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食物來到我眼前…

作者: 
陳玉敏(本會義工)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食物,來到我眼前………五月,台北的五月怎麼一直大雨傾盆。好多天了,我又餓、又濕、又冷,終於今天有人為我們送食物來了。我得吃,得吃一點東西,因為好多、好多天了,我已經餓的沒有力氣……臉,放進碗裡,要張開嘴才吃的進去,但是但是誰來幫我,為什麼我連張嘴的的力氣都沒了呢……?

  愈來愈不了解,人類的世界。

  曾經,媽媽跟我說,我們狗陪伴了人類一兩萬年,是人類最忠實、親密的朋友,一但我們成為某個家庭的一份子,我們便永遠忠心、護主,不會嫌棄我們的主人,從小媽媽就叮嚀我,我是「可卡」名犬,我要乖乖有好教養,將來像哥哥姐姐一樣找到愛我的主人後,就會幸福又美滿。媽媽又說,因為我們是有身價的名犬,可以幫主人賺錢,所以我們的命運比一般雜種狗來的好。我知道,在台灣有好多雜種狗每天都有一餐、沒一餐的餓著,牠們要四處去流浪,為自己找食物,牠們也是我的同伴,我一直都好心疼牠們。

  我曾經有一個懷疑,也好奇地問過媽媽,但是媽媽要我心靈不要那麼敏感。有時我深深覺得,我們的主人好像只把我們當做是「搖錢樹」?而不是一個「媽媽的寶貝」,我們的出生一定要有可供他利用的「價值」,我們的存在好像也為了一種特別的「使命」-配種。因為我看到家裡有一個很叫我害怕的地方,那就是有火的焚化爐。你們知道嗎?好多狗狗一生出來,如果沒有美麗健康,或是有狗狗病的很嚴重,就會被主人丟到那個火裡燒死,有時我不小心轉頭看到那個焚化爐,就會看到有些同伴的骨頭、手、腳堆在一起,我真的感覺好恐怖-怕有一天,我失去「商品價值」了,也會被丟進去。

  然而更恐怖的事終於發生了,不知道為什麼,主人不見了,不知道到哪裡去?好多天、好多天不再出現給大家一點水和食物。我不敢去想,他是不是遺棄我們了,他竟然能把大家丟在這裡,不聞不問;好幾隻秋田、虎斑土狗、狼犬被栓在樹幹上,餓的受不了了,牠們想出去找吃的,但是掙脫不開鎖鍊,掙脫不開、掙脫不開‥‥‥牠們哀哀的哭、嗚嗚鳴叫…但是一直沒有人、沒有人來幫助我們。那一天,那一隻大狼犬看了我最後一眼,就倒下去了,接連幾天又有幾隻也跟著倒了。雨打在牠們的身上,蒼蠅、蟲蟲也來了‥‥‥被關在籠子裡的洛威娜、柴犬、哈士奇、馬爾濟斯、貴賓‥‥‥大家拼命逃出籠子,試著跑到樹林外的街道上找食物,但難有所獲,大家仍餓,只靠喝雨水、撐著。

  等待、害怕、難過、焦慮、絕望‥‥‥大家經歷相同心情,最後無法可施了,我只好趴下來等著,等、等什麼呢?人、會不會有好心人來救我們?

  原來,有一種殘酷的對待,叫--餓死我們…

  原來,我們的飼主將我們惡意遺棄了,因為經濟不景氣了,或者是炒錯市場了,我們的好身價不在了…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