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防疫所的捕殺策略和民間絕育措施之互動

作者: 
文/黃淑郁(2008年7月10日)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圖/SEF

ㄧ、台南市防疫所流浪動物歷年捕捉量

「流浪動物管理研究室」於2005年3月起在台南市投石問路,擴充動物絕育至今已有三年了。絕育活動的目的不僅要使流浪動物減少,更要減少和消除捕殺。以流浪動物的族群變動而言,三年算一段不短的時間,所以現在我要在這關鍵時刻檢討研究室捕犬/絕育措施的成效以及所面臨的困境,以供其他團體參考,並共謀達到消除捕殺的目標。 

研究室於2005年3月起在台南市擴充動物絕育,接著,我們發現該年度的動物捕捉大量減少,如下表所示,由2004年的5,396減為4,051,總共減少1,345,或25%。捕殺量的減少雖是合理的期待,但是能看到原先所期待的變成事實,毋寧是令人相當鼓舞的。當時我們推測,按照這個速度下去,大概3至5年的時間,消除捕殺的境界就可達到了。 

歷年被捕的動物之中,狗占大多數,2005年也不例外,由5,002減為3,676,少捕了1,326隻,貓則由394微減至375。無可置疑的,這是動物絕育所產生的立即效果。換言之,2005年的擴充絕育使繁殖頓減,可捕的幼犬馬上減少,所以防疫所該年度在措手不及之下被迫少捕很多狗。 

因此,我們都樂觀2006年的捕犬量將繼續下降。然而,令我們不敢相信的事發生了。早在去年亦即2007年,我們從台南市防疫所的資料就發現,經過2006年整年絕育活動的更加蓬勃進行,該年防疫所的犬隻捕捉量卻只比2005年少25隻,亦即3,651,更甚者,貓的捕捉大量增加,由2005年的375增為654,增加幅度高達74%。整體而言,捕捉數由2005年的4,051增加到4,305。 

大家一定會問,為什麼?在討論答案之前,我們先繼續看防疫所2006年往後的捕犬。2008年年初,我本就掛心台南市2007年的捕犬數據,但是因為當時忙於舉辦多樣的絕育活動,包括接受通報進行社區的流浪犬族群控制,並花點時間探討在台南市捕/殺事權合ㄧ的系統之外,如何在捕/殺事權分屬不同機構的地區如台南縣進行消除捕殺,所以,直到2008年5月上旬我才向台南市防疫所申請2007年的捕犬資料。 

最後,也就在2008年7月9日記者會的前夕,順利的從防疫所取得資料,然而,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不是為了隔天的記者會,而是被當晚九點半統計完成的數字深深地困擾著。7月8日夜晚離開辦公室之前以及隔天一早拿著計算機重新核算,都無法改變事實,那就是去年,亦即2007年,當動物絕育史無前例的在台南市蔚然形成社會運動的當頭,台南市防疫所在李朝全所長的帶領下,變本加厲的捕捉了更多的動物,總數是5,237,比2006年的4,305高出932!其捕捉成長率高達22%!所有被捕的動物當中,狗占4,465,比2006年多出814,而貓占772,比2006年多出118。 

2003至2007年間,台南市防疫所犬/貓捕捉量


總數

2003

不詳

不詳

5,784

2004

5,002

394

5,396

2005

3,676

375

4,051

2006

3,651

654

4,305

2007

4,465

772

5,237

資料來源:2003年的數據來自2004年11月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計畫報告「九十三年度流浪狗全國數目調查」的摘要。其他數據則從台南市動物防疫所每日捕犬紀錄計算而得。 

二、台南市防疫所如何因應絕育措施

這三年來,台南市居民透過研究室進行絕育的犬/貓每年平均高達1,500隻,同時流浪犬的數量也從2005年絕育補助剛開始時的3,628下降到2007年的1,120(黃淑郁,2008),在這種原屬有利消除捕殺的情況之下,台南市防疫所為什麼年年有那麼多的狗可以捕捉? 

從台南市防疫所於2004到2007年動物捕捉量的變動可以看出防疫所因應民間犬隻絕育所進行的捕犬調整。本文第二段提到,2005年防疫所捕捉量的急劇減少是該年度絕育量突增的直接結果。在民間開始擴充動物絕育的2005年,防疫所因無防患絕育,所以隨著可捕的狗的減少,其捕犬數自然而然的也減少了。 

現在回想起來,台南市防疫所在2005年一瞬間失去了1,345隻或25%的捕捉量對其業務一定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其衝擊包括由12位捕犬人員的工作量減至9位,同時,那500萬從農委會和市政府得到的預算若按捕捉量調整的話,將縮減為375萬。這筆預算並不包括正式編制人員的薪水。 

2005年業務的縮減一定使防疫所產生警覺之心並且採取對策。以防疫所的立場,若是2006年的捕捉量繼2005年之後再下降25%,那麼該年的捕捉量將只剩下2,757,或是6.8位捕犬人員的工作量。所以,防疫所當時必定知道非得加強捕捉不行,否則工作量的縮減必定使捕犬業在短短幾年之內就走向關門大吉。 

現在分析2006年對防疫所捕犬有利和不利的情況。當然,對防疫所捕犬最不利的是絕育活動的進行,這從2005年捕捉量的驟降就可清楚的看出,更何況2006年的絕育活動比2005年更加熱絡。 

但是,以防疫所的角度來看,絕育對捕捉量的負面影響是可以靠“過當”的捕犬方式來彌補的。所謂的過當捕犬就是在流浪犬來源較不充裕的情形下,翻箱倒櫃的搜尋,或是路上看到狗就抓。我們相信,2006年台南市防疫所確實有嚐到飢荒,所以連我們放在私人塭寮進行絕育後休養的幼犬也掏走(黃淑郁,2006)。 

再來,在流浪犬來源較以往不充裕的情況下,防疫所可以以貓充數,增加整體的捕捉量。 
最後,非常重要的,防疫所的捕犬是隨機的,處處留種,這和研究室斷絕繁殖的捕犬方式是不一樣的。所以,防疫所捕犬過後總是造成繁殖,使流浪犬生生不息。 

現在歸納上述有關防疫所永續捕捉的策略。防疫所在流浪犬源頭受絕育壓抑之後,只好轉而更加刻意捕捉和善易捕的狗來彌補流浪犬源頭的緊縮。結果,在捕犬和繁殖循環不已的鐵率之下,2006年防疫所非常盡力的克服了絕育對捕犬的負面效果,使當年在大量絕育之下的捕犬數維持在2005年的水準,更甚者,貓也成了台南市防疫所這一波分散風險以追求整體捕捉業務成長的祭品,由於貓捕捉量的大幅增加,使2006年的動物捕捉數由4,051增為4,305。

到了2007年,防疫所對永續捕捉的策略運用得更加純熟,尤其深知捕犬必定會導致留種繁殖,所以永續捕捉絕對沒有問題。其作法人人皆知,即是防疫所從來對應該進行流浪犬族群控制的眾多場所完全不先伸出援手,只是任其繁殖再消極的接受民眾檢舉。若是有人質疑防疫所捕犬過當,該所的標準回應是“ㄧ年要處理兩千多件檢舉就忙不完了,那有可能會額外捕捉”。民眾檢舉大抵也是源自繁殖,防疫所這不等於自招先留種在外,然後再坐等民眾通報什麼時候可以收割了? 

2007年我們終於在台南市鹽水溪出海口實證出絕育和捕殺的控犬效率,使族群控制的研究和使用有了重大的突破。同時,我們希望所有關心流浪動物的人士能瞭解,普遍性的絕育活動必得同時進行廣泛性的社區族群控制才能全面遏阻繁殖和捕殺。2007年當我們專注杜絕鹽水溪出海口的繁殖而分身乏術時,防疫所卻在鹽水溪出海口外的台南市各角落血腥捕捉。當年有4,465隻狗和772隻貓被捕,總數為5,237,恢復到2004年尚未擴充動物絕育之前的捕捉量。

三、今後應如何因應台南市防疫所的捕殺措施

台南市的動物絕育自2005年開始,其年平均絕育量高達1,500。在絕育活動這樣熱絡的情況下,為了達到一定的捕捉量,防疫所除加強捕捉之外,並利用各棲息地流浪犬繁殖的快速,得到捕捉的犬源。看到我們三年多來在全無個人福利之下全心全力投入在絕育活動,卻無法改變台南市防疫所沒有效率的措施,仍讓那麼多動物遭到捕殺,心中非常悲痛。 

當然,捕殺量高雖然鞏固了防疫所的預算和編制,但也因為如在參考文獻所分析的,它是以犧牲納稅者的經濟福利以及動物利益為代價,所以是失敗的。換言之,捕殺之能繼續存在並不是基於什麼優點,而是因為職掌單位的權勢。所幸我們已經利用2008年7月9日的記者會讓這個訊息散播出去。 

我們的研究已明確的指出,捕殺和繁殖是一直循環不已的,防疫所的收容所也只是一直忙著捕捉一批又一批捕後繁殖出來的狗而已,所以每年花一千兩百萬鉅額捕殺動物之餘再連帶繁殖出來那麼多動物等待捕殺,這樣子怎可能有效率的減少流浪動物的數量呢!所以,照護者日夜不懈的絕育動物才是這三年來台南市流浪動物快速減少的決定因素。 

這三年來,我們以人道的方式使台南市流浪動物銳減,同時,我們在鹽水溪出海口的實驗發現絕育措施的花費不及捕殺措施的五分之ㄧ,所以絕育活動是以人道又省錢的方式來減少流浪動物的產生。這是三年來民間在台南市進行絕育活動的成效。再者,我們還同時在社區和照護者分勞解憂,協力捕犬以進行族群控制,每次的斷絕繁殖就如同消除捕殺。 

大量捕殺的繼續進行是絕育活動最大的遺憾。由於被捕的狗絕大多數來自防疫所管理之下為數極多的場地,而這些場地都未進行族群控制,所以,除非有人進入這些場地進行族群控制,否則每年從中孳生四、五千隻動物讓防疫所捕捉是輕而易舉的事。雖然我們已經很用心協助社區進行族群控制,但是我們的資源極其有限,幾乎是從事無米之炊,而眼睜睜的看著眾多場地在防疫所管理之下不斷的繁殖又不斷的捕捉,這是進行絕育活動最大的痛。 

由上表台南市防疫所的歷年捕捉趨勢可以看出其年捕捉量是定在5,000隻,這或許是在該單位之捕犬編制下可以得到規模經濟的捕犬量。非常令人心寒的是,就是任我們再繼續進行絕育補助,只要遍佈台南市各地的流浪犬棲息地沒有趕快一一進行族群控制,防疫所每年5,000隻的捕捉目標是很容易達到的,這等於宣佈在目前我們只能顧及一小部份棲息地的絕育情況下,是無法減少或消除捕殺的。 

動物絕育和防疫所捕殺的利益是衝突的。我們該如何請民間和業界出錢支持絕育和族群控制呢?我們有辦法說服民意代表協助改變台南市防疫所的捕殺政策嗎?我想,看到表中的台南市捕犬趨勢之後,大家都會同意我們是面臨重要關頭,那就是,或公或私,台南市一定要有人出錢出力來繼續進行絕育活動並且加強社區流浪犬族群控制,才能拯救那每年5,000隻台南市防疫所預定捕捉的動物。 

參考文獻 
黃淑郁。2006。流浪動物中途之家疾病傳染:給台南市副市長的信。流浪動物管理研究室網站的「其他」區。 
黃淑郁。2008。台南市犬隻絕育和流浪犬的銳減。流浪動物管理研究室網站的「絕育」區。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