砲子崙絕育活動

作者: 
阿春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2008/8/17  

早上8:00
 
依約在登山口集合 玫茹還是提著大包小包的飼料及罐頭,似乎沒被”來回80分鐘”的行程嚇到。我帶去兩個提籃要帶小狗及照相機記錄這次的行動,幾乎有十年沒走這種石頭步道了,到了入口才發現這可是一條有名的登山步道─砲子崙登山口,遊客雖稱不上絡繹不絕,一路上也絕不寂寞,許多登山客頗為友善的跟帶我們前往的李先生夫婦打招呼,看到提籃就說”去抓狗喔””去捉那六隻嗎”,好像大家都知道有母狗生寶寶了。
 
真的…走了40多分鐘後,一片開闊的田地進入眼簾,長長的林蔭步道之後別有洞天,有歷史的石頭屋頂上覆蓋著茅草,這一定就是路標上的”林家古厝”了,兩隻小小黑趴在台階上呆看我們,一靠近牠就躲回石屋角落的洞穴裏。林老板原來是種茶的人家,李先生很熱情的招呼我們喝茶,茶棚裏掛著各種得獎茶的獎牌、錦旗等;老板的兒子跟我們索討罐頭要幫忙抓,我們自然樂得喝茶等著揀現成的。
 
 
休息了好一陣子,在小狗哀叫聲及年輕林先生喊痛聲中,陸續抓到了5隻小狗,少了一隻不知那兒去了,清一色小黑。熱心的遊客自告奮勇幫我們先提3隻下山,還很認真的告誡我們”送不出去可以結紮後放回來,登山客都會餵牠們,不要送去公立收容所”真是可愛的登山客。地主林先生也相當寬容,並不驅趕母狗,只是擔心一再生小狗造成困擾,由於當天我們並未看到母狗,也承諾老板,在他們定時定點餵飼一陣子,可以掌握母狗的活動範圍後,再通知我們回來吹箭抓狗媽媽去結紮。在一些好人的協助下,今天的行動暫時告一段落。回去沿路據報還有兩隻母狗要用誘捕籠抓、兩窩幼幼要送,由於今天還要到送養會場,先探勘一下現場就好了。抓狗、送狗,怎的沒完沒了,同志仍須努力。
 
2008/8/25
 
傍晚砲子崙山上的小林先生打電話給玫茹說抓到了第六隻小狗,要約定地點交給我,我依約到了定點call他,等了一陣子,玫茹來電,竟說他看小狗可愛,想留下養養看。”好呀!有人養省得我們送,更好”。我提醒玫茹教他們除蚤、驅蟲,最好能養或自行送出,就沒我們的事了。
 
2008/8/26
 
小林先生才一晚就叫救命了,小小狗吵了整晚令他抓狂,太太也翻臉,於是下班後又回到昨天約訂的地方交貨了。可憐的小東西今天在林家狂哭,改天到了別人家又如何呢?或許長大一些會好點吧。都市人也真的很可憐,其實小狗的哼聲雖然不停歇,但到門外聽卻還好,也跟隔音有關吧;在小狗哭聲跟鄰居的罵聲雙重壓力下,很多人真的無緣養狗呀。小小狗可不要再出生嚕。
 
2009七月 回顧與反省 該怎麼說呢…時間過得好快,前述的六隻小狗已滿1歲了,2隻在剛帶回不久時送出了,有4隻還留在我家! 6月份才將他們全帶去結紮完畢,2隻小母狗竟還麻煩獸醫師來吹箭才抓得到,對養狗的人來說真是奇恥大辱啊!
 
曾聽過別人說從小就開始養,卻從來都摸不到,這樣的事沒發生在自己身上之前,還曾頗為不屑的質疑過飼主。由於黃金的送養時期1.5─4個月內,臨時主人(我)很忙沒有認真送養,牠們如今成了我的責任。為了避免牠們吵鬧,幼時就與家中原有的成犬混跡在一起開放式飼養,未及時社會化的結果是,牠們成了我家的野生狗。前面圖中白腳的小黑狗是唯一一隻公狗,他們的體型在一般米克斯中算是偏小,約10-12公斤。4隻在一起長大後並有結黨欺負其他較弱勢狗的傾向;飼主我突然進入犬舍時,還會遭牠們鬼叫… 這一切,當然是…我的錯!
 
由不親人的狗媽媽飼育的幼犬原本就較可能同樣怕人與畏縮,既然要帶回送養,就必須付出更多的心力照顧,義務從事TNR的志工不可不慎。我的建議是:不要輕易帶回幼犬,或是分數次帶回,送完一批再帶另一批,較不會造成自己的困境。以砲子崙的小狗們為例,如果再來一回,我的方式會是:帶去折疊籠,把小狗圈養在當地,請登山客餵養,一次最多帶1-2隻下山,無法送出的,等3個月大結紮後放養,事實上,考慮牠們不親近人的天性及遠離人群的地理環境,或許TNR是比送養更好的選擇。
 
在送養時,常聽許多認養人以內行的口氣強調,狗狗一定要從幼犬開始教養才會聽話,這話原則上是沒錯的。但事實上,如果飼主沒有在狗狗成長過程中社會化的重要階段給予充份的關注,以耐心及正確的方式教導狗狗,牠雖然是從小養的,卻未必比一隻天生個性好的成犬更適合做為家中的同伴動物。希望大家認養時多給親人的成犬機會,牠們有可能曾是別人家中的寶貝,只要付出時間及耐心,一般的生活習慣及小把戲都是可以學會的。
 
<編按> 炮子崙位於台北縣深坑鄉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