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兔賽跑之後

資訊分類: 

據報載最近知名藝術家洪易於印象藝廊展示龜兔事件,放一隻兔子與一隻烏龜於展場二小時後死亡。由於當天寒流來襲,造成小兔子失溫死亡。雖不是惡意凌虐,但在展場以活體展示,卻疏於照顧導致動物死亡(現場應要放保溫設備及充足飲水食物),況且還是兔幼。雖然藝術家己致歉,但仍涉嫌違反動物保護法第六條:飼主對於所管領之動物,應提供適當之食物、飲水及充足之活動空間,注意其生活環境之安全、遮蔽、通風、光照、溫度、清潔及其他妥善之照顧,並應避免其所飼養之動物遭受不必要之騷擾、虐待 或傷害。

這絕不僅僅是個案而已,此新聞教育社會大眾,動物擁有免於饑渴及免於不舒服的自由,在許多情形下,如鄉下看門狗的處境,牠們常一生困籠甚至被迫著縮著,身體無法站立與伸展,忽略該有的住家遮蔽,以致於風吹日曬雨淋。飲水裏常積有青苔,許久未更換清洗水碗,甚至動物喝光後沒有即時加水及飲食,有些終至被遺忘而死亡。可見不少民眾沒有認知到:提供動物足夠飲水食物與舒適環境的動物福利是重要的。

另外,對於不同種類的動物一定要具備基本的照顧知識,有個迷思:大家以為兔子都以為不用喝水以及吃紅蘿蔔就好。事實上水一定要二十四小時供應,且紅蘿蔔過量反而會造成維生素A過多,中毒死亡。事實上照顧兔子必須無限量供應牧草,讓毛草可以排出且提供兔子咀嚼。但也需要定時定量搭配飼料,可以提供飽足感。 

藝術家雖道歉了,但此次展場提供的印象藝廊對於動物活體於藝術展演中之角色缺乏深層思考,對於活體動物生命的舒適與安全等等之確保也有疏失,仍應負有道義上的責任。所以未來無論是藝廊對於動物活體於藝術展演中之角色(是否具必要性、生命教育、藝術教育的正面性)應該有所認知。藝術表演若涉及動物活體,應有高度警覺拒絕。

利用動物活體展演一直是吸引觀眾的賣點,過往曾發生宜蘭綠色博覽會增加賣點曾推出七彩鴨,將剛出生的小鴨染色彩繪,造成小鴨驚嚇。還有之前台北縣辦的捉泥鰍及抓福壽螺比賽作為活動橋段等,將生命輕率的視為親子活動之消遣。動物戲謔於生活中比比皆是,但那並不是無關痛癢的議題,如何對待動物乃是社會文明程度的表徵。動物不是人類利用的工具,而是條生命。生命不只是活著,活著就應要有動物福利(免於飢渴、免於不適、免於痛苦傷病、得以表現正常行為、免於恐懼與焦慮。)就如同人類要有人權般的普世價值一樣重要。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