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素的旅程、同行的夥伴 -動物知情權(純素30)成員訪談

作者: 
蔡阿婆/相關照片提供:動物知情權(純素30)
資訊分類: 

下班後的工作

周二晚上,三個剛下班的人陸續來到綠苗蔬食餐廳,依照出場順序分別是洪芙瑋、張家珮和吳智輝,他們都是「動物知情權(純素30)」(以下簡稱純素30)的重要成員,一起來接受台灣動物之聲的採訪。洪芙瑋負責媒體公關,張家珮擔任活動規劃,吳智輝是街頭推廣發起人,還有大約50位志工。大家各有正職,沒有薪水或福利,只能利用空閒時間,總有做不完的事,甚至要自掏腰包。

2016年中旬,純素30開始上街推廣純素主義,每到周末假日,就可看到他們在車站、公園、廣場等人潮洶湧的地方出現。志工們以文宣和影片揭露農場動物的悲慘處境,邀請民眾嘗試純素飲食30天,為動物朋友付出心力。除了走上街頭,他們也用FB、LINE做網路推廣,只要有擺攤、上台說話或辦講座的機會都不放過,這幾年曾舉辦世界動物權日眾生願祈福等大型活動,也跟其他團體合辦過動物權遊行CEVA蔬活推廣系列活動

目前純素30還沒成立協會,可說是一個自發性的團體,平常透過網路討論規劃,假日就走上街頭推廣,曾經一天在多地宣傳,包括台北、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等,而在街頭活動所需使用的道具,包含電視、傳單、體驗者贈品等,都是志工自行籌款支付。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他們是傻子,看完本文應該會有所改觀,覺得他們是可愛的傻子,至少我是這麼覺得。

是什麼讓大家在一起?

純素30在台灣原本是一個計劃,創意來自國外的純素推廣活動,時間從7天到22天都有,不過他們覺得30天是一個月比較好計算,因此邀請民眾體驗純素生活30天,只要參加就送一件有機棉T恤,不需回報成果,完全採信任制。推廣的時間久了,越來越多人知道這件事,認為這群志工就是一個團體,也把純素30當成團體名稱。

負責活動策劃的張家珮是一名藥師,目前在藥品公司擔任國外業務。她很坦白的說:「藥學系畢業的好處是方便找工作,生活上不愁吃穿,才能安心衝刺、實現理想;而且身上有件白袍,有專業背景,人家也比較信任你、願意聽你講話。」從學生時代她就熱衷參與服務性社團,還曾飛到美國參加善待動物組織(PETA)的實習,從此大開眼界,也成為日後在台灣推廣動物權運動的基礎。2016年,她認識了執行力和意志力同樣超強的吳智輝,從此邁入大爆發時期,組織了多場大型動物權活動,也集結了越來越多有志一同的推廣者。至於上班有沒有精神,她苦笑回答:「就是夾縫中求生存。」

以前的人看書、看報吸收新知,現在的人滑手機、流連網路,還有必要做實際行動嗎?有誰會認真聽初次見面的推廣者說話?對於吳智輝的街頭行動,張家珮原本也不太確定,「一開始心裡其實很懷疑這樣做的效果。」而在逐漸投入之後,她有了自己的感悟:「做街頭推廣的意義,除了針對民眾以外,推廣者之間也能互相鼓勵與學習,讓原本生性害羞的志工,也慢慢開始不怕丟臉、不怕被拒絕,因為他們很清楚知道,自己必須替不能說話的動物發聲。」

「印象中有一天,聽到店家說:『純素30的人今天會來!』才發現我們這群志工已被視為一個群體,還有名字的時候,我們也感覺很特別。」張家珮回憶道,原本沒有想要成立團體,現在大多數的夥伴還是點狀式參與,並非全職一天8小時,但這種力量集合起來仍然相當可觀。「就是覺得要做這件事,大家就一起來做了,這種為了同樣目標而一起努力的感覺,令人感動也覺得相當珍貴,很高興能夠跟大家一起成長。」

重質不重量的付出

洪芙瑋是一位諮商心理師,擅長領域包括心理學、權益倡導、生命教育、動物權、吃素與肉食心理學。原本她就喜歡貓狗,從小是由狗狗陪伴長大,她自己形容道:「非常感謝狗狗們一路陪我走過青澀的、被考試壓榨的、失戀的XD歲月。」上大學後,她開始關注流浪動物議題,參加相關活動也領養了流浪狗,雖然在網路看到農場動物被屠宰的畫面,但面對最愛的牛肉麵和雞排,她還是維持雜食的習慣。

直到三年多前的一個晚上,洪芙瑋準備要吃牛肉麵時,先陪自家狗狗玩了一下,轉回餐桌準備動筷時,在她腦中忽然閃過一句話,彷彿有匾額加上金光一樣震撼:「我為何愛我家的狗,卻吃其他的動物?」這讓她決心成為純素者,從此不再吃動物。

洪芙瑋在2016年9月加入純素30,當時覺得全身熱血沸揚,「就是一股想要幫助動物的心,並且將這想法付諸行動,去做我一直很想做但沒有勇氣去做的事。」至於民眾的回應如何?她認為是正面大於負面,也相信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對的,「對社會有正面影響力,所以其實是需要一些犧牲。剛開始會是兼職做推廣,但慢慢會在生活中佔很重的比例。」

「我曾經跟一個人談話半小時。」洪芙瑋碰過一位馬來西亞的旅客,對方說自己一直知道這些真相,可是從來沒有想要改變,直到他聽到洪芙瑋的宣導內容,「他跟我鞠躬說謝謝,說他回馬來西亞以後會開始吃素。」當下她非常感動,認為做推廣的品質重於數量,她付出的半小時完全值得。

未來的每一步

在純素30的志工群中,熱情是充足的,創意是多元的,才有辦法走到今天這一步,但是否也要尋找新方向?有人建議應該成立協會,有一個正式的組織,才能做得更多也更好。至於協會要取什麼名字?誰來做專職員工?如何取得共識並執行?這些都還在討論中,但已經是必須面對的課題。

「需要中長期規劃,以增加影響力,但目前連有能力做規畫的人都短缺。」原本張家珮希望成立一個平台,讓推廣者有個地方可以貢獻,不管是在線上或是實體活動。而現在她希望運用組織的力量,去做長期而有效的推廣,當然,如果這兩點能夠兼顧的話是最好。

洪芙瑋希望建立志工及挑戰者制度,有智慧地發展組織,累積大家的愛心為動物發聲,「有朝一日成為像PETA和GREEN PEACE那樣對社會做出影響力的NGO,讓台灣成為動物權議題的倡議之島。」身為諮商心理師,她也很注重志工的心情調適,會不定期舉辦內訓,避免慈悲耗竭(或同理耗竭)的產生,「我會跟夥伴提醒要做燈泡,不要做蠟燭,先照顧好自己,才能幫助動物、支持夥伴。」

目前志工都是利用工作之餘付出大量心力,洪芙瑋期待成立協會之後,可讓現有的業務穩定運作。對此吳智輝也有相同看法,「可以申請公部門的援助,經費上可請一個專職人員來處理細部的瑣事,讓整個團體的行動更有效果。」另外也能接觸以往不容易推廣的地方,例如學校、公家機關等等。

台灣已有一些純素社團、動物權協會,但是能結合這兩者的並不多,等純素30正式成立後會有什麼特色?能激起怎樣的火花?對此,我相當期待,也深深祝福。

又純又素的夥伴們

介紹純素美食是愉快的、容易被接受的,而播放動物被虐待、被宰殺的畫面,則是一般人不願意直接看到的。就這個層面來說,純素30要讓民眾認識畜牧業真相,確實是一條難走的路,還希望民眾體驗純素生活30天,也是一個困難的挑戰。台灣有許多關懷動物的個人和團體,各自以不同方式付出,純素30的做法不一定特別有效,但是困難度一定特別高,很少有人會想自找苦吃,偏偏這群傻子就是做了這種選擇。

熱情,勇敢,真誠,是我對這三個人的感覺。雖然初次見面還不熟,從他們說話的方式、回應的態度,我只能用一句話形容:「完全沒有油條味」。成年人的世界,每個人都會保護自己,知道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他們卻如此坦率無保留,我都有點替他們擔心了,同時也不禁感動,希望能幫忙做點什麼。莫非這就是他們的魅力?用純真的心來打動每個人,不知不覺就認同了,甚至還想一起付出。

臨走前,我提出最後一個問題,「你們想做到什麼時候?有想過退休這件事嗎?」洪芙瑋說只要「台灣有一半人口吃素」就可以考慮退休,這目標已經夠讓我驚嘆了,張家珮的壯志還更大:「中國的人口多,至少要做到中國有一半吃素的時候。」我問吳智輝是不是期待「地球的一半人口吃素?」大家笑成一團,吳智輝說:「就是繼續做。」

採訪結束後,他們三人留在綠苗蔬食餐廳,因為還有工作要討論,這時已經晚上九點多了。純素30的未來會走到多遠?我無法預測,在這段旅程中,可能有些夥伴來來去去,可能有得有失、有挫折有領悟。不過我相信,同類的人就會互相吸引在一起,祝福這群可愛的素友們,繼續做好你們想做的每件事,為了動物朋友,為了理念,為了愛。


 

延伸閱讀:

純素30如何改變我的人生?-發起人吳智輝專訪

「動物是朋友」 2018台灣動物權遊行盛大舉行!

相關連結:

動物知情權Vegan30( 純素30)-官方網站

動物知情權Vegan30 -FB粉專

動物知情權Vegan30-LINE@官方帳號

台灣動物權遊行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