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動物福利 民間催生專責動保司

作者: 
特派記者/呂苡榕
專題分類: 

提升動物福利  民間催生專責動保司

許多流浪動物一批一批的送進公立收容所,卻再也沒有出來過,這些生命像垃圾一樣被丟棄,只因為收容所沒有空間。

而政府將經費花在撲殺流浪動物後,也已經沒有餘力去改善收容所環境,或是源頭管制流浪動物數目,因此只能依靠後端的撲殺手段,去解決流浪動物問題。

畜產動保不分家  預算人力都缺乏

造成這種結果的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目前管理動保事務的中央主管機關,僅是安插在畜牧處底下的「動保科」,部門裡也只有不到10位的正職員工,而全台灣17個鄉鎮只有13位動保員,這些動保員還得身兼行政職,人手嚴重不足。加上經費上分配不均,「一年約5千7百萬的預算,大約只有畜產業務的1/9,還得分給全國各縣市使用。」更不用說錢都花在宣傳、辦活動,即使近年來部份預算撥去改善收容所環境,但效果仍有限。

以流浪狗為例,當沒有足夠的人力與資源去進行流浪動物節育時,一年2次生產期的流浪狗,可能增加10隻以上的小狗,增生速度遠超過政府捕捉的速度。而被捕捉的流浪狗,也只會不斷塞滿公立收容所的鐵籠。

更何況目前沒有正常的送養制度,流浪狗多半「只進不出」,為了容納更多流浪狗,只能選擇大量撲殺,但執行撲殺制度多年來,仍無法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

重畜產輕動保  同伴動物不受保護

而整體的制度結構安排更是令人不解。「動物保護科」被擺放在掌管經濟動物的「畜牧處」底下,「保護」動物的理念與把動物視為「食品」、「商品」的畜牧處根本格格不入,也讓動保科的設立顯得自相矛盾。關懷生命協會辦公室主任林憶珊陳述,「過去還曾經發生因為畜產、動保不分家,而主管機關重畜產輕動保,將動保費用花在肉品產業發展上。」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祕長書黃慶榮表示,畜產的經濟效益與動物保護二者之間在觀念上是有衝突的,以現況來看,「動保科在畜牧處底下,動保科人員又怎麼敢為了動物保護的業務和畜牧的上司有所爭執呢?」一直以來,動保工作在執行上受到很大的打壓,首當其衝的就是人力與物力的壓縮。黃慶榮指出,當動保和畜產發生衝突時,提升畜產經濟為主的思維模式將使動保經費大受限制,而畜產動保不分家,整個畜產及動物保護司在人員配置上也會向畜牧靠攏,犧牲動保。黃慶榮認為,不論是從經濟動物的福利提升、經費與人力編制、社會動保觀念的提升這幾個面向上考量,都有必要成立專責的動物保護司。

這種狀況令許多關心動物福利的人,包括「催生動保司行動聯盟」召集人朱天心在內,都忍不住質疑,將動保與畜產放在一起,不是政府精神分裂,就是根本在敷衍動保團體。關懷生命協會常務理事林雅哲直言,畜產管的是使用動物,根本不懂如何對待個別的動物。而思維上的歧異,也決定了動保事務難以推廣的命運。

以兔子為例,由於兔肉被視為經濟商品,但兔子同時也是同伴動物,然而農委會只輔導賣兔肉的農家,卻漠視兔子身為同伴動物的權利。愛兔協會秘書長吳盈瑾嘗試與政府溝通,卻得到「兔子是用來吃的,不歸動保單位管」的回應。

催生動保司行動聯盟表示應成立專責動保司,透過組織編制的擴大,由相關領域(畜牧、獸醫、動物行為心理專家、生物專家、業者、警察單位、民間動保團體)同時又兼具動物福利理念的專才組成,積極謀求各種動物福祉,不侷限於虐貓虐狗或流浪動物事件。有國內學者也表示,畜牧科系畢業的學生不一定要投進畜牧產業,可選擇就職於動保的公職以及各縣市的動保員。費昌勇教授在一篇文章中呼籲,政府應將動物福利納入高考職系,使其成為一個行業,吸收更多菁英參與,將動物保護之正確觀念深化到社會各層面。

升格農業部  動保思維仍落後

明年農委會即將升格農業部,動保團體也殷殷期盼農業部底下可以分設獨立的動保司。但根據目前農業部組織規劃,未來農業部將下轄七個獨立的「司」,而動保相關事務,則是分配在「畜產及動物保護司」,且底下僅有「寵物業務科」與「動物保護科」處理動保相關事務。換句話說,畜產與動保仍然被混為一談。

政府推動保  只做半套
 
即使民間動保團體聯手組成「催生動保司行動聯盟」,要求農委會增列獨立動保司,以專責的人力和資源處理動保業務,現任的畜牧處處長許桂森仍然強硬表示,畜產及動保司屬於二級政府機關,在制度上已經與英國相仿。他認為畜產及動保合併,並沒有相互扞格的問題。

這樣的說法讓動保團體忍不住嘲諷,台灣制度只學了國外的一半。「貓狗人共和國」召集人黃泰山直言,英國2007年修法後,已將動保單位升格為「部」的層級,同時納入民間團體與畜產單位,成為一個橫向連結的網狀機構,早已超越「單一部門」的設計。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也強調,英國動保法令已經實施了200多年,內涵遠超過台灣,近期更將動物保護法修改為「動物福利法」,強調對動物福利的保障。而晚了國外幾十年的台灣,在動保法實施了12年後,卻仍然沒有培養出適當的「動保思維」。民意代表中,首先站出來支持成立專責動物保護司的立法委員丁守中表示,「要聯合起來改變這個不合理的制度,讓我們的動保與世界先進國家接軌。」

動物是人類社會中,無法自行發聲、也無法握有權力的弱勢,「對待動物的態度,決定了我們對待弱勢的態度。」朱天心說,以尊重的態度去面對生命,才能教導下一代用正確的方式去對待其他生命。「否則我們會習慣以撲殺的方式去面對社會的弱勢族群,今天或許是貓、狗,明天則可能是老人等族群。」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