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生求生,去生更遠」 反對政府開放熊膽入藥

作者: 
政策籃督專員 王叡謙
資訊分類: 

近日,有新聞報導衛福部擬開放熊膽等保育類野生動物產製品入藥,而昨日(9/18)衛福部研擬會議,衛福部暫時結論是「交由農委會進行物種調查。」而衛福部中醫藥司也會再研究保育類中藥材的療效與替代品。對於衛福部不能毅然決定將保育類動物產製品絕對排除在中藥材之外,我們感到十分遺憾。對此,農委會林務局林國彰科長表示:「目前還是維持現狀,禁止使用保育類野生動物產製品。」

唐代名醫孫思邈在《備急千金要方》第一卷《大醫精誠》有云:「雖曰賤畜貴人,至於愛命,人畜一也。損彼益已,物情同患,況於人乎!夫殺生求生,去生更遠。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為藥者,良由此也。」一千多年前,傳統醫學假定許多動物身體部位是有療效的,但即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仍然有基於倫理,對於殺生以救生的治療方式提出質疑的論述,因此拒絕以動物入藥。今日,我們已經可以使用多種科學研究方法證實,這些中藥材沒有療效,或者療效並不如古籍所載般有莫大妙用。部分有療效的成分,也可以透過科學方法合成,毋須再透過不人道的人段從動物身上奪取。卻仍有人深信這此「以剝奪、虐待動物獲得的動物身體部位」可以有效治療人類的疾病,而且不相信用草藥或精製科學成分的替代品,實有愧於古人。

熊膽是什麼?

熊的膽囊,古代中醫相信有清熱解毒的療效。但取得熊膽的方式極為殘忍:一是獵取野生熊剖腹取膽;二是對養殖的熊長期插管取膽汁。以往為了熊膽獵殺野生熊造成了野生熊幾乎絕種,嚴重地破壞生態;而在養殖熊農場,養殖熊的人會從體外插管抽取熊的膽汁,且為了抽取膽汁,農場通常將熊固定在狹小的籠子內,讓他無法移動,熊的一生,就在監禁與抽膽汁酷刑中渡過。

如此殘酷的行為獲得的熊膽,實際上到底有多少療效?

關於熊膽的藥效,安徽醫科大學祖述憲教授表示:膽酸如鵝去氧膽酸(CDCA)和熊去氧膽酸(UDCA)具有溶解和預防膽固醇結石的作用。化學合成的熊去氧膽酸可減輕膽汁淤積引起的肝損傷,延緩疾病進展。而這樣精製的藥劑,效用自然高於取得方式不一,本身即混有許多雜質的熊膽汁。

既然並非不可替代,取得方式又如此殘忍,衛福部為何不能果決否定?不僅熊膽,其餘野生動物產製的中藥材,皆是如此。醫療,是救命的行業,向來受社會大眾尊崇與感激,但如果醫療背後有大量的殺生、虐待生靈的行為,那麼是「救命」的行業,還是讓動物大呼「救命」的行業,就有待商榷了。也請大家記住,拒絕任何野生動物產製的中藥材,可以救他們一命。

相關文章:

對動物入藥醫療價值的批判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