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六犬寄養一死一傷請求賠償(一審)【裁判字號】 99,六簡,118

作者: 
斗六簡易庭

斗六簡易庭 裁判書 -- 民事類

【裁判字號】 99,六簡,118
【裁判日期】 991221
【裁判案由】 損害賠償
【裁判全文】
 

臺灣雲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99年度六簡字第118號
原   告 陳翠英
被   告 蔡惠雯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原告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
98年度附民字第86號),由本院刑事庭移送前來,本院於中華民
國99年11月18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肆萬貳仟柒佰元,及自民國九十八年十月
二十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本判決原告勝訴部分得假執行。
    事 實 及 理 由
壹、程序方面:
    原告經合法通知,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
    訟法第386 條各款所列情形,爰依被告聲請,由其一造辯論
    而為判決。
貳、實體方面:
一、原告起訴主張:被告以優質付費中途之家之名義,在網路散
    布招攬生意之訊息,內容稱其係1 位有愛心之人,會提供舒
    適之環境給小狗,讓原告信以為真,於民國96年11月9 日將
    名為「長平」及「龍龍」之流浪狗2 隻(下稱「長平」及「
    龍龍」)交由被告寄養,並按月將寄養費新臺幣(下同)4,
    000 元匯給被告,但被告卻讓原告寄養之小狗居住在髒亂不
    堪之環境,長期挨餓以致骨瘦如材,滿身皮膚病,再向原告
    聲稱小狗過得很好,直至原告於97年8 月15日親至被告之狗
    場查看,始發現被告所稱均非事實,斯時「長平」及「龍龍
    」已1 死1 傷,經原告將「龍龍」帶回台北後,隔天即帶至
    動物醫院做全身檢查,驗血結果顯示「龍龍」未罹患重大惡
    疾,其嚇人之外表係長期挨餓及環境惡劣所致,只要治療身
    體表面,再給予足夠之營養即可痊癒。被告以假愛心、真騙
    錢成立雲林流浪動物保護協會向外界募款,卻將騙得之款項
    自行花用,只給小狗少許的食物,在南部酷熱的8 月天,不
    給小狗食物吃,不給水喝,並讓小狗全部曝曬在大太陽底下
    ,此有警方的蒐證光碟可證。案經原告對被告提起刑事告訴
    ,由鈞院刑事庭以98年度易字第534 號依詐欺取財罪判處被
    告有期徒刑4 月。被告上開所為係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原告
    權利之侵權行為,且有債務不履行之情事,自應對原告負損
    害賠償責任,茲就原告可請求被告賠償之項目分述如下:
  (一)「長平」部分:
    「長平」為土狗,屬中小型犬,壽命約可至14歲左右,其交
    被告寄養時之年齡約2 至3 歲,原本尚有10年之幸福歲月可
    存活,卻死於被告手中,而原告自96年11月至97年7 月已為
    「長平」花費寄養費18,000元,又依原告之財力可提供「長
    平」1 年約30,000元之照顧費用,含伙食費每月2,450 元,
    每年共29,400元,及每年依台北市政府規定須注射8 合1 預
    防針及狂犬病預防針之費用900 元。故此部分被告應賠償原
    告共計303,000 元。
  (二)「龍龍」部分:
    「龍龍」交被告寄養時之體重為23公斤,而原告自被告之狗
    場帶回「龍龍」時,其因受虐致體重減為16.7公斤,原告業
    已為其支出醫療費用7,900 元,且以「龍龍」康復時間需半
    年計算,原告每月須支出伙食費3,000 元,半年之伙食費共
    計18,000元,另就「龍龍」受虐部分向被告求償150,000 元
    ,故此部分被告應賠償原告共計175,900 元。
  (三)被告前曾控告原告毀棄損壞案件,後又撤回,致原告從臺北
    至斗六分局製作筆錄,花費工資及車資共計5,100 元。
  (四)被告在「長平」已經死亡之情況下,仍騙取原告97年5 、6
    、7 月之寄養費共計6,000 元。
  (五)違約賠償部分:
    依當初被告簽立之收據所載,其需為原告寄養之小狗施行結
    紮、植入晶片、4 合1 檢驗及狂犬病注射,但被告均未施作
    ,而2 隻小狗之結紮費用為6,000 元、植入晶片含狂犬病注
    射之費用為2,600 元、4 合1 檢驗費用為1,400 元,共計10
    ,000元,故被告依約應賠償此費用予原告。
    綜上,被告共計應賠償原告500,000 元。為此,爰依侵權行
    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提起本件訴訟,並聲明:被告
    應賠償原告500,000 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
    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並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
二、被告則以:刑事判決雖認定「長平」臉部白色部分僅到鼻子
    ,但依被告傳給原告「長平」生病的照片,可以看出白線確
    實超過眼睛部分,當時「長平」有犬瘟,攻擊到皮膚狀況,
    故頭部也會掉毛,手腳有紅色,白線不是很清楚,但康復後
    毛長出來,白線就很清楚。又被告雖不爭執兩造間有寄養契
    約存在,但兩造並未約定固定收取多少之寄養費用,均係由
    寄養人任意付費,而原告自96年11月起至97年7 月止按月交
    付4,000 元給被告,此係原告自行決定匯款金額,若兩造有
    約定收取之費用為何,被告即會與原告對帳,但被告並未與
    原告對帳,亦無權利向原告催款。又「長平」為流浪狗,不
    能以金錢評斷其生命,且其生病期間被告亦花費許多金錢及
    時間照顧。就原告請求「龍龍」之醫療費部分,兩造間寄養
    契約係以被告所開立之收據為憑,而收據上並未記載醫療費
    用應由被告負擔,當初有向原告說明被告係設立狗場,故醫
    療費用應由原告負擔,且被告認同之項目僅有皮膚病部分,
    惟皮膚病之治療在斗六市就醫1 星期僅需花費200 元,至於
    洗牙、剃毛部分則與醫療無關,另驗血報告及趨內寄生蟲部
    分,被告從未承諾過原告,且由原告將小狗帶回驗血檢查結
    果是健康的,亦可證明被告並無虐待該小狗,而頭套及耳藥
    水部分,依醫師之健康證明所載,並未提及該小狗之耳朵有
    問題,故原告此部分請求顯無理由。又原告所指「龍龍」有
    消瘦情形,以台灣米克斯品種而言,此體重、體型應為正常
    ,故驗血報告及生化報告亦為正常,被告不用負擔原告把狗
    養胖之費用,且原告所提出之購買飼料發票,為99年間之發
    票,應與本件無關。至原告請求違約賠償部分,被告當初固
    有答應要為小狗施行結紮、植入晶片、4 合1 檢驗及狂犬病
    注射,但此係因原告表示要將小狗送養,所以才在收據上記
    載此等內容,惟原告於交狗當天即反悔,並向被告表示不送
    養,故被告於警詢中亦陳稱如小狗要送養,才會施行結紮等
    語,此係為了不讓小狗流浪繁殖,何況,原告每月每隻狗僅
    交付被告2,000 元,要做這麼多事情,而原告寄養沒多久就
    將小狗帶回,可見原告是計畫好要向被告求償,原告所提出
    之古亭動物醫院寵物登記,因被告未看見,故無法得知是帶
    何小狗去登記,原告所提出之台北市獸醫師公會診療收費表
    為制式之定價,實際上並無醫院會依此標準收費,且台北市
    有永齡基金會及其他協會補助結紮,並不用花費那麼多錢,
    甚至為免費,又結紮、狂犬病、登記、晶片等在斗六市施作
    均為免費,係由獸醫師公會提供,故小狗有送養時才會施作
    ,由被告所提出之犬貓絕育補助紀錄表、雲林縣家畜疾病防
    治所與斗六動物醫院之合約書、犬貓絕育實施要項、雲林縣
    家畜疾病防治所99年8 月13日函等資料,即可證明在斗六市
    施行結紮為免費,原告如將小狗帶至其他地區結紮,所花費
    用即與被告無關,原告現在仍可將小狗帶回交由被告去結紮
    ,至於4 合1 檢驗部分,被告均有自行幫原告寄養之2 隻小
    狗施作,檢驗材料係向廠商購買,成本約240 元,僅需抽取
    小狗之血液滴在試劑上即可檢驗,且檢驗結果均為健康,綜
    上,原告應不得向被告請求違約賠償等語資為抗辯,並聲明
    :原告之訴駁回。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項:
  (一)兩造於96年10月間成立寄養契約,約定由原告將「長平」及
    「龍龍」等2 隻小狗交付被告寄養。
  (二)原告於96年11月9 日在國道一號高速公路泰安休息站,將「
    長平」及「龍龍」交付被告,並當場交付4,000 元給被告,
    被告則當場開立收據乙紙給原告,其後原告均按月交付4,00
    0 元予被告至97年7 月止。
  (三)原告自97年4 月間起,多次與被告聯繫要求看「長平」,但
    原告均未看到「長平」,原告遂於97年8 月15日親往被告設
    於雲林縣斗六市○○路39號之狗場查看,惟當日並未看見「
    長平」。
  (四)「長平」寄養時年齡為2 到3 歲,該種類小狗之壽命約14歲
    。
四、本院就兩造爭執事項所為之判斷:
  (一)兩造間寄養契約有無約定寄養費用為何?
    原告主張兩造約定原告將「長平」、「龍龍」等2 隻小狗交
    由被告寄養之寄養費用為每月4,000 元乙情,被告則否認上
    情,辯稱:兩造並未約定固定收取多少之寄養費用,均係由
    寄養人任意付費,而原告自96年11月起至97年7 月止按月交
    付4,000 元給被告,此係原告自行決定匯款金額,故被告並
    未與原告對帳,亦無權利向原告催款等語,惟依原告於96年
    11月9 日將「長平」及「龍龍」交付被告時,被告當場所開
    立之收據上所記載「1.龍龍(公)2.長平(母)銀行代號00
    4 PS. 包含結紮、晶片、4 合1 檢驗費。不送養。交由蔡惠
    雯Z000000000照顧。可隨時帶回。收4,000 元(96.11.9-96
    .12.8 止)每月10前匯至台灣銀行000-000-000000」等語,
    可知原告當日所交付之4,000 元即為2 隻小狗之首月寄養費
    用,且兩造間並有約定原告每月應匯款之期限及帳號,參以
    原告自96年11月起至97年7 月止均按月交付4,000 元給被告
    乙情,為兩造所不爭執,及被告於本院98年度易字第534 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99年度上易字第209 號刑事案件審
    理中均不爭執其與原告所約定寄養「長平」、「龍龍」之代
    價為每月每隻狗2,000 元之事實,有本院依職權所調取之上
    開刑事卷宗可佐,則被告於本院審理中始翻異前詞,改稱:
    兩造並未約定固定收取多少之寄養費用,均係由寄養人任意
    付費云云,顯與事實不符,自非可採,是原告主張兩造約定
    原告將「長平」、「龍龍」等2 隻小狗交由被告寄養之寄養
    費用為每月4,000 元乙情,應堪採信。
  (二)被告有無詐騙寄養費之行為?
    原告主張被告明知「長平」已死亡,仍向原告詐騙97年5 、
    6 、7 月之寄養費共計6,000 元乙節,固為被告所否認,惟
    查,原告將「長平」、「龍龍」交被告寄養後,因被告於97
    年2 月13日以E-MAIL寄送予原告之小狗照片顯示「長平」罹
    患疾病,且被告未定期寄送小狗照片予原告,原告乃於97年
    4 月22日以電話向被告表示要南下觀看該2 隻小狗,詎被告
    明知「長平」當時因故已不在其狗場,竟意圖為自己不法之
    所有,對原告隱瞞該事實,向原告佯稱其於同年5 月間將會
    到臺北,屆時再帶小狗北上給原告觀看云云,惟至同年5 月
    間仍無消息,經原告於同年6 月間以電話聯絡被告表示要南
    下觀看小狗,被告復假稱1 個禮拜只能有1 組人馬去看狗,
    原告已排到同年7 月27日,使原告無法看到所寄養之小狗,
    誤以為「長平」仍在被告之狗場飼養而陷於錯誤,依約接續
    於同年5 月9 日、同年6 月9 日、同年7 月9 日將「長平」
    之寄養費各2,000 元匯至原告指定之帳戶內,嗣於同年7 月
    25日被告又以颱風前來尚需整理場地為由而要求延期,原告
    乃詢問能否於同年8 月2 日前去觀看小狗,順便交付8 月份
    之寄養費,被告雖同意原告於同年月9 日前來看小狗,至當
    日下午又以電話聯繫原告詐稱要帶該2 隻小狗北上臺北給原
    告觀看,至同日晚間8 時許,經原告以電話詢問被告身在何
    處,被告乃虛偽告知某臺北市地點,致原告無法找到被告,
    被告為安撫原告,遂於同年月11日以另隻黑白小狗之照片佯
    充「長平」之照片以E-MAIL寄送予原告觀看,經原告發覺有
    異,乃於同年月15日先後3 次偕同訴外人陳翠蓮與雲林縣警
    察局斗六分局長安派出所警員,至被告狗場查看,惟只見「
    龍龍」,「長平」則不見蹤影,亦無法聯絡被告出面說明,
    始知受騙等被告觸犯詐欺取財罪之犯罪事實,業經本院刑事
    庭審酌原告及證人陳仙、陳翠蓮、警員胡嘉屏等人之證述、
    小狗照片、轉帳匯款單、估價單、存摺、網頁、E-MAIL資料
    、警員蒐證錄影光碟及照片等證據資料及被告之陳述後,認
    定被告犯罪事證明確,而以98年度易字第534 號判處原告有
    期徒刑4 月,並得易科罰金,原告不服上訴後,經臺灣高等
    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庭依被告之聲請傳訊證人李旻靜,並審酌
    前開證據後,仍認被告犯罪事證明確,而以99年上易字第20
    9 號判決上訴駁回而告確定在案,此有上開刑事卷宗及判決
    書在卷可稽,則被告明知「長平」已因故不在其狗場,仍對
    原告隱瞞該事實,並向原告詐騙97年5 、6 、7 月之寄養費
    共計6,000 元之事實,應可認定,被告仍執刑案中之辯解否
    認上開犯罪事實,要非可採。至原告另主張「長平」業已死
    亡乙節,因乏證據證明屬實,自不足以認定。
  (三)被告就原告交付寄養之「長平」及「龍龍」是否成立侵權行
    為及債務不履行?
    1.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
      任,民法第184 條第1 項前段定有明文。次按因可歸責於
      債務人之事由,致給付不能者,債權人得請求賠償損害;
      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為不完全給付者,債權人得
      依關於給付遲延或給付不能之規定行使其權利。因不完全
      給付而生前項以外之損害者,債權人並得請求賠償,民法
      第226 條第1項 、民法第227 條第1 項、第2 項亦有明文
      。
    2.查原告與被告成立寄養契約,並於96年11月9 日將「長平
      」及「龍龍」交付被告寄養,且按月支付寄養費用予被告
      ,已如前述,則被告依兩造間之寄養契約即負有依善良管
      理人之注意義務照顧「長平」及「龍龍」之義務。惟「長
      平」於97年4 月22日即因故不在被告狗場,迄至同年8 月
      15日原告前往被告狗場查看時,仍不見「長平」之蹤影,
      業經本院認定如前,且被告開立予原告之寄養收據上已載
      明「可隨時帶回」等語,惟被告迄今仍未依原告之要求將
      「長平」返還原告,且無法交代「長平」之去向或生死,
      則被告就「長平」在其照顧期間發生去向不明之情形,致
      原告受有該犬隻之財產權滅失之損害,顯有應注意、能注
      意而疏於注意之過失侵權行為,及因可歸責於被告事由致
      給付不能之債務不履行之情事,應可認定,故原告自得依
      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相關規定向被告請求損害賠償。
    3.另「龍龍」於97年8 月15日經原告前往被告狗場帶回,翌
      日經原告帶至醫院檢查結果如下:「茲陳翠英小姐所飼養
      的雜種白色公狗2 歲,畜名龍龍,16.7公斤,於民國97年
      8 月16日來本院檢查,發現有消瘦,身上罹患疥癬蟲及黴
      菌感染。用Tyovan及AVID掃描器掃描沒發現晶片」等語,
      此有犬貓綜合醫院永和獸醫院獸醫師出具之診斷證明書在
      卷可查,且經比對原告所提出「龍龍」於96年11月9 日交
      被告寄養時、97年8 月15日從被告狗場帶回時及98年2 月
      20日康復後等3 個時期之照片,明顯可見「龍龍」於97年
      8 月15日從被告狗場帶回時之身型甚為消瘦,且皮膚、健
      康狀況不佳,但在交被告寄養時及原告帶回照顧一段時間
      後之體型及外觀則均十分健康、清潔,再參以被告狗場飼
      養之犬隻眾多,且環境不佳,業經本院刑事庭勘驗警員蒐
      證光碟,並製有勘驗筆錄附於上開刑事卷宗卷可憑,可認
      「龍龍」係因被告之疏於照料,致罹疾病及消瘦,原告並
      因而受有該犬隻之財產權之損害,則被告就原告所受「龍
      龍」健康受損之損害,顯然亦有應注意、能注意而疏於注
      意之過失侵權行為,及因可歸責於被告事由致不完全給付
      之債務不履行之情事,可以認定,故原告自得依侵權行為
      及債務不履行之相關規定向被告請求損害賠償。
  (四)原告請求之損害賠償有無理由?
    1.詐騙寄養費部分:
      查被告明知「長平」已因故不在其狗場,仍對原告隱瞞該
      事實,並向原告詐騙97年5 、6 、7 月之寄養費共計6,00
      0 元之事實,業如前述,原告因被告上開故意侵權行為,
      致受有支出寄養費6,000 元之損害,則原告請求被告賠償
      此費用,自屬有據,應予准許。
    2.「長平」部分:
      原告請求被告就「長平」部分賠償其303,000 元,為被告
      所否認,經查,被告因過失侵權行為及可歸責於己之債務
      不履行事由,致「長平」在其照顧期間發生去向不明之情
      形而無法返還該犬隻予原告,使原告受有該犬隻之財產權
      滅失之損害,詳如前述,被告自應賠償原告因此所生之損
      害,惟因「長平」本為流狗浪,並無一定之市價可供參考
      ,為兩造所不爭執,經本院審酌「長平」寄養時年齡為2
      到3 歲,該種類小狗之壽命約14歲,為兩造所不爭執,參
      以原告對「長平」之感情、所花費之心力、交被告寄養之
      期間及原告所支出之寄養費用等一切情事後,認被告無法
      返還「長平」予原告之賠償金額應以30,000元為適當。至
      原告依其財力可提供「長平」10年存活期間之照顧費用及
      伙食費、預防針注射費用估算其受損金額,惟上開費用乃
      原告如繼續飼養「長平」所需花費之金額,並非原告因「
      長平」滅失所生之損害,是原告計算其此部分所受損害之
      依據,應非可採。故原告此部分請求於30,000元之範圍內
      ,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其逾此數額之請求,尚屬無據,
      不應准許。
    3.「龍龍」部分:
      (1)醫療費用部分:
        原告請求被告賠償「龍龍」之醫療費用7,900 元,亦為
        被告所否認,經查「龍龍」於97年8 月15日經原告前往
        被告狗場帶回,翌日經原告帶至犬貓綜合醫院醫院永和
        獸醫院檢查結果,發現有消瘦,且身上罹患疥癬蟲及黴
        菌感染,已如前述,又原告於97年8 月16日、20日、23
        日、28日先後4 次帶「龍龍」至上開醫院檢驗及治療,
        分別支出醫療費用3,600 元、900 元、2,600 元、800
        元共計7,900 元,亦有原告所提出上開醫院出具之免用
        發票收據4 紙附卷可憑。被告雖辯稱前揭收據上之治療
        及檢驗項目,其僅認同皮膚病部分,但該項花費亦過高
        等語,惟經本院函詢上開醫院:前揭收據所列各項摘要
        中何者係「龍龍」於97年8 月16日至該院就診時因身體
        、健康狀況異常而回復至正常狀態所需之必要費用?據
        該院獸醫師回覆稱:除洗牙2,000 元係應畜主要求施行
        之外,均為必要費用,此有該醫師99年10月21日之回函
        附卷足參,是前揭醫療費用7,900 元經剔除97年8 月23
        日之洗牙費用2,000 元後,其餘5,900 元應認均係「龍
        龍」於被告照顧期間因被告之疏失導致身體、健康狀況
        異常而回復至正常狀態所需之必要費用。被告雖又辯稱
        兩造間寄養契約並未約定醫療費用應由被告負擔乙節,
        惟被告收取原告寄養費用而負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
        務照顧「龍龍」之義務,今「龍龍」既係因被告之疏於
        照料,致罹疾病及消瘦,使原告受有支出上開必要之醫
        療費用之損害,被告就此一損害自應負侵權行為及債務
        不履行之賠償責任,故被告上開所辯,自非可採,是原
        告此部分請求於5,900 元之範圍內,為有理由,應予准
        許,其逾此數額之請求,尚屬無據,不應准許。
      (2)伙食費部分:
        原告請求被告賠償依「龍龍」康復時間需半年計算,原
        告每月須支出伙食費3,000 元,半年之伙食費共計18,0
        00元,為被告所否認,惟經本院函詢「龍龍」就醫之犬
        貓綜合醫院醫院永和獸醫院:依前揭診斷證明書所載「
        龍龍」消瘦情形,其回復至常體重所需時間及伙食費用
        為何?據該院獸醫師回覆稱:每隻狗體質不同,無法估
        計時間與費用等語,此有上開該醫師99年10月21日之回
        函可參,原告就此部分請求雖另提出99年3 、4 月間購
        買飼料之發票為證,惟被告已否認前開發票與本件之關
        聯性,且由前開發票僅能證明原告有於發票上所載時間
        購買飼料之事實,尚不能證明所購買之飼料與「龍龍」
        於97年8月15日經原告帶回時之消瘦情形有何關聯性,
        而原告迄至本件言詞辯論終結前仍未舉證證明「龍龍」
        因被告之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行為所需額外支出之
        伙食費為何,其此部分請求,自屬無據,不應准許。
      (3)受虐賠償部分:
        原告雖主張就「龍龍」受虐部分另向被告求償150,000
        元,惟原告就「龍龍」受損部分,於法律上僅有財產權
        受侵害,依法不得請求精神上之損害賠償,而原告復未
        能提出其因「龍龍」受損致生之其他財產上之損害,是
        原告此部分請求,為無理由,不應准許。
    4.工資及車資部分:
      原告主張被告前曾控告原告毀棄損壞案件,後又撤回,致
      原告從臺北至斗六分局製作筆錄,花費工資及車資共計5,
      100 元,而請求被告賠償此費用,惟原告因案涉訟而前往
      警局製作筆錄,乃行使自身訴訟上及法律上之權利,且與
      本件被告之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行為無關,原告就其
      因此支出之工資及車資部分,自不得向被告求償,其此部
      分請求,顯於法無據,礙難准許。
    5.違約賠償部分:
      (1)原告主張依當初被告簽立之收據所載,其需為原告寄養
        之小狗施行結紮、植入晶片、4 合1 檢驗及狂犬病注射
        ,但被告均未施作乙情,被告則辯稱其當初固有答應要
        為小狗施行結紮、植入晶片、4 合1 檢驗及狂犬病注射
        ,但此係因原告表示要將小狗送養,所以才在收據上記
        載此等內容,惟原告於交狗當天即反悔,並向被告表示
        不送養,故被告於警詢中亦陳稱如小狗要送養,才會施
        行結紮等語,惟依被告於96年11月9 日原告交狗當日所
        開立之收據上所記載「PS. 包含結紮、晶片、4 合1 檢
        驗費。不送養。」等語,已可證明被告於原告交狗當日
        已明知原告不將寄養小狗送養,但被告仍同意為原告寄
        養之小狗施行結紮、晶片及4 合1 檢驗,且施作費用已
        包含於寄養費用內,是被告所辯上情,應非可採。
      (2)又原告主張被告未替寄養之小狗施行結紮、植入晶片、
        4 合1 檢驗及狂犬病注射,而依債務不履行之規定向被
        告求償乙節,被告固自認未施作結紮、狂犬病預防針注
        射、登記及植入晶片等部分,惟否認未施作4 合1 檢驗
        部分,並辯稱:其有自行幫原告寄養之2 隻小狗施作,
        檢驗材料係向廠商購買,成本約240 元,僅需抽取小狗
        之血液滴在試劑上即可檢驗,且檢驗結果均為健康等語
        ,而原告亦未能舉證證明被告未施作4 合1 檢驗,況且
        ,原告就「龍龍」受損部分請求被告賠償並經本院准許
        之醫療費用項目中關於97年8 月16日之驗血檢查、費用
        1500元,即為原告所指4 合1 檢驗,且檢驗結果並無罹
        患重大疾病,亦據原告自承在卷,並有原告提出之檢驗
        報告單存卷可考,是原告就此檢驗費用,應不可重複請
        求賠償,則原告就4 合1 檢驗部分,既不能證明被告有
        違約之事實,即不得於「龍龍」之醫療費用外,另外向
        被告求償該費用。
      (3)原告雖向被告求償2 隻小狗植入晶片含狂犬病預防針注
        射之費用2,600 元,並提出寵物登記管理及營利性寵物
        繁殖買賣或寄養業管理收費標準為憑,依該標準第3 條
        固規定寵物晶片、頸牌之成本及植入手續費300 元,未
        絕育寵物登記費1,000 元,惟原告帶「龍龍」前往古亭
        動物醫院辦理寵物登記、植入晶片及狂犬病接種,實際
        所支出之費用為800 元,此有原告所提出之古亭動物醫
        院寵物登記資料及寵物登記證在卷可查,且其上所載資
        料亦與「龍龍」之資料相符,被告空言否認該登記資料
        上之小狗即為「龍龍」,自非可採。又觀之作為兩造間
        寄養契約之收據上雖有約定被告應為寄養之小狗施作結
        紮、植入晶片及4 合1 檢驗等項目,但並未約定被告如
        有違約情形時應如何賠償,則於被告發生違約事實時,
        即應以原告實際發生之損害據以求償,而原告因被告違
        約未施作植入晶片(含狂犬病預防針注射)之事實,實
        際所生損害既僅有800 元,則原告就該項目可請求被告
        賠償之金額即為800 元。另原告請求被告賠償2 隻小狗
        之結紮費用6,000 元部分,固提出台北市獸醫師公會開
        業會員(醫院)診療收費表為據,惟原告自承迄今尚未
        替「龍龍」施行結紮,故原告就該項目顯然亦尚未有損
        害之金額發生,亦不得先行向被告求償。綜上,原告請
        求被告給付違約賠償10,000元部分,僅於800 元之範圍
        內,為有理由,應予准許,其逾此數額之請求,為無理
        由,應予駁回。
    6.綜上論述,原告請求被告賠償遭詐騙之寄養費6,000 元、
      不能返還「長平」之損害金額30,000元、「龍龍」受損回
      復原狀之必要醫療費用5,900 元、違約未施作植入晶片致
      生之損害800 元,共計42,700元,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其逾此範圍之請求,即屬無據,應予駁回。
  (五)末按給付有確定期限者,債務人自期限屆滿時起,負遲延責
    任。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債權人得請求給付時,經
    其催告而未為給付,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
    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
    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前項催告定有期限者
    ,債務人自期限屆滿時起負遲延責任,民法第229 條定有明
    文。又遲延之債務,以支付金錢為標的者,債權人得請求依
    法定利率計算之遲延利息。但約定利息較高者,仍從其約定
    利率;應付利息之債務,其利率未經約定,亦無法律可據者
    ,週年利率為百分之5 ;亦為民法第233 條第1 項、第203
    條所明定。本件原告請求被告損害賠償,並未定有給付之期
    限,從而,原告本於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法律關係,請
    求被告給付原告42,700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被告之翌日
    即98年10月20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5 計算之法定
    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至其逾此部分之請求,為
    無理由,應予駁回。
五、本判決勝訴部分,係適用簡易程序所為被告敗訴之判決,爰
    依民事訴訟法第389 條第1 項第3 款規定,依職權宣告假執
    行。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亦失所附麗,應併予
    駁回。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未經援用之
    證據,經審酌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一一詳為論述
    ,併此敘明。
七、本件係原告於刑事訴訟程序中附帶提起之民事損害賠償事件
    ,經本院刑事庭依刑事訴訟法第504 條第1 項規定裁定移送
    前來,而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本無徵收裁判費,且本件於審理
    過程,並無支付其他費用,是本件無訴訟費用,併此敘明。
中    華    民    國    99    年    12    月    21    日
                  斗六簡易庭      法  官  王雅苑
上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訴
理由,如於本判決宣示後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於判決送達後20
日內補提上訴理由書(須按他造人數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    99    年    12    月    22    日
                                  書記官  潘佳欣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