌物會積存在動物的脂肪中﹐當這些動物又吃其它動物時﹐他們等於是吃入濃縮的致癌物﹐當人類再以這些動物為食時﹐不可避免的吃入濃度最高的致癌物質。惡名炤章的DDT雖已在二十五年前就被禁用﹐在土壤中殘存的DDT仍然會進入食用農作物中。1975年的一項研究指出﹐我們吃入DDT的百分之九十五來自肉類食品及奶製品。因此不以動物製品為食即可避免吃入大部份的殘餘農藥。作者引用一篇發表於新英格蘭醫藥雜誌的研究﹐指出素食媽媽的母奶中的農藥含量只有全國平均值的百分之一至百分之二。大部份的人都會勤洗蔬菜或選擇有機蔬菜以避免吃進農藥﹐但有多少人知道我們吃進的農藥大部份卻是由肉類食品而來﹖
 
  生長賀爾蒙是另一個隨肉入口的東西﹐作者在第六章中以專章講述目前所謂的“生物技術”對牛及吃牛肉的人的影響。1993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一種名為Posilac的合成牛生長賀爾蒙(rGBH-recombinant bovine growth hormone)上市使用﹐乳牛業者用其來刺激乳牛的牛奶產量﹐然而在1985年的一項實驗就已發現rGBH對牛的健康極其不利。由於牛奶的過度生產﹐牛的積存能量和脂肪被壓榨殆盡﹐大部份的牛無法再受孕﹐或因骨骼中的鈣質大量流失而倒地不起。不同於一般牛一次只產一隻小牛﹐用了rGBH而還能成功受孕的牛全都懷上雙胞胎或三胞胎﹐而多胞胎更加速的壓榨母牛的健康。Posilac的製造商將實驗結果保留在被委託進行實驗的農場中秘而不發。當乳牛業者發現Posilac對牛隻造成的傷害﹐他們想出了一個天才主意﹕用更多的高蛋白質的動物飼料餵牛來養成超級牛。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因此這般就同時面對了狂牛並和生長賀爾蒙的威脅。在本書發稿時﹐美國大約有百分之三的乳牛施打rBGH﹐通常是在他們被送往屠宰場之前﹐這樣他們是否會受孕或骨質流失就和業者的獲利全然無關了。抗生素是另一個和rBGH並生的問題。施打rBGH的乳牛的乳腺炎發病率極高﹐因此其生產的牛奶含細菌量顯著的高於一般的乳牛生產的牛奶。業者因此大量使用抗生素來對抗乳腺炎並降低牛奶的細菌含量。目前抗生素的使用法規讓業者有漏洞可鑽﹐不但被查到的可能不大﹐就算被抓到﹐初犯也只是收到封不具單位署名的斥責信罷了。一項在美國東北各州的研究指出市上販賣的牛奶百分之六十三有可測得的抗生素, 1998年在依利諾州的調查顯示百分之五十八的乳牛業者用藥是未經核准的。
 
  另外﹐胰島素生成指數(IGF-1; Insulin Growth Factor-1)是另一項伴隨rBGH而來的問題。使用rBGH的肉牛的肉和乳牛的牛奶都有顯著高含量的IGF-1﹐IGF-1無法被殺菌過程或消化而去除活性﹐會積存在人體血液中。IGF-1目前被懷疑是可能的致癌因素。
 
  正如作者指出﹐我們總自然的以為政府會替我們照料到所有該照料的食品安全。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目前法令及官僚體制讓業者有太多的空隙可鑽﹐我們每天入口的肉食中含有太多不為大眾所知的東西。作者在書中對此提供了大量的事例。
 
  那麼﹐以傳統有機方式飼養出的牲畜就可放心食用來嗎﹖相較於素食﹐動物製品雖然也可提供一些我們需要的營養﹐但是在吃進這些的同時﹐我們也同時吃進膽固醇﹐飽和脂肪和動物蛋白等這些文明病的元凶。書中有詳實的數據(第二章)指出肉類食品和心血管疾病﹐中風﹐肥胖﹐ 高血壓﹐糖尿病﹐骨質酥鬆症﹐及一些癌症的關聯。素食者上述文明病的發病率顯著的低於非素食者。例如﹐素食者心臟病的發病率是一般人的三分之一﹐然連奶蛋製品都不吃的嚴格素食者的發病率則僅有一般人的十分之一。 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數據證實只要吃的均衡﹐素食絕對可以比吃動物製品更健康。“缺少了動物蛋白就會營養不良”﹐或是“少了奶製品身體就會缺鈣”﹐這些長期以來深植在社會大眾腦中的錯誤觀念﹐部份是由于動物蛋白一直以來被視為富人的食品﹐亦是由于即得利益的肉牛及奶牛業者大力誤導的結果。
 
  除了健康之外﹐奶肉牛養殖業更大規模的毀壞地球生態。諸如養殖場和耕地的過度開發造成樹林和表層土的流失﹐土壤的沙土化﹐地下水的減少﹐以及溫室效應﹐牛兒釋放出的甲烷及化肥中氧化亞氮都是溫室效應的催手。還有大量的農藥﹐由於人類食用糧食的法規並不適用於動物飼料﹐農藥理所當然的被超量加在種植動物飼料的農田中。然而﹐這些都是可以由放棄動物食品而改善的。再者﹐全球性糧食缺乏也會大有改善。原因很簡單﹐以飼料喂養牛肉的製成極無效率﹐大約消耗十六磅的穀物才能生產一磅的牛肉。目前在美國﹐七成至八成的糧食是用來喂養牲口而非人類。只要肉類的需求降低﹐用我們有限的地球資源生產的糧食就可以餵飽更多的人。肉類食品不但對健康無益﹐其生成過程更毒害生態浪費資源。吃肉帶來的破壞已經超出一家一室的尺度﹐已經不再是僅只於個人選擇﹐可以用“干卿底事”來回答的問題了。
 
  李曼在書中講述了他自己成為農場主﹐以及之後如何棄農從政並且成為一個素食者的生活經驗(第三﹐四章)。李曼曾經營養牛業二十年。他的曾祖父在蒙大那州擁有一家庭農場﹐傳到他時以是第四代。他自四歲始即在農場工作﹐和土地有著臍帶相連的濃厚感情。自他接掌農場經營後﹐有鑒於父祖的有機傳統養殖法獲利不善﹐擁有農業學士學位的李曼學以至用﹐將祖業擴展成佔地千畝﹐牛隻數千頭的大農場。他引進現代養殖技術﹐在喂養牛的農作物上大量的使用化肥和農藥﹐並且每天在農場噴灑的大量殺蟲劑。這四處噴灑的殺蟲劑自然不可避免的也落在牛兒的食物飲水中而最終進入牛的體內再為人所食用。抗生素甚至在牛還沒生病前就開始使用﹐並需不斷變換以和抗藥性賽跑﹐其中也包含已被禁止使用的抗生素。業者並大量囤積已不准販賣的生長賀爾蒙﹐雖已立法明禁﹐業者仍在牛隻送往屠宰場前兩週使用生長賀爾蒙以增加獲利。作者通過其親身經歷講述了典型美國農場在近幾十年的轉變過程﹐和一般業主如何為了牟利而逐漸淪為化學製藥公司的奴隸和幫凶﹐讓讀者如身臨其境的了解現代化學農場的運作。
 
  1989年他因脊椎腫瘤臥病在床﹐在等待手術的前一夜﹐他回首往事意識到他摯愛的農場已今非昔比。大量的農藥及化肥使得兒時的肥沃土地變的如沙土一般﹐鳥兒不再棲息在農場的樹上。甚至當他下工回家﹐身上帶的農藥居然可以毒死了家裡的盆栽。撫今憶昔﹐他了解到現代化的化學農業是無法永續發展且傳諸子孫的。他必須要對自己負責﹐扭轉他所作的破壞。當手術奇跡的成功後﹐他試圖改變其農場為有機作業。其後他以“乾淨的空氣﹐水和食物”為訴求競選議員﹐但隨即遭到銀行威脅而被迫賣掉了大部份的農場。 他在議員選舉落敗後上走華府成為全國農民聯盟(National Farmers Union)的遊說員。任內注意到狂牛病對美國的潛在威脅而著手調查。
 
  此外﹐他在任內也推動了一些有機農業產品標準的建立。然而從立法的建立至法案的實際推行又需要一段時間和可觀的金錢﹐並且不管再怎麼立法保護﹐有機農場仍然在逐年減少。他想到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包括生態的惡化﹐雨林的減少﹐世上每天有十億人口日無裹腹之糧﹐同時有一些飽食終日的人用十六磅的糧食餵養牛兒以取得一磅的肉食﹐他想到很多的朋友為心臟疾病所苦﹐社會上癌症患者不斷增加﹐而他自己體重超過三百五十磅﹐膽固醇超過三百﹐血壓超高並且常常流鼻血。忽然他意識到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錯誤﹐一個廣泛為社會文化認可並識為正常的大錯誤。這個錯誤不僅是慢性自殺﹐也正在一步一步破壞我們的山河海洋。然而這些都有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法﹔所有問題的答案就從刀叉邊上﹗他領悟到改變必須從基層的消費者開始。唯有將真相告訴消費者﹐改變消費大眾的飲食習慣﹐否則有龐大資金後盾(而此資金正是來自每一個消費者的腰包)的肉牛及牛奶工業仍可持續灌輸消費大眾錯誤的營養資訊﹐甚至操縱政策的制定。多年盤繞在心中的問題一朝有了答案﹐作者因此而棄葷就素﹐更進一步變為連奶蛋都不吃的嚴格素食者。
 
  全書行文平實親切﹐幽默風趣﹐由於多是作者切身經驗﹐讀來極具說服力﹐對世人認清現代化養殖業提供了很大的幫助。本書在1998年初版﹐作者曾任國際素食聯合會(International Vegetarian Union) 的主席﹐目前為拯救地球國際組織(Earthsave International) 的主席﹐並四處演講宣揚素食的好處﹐提醒大家現代化農業對消費者健康和土地的危害。本書的英文書名"瘋狂牛仔Mad Cow Boy" 一語雙關﹐瘋狂一字也可解為憤怒﹐作者用意不但在陳述現代牛仔不顧後果的瘋狂作法﹐也表明他這個老牛仔對此情形的憂心及憤怒。
 
  正如作者所言﹐所有仍在消耗肉類產品的人有權利知道牛是如何在養殖場養成﹐以及到底在吃肉的同時還吃進了什麼。並應了解每天享受肉食的同時﹐也就是在剝削世上受飢餓所苦的十億人口的糧食﹐也同時加入了破壞環境的陣營。本書為上述幾點提出了簡單清楚的事實﹐是值得一讀的好書。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