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的夢想家-動物權推廣者Jack專訪

作者: 
蔡育琳
資訊分類: 

自費買機票,轉機將近20小時,從台灣抵達美國紐約,連續8天在街頭推廣動物權,再到動物庇護所當清潔志工,會有人覺得這是一個輕鬆的假期嗎?Jack Chang(中文名:張瑋辰)從財金系畢業,對投資報酬率應該很了解,對這趟行程卻如此形容:「像是放了一個長假,我還變得懶散了。」他就是本文主角,希望用一生為動物付出的夢想家,相當符合一句廣告詞:「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2019年7月11日,Jack跟伙伴Adam從桃園機場出發,參加由國際性動物權組織Anonymous for the Voiceless(為無聲者發聲的匿名者,以下簡稱AV)規劃的大型活動Week of Truth(一周的真相)。街頭推廣並不稀奇,AV的組織卻能遍布全球,目前已超過1000個,他們把活動稱為Cube of Truth(真相的方塊),任何人只要認同理念都可申請舉辦。

推廣者基本上分為兩組,一組站成四排有如方塊(Cube),戴上V怪客面具,揹著螢幕播放影片,包括農場動物、實驗動物、展演動物等真相(Truth)。另一組推廣者不戴面具,在旁尋找願意關心的民眾談話,呼籲大家選擇Vegan的生活方式,除了全植物性的飲食,也不傷害或利用任何動物。

自從2018年10月,Jack向AV申請成為台灣首位組織者,在台中舉辦首場Cube of Truth,並逐步推向台北和高雄,至今已超過60場。今年當Jack得知AV將在紐約舉辦跨國活動,立刻決定報名參加,除了見到AV創始人Paul Bashir和Asal Alamdari之外,更讓他感動的是所有推廣者的熱情付出。「11歲的小孩、70歲的老人家,還有坐輪椅行動不便的推廣者,他們都出來了,我這個好手好腳、年輕力壯的人,還有理由不出來嗎?」

7月的紐約正值熱浪來襲,有100多位不同國家的推廣者,在35-38度高溫中輪班,即使中暑也不放棄行動,從早上10點到晚上10點,從廣場、公園到地鐵,都可看到他們的蹤跡。在這8天內,他們影響了3026位路人,這些人願意認真考慮Veganism、回去多做研究,或直接挑戰Vegan 22天

國際與在地

同樣住台中的Adam常和Jack一起做推廣,他說自己不是特別主動的人,因此很感謝Jack的邀約,讓他有機會在紐約遇到這些志同道合的人,「能和他們一起參與這個運動,我相當感動,畢竟在台灣很少能看到這麼多為這個運動積極活動的人。」Adam認為Jack最大優點就是有行動力,對於動物權和Veganism的論述也相當熟悉,Adam還透露說,其實Jack很愛吃肉(當然是純植物性的替代品),「相對於那些不愛吃肉的Vegan,他那麼喜歡肉的味道,卻願意為動物、為是非對錯而改變,並且成為這個運動的一部分,他很了不起。」

Adam和Jack都覺得,紐約的民眾比較樂於跟陌生人聊天,還會主動詢問他們在做什麼,對於Vegan的認知也更為清楚。此外他們也到紐約附近一個動物庇護所Skylands Animal Sanctuary & Rescue,庇護所不只收容農場動物也鼓勵人們成為Vegan。他們來此擔任一日志工,幫忙清稻草、換水、補飼料等。原本Jack期盼有天創立一家動物庇護所,這次體驗讓他決定要更慎重考慮,「因為真的很辛苦,感覺就是無微不至,奉獻給動物,做不完的事情。」

從紐約回到台灣後,Jack更加熟悉Cube of Truth的運作,又迅速投入街頭推廣,8月3日在西門町捷運站前,有10多位志工一起參與,共4台螢幕播放影片,吸引路過民眾的目光。推廣者之中有兩位來自法國,目前住在新竹,透過網路得知訊息而來參加,他們不會中文只會英文,仍努力找尋能聽懂英文的民眾做溝通。另外有一位推廣者來自新加坡,特別來觀摩台灣的活動情況,發現這種模式確實有效果,希望回到新加坡也能舉辦。

說到國際化的交流,之前Jack曾到香港參觀學習,拜訪了救救港豬的會長Joyce,與他們的志工團隊一起到屠宰場外為豬送行,這種型態的推廣活動來自The Save Movement(解救運動),在全球已有600多個組織。今年初,Jack在台灣舉辦了首次為豬送行,最近引發關注的客家神豬競賽,他們一群志工也到場表達意見。Jack希望台灣的動物權推廣界有一天能像國外那麼浩大,藉由不同的模式嘗試效果,吸引尚未成為推廣者的Vegan朋友參加。

回顧與轉變

其實Jack成為Vegan的時間並不長,之前也沒有動保的相關經歷,為何會成為活動主辦人並決定終生做推廣者?話說從頭,1988年出生的Jack,家住台中,從小養過很多動物,但他認為自己:「只是去寵物店一時的喜歡,或覺得很酷,其實從未跟那些動物產生強烈的情感。」原本Jack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肉食者,直到2017年,在網路看到一段動物被屠宰的影片《Earthlings地球上的生靈》,帶給他莫大震撼和省思。

「從來沒想過,動物是經過這麼痛苦殘忍的過程才來到我的餐桌上,也覺得人又不是神,沒有權力做這種決定其他動物生死的事情。」從此,他從周一到周六不吃肉,只有週日會吃肉,大約2個月後完全放棄肉食,轉為蛋奶素食者,當時還不了解蛋奶產業的真相。2018年,Jack在一家Vegan店面看到一張關於牛奶業的海報,就決定連蛋奶也一起戒掉,成為真正的Vegan。

不過,並非每個Vegan都會成為推廣者,採取行動需要更大的動力,Jack的啟發是從一位英國推廣者Earthling Ed的影片看到一句話:「Silence is Complicity沉默是共謀。」影片中舉了一個例子:「如果有一個人走在路上看到一個盲人,在盲人的行徑路線上有一個大坑,他明明知道盲人繼續往前走的話,就會跌進坑裡摔死,那個人看見了一切,卻選擇視而不見,結果盲人掉進坑裡摔死了,請問那個人是否有罪?」

對此,Jack心裡只有一個答案:「有!」Ed將發生在動物身上的屠殺比喻成將要掉進坑的盲人,而我們就是那個目睹一切的路人,對此還能繼續視而不見嗎?Jack說:「我選擇了我該站出來做些什麼,因為不捨那些無辜的生命,他們為了非必要的原因,受盡了毫無意義的折磨痛苦,因此我決定成為一位動物權推廣者。」

成為推廣者不容易,成為活動發起人更不容易,Jack卻是「一發不可收拾」,從小到大他都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也沒有堅不堅定這回事,以前完全不關心公益,現在卻整個投入其中。「為動物發聲是攸關公平正義,因此我才能這麼堅定。有這麼多動物遭受這種非正義而犧牲,讓我有不得不做的念頭。」他認為在台灣,動物權利的推廣還處於萌芽階段,需要有人花時間和精力舉辦活動, 「我覺得如果沒人做,這個責任就落到我身上。」

「我只能說,成為Vegan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禮物。」Jack不只找到人生目標,也變得好學而積極,希望不斷成為更好的自己。「我想要為除了自己以外的生命、為這個世界付出我的一生,這是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而不是像以前,只為了自己而活,然後得過且過。」

夢想與現實

Jack在大學念財務金融系,是因為對股票市場有興趣,「原本打算一開始工作存點錢,往後靠操作股票賺錢。」等大學畢業、服完兵役,從2014年開始,Jack分兩次前往澳洲打工,就是想要先存下第一桶金。然而2018年8月回到台灣時,他手上多了一個「Vegan For Life」的刺青字樣,沒有正式上班也沒做投資,反而成為兼職的送餐員。

從周一到周五的用餐時間,Jack會騎機車到處送餐,周六周日則在各地街頭推廣,並拍攝記錄分享在網路上。Jack一個月大概賺一萬出頭,生活收支可以打平,主要是為了「自由」而做,讓他可以把閒暇時間用在學習推廣上,也幸好家人對他很包容,只要他能養活自己就好。

Jack現在比學生時代更認真學習,「有種找到人生志向的感覺,做自己喜歡而且有意義的事情,一整天的時間投入都不會嫌累。」當他騎車外送也會把握時間,用耳機聽國外一些推廣者的分享內容,他最推薦的頻道是Amazing Vegan Outreach,另外有Earthling EdJoey CarbstrongThat Vegan CouplePeace By Vegan等等,有時他還會捐款支持。下次在路上看到送餐員,說不定其中就有一些追夢人,正在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

吳智輝是純素30創始人也是友善動物協會理事,與Jack合作過不少活動,提供器材和人力協助,目前一起籌畫9月份的台灣動物權遊行。之前Jack來台北就到吳智輝家過夜,兩人會討論各種推廣的技巧和效果。他認為Jack的邏輯性強、條理分明,很清楚自己的方向而且努力執行,「常常我們在台北開會,他也會專程從台中跑來,很堅持的在這條路上。」

吳智輝很佩服Jack的一點就是:「他想要成為全職的動物權推廣者,把需求降低,就不用太花錢,大部分的時間可以用在推廣上。我們大多是先有穩定的工作,行有餘力才去做推廣的事,聽到他這麼說,讓我印象非常深刻。」至於Jack有什麼弱點,吳智輝笑說應該就是沒錢,如果有錢,Jack一定會做更多不可思議的事,最後他想給Jack幾句鼓勵的話:「加油,放棄很簡單,然而堅持下去必有所獲。」

省思與期盼

周末的西門町人來人往,捷運站前更是百家爭鳴之地,各種不同意見的團體在此發聲,勢必要有一套吸引人注目的方式。Jack身為活動發起人相當忙碌,包括說明流程、安排輪替、調整器材、拍照、直播等,如此情況下他仍撥空接受採訪,只盼有更多人了解動物權推廣。

「很多人會問,你跟你的肉食朋友怎麼相處?我就會說,我沒有朋友。」Jack坦承自己喜歡獨來獨往,一開始不知如何跟人相處,個性又衝,有時跟一些推廣者會有衝突。「我比較在意推廣的效力怎麼樣,有時會忽略他們的心情和感受。」很多事情他都是邊做邊學,希望在維持自我標準的同時,也能顧及到所有推廣者,任何只要有人相關的活動,每個人的感受都很重要。

「希望找到跟我理念相同、願意把一生奉獻在動物權上面的伴侶,我們可以一起經營一個頻道,像國外有很多Vegan Couple,那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目前單身的Jack除了繼續做街頭推廣,也想用Youtube頻道觸及更多人,若能有個伴侶一起製作影片、宣傳理念,相信會是他推廣生涯的一大邁進。

「我們當初想變成Vegan的心,就是想要結束這些利用動物的產業,創造一個Vegan的世界。」Jack再三邀請所有Vegan踏出舒適圈,用自己的方式做推廣,只要說服一個人go vegan,一年可以讓200隻動物不受傷害。「希望大家可以站出來,影響更多人變成Vegan,也讓更多人變推廣者。」

不過Jack也提醒Vegan推廣者不要討厭人類,至少不要討厭自己推廣的對象,他認為:「沒有一個人天生就是壞人,他們只是被這個體系不斷洗腦,我們大部分的人也是從肉食轉變過來,也支持這個產業數十年。」如果推廣者討厭肉食者,覺得這個世界為何這麼糟,就很難心平氣和去做溝通,Jack也辦過幾次推廣工作坊,把他所學和經歷分享給伙伴們。

短短兩、三年的時間,從變成Vegan到推廣者再到活動發起人,Jack的轉變不只迅速也不斷累積成果,只能再次套用那句廣告詞:「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在街頭的Jack也轉換著不同角色,有時一邊送餐、一邊聽別人怎麼推廣,有時一邊跟新伙伴說明、一邊調節現場活動。身高170cm、體重51kg的他看起來並不強壯,卻擁有強大的意志力和行動力,一切只為了動物的權利和Vegan的夢想,繼續前行,繼續發聲。

相關閱讀:

真相與匿名-動物權推廣的多元時代

理想與現實-人海中的行動者

Anonymous for the Voiceless在台灣的推廣活動:

AV: Taipei, Taiwan 台北場次社團

AV: Taichung, Taiwan台中場次社團

AV: Kaohsiung, Taiwan高雄場次社團

IG:veganactivism.tw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