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喝牛奶系列圖文二:乳牛及酪農業

作者: 
長期關注經濟動物福利之動保人士 / Desmond Tung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乳牛及酪農業

Self Introduction of Dairy Cow

 

 你/妳好,我是荷蘭牛(Holstein),我的家鄉在荷蘭北部,可是你現在在台灣也看得到我,因為人類要我的奶,把我改造成能產生一大堆奶的動物,我才會被稱為"乳牛"(dairy cow);雖然我並不喜歡在炎熱的地方生活,但由於你們崇拜歐美人的生活方式,因此我也會在熱帶出現。我這外來種在台灣有11萬同胞,而你們原有的黃牛、水牛已少見(現在主要已被當作肉用)。

你們的學者說我是高效率的生產工具:

一隻600公斤的母牛每年能產生6000公斤以上的奶與一隻40公斤的小牛,且母牛仍存活具生產力;相較於養一隻閹肉牛,1.5年才能產生350公斤的肉……

我覺得這樣說實在很奇怪:

一隻每天可產28~40公升奶的泌乳牛,每日需消耗30~50公斤的飼料和草(青芻料)與70~120公升的淡水,還要產生20公斤以上的糞與30公升的尿,而且一年中有2個月是毫無生產力的...這些糧食或耕地足以養活數十倍於喝牛奶的人(牛奶中88%是水),淡水當然也可供人使用,而排泄物對土地與地下水源則是嚴重負擔...但更奇怪的地方在於:在耗費了極大量淡水產生牛奶後,你們居然將它高溫縮水回乾燥的東西—奶粉。

有人說我們牛羊等反芻動物可以轉換荒廢土地上的雜草來產生人類的食物的確我只要雜草就能生存沒錯,但現代講求利益,要從我身上搾出最多的奶,因此不要說雜草,用耕地來種牧草都不足以令我產出這麼多奶,因此你們必須浪費農作物來養我(農作物養分較高)。

何以成語勻:乳臭未乾?

乳汁是母親給消化能力尚未成熟的孩子迅速獲得養份的方式,因此脫離嬰兒期後即不再需要,各種動物所需的乳汁成分也不盡相同,但人類卻是唯一不肯斷奶的動物;古代人類會取用畜養的動物乳汁來飲用甚至做成乳酪等製品,可是那僅在動物自然懷孕生產其間取用其多餘的乳汁,現代卻是專養某種動物,剝奪其幼兒吃奶權利並不斷使其人工受孕來生產乳汁…

牛奶中含有許多顆粒極大的酪蛋白,無法被人體消化,研究已開始發覺其是兒童過敏的主因之一;動物斷奶後即失去消化乳糖之酵素,牛奶中的乳糖會使許多人消化不良拉肚子;為防止牛奶中的脂肪會析出結塊,市售牛奶都會被均質化(打碎脂肪粒),脂肪便容易氧化產生造成細胞病變之自由基。

鮮奶大都經超高溫殺菌(>120度C)乃因牧場的環境衛生不佳,我們每天每天都被套上機器吸奶,多多少少都會有乳房炎,發炎細胞、糞尿中的細菌很容易跟著進入榨出的生乳中,然而高溫殺菌會一併摧毀當中有益的酵素,增加蛋白質與脂肪氧化的機率。

不久前知名乳品公司推出一種"72度C低溫殺菌鮮乳"(其實仍是高溫殺菌)號稱可保存具增強免疫力的"乳鐵蛋白",但問題是就算乳鐵蛋白沒被高溫破壞,進入成人體內也會被胃酸摧毀;牛奶脂肪(奶油)屬於易凝固的飽和脂肪,這種脂肪易堆積於血液中;至於乳酪等製品因含高量動物性乳清蛋白,是強烈酸性的東西,吃多了易造成骨質疏鬆-

人體血液正常是弱鹼性的,澱粉與豆類皆已含有蛋白質,現代人(西方人更嚴重)額外吃進許多動物蛋白質,因此血液中會帶有許多額外蛋白質游離出的氨基酸使血液呈酸性,身體為中和血液酸性會釋出骨骼中鹼性之鈣離子以中和之,促使骨骼劣化;

近年發生率上升的兒童糖尿病(第一型糖尿病)有很大起因是胰臟細胞蛋白質與牛奶中的牛血清白蛋白相似,而被白血球視為入侵病菌抗原消滅,導致胰臟無法分泌胰島素造成糖尿病;美國人1人吃的乳製品為台灣人300倍以上,骨質疏鬆患者卻遠比亞洲人多!存在於飲料、起司 、冰淇淋、點心...中的乳製品是現代人肥胖的主因之一;牛奶蛋白與脂肪皆為酸性的,就算鈣質豐富,對預防骨質疏鬆仍舊沒有多大作用,多吃蔬果雜糧才是有效的辦法,這是WHO 與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皆證實的。

牛奶是鈣濃度高之液體,鈣容易隨尿液流失不易被人體吸收,倒是綠色蔬菜、豆漿、五穀雜糧根莖類即含許多鈣質,它們還比較便宜(豆漿還可做優格);那優酪乳是否就有益?

研究顯示優酪乳中的乳酸菌因不屬人類自體之共生菌容易在胃腸中被酸殺死,其"益菌"效果是懷疑的,而且市售養樂多與優酪乳水多糖多,喝下去還沒發生整腸效果就先發胖了。

此外,大部分牛奶中尚含有不少乳房炎抗生素、雌激素、催乳素...這些化學物是導致癌症的因素(像是近年牛奶中的類胰島素生長因子IGF-1增加易誘發乳癌與腸胃癌),甚至有些還有人類自做主張加進飼料給我們吃的東西 ( 如以融解母牛骨骼來增加產奶量的rBGH牛科生長荷爾蒙);又如先前造成人牛共通狂牛症BSE的原因 : 絞碎反芻動物之屍體與屠宰後丟棄部位所做成的肉骨粉...為什麼這種違反自然的行為會被人類視為好事呢?

When the time I was born, I lost my mother...

我出生幾小時內就永遠無法再與我母親在一起,牧場為了讓我媽媽能專心替你們產奶,我只好當孤兒,牧場讓我喝媽媽一周內的初乳,但卻是先擠出來才拿來給我喝,他們怕畜牧場的環境骯髒會讓我生病,所以把我們一個一個關在高架欄舍內一個月,這一個月內,我喝的是次級奶粉泡的代用乳,而你們在某些假日牧場見到走來走去的小牛則是滿月之後的我。

我們的父親遠在美國、澳洲、加拿大,他們是被嚴格選拔出的種公牛,人類養他們只為取他們的精液好讓我的母親懷孕...我們都是女生,並不是沒有兄弟,而是因為我的兄弟才半歲就被殺了當肉牛...

When I grow Big? enough , not Old enough...

你們對自己的小孩稱呼我們為"牛媽媽",可是我才不過1歲3個月就要被強迫當媽媽,牧場要我們吃很多含有高蛋白、高鈣、高澱粉的"精料(或稱TMR )"-進口燕麥、飼料玉米、黃豆粕、酒糟、或粒狀飼料(非法者可能使用以動物殘骸絞碎的肉骨粉添加)的混合物,令我們在"育成期"長得很快、未來產奶量增加(比自然 狀態增加可達10倍),等我長到300~350kg(成女牛heifer),他們就開始非禮我 -

我永遠沒有"老公",牧場人員從國外買回"優質精液",將手插入我的直腸掏出糞,隔著直腸引導插入陰道的精液注射器進入子宮讓我懷孕,受孕成功後,還得定期作"妊娠檢查",他們把手插入我的陰道去摸子宮內的胎兒位置...

為了讓奶量較差的牛也能生出奶量多的後代,你們的研究員還開發出對某些奶量多的姊妹注射可造成卵巢黃體大量排卵的荷爾蒙,對她們人工受精後將受精胚胎"沖洗"出子宮,再植入許多奶少者的子宮;甚至,高奶量的牛被利用過度淘汰被殺後(後述),還從屠宰場取回她們的卵巢,萃取出卵子在實驗室受精再植入姊妹身上,有時候他們拿肉牛的卵巢來搞,以至於我們可能生下其它品種的小孩...

這些年專家學者還趕搭複製羊桃莉的風潮,把體細胞核取出植入受精卵的複製技術搞到幾個姊妹身上,自扮造物主以無性生殖讓"優良品系"的特性遺傳下去,問題是強迫卵細胞短短時間內改變基因序列成為外來細胞核的序列,基因極易出錯,生出的小孩極易缺陷 - 夭折、早老易患病...(桃莉羊罹患關節炎與慢性肺疾在2003年初已被撲殺),且遺傳來的優良特性也將因後續的繁殖行為而被打散。

We? buy? Our Lives by Keeping Pregnant ...

 牧場養我當然是為了要賣我的奶賺錢,因此他們會盡可能讓我有最多的奶可搾,所以我開始可以懷孕之後,他們每年都對我人工受精以確保我每年都會生小孩,都有9 個月的奶可搾,我懷孕需10個月,因此我每年大部分時間都必須同時懷孕與泌乳,只有春天生完小孩的前兩月與冬天奶搾完(乾乳期),是同時間只懷孕或只產奶的時間。我的奶量很多,加上同時懷孕,體重對我四肢關節是極大負擔(650kg,乳房最重可達75kg),是故即使必須窩在糞便上,我大部分時間仍寧願臥著休息,我每天早上下午都要被機器吸一次奶(國外可達3次/日),我希望我的小孩來吃奶而不是機器,可是因為孩子一出生就被帶走....所以我還是希望機器把奶吸走,不然很脹不舒服而且休息也不方便。

密集吸奶加上環境中細菌多我們很容易得到程度不一的乳房炎,乳房炎稍嚴重時不論是排掉發炎乳頭的奶或是注射抗生素,都是直接把長針插入我的乳頭...

乳牛能活多久是看她能用奶"購買"幾年時間而定的...我大約2.1~2.2歲生下第一胎,我每年都被要求懷孕+產生6000~12000kg的奶,我的身體不太容易經得起這種考驗 - 特別是當我被圈養在濕熱骯髒的牧場時,所以一般我大概只能生2.7~3胎(約5.5~6歲),對牧場就失去利用價值了...在比較乾淨寬敞的環境中我可能苟活到8歲(最多有13歲的);可是隨著懷孕次數增加,我們難產的機率上升,經產(第一胎後)難產率變為25%,乳房逐漸變得下垂腫脹,有的都快拖到地上了,我的皮肉逐漸鬆弛,我骨頭中的鈣質不斷消耗在小孩與牛奶上,加上體重很重,因此我的關節-特別是後肢-容易退化而跛腳走得慢,如果沒有適當醫療衛生可能產生嚴重蹄病,如此一來我會癱在地上站不起來,成為倒牛(downed cow);不管是倒地還是不孕或產奶量太低的姊妹都會被賣掉載去宰殺(仍能自行走動者先養肥再當肉牛,後述)。

小孩出生後由於開始產生大量的奶,因此鈣離子突然開始大量從我的血液流失,若流失太多我就會倒在地上痙攣...俗稱產乳熱(milk fever);炎熱的天氣下我不太喜歡吃東西,比較愛喝水(熱緊迫),因此我的奶變得很稀,秋冬因比較舒服所以奶量較多;除奶量變少會令我步向死亡之外,繁障礙是另一個會將我導向死亡的主因-包含不孕、流產等狀況,原因很多 ,包含先天性難以人工受精、內分泌不正常、 缺鈣、細菌 /寄生蟲感染生殖道、生殖器病變、攝取過多高營養飼料 (精料)都有可能。

You Don’t? Like My? Son...But... NO BABY , NO MILK ...

我的兒子與人類的一樣-不會產生奶,但我無法不生孩子就產生奶,而牧場也無法控制我孩子的性別,因此他們討厭看到我生下兒子,牧場處理我兒子的方式有很多種 - 常見的作法是:把他帶走>閹了>快速肥育(不給戶外活動)>養半年養到300kg後殺了成為沒標明來源的"土產牛肉"... 肉牛常被閹掉(劃開陰囊取出睪丸),因公牛脾氣較不易控制,且抑制性功能發展能增加飼料轉換成肉的量。我們的兒子經濟價值低,常被粗魯對待,有些酪農不想養乾脆直接把他們殺了,有時生病就丟著讓他們死。
在西方,會把我們的兒子抓去專養小公荷蘭牛的地方,把他們囚禁在無法轉身的木條籠內(歐盟未來將禁止),以缺鐵質的食物餵他們,一個月後殺了做成一種肉色特殊的"小牛肉"(veal),並把他們的皮毛做成軟墊。

淘汰 - Our Final Fate...

你叫我乳牛,但你大概不知道我也被叫作次級肉牛。當牧場不要我的時候,他們把我叫作"淘汰牛" 或"老廢牛",我並不老,只是筋疲力盡養份被搾乾了;就像你們吃的豬、雞等等,我的生命將在屠宰場裡面結束,有些更不幸的姊妹或她們的兒子則死在非法的私宰場裡...

-> 剝掉我的皮->剖腹,為防止消化系統內容物與糞尿汙染身體(屠體),因此要把食道及直腸結紮 (不能割破消化道)->把我肢解... 在街上的麵店、牛排攤、傳統市場、肉乾鋪等常看得到我們身體的一部分...我們的皮也可能被你們穿在身上,"土產"牛肉就與專門飼養作肉牛的進口牛肉類似,但是較便宜且不是冷凍的,在西方,我們被做成廉價漢堡或熱狗。(註:"淘汰經濟動物的肉"代表使用比一般肉用動物數倍時間長度的抗生素)

 

Just only fora glass of white blood...

牛奶-對你/妳而言不過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卻是我和兒子的命與地球環境換來的...?

你們喜歡與自己的小孩在一起,我也一樣,你們稱呼我牛媽媽,可是我跟孩子卻被拆散,讓我的生命只剩下每天在柵欄裡被趕來趕去。

再怎麼欺負員工 ,人類也不會開除自己的員工後殺害他們,我也是牧場的廉價勞工,他們卻把我像回收東西一樣賣去解體...?

許多生了孩子的女人的願望都是:專心照顧小孩、看他們長大、平靜地過一生,我的願望也只是如此。

我個人有個希望 -要求農委會能禁止牧場將淘汰乳牛送去屠宰場,而改以安樂 死焚化的方式,如果看過本篇的您願意支持這個想法(例如向農委會網站提出意見),或許有機會成功。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