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與藝術專欄】藍朋友與水貂

作者: 
非有、Mona
資訊分類: 

原文標題:藍朋友在芬蘭皮草養殖場流下眼淚
原文連結:https://goo.gl/42HMBP

芬蘭

千湖之國

在除自然美景之外

還給我們留下

文明、進步的印象

然而

當藍朋友隨著動物保護組織

探訪芬蘭皮草養殖場時

竟目睹了出乎意料的場景

近期,芬蘭動物保護組織「動物正義」(Oikeuta Elimille)的調查發現,皮草養殖場裡籠飼的水貂有著殺嬰、同類相食的現象。動物們不斷地重複著沒有意義的動作,有著嚴重的刻板行為。它們身上還有巨大的傷口,沒有得到治療。這些影像顯示,養殖的籠子十分貧瘠,又小又髒,死去的水貂被留在籠中,逐漸被同伴吃掉。

殺嬰

你咬死了自己的孩子

身首異處

可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為什麼

在狹小的籠子裡

你像瘋子一樣亂竄

目光呆滯、不作回答

或許

該回答我的不是你

你這可憐的被囚禁一生的水貂媽媽

●  在養殖場中,殺嬰的現象十分嚴重。幼仔死亡率甚至達50%。狹小的牢籠根本無法如自然環境一般,讓野生動物自由地表達天性。貧瘠的生活裡,充滿了緊迫感,動物的行為表現、精神狀況,以及與同伴、家人的關係都被扭曲。早在1990年代就有研究顯示,芬蘭皮草養殖場的幼仔死亡率為30%。這樣的現象延續至今。

赤裸 

你的後背與尾巴

被同伴咬的血肉模糊

難道手足相殘

成了你們洩憤的方式

抱著你

感覺自己已成為悲傷的河流

淌滿了整個籠子

永久地流不出去

●  「動物正義」組織在調查中,發現一隻水貂的背部有個巨大的傷口,大塊的皮膚早已不在。然而,即使皮毛已有損壞,每到冬天,仍舊是動物們的死期。在芬蘭,人們往往用機動車廢氣等,被認為是「人道」的方式殺死水貂。但是,氣體排放量和時間,往往沒有通過精準計算。天生就深諳水性、能憋氣數十秒的水貂,被剝皮時可能尚未死亡。除此之外,為了取得盡可能完整的皮毛,動物還被以電擊肛門、棍打、腳踩等方式殺死。

相殘 

眼睜睜看著你們互相啃食

我躺在籠子裡

像躺在地獄——

人類親手打造的地獄啊

●  狹小的籠中生活,迫使水貂自殘,甚至出現同類相食的現象。養殖場往往在遠離都市的鄉間,動物缺乏應有的人力看顧,即使在悲慘的一生結束後,屍體也未被移出籠中,成為同伴啃噬的對象。

無法癒合

木屑佈滿了你的傷口

就像

悲傷佈滿了我的心頭

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如此無能為力

第一次只能擁著你默默哭泣

●  在其中一個養殖場,「動物正義」組織前後進行了兩次調查。在八月時,調查者拍攝到一隻眼睛嚴重受傷的水貂,而當調查者於十月再次前往調查時,這只動物的傷口仍舊沒有得到治療。

在皮草拍賣行中,人們可以見到一條條被剝下來的皮草,仍舊有著大塊大塊的洞,那是一個個生命由生到死,永遠都無法愈口的傷痛。

我不是梵高

在你撕心的慘叫聲中

耳朵沒了

我將頭深深埋入你的毛髮

像陷進無底的悲痛

何時才能結束

何時才能與他們和平共處

●  性喜獨居的水貂,在宛如監獄的囚籠之中,相互扭打、撕咬。養殖場充斥著無望而銳利的尖叫、反复且沒有意義的動作。緊張的牢籠生活使得兄弟姐妹互相傷害。

目光

在你失去眼睛的那隻眼窩裡

我卻看到了

比絕望更徹底的眼神

你不懼死亡

唯恐沒有尊嚴地活著

●「親眼看到這些動物精神崩潰,真是讓人心碎。」-英國HSI動物保護組織的執行董事克萊爾•巴斯(Claire Bass)。

動物皮草往往被製成冬季外套上的帽沿飾邊,或是鑰匙扣、玩具和家具。人們為了美觀、時尚而剝奪動物的皮草。也有許多人根本沒有意識到,對動物生命的消費,竟然如此的普遍。

牢籠

綠色籠子裡

充斥著

醒目的血淋淋

別怕

我會在籠子裡陪著你

相信終有一天

我們能一起出去

● 荷蘭是世界前三大水貂養殖國,皮草養殖是當地重要的經濟產業。但是,荷蘭議會卻在2012年表決通過禁止水貂養殖,於2024年正式生效,對全球皮草產業帶來重大衝擊。至今為止,荷蘭的皮草養殖業者一直希望推翻該項決議,卻從未成功。此外,更有許多時尚設計師,以及超過750個品牌和銷售廠商承諾「零皮草」,堅決不再使用這種血腥的動物製品。全世界已有越來越多的國家禁止皮草養殖,也有更多的城市立法禁止皮草交易。

此次調查的影像資料

影片連結

這些影像是在芬蘭西部的四個水貂養殖場所拍攝的。動保團體已向動物福利主管部門告發這些養殖場。「動物正義」組織表示,根據歐洲法律,生病或受傷的動物必須立即得到治療。克里斯托•穆烏里瑪(Kristo Muurimaa)說:「動物所處的養殖環境使它們痛苦,這已經違背了動物福利立法的精神。正是因為法律沒有真正被執行,皮草養殖才會存在。」

目前,芬蘭正在更新動物福利法,許多動物福利組織皆對此進行批評。據稱,新的立法似乎是在「保護」養殖業者的利潤,而不是動物。皮草養殖場的條件很可能不會得到改善。

這些水貂的皮草被賣去了哪裡?

芬蘭生產的皮草主要由世家皮草(Saga Furs)品牌銷售。「動物正義」組織要求時裝設計師停止使用皮草。在過去數年中,包括Gucci、Giorgio Armani等奢侈時尚公司已經決定停止使用皮草。然而,Prada和Louis Vuitton等品牌仍然在使用「世家皮草」所生產的皮草。

克萊爾•巴斯(Claire Bass)說,“這些水貂幾乎沒有野生動物應該有的樣子。令人作嘔的是,皮草貿易仍然試圖為這種赤裸裸的痛苦辯解。我們希望這些調查能讓還在使用皮草的設計師們,看穿所謂的'高動物福利皮草'的荒謬之處”。

改變從你開始

「零皮草」已是全球的趨勢 

今年9月的倫敦時裝週,已全面禁止使用皮草,成為全球首個棄用皮草的知名時裝週。美國舊金山市、洛杉磯市也將先後禁止皮草交易。

已有許多國家通過立法,宣布全面或部分淘汰動物皮草養殖場,包括英國、奧地利、克羅地亞、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捷克共和國、丹麥、荷蘭、盧森堡、馬其頓共和國,塞爾維亞和斯洛文尼亞等。德國、瑞典和瑞士,則有非常嚴格的動物福利規定,使得皮草動物養殖業被迫關閉。此外,挪威、波蘭和比利時也正在對禁止皮草動物養殖一事進行研討。

然而,中國仍是全球最大的皮草養殖國和消費國,僅2014年的水貂取皮量就達6000萬隻。常見的被用作皮草製品的動物還有狐狸、貉、兔,以及狗和貓。

策劃| 非有Mona

圖| 非有

文| 非有Mona

編輯| 非有

照片來源| 芬蘭動物保護組織「動物正義」(Oikeuta Elimille)

了解更多信息| http://furfreelife.actasia.org

作者簡介:

非有,自由插畫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研究生畢業,畢業作品「當今的孤獨——波德萊爾《巴黎的憂鬱》詩歌插圖創作實踐」獲得「清華大學2018年度優秀碩士學位成果獎」;擅長即興塗鴉、插圖創作;創建並運營自媒體微信公眾號「有趣的非有」,其中有「藍朋友」、「一周有趣」、「非有塗鴉」等系列圖文創作,作品傳達有趣而溫暖的生活,關注社會問題和生命思考,相信藝術能夠改變世界。
 
 
藍朋友,也叫「暖藍」,是一隻藍色的胖恐龍,眼睛眯成一條幸福的線,嘴角揚起溫暖的笑,用自己大大的擁抱去給別人傳遞溫暖和關愛。
 
Mona,關心許多不同的社會議題,相信「為動物發聲」是社會正義的一部分。在貓咪的陪伴下,以對「動物保護實踐」的研究取得博士學位,是一個喜歡移動和旅行,「住在鞋子裡的人」。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