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06【臺灣的自然與歷史】從櫻樹移植到埃及聖䴉

作者: 
林欽傑
專題分類: 

筆者家宅巷口,曾經座落有情報相關單位廢棄的辦公廳,十多年前,森嚴的圍牆內,綠意蓊鬱、亂草叢生當中,隱約得見一座日式建築,杳無人煙;今天,那兒已是市民休閒的社區公園,園內矗立著巨大的芒果樹,據傳是百年以上的老樹,另有白千層、臺灣欒樹等都市空間常見的樹木栽植其間。然而這兩年,庭圃之間赫見幾株細瘦的櫻樹,夾雜種在原本的樹木之間,如今有幾株已然乾枯。

吉野櫻的移植風

幾年前朋友開心入厝,邀大夥兒參觀,在豪華透天厝外的庭園裡,他的大手指向花圃一處,很驕傲的向大家說:「我弄來一棵吉野櫻。」時過境遷,不知那棵櫻樹現在如何?近年來臺灣爆發賞櫻熱潮,為了每年兩週的「花見」季節,地方政府多有栽植櫻樹的舉動:種植於都市地區者,常有砍除原生種行道樹、園景樹,改植外來種吉野櫻的舉措,外來的櫻樹不是生長狀況不佳、滿樹枯枝,便是在短期內遭逢死亡的命運;而種植於山野郊區者,氣候得宜,或許生長狀況尚可,但是全數單一品種的種植方式,對於相形脆弱的臺灣島嶼生態而言,[1]罔顧生態平衡的作法,令人憂慮。

移植吉野櫻的作為,在百年前日本時代的臺灣便已然得見:隨著日本統治勢力逐步進入山野,報刊記者意外在竹子湖附近,發現臺灣的原生山櫻,此景大為觸動當時在臺日人的懷鄉之情,即便日治初期入山的道路未稱完善,臺灣與母國的櫻花風情也不盡相同的情況下,仍然帶動當時的賞櫻風潮;之後,因為賞花、農事活動的侵入,致使櫻樹逐年損耗,也由於宣揚統治意涵的政治目的,官方開始計畫於山野移植櫻樹;而民間在休閒、享樂,併同「營造內地風景」的需求下,城市中富人庭園與其他公眾場合,也多有植櫻之舉。[2]當櫻花的身影在臺灣社會逐漸清晰,同時在各個階層營造出前所未見的文化氛圍,我們清楚的看到植物與人類社會之間的綿密關係。如今,我們已難尋得日治時期在臺灣都市地區所種植的櫻樹,尤其是來自日本母國的吉野櫻,生長的狀況向來不好。[3]

然而,植物未能表白情意、言說痛苦,誰會關心失當的移植與死亡之間的是多麼的靠近嗎?

川上瀧彌的移植理念

川上瀧彌,日治時期的植物學家,曾任臺灣總督府技師、臺灣博物館館長。在1911年臺灣官方初步開啟移植母國吉野櫻的念頭時,便在《臺灣日日新報》為文指出:

移植之際,當盡可能以移植、培養適合本島土地的原生種緋櫻為先,次南投霧社櫻,末方為內地櫻。[4]

即便有鄉愁、母國印象的情懷,而且植櫻行動負有官方推動長期殖民、「永住」政策的使命,川上先生,仍然堅守植物學家的基本認識,建議種植櫻樹應以原生種為主。回頭看看近來臺灣一窩蜂種植外來種櫻樹,人們的目光僅止於絢爛的花海,是否關心外來種植物的生與死呢?

外來種植物的問題擴散

如前所述,吉野櫻的問題,在人為砍伐原生種,單一物種的生態失衡,與櫻樹本身因水土不服、壽命極為短暫。目前我們看得到的問題,似乎還限縮於移植作為與移植對象本身,未有向外擴散的跡象。但是,其他的外來植物,如蘇鐵的移植,便帶來極為嚴重的問題:自越南進口的蘇鐵苗木,挾帶白輪盾介殼蟲進入臺灣,遭受蟲害的鐵樹,枝葉與芽心因為小蟲吸食汁液,導致枯黃無能行光合作用而死亡,臺灣各地,只要是蘇鐵科的植物都難逃一劫。[5]

外來移入的植物極易附有昆蟲卵或小型昆蟲,這些昆蟲抵臺後,在全新的生態世界,便有機會發生難以想像、甚至難於控制的災難。更不消說,小花蔓澤蘭、大花咸豐草、南美蟛蜞菊這些鼎鼎大名的外來入侵物種(Alien invasive species),生命力極強,大肆蔓延生長,遍生在臺灣僅有的土地上,搶奪其他原生植物的生長空間,甚至與這些原生植物共生的動物也難於生存。[6]

外來入侵物種的移除?

每當外來入侵物種的問題浮上檯面,將其連根拔起似乎是解決問題最有效的方法;但是如果我們處理的對象不是植物,而是活靈活現的動物呢?又,如果是外型極為美麗的埃及聖䴉呢?連根拔起式的移除、撲殺,是你、我都能接受的作法嗎?

三十多年前,埃及聖䴉經由民間動物園業者引進臺灣,之後因管理失當而逃逸,於野外迅速繁衍生息,搶佔原生鳥類的築巢穴位、吃食其他鳥類的蛋或幼鳥,如今已嚴重危害臺灣本土鳥類的生存。近年來,林務局以移除巢穴、鳥蛋等較為人道的做法,企圖控制其族群量,[7]但成效有限。如今官方廣邀學者專家討論,建議對埃及聖䴉下達撲殺令。

在動物保護意識漸形抬頭之際,對象又是這樣大型的、引人注目的鳥類,林務局嚴肅的做了功課,包括:設置套索陷阱、捕捉後立即集中安置、減少掙扎時間種種實地作業規範;在動物安樂死方面,他們請教專業獸醫師並參考相關作業指引。而針對埃及聖䴉防治的長期對策,專家學者已有以下結論:

「外來種的入侵已公認為導致生物多樣性消失的重要機制,其威脅僅次於棲息地的破壞,有人甚至認為,外來入侵種根本就是導致棲息地喪失,進而造成物種滅絕的主因。」[8]

雖然如此,很遺憾的,我們又將面對腥風血雨的場面;畢竟,維持生物多樣性是目前的主流意識,讓現階段討論的重點已經化約為:該怎麼殺埃及聖䴉了。

人為無知,卻以動、植物償命

從我們生活周遭出現的吉野櫻,到河灘上外型搶眼的埃及聖䴉,為何總是人為的無知、或僅專注人類社會利益的刻意目盲,導致櫻樹的乾枯與埃及聖䴉的屠戮。為什麼呢?

今日,多數國家的法律,以人類社會的獲利為依歸,隱約鼓勵外來物種的引進,例如:寵物、農藝作物、園藝作物、生物防治用的天敵。因此,立法禁止引進外來種,維護生物多樣性,[9]落實源頭管理,讓動、植物免於人為的死亡威脅,方為正道,也實為刻難容緩之事。


[1]陳建志授課,林承葦編輯,〈外來入侵種〉,2017.07.20。http://awep.org.tw/experts-forum/535-invasive-species.html。瀏覽日期:2017.09.30。

[2]顏杏如,〈日治時期在臺日人的植櫻與櫻花意象:內地風景的發現、移植與櫻花論述〉《臺灣史研究》第十四卷第三期(2007.09)。頁100-119。

[3] 顏杏如,〈日治時期在臺日人的植櫻與櫻花意象:內地風景的發現、移植與櫻花論述〉《臺灣史研究》第十四卷第三期(2007.09)。頁131。

[4] 川上技師,〈臺灣の櫻〉,《臺灣日日新報》,1911.02.22,版3;顏杏如,〈日治時期在臺日人的植櫻與櫻花意象:內地風景的發現、移植與櫻花論述〉《臺灣史研究》第十四卷第三期(2007.09)。頁109-110。

[5] 參見環境資訊中心網站,〈2007台灣回顧:蘇鐵生死劫:外來種做大當家台灣原生生態堪憂〉,2017.11.29。http://e-info.org.tw/node/28628。瀏覽日期:2017.09.30。

[6] 陳建志授課,林承葦編輯,〈生物多樣性的價值〉,2017.07.20。http://awep.org.tw/experts-forum/534-the-value-of-biodiversity.html。瀏覽日期:2017.09.30。

[7] 參見蘋果即時網站,〈外來種埃及聖鹮為虐 林務局:移除巢穴鳥蛋〉,2016.04.26。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426/847313/。瀏覽日期:2017.09.30。

[8]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外來入侵種議題的國際發展和臺灣對外來入侵種的因應〉,《2015外來入侵鳥種埃及聖䴉防治計畫專家學者座談會》計畫編號:104林發-07.1-保-18,2015.10.28。另外,關於外來種佚失野外或野放動物「有一個『十分之一定律』。也就是野放的100種動物中,可能有10種可以在野外存活,這10種中,可能有1種會變成像紅火蟻危害生態的入侵種。」參見環境資訊中心網站,〈2007台灣回顧:蘇鐵生死劫:外來種做大當家台灣原生生態堪憂〉,2017.11.29。http://e-info.org.tw/node/28628。瀏覽日期:2017.09.30。

[9]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外來入侵種議題的國際發展和臺灣對外來入侵種的因應〉,《2015外來入侵鳥種埃及聖䴉防治計畫專家學者座談會》計畫編號:104林發-07.1-保-18,2015.10.28。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