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圖表】 2015年第一季(1~3月) 全國公立收容所 收容項目評鑑之三

作者: 
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
專題分類: 

八年來所內死亡率高居不下

南投、澎湖、高雄、苗栗所內死亡高於兩成

「關懷生命協會.行政監督委員會」從2008到2014年,統計七年全國各縣市收容所的年度數據,統計總體的認養率、人道處理率、所內死亡率和死亡率的變化。可以看到,過去七年的認養率基本上是不斷上升,死亡率和人道處理率則是總體有明顯下降。但讓人驚訝的是,所內死亡率在過去七年來可以說是變化甚微,去年(2014年)的年度所內死亡率居然仍高於六、七年前的所內死亡率。

被統計到了所內死亡這部分的貓犬,往往是送到收容所前就病殘、在收容所內病死、傳染疾病致死或在犬隻爭鬥中受傷而死。因此,所內死亡率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收容環境的好壞和對貓犬的照顧是否足夠,是收容質量的重要指標。如前所及,所內死亡殘忍程度並不低於安樂死,本來送進收容所應該是為了給牠一個家,可是那麼多的貓犬卻在「家裡」照顧不當,實在讓人難過。

雖然各收容所重視零安樂死政策的實施值得肯定,但是卻忽略了所內死亡率的降低,我們必須對此予以重視。因此,關懷動督在2015年第一季統計數據中專門關注了所內死亡率。可惜,今年第一季的所內死亡率11.08%,仍然沒有超過以往的所有年份,全國收容所在降低所內死亡方面依然沒有明顯的進步,不免讓人失望。

更要批評的是, 居然有四個縣市收容所的所內死亡率高於兩成,這是全國數據的兩倍!所內死亡率如此之高的收容所,我們真的能相信它是貓犬的家嗎?!我們真的能相信貓犬在裡面得到良好的照顧嗎?!這幾個收容所的環境及其對貓犬的照顧實在堪憂。

就此,動督會於5月27、28日分別致電澎湖、南投、苗栗和高雄的動保部門進行詢問。

澎湖縣家畜疾病防治所行政股股長吳靜芷表示,所內死亡率高很有可能是因為每年第一季的澎湖正值冬季,風很大,天氣很冷,入所的動物很容易冷死。另外一方面是,澎湖動物收容所容量比較小,平均下來每一隻犬只的活動面積很小,加上犬只的領地意識很強,為了搶地盤而打架、互咬的事經常會發生。對于幼犬照顧方面,吳股長回應,目前是有保暖棉被的,但因為經費拮据,在硬體方面的經費並沒有增加,所以沒有辦法在這方面進行大提升。

南投縣家畜疾病防治所保護課課長廖志榮說,南投收容所所內死亡率較高,一是因為送進來的幼犬很多,幼犬的成活率非常低。第二個原因同樣是收容空間太小,導致擁擠,容易生病。在提高收容品質方面,人員還是跟以前差不多,但是硬體方面已經跟農委會申請到了經費擴建收容所,將多建一層作為貓舍,經費分別會在今明後三年發放,如今已經進入了招標階段。南投現在貓犬還沒有實現實體隔離,貓還是能看到狗,這樣對貓并不好。

苗栗縣動物防疫所所長張俊義同樣說所內死亡率高是因為幼犬、幼貓太多,而且沒有母幼一起抓,所以幼犬、幼貓存活率很低。他也同樣表示苗栗縣「人力物力財力超級不足」,很多制度,比如志工制度,目前仍沒有法制化和公開化,需等到動保自治條例和公立收容管理條例通過後,方可以正式建設。苗栗縣動物防疫所現正興建新的縣級動物收容所,將原來三個區域收容所的工作都回歸苗栗縣動物防疫所權責相符辦理。

四個所內死亡率高於兩成的縣市中,高雄是唯一的直轄市。高雄市動保處動物收容管理組時任組長夏魁山(現升任技正)表示:高雄市是第一個實施零安樂死的縣市,零安樂死實行之後就是會凸顯出問題,高雄的問題只是比全國的縣市更早浮現出來。

他承認,所內死亡率高是因為現在無法拒絕任何有重大疾病的狗貓、隔離設備不夠完善、醫療設備不夠完善、醫療照顧和照顧工作做得不夠好,同時現在的收容所所內容量不足。針對以上問題,他說現正在跟醫療顧問團討論如何提升所內的醫療設施;同時在嘗試建立志工制度;也正在建設一家公辦民營的收容所,希望未來可以讓動保團體運營這個新的收容所。

然而,高雄市以零安樂死作為所內死亡率高的理由卻不一定能站得住腳。同樣實現零安樂死的臺南市,所內死亡率僅有3%。歸根到底,還是政府的重視程度有多大?究竟投入花費多少資源在這方面上?

看完四個縣市的回應,我們會發現,所內死亡率的原因大同小異,無外乎是所內人手不足或者設備環境等硬體設施不完善,沒有讓貓犬得到足夠的照顧,如果繼續追問:那為什麼不改善硬體設施和增加人手呢?他們會說:財政拮据啊!經費不足啊!就這樣的回答,我們採訪台南大學行政管理系副教授吳宗憲。

吳宗憲表示:實際上,公立收容所人手經費不足這個說辭,社會早已不新鮮,也有不少人進言讓政府招募志工,建立志工制度,為什麼政府一直沒有建立志工招募機制呢?

在吳宗憲看來,這很有可能是因為之前,一些志工來了收容所之後偷偷拍照,並將其散佈到網上,引起民眾對政府不滿,讓官員覺得招募志工反而會引來麻煩,因此不如不招。然而因為沒有志工的幫助,政府自身的人手實際上不足的,收容所的環境變得更不好,而收容環境惡化,政府變得更加不敢招募志工,怕別人把收容所內的狀況公佈,而民眾又因此對公立收容所品質更加不信任——可以看出,這實際上是一種惡性循環。

在民間動保團體與政府合作這方面,其實同樣面臨這樣的困境,政府志工招募制度的建立很多時候需要跟民間團體合作,由於公立收容所執行安樂死,NGO覺得不能跟劊子手合作,甚至有一些動保團體和政府合作后被其他動保團體批評,導致NGO和政府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張。吳宗憲個人卻希望NGO跟政府合作,因為政府很多的安樂死執行是很粗糙的,但NGO的朋友卻更有愛心,在NGO的監督下,政府動物收容其實會做得更好。

至於經費分配方面,的確,農委會每年分配到動物保護方面的經費非常少,這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一個政府對動物保護這個議題的有多重視。吳宗憲說,動物保護是一個典型的公共政策,即在評論的時候,民眾都會覺得應該保護動物,但如果說要為這方面出錢出力,大部分民眾卻不願意。比如,可能他們不同意讓政府把過年花在放煙火上的錢,拿去提高動物收容所品質。

誠然,我們不得不承認,這背後實際上透露的是台灣整個社會的動物保護意識的薄弱,國民對動物的生命有多重視,就有多願意為其投入。吳宗憲坦言,只有全民都尊重動物生命,動物保護不是只有少數人在關心,而是有越來越多的人投入,情況才有可能徹底改變。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