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俗療法 圈養熊取膽汁引發抗爭

作者: 
ANDREW JACOBS
資訊分類: 

新聞來源:TheNew York Times
發布日期:2013年5月21日
編譯:關懷生命協會lcawei

中國傳統療法使用熊膽入藥日益嚴重,但動物權利運動也隨之增長。中國最大的熊膽生產商歸真堂藥業,在向深圳證券交易所提出上市申請前,顯然忽視一項要素-中國日益強大的動物權利運動。

歸真堂計畫將圈養的熊增加三倍,從400頭增加到1200頭,引起反對熊膽養殖者的抗爭。因為取熊膽的過程中,必須在熊腹插管抽取,有時長達數年。

抗議者穿成熊的模樣,在藥店前抗議、駭客短暫地停止歸真堂的網站、超過70位中國名人,包含籃球明星姚明和流行歌手韓紅等,寄發請願書,呼籲證券交易所拒絕I.P.O.中國最大的新聞媒體發布後,一些影片流出,在狹小的籠中,熊幾乎動彈不得。

歸真堂上個月撤回其申請,聲稱需要更多的時間準備資料。對於中國的動物保護倡議者來說,這次勝利代表著動保運動的影響力日益俱增。有人譏諷這種抗議行為是庸俗、輕浮或很糟糕的,甚至將此形容為外國資助的叛徒,拋棄神聖的中國傳統,如:狗肉火鍋、象牙雕刻,及用於增強性能力的乾鹿鞭。

經常撰寫動物權利的中國律師曹菡艾表示:「這次擊敗歸真堂的運動,表現出媒體凝聚了在寵物及擬人化的迪士尼角色陪伴中成長,受過教育的新一代居民。這是一個由下而上的草根運動,新興的公民社會在權利和義務中覺醒,為人類和動物盡一分力」

倡議者尚未說服政府制定動物福利政策,但樂觀者說,他們已經開始改變舊有的觀念-動物的存在是為了滿足人類的藥用需求和美食。他們計畫提高拒絕消費魚翅的公共意識,並在近期出面救援貓狗遠離屠宰場國營中央電視台在12月,揭露一系列警察緝捕黑市的行動和非法消費,如:巨蜥、獼猴、山羌及其他野生動物。

亞洲動物基金會(Animals Asia)設立於香港,已進行20年的抗爭以終止熊膽養殖。其總監Jill Robinson表示:「動物權利活動者就像走在危險的鋼絲上,但我覺得他們已經到達轉捩點。」

然而,儘管出現越來越多的反對者,中國政府並不打算結束這有利可圖的熊膽貿易。雖然科學家已經研製出一種人工合成的替代品,但傳統主義者聲稱它療效不及天然熊膽。目前熊膽一斤售價高達24,000美元,價格約為黃金的一半。

反對者質疑的是,中國官員13年前承諾逐步減少圈養黑熊的數量,從7000頭減到1500頭。但這行業卻大幅成長,目前估計中國有2萬頭熊,近百家熊場。增加的部分是因為業者積極行銷新用途,如作為夜夜笙歌富商的解酒液。

除中國外,尚有越南、寮國、緬甸和北韓在抽取熊膽汁。

科學家實驗熊膽對健康的影響,並無確切的結論。但熊膽被許多人視為仙丹妙藥,以膠囊、粉末狀或作為補品出售,膽汁營銷人員說,它能強化肝臟、減輕流感症狀和強化視力。動物福利倡議者,面臨的挑戰是說服中國的消費者,殘暴的飼養及取用注射抗生素的病熊膽汁所帶來的風險,遠高於其療效。

除了在網路散播取熊膽的方式,亞洲動物基金會等組織還應用了秘密武器,如“孫麗”、“凱撒”和“佛祖”。牠們是救護中心裡被拯救的158頭黑熊之一,中心接待並教育學校團體、名人和中國的記者,讓大家不約而同愛上黑熊。中心大部分的黑熊來自於被取締的動物農場,因為他們的熊不到50頭違反行規。大部分的黑熊是亞洲黑熊,牠們的胸前有白色月牙狀花紋,被稱為月熊。

中心獸醫Nicola Field表示:「黑熊被送達時都憔悴不堪,牠們的腹部受到感染、有疝氣、腹部都是腫瘤,這些是抽取膽汁時所留下的傷。取膽汁時會在腹部開口,以利每三天抽取一次膽汁。熊的牙齒因長期咬鐵籠而磨損,熊掌因甚少到地面行動而變形,牠們的遭遇慘不忍睹。」在多年的疼痛和禁閉創傷下,有些被拯救黑熊會用頭撞牆或啃咬自己的身體。

去年記者會上,中國中藥協會會長房書亭表示:「熊非常享受取膽汁過程,就像打開水龍頭簡單。“自然、輕鬆、無痛苦”,取膽後熊甚至可以快樂地玩。」他的話與真相不符遭到專家駁斥:「熊農不可能讓熊離開籠子。」亞洲動物基金的臥底調查員張小海走訪許多熊場後,說:「熊像狗一樣聰明,並記住疼痛,不會心甘情願地回來取膽汁。」

不過,張從一些年輕人的態度中,終究看到希望,如Guan Zhiling與他的同學來到中心表示:「這對熊非常殘酷,也是人類的恥辱。」

原文網址:http://www.nytimes.com/2013/05/22/world/asia/chinese-bear-bile- farming-draws-charges-of-cruelty.html?pagewanted=all&_r=1&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