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次為豬送行 台北Animal Save

作者: 
蔡育琳(文字、拍攝)
資訊分類: 

2月16日上午7點半,約有15位自發性的動物權推廣者,聚集在新北市肉品市場前為豬送行,舉起標語表達他們對動物的關懷,呼籲以素食改變動物命運。推廣者攔下一台送豬的貨車,肉品市場工作人員報警處理,前後約有15名員警來到,雙方經過溝通,推廣者走到稍遠的轉彎處,不得攔車以免發生意外,只能舉牌表達意見。過程中,推廣者與警方持續溝通,最後在10點半左右結束,這是台灣第一次為豬送行的動權推廣活動。

名為「台北Animal Save」的送行活動約3個小時,期間約有10台送豬貨車經過,推廣者除了以標語示意,也以拍攝方式做記錄。雖然無法讓貨車停下,也無法與豬接觸或餵豬喝水,推廣者仍感受深刻甚至落淚。主辦人Jack Chang(中文名:張瑋辰)表示,希望藉由在屠宰場前為動物送行的方式,「讓這些動物感受到生命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人類的關愛;讓動物權利推廣者親眼看見他們所奮鬥的對象;藉由目送者拍下並分享到社交媒體的影片,讓肉食者看看那些所謂的食物死前最後一刻的樣貌,曾經也是有血有肉、能感受喜怒哀樂的生命。」

送行活動(英文:Vigil,原意為守夜)是由國際性的動物權組織The Save Movement所發起,全球已有560多個相關的Save Group。為了讓人們認識動物的受苦困境,他們號召推廣者在屠宰場、拍賣場前聚集,舉著標語為動物送行,從相關紀錄中可以看到,當貨車停下,推廣者會給動物餵水、撫摸等,也以各種形式在網路傳達理念。香港和上海都已經有Save Group,不過台灣的Save Group尚未定案,Jack說要看這一次的活動效果,討論考量後才決定是否成立。

來自法國的Francois目前在新北市教法文,不擅長中文的他可用英文溝通,他說自己因為「Social Justice社會正義」而成為純素者約2年半。對於今天的情況,他的感覺是:「I feel angry and sad because I can't do anything for them. I couldn't go inside and set them free, but that's the only thought that comes through your mind between anger and the incapability you can't do anything for them. 我感到傷心而憤怒,因為我無法為牠們做什麼。我不能進去讓牠們得到自由,但這是我心中唯一想法,在憤怒和無能為力之間。」

住在台北內湖的呂先生、潘小姐成為純素者一年多,不定期會參加動物權的推廣活動,他們分享自己的心得:「以前在高速公路上有看過送豬車,但今天不一樣,因為這是最接近牠們的最後一程,希望把這個感覺記錄下來,分享給別人。之前看過很多國外的送行影片,覺得如果台灣有人做的話,一定要來支持。」

推廣者之一是政大附中學生詹力衡,也是該校動物權利傳播社社長,他表示:「平常在餐桌上的『肉』距離我們是多麼的近,又是多麼的遙遠,人們不會去想,那曾經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動物。若有越來越多人站出來為了無法發聲的動物發聲,這就不再會是一個『必經的歷程』,我們可能無法改變世界,但可以從改變自己開始,世界就會慢慢跟著我們改變。」

根據2017年新北市動保處網站的資料,位於新北樹林區的新北市肉品市場,是全台最大肉品交易市場,每日進出約30、40台送豬貨車,屠宰豬隻3000隻左右。市場內也負責大台北地區的毛豬拍賣,每日提供拍賣順序表、拍賣後相關資訊及市場相關公告,都可在他們的FB專頁看到。

新北市肉品市場除了屠宰和拍賣,還有一間相關公司-嘉一香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根據其網站說明,資本額4億6000萬,旗下有食品、飼料、生技、細胞科技等企業。主要營業項目為冷藏冷凍豬肉及其加工品,豬除了肉食,也可運用於玻尿酸、血清蛋白、膠原蛋白等生化科技產品。嘉一香食品在台灣設有樹林廠、屏東廠,在中國有黑龍江廠,並與日本火腿集團合資成立醇香食品。

養豬戶、肉品市場、相關公司、商販、消費者,已形成一個巨大的經濟體系,如何才能撼動?主辦人Jack回答:「純素推廣者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破常態,並從中干擾這些他們看似習以為常、幾十年來從不曾質疑的事情,思考我們推廣者為什麼會這麼想、這麼做,思考他們這幾十年來所謂的習慣,真的都是對的嗎?」

送行活動中,Jack和推廣者一再提出訴求,希望運豬車給他們2分鐘的時間,「讓這些即將殞落的小豬(肉豬6個月大即屠宰),最後從人類手中獲得溫暖及陪伴,讓大眾看清這個血淋淋的真相。」但肉品市場報警處理,警方也不斷催促他們離開,這讓Jack不禁懷疑,「如果我們是在屠宰狗場外面做抗爭,這些警力是否會加入我們,一起反對這個以殺戮換取利益的產業。」

「今天我們都是第一次,屠宰場也是第一次,警察也是第一次,大家都在互相試探底線在哪裡。」活動雖然不符合預期,Jack認為算是和平落幕,「我們與警方的聊天還是很有意義,讓警方知道我們採取和平方式來訴說對這個體系的不滿,也讓他們換一個角度看待所謂的『食物』是否真的只是食物。」之後他會跟夥伴討論,以確定這種推廣模式的未來,並考慮是否在台灣成立Save Group據點。

相關連結:

The Save Movement

救救港豬 Hong Kong Pig Save

Shanghai Animal Save 上海动物护助

相關閱讀:

為動物送行,讓自己清醒

狗年談狗,豬年談豬,除此之外呢?

「我無法想像這輩子不為動物發聲」-「救救港豬」會長Joyce專訪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