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貓狗找到家,為自己找到愛 ——訪談關懷生命協會志工隊情侶檔藍啟宇和蕭業庭

作者: 
蔡育琳(訪談整理)
資訊分類: 

關懷生命協會流浪動物志工隊的成員來自各領域,有些萍水相逢,有些成為好友,還有人因此變成情侶!他們是蕭業庭與藍啟宇,兩人在志工隊認識而交往,因為關心動物更加意氣相投。在志工隊這幾年來,藍啟宇負責器材,蕭業庭負責文書,每次活動都盡責參與。本文特別訪問這對情侶檔,談談他們為何想為動物付出,在志工隊有那些收穫,對於未來又有什麼規劃?

藍啟宇的自我介紹:

家住台北,畢業於明志科技大學電子工程系,目前在科技公司上班。大學時加入「動物生命關愛社」,從此結下不解之緣,畢業後擔任社團指導老師,持續跟學弟妹、校犬們互動。與其中一隻校犬「將將」特別投緣,希望有一天能把牠帶出來收養。

蕭業庭的自我介紹:

家住桃園,畢業於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目前在電子公司上班。自小就很喜歡動物,在台大加入了「關懷生命社」,天真的以為是專門照顧動物的社團,結果進入後才知道,愛動物的人不一定就了解動物,其中也是大有學問……因此希望能將「飼主責任」的觀念傳遞給社會大眾。


 

Q:請問你們跟動物有哪些相處經驗?為何想要親近動物、幫助動物?

藍啟宇:從小我就很想要養狗,但是先天有氣喘、過敏,氣管太細,一根狗毛就可能讓我窒息,爸媽因此不讓我養。等我長大了、身體變好了,爸媽又說,要等我搬出去才能養。成長過程中,有些朋友家有養狗,我就會去朋友家跟狗玩。
2011年進入明志科大,迎新時,我看到「動物生命關愛社」(以下簡稱動生社)的攤位,就想去了解看看,大二時當了社長,從大一到大四都在其中。畢業後回饋社團,把我學過的東西教給學弟妹,這種感覺很不錯,也算是我的志向吧。不過最近工作太累了,我已經找到接班的指導老師,等我休息一年再回去。

蕭業庭:家裡養過很多動物,包括烏龜、老鼠、鳥、兔子,現在養了兩隻西施狗,都是我們家的寶貝。當我離開家進了大學,從桃園來到台北,希望也能到一個有狗的環境,於是加入「關懷生命社」(以下簡稱懷生社),那時我才知道社會上有流浪貓狗的問題。
我曾跟著學長姐到處去抓貓狗結紮,當時後山有一個收容所,我們也會照顧貓狗,餵食打掃。有時學校會跑來一些狗,比較親人的我們會送養,並在網路宣傳。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有下鄉絕育的活動,我去幫忙做過志工,覺得這些工作很酷,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改變社會,協助改善流浪貓狗的問題。

Q:請問你們在何時加入志工隊?當時的動機是什麼?

藍啟宇:我大三的時候,參加了關懷生命協會的活動-大動連(大學動保社團連線),因此認識在關懷工作的周瑾珊。後來志工隊器材組的人員不夠,瑾珊問我能否幫忙,那時我剛好有空,所以就留下來幫忙,這一留,五年過去了。

蕭業庭:大學時有一年暑假,關懷生命協會的湯宜之來到懷生社,問我們要不要一起參加環島的教育研習活動。我跟著他們去幫忙,認識了很多動物議題,畢業後我就到關懷工作了一年。
在關懷的時候,我時常聽聞志工隊的活動,從旁了解其組織及成員,在隊長周瑾珊的邀請下,就在2017年成為其中一員了!後來我搬離台北,也離開了關懷的工作,仍希望為動物做些什麼,因此仍是志工隊的成員。在我能力所及之內,送養會是最直接幫助動物、最容易做到的事情,也是接觸大部分民眾最快的管道,因此我選擇參與志工隊的送養活動。

Q:在花市送養的經驗中,有哪些人事物讓你們留下深刻印象?

藍啟宇:剛來建國花市送養的時候,送養狗狗貓貓的數量真的很可觀,早上開攤的時候有十幾隻幼貓幼犬,中午不到就全數送光,當時以為可以提早收工了,殊不知魏媽立即請人再帶十幾隻來送。對於當時專門送養成犬的大學生我來說,來到花市才知道,原來幼貓幼犬的送養狀況跟成犬是天差地遠的。

蕭業庭:某次送養活動時,有位民眾問為什麼會有狗,聽到是免費送養後,一時興起說想要認養一隻,當下我們當然是立刻拒絕,並表示這些小狗認養都需要有經過審核。
這位民眾聽了很生氣,似乎想要跟我們大吵一架,沒想到旁邊的民眾也幫我們說話:認養一個生命需要謹慎思考,並做過功課,知道小狗需要什麼,並評估自己的條件,取得家人的同意,才有這個緣分與狗狗成為一家人。
當下那名男子發現自己理虧,也就摸摸鼻子走了。我忽然在那時發現,如果大家都能有這種認知,認養就會更謹慎小心,甚至進而去影響身邊的人。而這可能也是我們在送養時,能帶給社會大眾的教育意義。

Q:除了花市送養,志工隊還有一些其他活動,或是志工本身的行動,你們對此有什麼看法?

藍啟宇:我比較喜歡參加大型動保活動,可以自己設計擺攤內容,因為我很樂於分享我們在做什麼事、我們的理念、我們的故事。這些在花市送養是不容易做到的,因為花市主要是協助愛媽送養,如果是自己的攤位,就可以實現許多天馬行空的想法。

蕭業庭:就我對志工的觀察,志工們除了愛動物之外,對環境也有一定程度的關心,很多都會自備餐具、提袋等等。我覺得這是一個愛的展現,不侷限在動物或是人身上。每位志工的出發點都是:希望看見笑容、減少痛苦,希望這個世界能更和平一點,這點讓我很感動。

Q:從您參加志工隊到現在,有遇到什麼挫折?如何能堅持下來呢?

藍啟宇:剛開始的時候是抱著希望、實踐夢想的心參加活動,隨著時間推移,自己年紀大了,狗依舊送不完,多少會覺得無助吧!
從我進入明志動生社以及關懷志工隊的經驗中,我覺得要考量自己的能耐,不是路上每個生命都能夠拯救,如果每次都救,自己都救不起來了。在動生社的處理方式有SOP,若有人要我們幫忙救狗,我們可以提供一些資訊,或是合作的醫院有優惠。
為何狗會送不完?我認為就是沒有結紮,或是結紮跟不上繁殖的速度,流浪動物的問題要治本,要靠教育和觀念去推。可以從自己能做的部分著手,例如我們去學校推教育、在外面辦活動,還有網路的傳播等等。

蕭業庭:其實送養的工作蠻單調的,熱情很容易就消磨了,能夠一直堅持到現在,是因為想要在年輕的時候、體力很好的時候,多付出些勞力。一路上走來,與許多愛媽、志工有過萍水之緣,他們大部分都是單打獨鬥,沒什麼資源,希望我的幫忙能讓他們獲得喘息的時間。
在熙來攘往的花市中,送養活動已經有數十年的歷史了,可能比我的年紀還大!以前網路還不發達,花市送養提供一個絕佳的場地,可以讓領養人與狗狗互動,久而久之也做出口碑,大家口耳相傳之下,許多人都會特地來花市看看貓狗。這樣復古的歷史感,就是花市送養的特色。
送養的意義,也從單純給貓狗一個家的送養場所,成為一般人可以接觸貓狗的管道。許多人來逛花市,看到我們的攤位都會停下來看看,小朋友們特別有興趣,就可以趁機教他們怎麼跟貓狗互動,當一個好主人。


 

Q:從加入志工隊到現在,你們最大的收穫是什麼?想跟夥伴們說些什麼?

藍啟宇:自從加入了志工隊,我認識了許許多多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因為喜愛動物、為動物發聲而聚在一起,同時也可以聽到不同背景的故事,我覺得是收穫最多的地方。
很感謝大家加入這個團隊,只要多一個人來幫忙,做起事來會比較輕鬆。對於魏媽80歲還在救援和送養貓狗,我蠻佩服的,我80歲的時候應該是做不到,也不知能否活到80歲(笑)。
以後不管我在哪裡,仍會推廣「以領養代替購買」等觀念,希望「尊重生命」、「生命平等」能夠成為普世的價值。
蕭業庭:在志工隊認識了藍啟宇,因為我們有類似的人生經驗,都參加過動保社團,所以特別投緣也能互相支持,因為志工隊才有這個緣分,非常感謝。
最想跟志工隊的夥伴說聲謝謝,有參與過活動就會知道,其實我們的人力一直很缺乏,而送養往往需要一整天的時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願意花費寶貴的假日來幫忙,我覺得非常難能可貴。
特別感謝蔡阿婆(記者蔡育琳的外號),為我們的FB粉絲頁求新求變,發想新的題材與撰寫文章,讓更多人認識LALA隊,能夠擁有這麼一位認真的小編,我覺得我們很幸運!

Q:暫別志工隊之後,你們未來有什麼規劃呢?

藍啟宇:等住的地方穩定了,我們打算領養校犬「將將」,牠是老狗了,不能太晚帶,我們要儘快。
之後我會以動生社出發,影響層面以學生為主,畢竟自己做可能做不完,要培養新人來分擔工作。未來不管在什麼地方,只要工作之餘有心力,我仍會想為動物做一些事。

蕭業庭:
這幾年在志工隊的回憶很有紀念意義,等我們重要的節日時,一定會邀請愛媽跟志工隊夥伴參加,一起看看過往的活動照片。
希望以後有能力可以做中途之家,常在網路看到很多人撿到貓狗找不到中途,我之前撿到一隻狗,網路有人很熱心說可以當中途,我覺得這幫了很大的忙。另外等我們退休後,想要開寵物旅館協助送養,以個人的方式來幫助動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