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狗狗

作者: 
釋悟泓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助人為快樂之本」這句話如果是真的,而且是可以做到的,至少有二個充份而且必要的條件:
  一、助人者是自願的。

  二、受助者是願意的。

  訓練導盲犬幫助盲人--那些犬隻快不快樂呢?

  瑞士導盲犬訓練學校(SSSB),基本上不僅希望那些被幫助的盲人或殘障者,心中充滿光明和活力。更希望那些助人的犬隻快樂。

  瑞士全國約有一萬名登記可稽的盲人,另有八萬人為視障者,至一九九六年為止,大約有二百五十位盲人擁有導盲犬。擁有的先決條件是盲人自己必須有動力,而且喜歡狗;值得安慰的是,這樣的條件是可以被培養出來的。

  魯迪小姐(Rudi)是SSSB的負責人,她在四歲時就開始不顧父母的警告,而堅持要吃素。二十五年前她和二位朋友在位於法國與瑞士邊界的森林裡,利用一小塊空地開始訓練導盲犬-- 「要讓狗和盲人成為真正的生命共同體,你必須對牠平等看待」是她堅定的信念。

  SSSB內的犬隻也只有二種顏色,黑的和白的,據說偶而也會有棕色出現,但非常少。如同人類一樣,他們只是避免近親交配而己,而會繁殖出什麼樣的下一代,只有 「自然」才曉得。

  佔地約五百坪的SSSB,以分量計,每年可培養三十六到四十隻導盲犬,而目前約只在二十五隻左右,每隻為七~八個月大,雖仍算是孩子,卻都已是中型犬隻的身材,每隻皆注入晶片、擁有身份,公的則先結紮。

  二個月大時,牠們分別被送往普通民眾的家庭中住一段時間,學習與人類和諧相處,及一些基本的生活規範和禮節,提供居家學習的民眾都是義務性質。約在十八個月以後,牠們才開始正式接受訓練。牠們還是很愛玩,教練說每次上課之前,都必須讓她們充份的玩個夠,牠們才會專心學習並接受訓練。

  一般訓練期間為六~九個月,在同一時間,那些早已登記希望擁有導盲犬的盲人或視障者,也要到犬舍學習如何與狗相處。犬隻受訓完畢後,教練會帶牠到盲人家中一起共同生活二個星期,以後的六個月中,教練每個月會安排一天去看牠們,再以後,就只有特殊狀況才需要教練,而教練一定隨傳隨到。因此,SSSB所培育的導盲犬只供給瑞士和附近接鄰之德、法二國盲人。不僅是對盲人的服務,更重要的是,SSSB對於每一犬隻都是終身照顧、終身服務、即使偶而有不適合訓練的犬隻,他們也一定會找到主人終身收養牠。

  訓練,只是技巧的養成而已。如何讓犬隻對人類充份信賴才是關鍵所在。工作人員帶我去參觀一隻母犬和她的八個小孩時,我奇怪的問,為什麼母狗不曾表現一般常見保護其小孩的行為。她說:包括母狗自己,打從牠們出娘胎開始,所學習、接受到的完全是 「人類」這個動物對牠們的愛護和幫助。在牠們的腦海、意識裡,「人」從來不是會帶給她們不好的事情的動物。因此,當牠們以後被訓練來幫助人時,牠們不僅是工作認真,敬業負責而已,牠們也可以完全被盲人所信賴。

  當我正在拍照時,工作人員抱起一隻小狗,沒幾秒鐘,那娃兒就眼皮鬆趴趴地在她臂上睡著了。原來這一家子被當天前往錄影訪問的電視記者折騰得快累翻了,而獸醫又要來給她們打預防針。

  正在瑞士服務的二百五十隻導盲犬中,約一百七十隻是SSSB所培養出來的,另有十隻左右在附近的德國和法國境內。每隔二年,他們會邀請盲人一起活動,爬山是其中之一。每人都揹著犬隻一起上山,其中有一位同時也是小兒麻痺患者的盲人,每次都跟大夥一同攻到山頂。據說他大約每隔十分鐘就會摔倒一次,但沒有受傷過,因為太習慣了,早已練就一身如同橡膠一樣不怕摔的功夫;每次跌倒爬起來的第一句話,他總是說:「好狗狗,都是我的錯,不怪妳!」

  另外,他們也請盲人們用泥土捏出他們心目中的狗。對明眼人而言,那些泥塑的狗當然是恍忽其相的,但那模糊且說不出來像或不像的外形,正好表達了盲人與狗的互動關係光靠泥巴是捏不出來的。而當我一張張的挑選要帶哪些清清楚楚的照片回協會時,看著那些令我驚嘆、擊掌的犬隻,我省思自己是否連模糊的塑像都捏不出來!

  互動,也須要培養。SSSB特別製作一模一樣的狗鞍,但尺寸剛好套在人的身上。為的是訓練盲人親身體會出來,如果他錯用或誤用那個 「狗鞍」的時候,狗會有什麼不舒服或痛苦的感覺。另外,盲人也要學習如何 「貼近」、「體貼」犬隻--聽牠們的心跳,觸摸了解牠們身體的每一部份。據說,狗兒們常因此而覺得正在被 「馬殺雞」,顯得 「樂不可支」,遲遲不肯翻起身來,恢復正襟危坐的標準導盲犬英姿。

  瑞士目前有三個團體訓育導盲犬。SSSB最具規模,歷史也最久。另二個團體每年則總約提供十隻左右。盲人保險協會幫助SSSB一部份經費,但他們重要的經費來源則是來自一般民眾和義賣品--如T恤,布偶,海報等,而盲人則不需付任何費用。

  SSSB現有工作人員二十名,包括二名兼職者,八位訓練師。採取特約獸醫制度,每年預算大約為1.5~2百萬瑞士法朗,(台幣約四千萬左右)。一年出版二期雜誌,報導盲人與狗的消息。如果有一天,你在瑞士和德國的街上看到一隻狗,穿著藍底、白色圓形導盲犬的背心,旁邊並沒有盲人,也沒有掛著狗鞍時,表示牠的主人正在附近--吃飯、喝咖啡、或正與朋友聊天,而牠也是正在--Tea Time之中。

  大多數盲人因行動不便成為人類中的弱勢,而拉不拉多導盲犬則是犬類中的佼佼者。同樣是動物,如果我們有正確的飼養和教育方法,正確的認知,人與動物和諧相處,動物與人都快樂的景象是可以預期的。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