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與我」 ─ 創作者談作品與動保 牛教主

 

側面剖析 牛教主
 
屬於人類的部分:嬌生慣養的教師獨生子、膽小、討厭一切跟人群有關的事。吃素後(拒肉蛋奶毛皮)也逐漸戒除從小喜歡的電動。大學與研究所唸建築,家裡開民宿,目前在民宿工作,從西部搬到東部。天生異性戀,基於反對社會體制、反對異性戀繁殖擴張主義、除毛問題、當兵等諸多因素,轉而傾向Transgender ( 變性向)。繪畫之外,也擅長敲敲打打與駕駛交通工具,故以「悍婦」自居。
 
屬於非人類的部分:吃素跟繪畫有關,而認識荷蘭(乳)牛之後決定把生命奉獻給帶領荷蘭(乳)牛逃離人類魔掌而活,自此跳入動物解放。經過長期思考,決定給自己「持重機槍護衛牛兒妻小」的「母馬」,也就是非人類的形象。
 
牛教主語錄
 
█ 座右銘& 墓誌銘:
Everything I do , I do it for Holsteins( 荷蘭牛).
 
█ 人類對其它物種的為所欲為,純粹只因為擁有暴力!
 
█ 所有動物– 尤其是那些被人類欠血債的動物,比起人類都是萬分不幸,但享了非分之福的人類卻是最會哭爸哭媽的。

我的創作與動

我現在只畫「文明化動物」──肢體比例、趾頭等身體部位與原動物一樣,卻能做人類的事。何以這樣畫動物.... 說真的我也不是很會形容... 且我知道有些動保人士似乎很不屑迪士尼式的擬人化動物。我是設定動物在某種程度上有文明行為,但平時仍保有四肢著地的習慣,且其語言不見得人類聽得懂,就像人類的語言也很多種,而非人類有些溝通方式是「聽」不到的。
 
參與動保的經歷
 
動物權利/ 解放會做上一輩子,為此,即使膽小又討厭跟人群接觸也必須去面對人群,傳達對肉食市場與物種歧視的抨擊。作過的事情包含躲在電腦後面放砲、為拍攝畜牧場參加農委會的活動、把農場動物作為畢業設計的主題、與台灣的同好成立沒啥建樹的Animosa 小組,因而連帶促使台大動權社創立、PETA 來台時穿著動物裝一起上街頭吐槽、固定參加台灣同志大遊行藉機宣傳動物權、開始翻牆去屠宰場偷拍、單獨上街舉牌。
 

談談最近一次的行動:台中赤鬼牛排踢館舉牌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