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動保運動如何進入政治舞台? -國外動物政黨的啟示

作者: 
林雨潔 歐洲動保觀察者(法國巴黎三大法語教學碩士、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志工)
專題分類: 

台灣的動保運動如何進入政治舞台?

-國外動物政黨的啟示

一、  前言:為何探討國外動物政黨?

動物福利或動物權利的伸張勢必要雙管齊下:不管是由政府在民意尚未普及前制定動保政策、相關法規,甚至教育計畫,由上而下向民眾貫徹理念,或者由民間的動保志士及組織向民眾宣傳推動,希望凝結一股更強大的力量向政府陳情,期待此民意能被納入民主國家的支柱-法律,以合法管道被徹底落實。

台灣動保的推行多由下而上的方式來實踐,因為立法機構雖有制定動保政策,法律條文卻不夠齊全,配套措施也不盡完善,使得執行上仍顯得十分疲弱無力。反觀民間的動保意識則正在抬頭,尤其是近年來同伴動物或野生動物的遭遇得到越來越多民眾的關注,充滿創意的年輕一輩也以社群行銷或人本教育計畫為動保運動注入新活力,讓默默耕耘多年的動保前輩漸漸不再孤單。身為這股慢慢匯集的力量的一份子,我們開始思考如何能將它帶入政治舞台。有鑒於歐美多國已成立動物政黨,甚至取得該國國會席位,本文試圖借鏡於這些政黨來初探台灣動保運動進入政治圈的可能性。

二、  國外動物政黨簡介

截至目前全球約有16國共20餘個動物政黨,主要集中在歐美地區。若依據官網資料的豐富齊全度,以及其Facebook等社交媒體網頁的活躍程度的標準來檢視,僅有荷蘭、葡萄牙、澳洲、德國、英國、西班牙的動物黨發展較為成熟,前三者甚至已進入國會或地方議會。義大利、瑞士、丹麥[1]、芬蘭、瑞典、塞普勒斯、土耳其、加拿大、美國、阿根廷等國亦有或曾有成立動物黨,但由於發展尚未健全,甚或夭折,此文不探討。以下僅進一步介紹前述發展健全的六個政黨。

(一)   六大動物政黨的發展史

國家

政黨名稱(中/原文)

成立時間

取得席次與否

德國

人-環境-動物保護政黨/Partei Mensch Umwelt Tierschutz

https://www.tierschutzpartei.de/

1993

曾有

(歐盟議會,但代表於2014 脫黨)

荷蘭

動物黨/Partij voor de Dieren

http://www.partyfortheanimals.nl/

2002

(歐盟議會/國會/地方議會)

西班牙

反對虐待動物黨/Partido Animalista Contra el Maltrato Animal (PACMA)

https://pacma.es/

2003

英國

動物福利黨/Animal Welfare Party

http://www.animalwelfareparty.org/

2006

葡萄牙

動物與自然黨/Pessoas-Animais-Natureza (PAN)

http://www.pan.com.pt/

2009

有(國會)

澳洲

動物正義政黨/Animal Justice Party

http://animaljusticeparty.org/

2010

有(地方議會)

 

 

 

 

 

 

 

 

表一:截至2016年全球發展相對成熟的動物政黨簡介

當今的第一個動物政黨-德國的人-環境-動物黨於1993年成立,目前成員人數約一千人,近七成為女性,一路至今已參加六屆聯邦議會的選舉,然而得票率始終維持在0.2-0.5%左右,未能有所突破。如此低迷的成績持續反映在地方的邦議會競選,直到2009年在薩克森邦邦議會選舉才首創2.5%的佳績,卻依然無法獲取席次。不過他們在難度較低的地方性市鎮議會仍有所斬獲,過去十多年來共取得五名席位。另外,在歐洲議會競選三屆皆失敗後,他們在2014年終於以1.2%的得票率成功搶下1個席次,可惜該代表在選上不久之後因政治理念問題毅然退黨。

德國的人-環境-動物黨成立後快十年,荷蘭動物黨終於在2002年成立,現已有一萬多名黨員,且為世界首位在該國國會取得席次的動物政黨。在2003年的國會二院選舉以0.5%的得票率初試啼聲敗陣而歸後,他們三年後再次挑戰,直接以1.8%斬獲兩名席次,至今還在國會為動物福利努力。歐洲議會方面,首兩次競選已擁有3%以上的得票率,並在2014年以4.2%爭取到一席。他們的成績是當前動物黨之中最豐碩的,另擁有地方上省議會18席、市議會15席、水利會12席。基於上述佳績,荷蘭動物黨總是不吝於提供其他動物黨政治運作上的建議,並積極與之合作交流。如此的企圖心可從他們提供12語種介面的國際化官網上發現。

西班牙的反對虐待動物黨與英國的動物福利黨分別於2003及2006年成立,在各自國家的國會選舉中得票率皆未曾衝破0.5%,2009及2014年兩次角逐歐洲議會競選則維持1%上下的成績,至今未取得任何席次。相反地,葡萄牙的動物與自然黨雖僅於2009年才成立,在幾次嘗試後已於2015年以1.4%的得票率爭取到一名席位進入國會。2010年成立的澳洲動物正義黨表現亦不俗,目前已有一名代表在新南威爾斯州議會為動物發聲。

(二)   六大動物政黨的政治立場與政見

為了了解上述六個動物黨的政治立場,筆者搜集了各政黨官網最新的選舉政見[2],現綜述於下。

首先,雖然每個動物黨的成立宗旨在於為動物在體制內謀取福利,似乎僅專注在單一議題上,然而他們共享一套核心哲學,即人、環境、動物為相互依存、密不可分的一個整體。正因如此,大部分政黨提出的政見不僅著眼於動物權利或福利,更延伸至人類社會重視公民生活福祉,關注全球自然環境,試圖在政策上同時考量人、環境、動物,希望將之環環相扣在一起落實,確保整體永續發展。目前六黨中唯有澳洲動物正義黨的政見相對緊扣動物權利,企圖在國會為各種動物發聲。野生動物尤其受到重視,因為澳洲荒野地帶遼闊,特有的袋鼠、無尾熊、澳洲野犬等經常繁殖過量,危害當地農畜牧業,使得對牠們的撲殺變得合法化。他們因而希冀能透過整體公民,包括農民、學生及政府的教育,再加上觀光產業需倚賴野生動物及撲殺動物的經濟效益成本過高等理由,推動憲法保障動物權利,甚至將某些物種納入瀕臨滅絕名單。由於動物與環境息息相關,他們同時也關注全球氣候變遷的議題,提出減緩該國碳足跡的相關政見。

或許由於當地地理環境條件,野生動物的處境與觀光業榮景,亦即人民的生計,息息相關,使得澳洲動物正義黨得以優先關注動物議題仍不失選票,荷蘭、德國、英國、葡萄牙、西班牙的動物黨所提出的政見則如前所述,除了動物福利,更觸及社會勞工、經濟金融、教育健康、環境能源、治安法律、國際外交等議題,期望贏得更多民眾的支持。由於篇幅所限,以下分別就此五大黨在這些層面與動物保護相輔相成的部分,做綜合概述。

 

 

共同政見

特殊政見

動物

同伴動物

寵物規法

將寵物納入戶口(葡萄牙)

經濟動物

經濟動物

福利法

禁止販賣鵝肝醬(英國、葡萄牙、西班牙)

野生動物

禁止狩獵、

區域管理

建立綠色橋樑保持棲地連貫性(德國)

禁止旅行社提供國外狩獵行程(英國)

建立災區動物疏散流程(西班牙)

實驗動物

逐步減少

資助替代方案(英國)

娛樂/

競賽動物

全面禁止

修憲以撤銷鬥牛文化價值(葡萄牙)

動物園

逐步轉型為收容所

 

教育

健康

家庭

 

舉辦家庭講座(德國)

學校

設置學校菜園、教學不含實驗動物(荷蘭)

將同理心、永續飲食納入課綱(英國)

設置人-社會-環境-動物的獨立公民科(葡萄牙)

將動保、環保議題納入課綱(西班牙)

社會

公單位提供素食(英國、葡萄牙、西班牙)

社會勞工

提供有機農、動物收容所員工等職訓(德國)

補助轉型為農業的畜牧業者(英國)

鼓勵社區家庭農場(葡萄牙)

進行農業補貼(西班牙)

國際外交

避免歐盟擴大使動物被迫長途運輸(德國)

禁止進口破壞環境產品(英國)

 

 

 

 

 

 

 

 

 

 

表二:五大動物黨的政見比較

1.         動物:在同伴動物方面,五個動物黨皆提及修改或設置寵物規法,保障寵物在繁殖、販賣、飼養等階段中被妥善對待,其中葡萄牙甚至提議將寵物納入家庭戶口,讓窮困家庭可為其寵物申請補助。他們另嚴正要求淘汰集約化的經濟動物養殖方式,提倡在養殖場附近以人道屠宰牲畜,免於動物長途運輸的痛苦。迫害海洋生態的捕魚方式需被禁止,漁獲量需被控管,英國、葡萄牙、西班牙更力圖禁止進口或以任何形式販賣鵝肝醬。至於野生動物的保育,禁止狩獵是普遍的共識,英國更主張旅行社不可提供非洲狩獵行程,意圖規範其公民在海外對待動物的行為。另外,妥善的區域管理能確保人類活動區域與動物棲息地衝突減低。德國提出建造綠色橋樑保持棲地的連貫性,而西班牙由於夏季乾旱常有森林火災,建議制定災區動物疏散流程。此五黨另主張逐步禁止實驗動物,英國並提議資助替代方案。對於競賽動物如賽鴿,以及娛樂動物如馬戲團等,他們皆採取全面禁止的立場,其中葡萄牙更進一步希望修憲撤消鬥牛的文化價值。動物園則應該逐步轉型為收容所,其中環境惡劣者應立即關閉,因為剝奪野生動物的原生環境,將其圈養在狹小的人為空間向民眾展示的作為,絕非動物保育的良好示範。最後,德國動物黨特別關注在多數人眼中因充斥在都市中而對公共衛生造成威脅的老鼠與鴿子,希望以科學證據及教育平反牠們的污名。

2.         教育健康:教育是社會的根本,因此動物福利或權利的理念也應於家庭、學校、社會各層面推行。德國提出舉辦家庭講座,同時向家長與小孩傳授動保與環保理念;荷蘭除了主張教學不涉及動物實驗外,建議在設置學校菜園,讓學生自己種菜以了解食物生產過程;課綱方面,西班牙動物黨認為應納入動保及環保相關議題,葡萄牙提議另設立一門將人-社會-環境-動物視為一個整體的公民學科,英國則意圖在各層級教育機構推廣同理心、永續飲食方式、善待動物的理念。最後多數皆提倡公家單位如政府及學校機構有責任成為推行少肉運動的標榜,該於食堂供應素食;另外他們也鼓勵大眾減少對藥物的依賴,研發另類療法如植物療法來作為替代。

3.         社會勞工:意識形態的改革需要配合政府資助、開發勞工市場才能成功落實。由於認為政府應協助促成生態農業或任何對動物、環境友善的產業發展,德國動物黨建議提供職訓培養有機農夫、素食廚師、動物收容所員工、太陽能技工等職業;西班牙主張農業補貼,而英國更提出對願意從畜牧業轉型為農業的業者進行補助;葡萄牙則提倡鞏固國內農業,鼓勵家庭農場的創設,建立社區資源共享,希望公民的環保意識能藉由他們的主動參與而根深蒂固。

4.         國際外交:全球化的社會底下,國家內政的推動無法不考慮國際格局,即便是動物福利的倡議亦是如此。德國主張避免歐盟擴大,如此沒有低價吸引,經濟動物就不需要被長途運送販賣;荷蘭力圖停止剝削開發中國家,希望協助該地永續發展;英國動物福利黨則規範自己國家禁止進口破壞當地環境的產品。

在上述政見以外,荷蘭、德國、英國、葡萄牙、西班牙動物黨另提出與動保不直接相關的政策,如對企業污染進行課稅、減少碳足跡、投資綠色產業、增加社會住宅、保障勞工權利、重視身障者福利及老人護理、增加對難民的援助、促進族群融合、推廣參與式民主等。他們推廣社會福利、鼓勵在地化產業、對發展中國家進行援助,生態農業、公平貿易、永續發展更是為他們一致贊同的未來趨勢,政治立場明顯偏左。從所有這些豐富多元的政策構想中,我們可以看出動物福利的推動如何得以緊扣此五黨所提倡的動物、人類、自然環境為一整體的核心哲學,實踐在社會公民每日的生活作息,包括學校、職場、飲食習慣等之中。然而這些政見是否能在國會中一一落實,而落實後又是否產生預期中的效應,亦即環環相扣的政策是否最終能讓公民的價值觀與行為改變,帶領動物福祉向上提升,仍有待長期的觀察。

三、  動物政黨的成立與潛在問題:看看荷蘭、想想台灣

政黨的茁壯並非一朝一夕就能抵達,看似優先關照動物福祉而將人類公民放在第二順位來考量的動物政黨更是如此。作為當今發展成熟並在政治體制中取得最多名席次的荷蘭動物黨主席,Marianne Thieme女士在官網[3]中闡述政黨創立的歷程及其中遭遇到的難題,希望能為國外有志成立動物黨的動保人士提供經驗參考。

(一)   為何支持單一/動物議題的政黨?

即便該國公民普遍擁有動保、環保意識,社會福利亦位居全球前面幾位,荷蘭動物黨仍不可避免受到民眾質問:「動物為何比人重要?」面對這樣的質疑,他們一再強調他們並非只關注動物福利此單一議題,亦有給予人民同等的關注,只是一般政黨對於動物福利的重視程度不夠,才特別成立動物黨,希望能在國會提倡人類、動物、環境作為一整體的核心哲學,影響其他政黨,並進而制定相輔相成的政策,保障命運與動物和環境相維繫的人類公民社會得以持續發展。正是因為如此互不偏廢的主張,他們順利取得大量的民意。

相較於荷蘭,台灣目前經濟疲弱、失業率高居不下、人民生活未享有良好福利保障,動物黨的成立勢必會招來比上述更激烈的誤解。未來若有動保志士有意在台灣成立動物黨,較適合效仿荷蘭、德國、英國、西班牙、葡萄牙的動物黨,採取宏觀的格局,提出全面性的政策,一併推動社會福利改革、生態保育及動物保護,而非畫地自限,僅專就動物福利提出政策。畢竟台灣的情況不如澳洲,野生動物與國家觀光收益互相維繫,某些動物福利議題在當地的脈絡下與人民福祉直接掛勾,澳洲動物正義黨提出的單一議題外殼下其實已隱含著人類與動物命運交錯的雙命題。

(二)   如何爭取穩定的民意?

選舉時如何獲取足夠的票數,是每個政黨最實際的挑戰。對於新成立的政黨來說,吸引動保志士籌組政黨,是第一階段的工作。現在成員數破萬的荷蘭動物黨在2002年成立時其實僅僅3人,當初由於資金拮据,為了拉攏理念相近的人他們籌辦餐宴,讓大家各自攜帶素菜前來參加,並在會上播放動保宣傳影片如『面對肉類的真相』帶動現場討論,並進而詢問組黨意願。第二階段則是讓已具備動保意識的民眾認識他們,並持續推動動物福利的理念,爭取更廣大的民眾支持。不論是透過社交媒體宣傳,請各種作家、藝術家、演藝界名人代言推廣週一吃素日等活動,或者尋求科學家、學術界提出理據支持動保作為一種必要性,這些都有益於讓人民認可動物黨。宣傳工作所需的龐大資金少部分來自民眾捐款,多半則倚賴代言的名人的慷慨解囊。初試啼聲失敗後,再經過三年準備打牢民意基礎,他們於2006年的國會選舉中一舉取得兩名席次,選票多來自左派人士,但也有少部分右派選民認同他們的理念。

透過大眾媒體喚醒動保意識以幫助贏得選票的方式,恐怕只有在像荷蘭這般社會福利歷史長遠,尊重多元、關照弱勢族群早已成普遍共識的公民社會中,才能如此順利贏得願意考量動物福利的民意。台灣不只動保意識才剛開始覺醒,政壇更長期僵於藍綠之爭與統獨問題而未能專注改善人民生活,直到近年來重視公平正義的第三勢力逐漸凝聚能量,2016年初甫踏入國會,人民才開始見識到為自己爭取權益的可能性。要在台灣成立一個主要為動物發言的政黨,在政府體制內為人類以外的動物請命,勢必還有好一長段的路要走。不過Marianne Thieme女士提及,即便爭取到國會席次的路十分艱難漫長,創建動物黨的行動本身已具有社會號召力,因為看似處理單一議題的動物政黨的成立,不只會激起人民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情緒,也會讓民眾開始思考為何動物需要人類代為發言,進而推動動保運動持續發展,實質上促成民意的改變。

(三)   是否會瓜分左派、環保政黨的選票?

有鑒於荷蘭左派及環保政黨眾多,動物黨成立並參與競選勢必會遭到以下困難:是否他們會瓜分到立場相近的政黨的選票?若此現象發生,是否會導致雙方皆無法取得期望的選票數而落選?面對此問題,荷蘭動物黨認為政黨結盟不但是一個可行的方法,即便無法順利取得席位,仍能同時與已有席次的政黨協商將動物福利議題納入政見。

政黨結盟是否能有效贏得競選,在台灣仍是個問號。2016初台灣立委選舉,提倡環保及社會福利的綠黨與社民黨雖進行結盟,卻全軍覆沒,連政黨補助款的最低標準3.5%也未達成。同樣屬於第三勢力的時代力量黨此次成功崛起,看似換新氣象的民進黨也才將執政,他們是否能長期耕耘社會公平正義、推動環境永續,使得這樣的價值觀在台灣逐漸生根,讓未來動物黨的成立擁有更多重視弱勢族群的夥伴一起努力,還有待我們長期的耐心等候。

(四)   如何處理與民間動保團體的關係?

人們很自然地會假設,動物黨的成立理當受到民間動保人士的支持。然而依據荷蘭動物黨的經驗,他們進軍國會的決定反而讓原先與立委已建立長期合作關係的動保團體感到慌亂。後者不只擔心動保的細節意見與動物黨不一,讓政策的推行在國會遭遇困難,更生怕有動保意識的民眾將精力及捐款分散到動物黨,導致志工流失、籌措不到資金維持組織的運轉。對此荷蘭動物黨尚無明顯對策,只能將此經驗分享出去,希望未來有志成立動物黨的人士有心理準備,理解為何創黨反而得不到立場相近的政黨或民間團體的支持。除此之外,如何在媒體上對立場不一的動保團體進行回應,尤其是如何評價以過於激進的手段進行動物權利倡議的組織,亦考驗著動物黨的公關能力,才不至於讓民眾產生動保人士在內鬥的觀感,進而對動保運動嗤之以鼻。

當前台灣動保團體規模雖小但為數不少,大部分著重在流浪動物福利的推廣。這些民間組織皆有長期與立委或政府機構合作的經驗。因此若台灣成立動物黨,理當也會面臨到上述荷蘭的考驗。創立之始若能先行與各動保團體交流討論,取得在某些政策上的共識,例如究竟以結紮替代撲殺是否管理流浪動物的最佳方案,或許可使政策在國會的推動相對容易。

總結以上,荷蘭公民社會價值與當前台灣相差甚多。依台灣現狀,公民對於自身的社會福利、環保、動保意識還未普遍覺醒的時候,若有意讓動保運動豋上政治舞台,加入理念相近的既有政黨看似較為明智。如此一來不只可以防止資源分散,同時也能提高投資報酬率。畢竟熱切支持環保、動保並會為此投票的選民,為數原本就甚少。多一個動物黨不僅會瓜分重視公平正義及環保政黨的選票,甚至也會分散選民的捐款,使得雙雙都無法順利踏入國會。再者,動物黨若單打獨鬥,在競選上所花費的時間、精力、金錢,的確有益於提高知名度,讓民眾開始反思為何動物需要人類的代言,然而並無法實質推動相關政策。因此,若既有政黨雖然過去對動物福利的關注不足,但希望未來在這個領域努力,加入此政黨仍可望有效且快速落實動物福利政策。


[1]丹麥於2010年成立動物黨,曾在該國國會及地方議會取得席位,但已於2015年初解散。資訊來源為丹麥動物黨Fokus官網,筆者撰文時官網已關閉。

[3]參看http://www.partyfortheanimals.nl/archive/?2009連結中的Wordlog Week 5, 6, 8, 9, 10, 12, 13, 17, 18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