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素30如何改變我的人生? -發起人吳智輝專訪

作者: 
蔡阿婆/相關照片提供:動物知情權(純素30)
資訊分類: 

憨人的愛情故事

繼承家業的兒子38歲了還是單身,做父母的如何能不擔心?尤其這個兒子還自掏腰包去宣傳什麼純素、動物權,叫他相親就說一定要找個吃素的,而且能接受他做推廣這件事,結果當然是半個對象都找不到。

吳智輝就是這樣一個憨人,家裡開鐵工廠,化工系碩士,巨蟹座,個性內向,不太敢跟陌生人說話。年輕時兩次失戀,一次是初戀女友跟他分手,一次是暗戀人家不成功,但他化悲憤為力量,想成為更好的人,做純素推廣,為動物發聲。

這故事會是什麼結局?就像最勵志的電影一樣,天公疼憨人,經過一連串的跌跌撞撞,他突破了自我設限,認識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組成全台第一個街頭純素推廣團體,還因此找到了真愛,爸媽終於能放心了(喜極而泣)!

最近才正式交往的女朋友,跟他一樣是純素者也是推廣者,兩人的約會就是一起去街頭拉客,啊不對,是向民眾介紹純素主義。最近他們計畫去澎湖旅行,但並非什麼浪漫行程,而是有人邀請吳智輝去演講,主題當然是純素,所以又是一趟純素之旅,戀愛不忘推廣,推廣才是真愛。

採訪過程中,我問他是在熱戀期嗎?他毫不猶豫就說是。我問他女友住在哪裡?他說就住他家裡(爸媽一定很欣慰啊)。推廣的夥伴帶來五個甜點,他想拿一個回去給女友吃,先打電話問女友喜歡哪種口味。

38歲男人的浪漫,在細節中表露無遺,蔡阿婆這把年紀都被感動了,差點想為他寫本愛情小說(別懷疑,俺以前真的有寫過)!不過這可能太偏離主題,畢竟這裡是台灣動物之聲沒錯吧(還敢懷疑,不想混了),所以我們還是回到「動物知情權(純素30)」(以下簡稱純素30),來了解它到底如何改變吳智輝的人生。

出錢請人吃素

23歲那年,對吳智輝是記憶深刻的一年,學長拿了一本書給他看,書名叫《新世紀飲食》(1987年出版,作者John Robbins是「拯救地球」國際組織創始人,提倡環保及健康有關的飲食理念),讓他初次瞭解畜牧業的殘酷真相,但是並未決定立刻要吃素。後來吳智輝的父親得了嚴重肝病,母親帶他到處燒香拜佛,由於看書得知事實、家人生病這兩個機緣,讓他發願吃素,成為蛋奶素食者。

父親的病情在手術後有了好轉,初戀女友卻向吳智輝提出分手,鬱鬱寡歡的他失去生活重心,轉向素食社團結交新朋友,大家一起找好吃的素食,常辦活動去踏青爬山。在社團中,他認識了一個可愛的女孩,可惜無法走到兩情相悅的結果。吳智輝再次失戀,打電話向好友哭訴,好友鼓勵他化悲痛為力量,將推廣純素的計畫付諸行動。這就是純素30的由來,完全是一個純愛的故事,雖然失戀可能會讓吳智輝更上一層樓,不過我由衷祝福他的戀情能夠成功,不要再犧牲自己的幸福啦!

細數一下吳智輝自掏腰包的過程,首先他在素友社團中發起活動,邀請蛋奶素的朋友轉為純素飲食,他提供餐費一個月3000元,共有20多人報名。因為費用太高無法長久負擔,就改為送一件有純素標語的衣服,只要有人願意嘗試純素30天就可獲得,衣服成本大約300元,至今送出超過1300件。

除了送餐費、送衣服,吳智輝還曾花錢請人看影片。2016年7月3日(記憶深刻的一天,一問他就報出日期),吳智輝跟夥伴們來到台北轉運站,拿平板或手機請民眾看屠宰場的影片,只要願意看就給50元。「可是台灣人很正直,沒有人想收錢。」吳智輝笑說大家都很害怕,不知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付錢這一招沒效果,反而可能會嚇到人,大多數時候還是不提錢,只邀請民眾來看一部「很重要的影片」,就這樣忙了3個月,經常被保全驅趕,「幾乎沒什麼成交量」。

從那時到現在,只要沒下雨,每周末他們都會走上街頭做推廣,也跟其他團體合辦多場大型活動,經費來源包括吳智輝、James(FB:阿詹愛吃素)和幾位志工好友,最大金主則是吳智輝的父母。偶而也有好心人贊助,曾有一位素友從國外回來幫忙推廣,在台灣待了三個星期後,臨走時拿了一萬塊給他們。同樣吃素的歌手大支也相當支持他們,去年陪著淋雨走完動物權遊行,還捐出演唱會當天販售商品所得,推都推不掉,就是因為信任和感動。

「我有跟女朋友說,我以後可能沒什麼錢,因為都拿去做推廣了。」吳智輝很感謝家庭環境能支持他,讓他沒有貸款的壓力,才有能力去做這些事,「我住我媽的房子,開我爸的車子。」父母雖然沒有吃素,卻不斷提供幫助,每當他開口說有需要,例如製作贈禮的衣服,「他們通常會二話不說地幫我匯款,只要是對的事情,他們不太會反對。」

會走路的活廣告

「我以前很害羞。」吳智輝一開始做推廣的時候,因為不太敢跟陌生人說話,就跟夥伴們說:「你們趕快去,我來幫你們顧行李。」直到現在,他自覺還是有些障礙,不過已經進步許多,這一切都是因為純素推廣,「好開心我有做這件事情,幫助我改變自己。」

經過台北轉運站三個月的無功之旅,他們參考了國外素食倡導組織The Earthlings Experiencess的做法(Earthlings本義為世人,也是一部紀錄片的名稱-《地球上的生靈》,揭露人類如何剝削動物 ,造成無數生靈的苦難),由動保人士戴上面具,播放在畜牧業和屠宰場的影片,鼓勵大家展開純素生活。吳智輝認為面具有多層意義:「它很吸睛,可以吸引民眾的目光。它代表平等,我們都是一樣的,沒有差別。另外我們試過沒戴面具,民眾會因為我們的眼神而不自在,戴了面具他們比較能專注在電視畫面上。」

關於影片,吳智輝選擇播放無血腥的版本,因為「太血腥的話,有帶小孩的爸媽會向警察局檢舉我們。」也有商家老闆表示反對,說他們這樣會嚇走客人,可見走上街頭多麼不容易。辦活動需要道具和設備,大多由吳智輝購買、製作、運送,因為家裡開工廠就有工具和材料,他也有自己動手做的能力。以往是用雙手拿著平板播放影片,畫面比較小,拿久了也會手酸。為此,他買了電視螢幕,還做了鐵製的背具,整個造型就像鋼鐵人,站在路上相當引人注目。

純素30的夥伴張家珮說:「他就是只有一個人也要做推廣。」每次她問要幾點到、有多少人會來,吳智輝總是說沒關係。有時候吳智輝太早到了,自己背著電視螢幕站在廣場上,看到只有他一個人的身影,那畫面感動了許多夥伴們。如果這時候搭配一陣風雨,吳智輝不小心跌倒了,路人看都不看一眼,警察又剛好來驅趕,那畫面拍下來該有多經典!當然,現實中沒有這麼悲情,不過也實在很感人了。

另一位夥伴洪芙瑋分享道:「當初認識智輝,我心裡的os是,這是哪裡冒出來的人?是被雷打到嗎?」後來一起努力的過程中,她逐漸認同也深受感動,最終結論是:「上天可能有給他這項使命和任務吧!」推廣純素至今大約3年,吳智輝回顧這些點滴,不禁感慨道:「真的,我覺得35歲前的人生一片空白,這3年發生的事情幾乎充滿我的大部分記憶,好像開始真正活著。」他不只是會走路的活廣告,也在其中活出了自己的人生意義。

熱血與自省

吳智輝捐血已超過400次,這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由此可見他的奉獻精神。小學的時候,他曾目睹一隻小狗被兩台車輾過,「細節我不說了,很可怕。所以我到現在對死亡這件事非常畏懼,在馬路上看到被輾過的老鼠,心理都會有一陣惶恐的感覺。」他不敢碰屍體,因此在機車內放了工具,盡可能把老鼠屍體移到草叢,至少不要再受車輛輾壓。

「我喜歡動物,可能出自好奇,也可能因為孤單,但我知道我沒那麼愛動物。」吳智輝很佩服志工們對動物的愛心,不過他的經驗不太一樣,「大部分的人因為愛動物、不忍動物受苦,來當志工推廣,而我是推廣後慢慢改變,越來越對動物有更多同理心。」原本他雖然吃素,看到屠宰場的影片卻沒什麼感覺,也可以跟吃葷的朋友一起輕鬆聚餐,「推廣後,有時候連看到桌上的肉,我都會想掉淚。」

吃素和推廣的主要原因不是愛動物,那是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事情不對,不論是養殖或是屠宰,我們對待動物的行為不對,不正義也不公平。」這是吳智輝對動物平權的觀念,另外還有一個持續行動的原因:「因為我想讓自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吳智輝要求自己一直堅持下去,每天工作結束後,如果浪費了晚上的時間,沒有做推廣相關的事情,就會有愧疚的感覺。然而除了個人的熱情,還必須有團體的運作,志工們來來去去,可能因為方向不同、人生變化等,能長期留下的並不多。「是我的錯。」吳智輝自我反省道:「我沒有讓他們覺得受到重視。」

對於街頭推廣,吳智輝坦承有倦怠感和無力感,「我們很難激起夥伴持續的熱情,我不知道要怎麼讓夥伴們可以克服堅持。」在西門町,願意停下腳步觀看影片的人越來越少,大部分民眾都去看街頭藝人表演,「我們需要有新的創意作法才行。」此外,關於純素體驗者的部分,他們無法做到長期支援打氣,或是體驗後的鼓勵調查,吳智輝也覺得很可惜。

細數過往得失,只有熱血還不夠,要靠智慧才能長久,在每個團體都會遇到瓶頸,吳智輝身為純素30的發起人,必須思考並且面對這些問題。在尋求突破的過程,難免會有放棄或負面的想法,這時該怎麼辦?「我會試著回到初衷,試著在心中跟動物對話,去了解牠們會期待我們怎麼去幫助。」

祝福吳智輝,祝福純素30,不只他們的生命因此而改變,相信許多動物的命運也能因此有轉機。
 

延伸閱讀:

純素的旅程、同行的夥伴-動物知情權(純素30)成員訪談

「動物是朋友」 2018台灣動物權遊行盛大舉行!

相關連結:

 動物知情權( 純素30)

阿詹愛吃素-美味素食分享專頁

The Earthlings Experience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