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履犬殤 -八十七年台灣公立流浪犬收容所現況調查報告及具體改善建議

作者: 
INGRID NEWKIIRK撰 (人道對待動物協會PETA會長) 翻譯 黃怡
專題分類: 
專題分類: 

 

  自從八十五年二月份關懷生命協會與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 ) ,針對全台灣七十五個公立流浪犬收容所進行訪查,以平面及影像記錄,向世人公佈台灣公立收容所內對待動物的殘虐實況,並據此要求政府即刻進行人道改善後,為監督政府單位實地執行改善情形,協會與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 (WSPA) 及美國人道對待動物協會(PETA),每年持續針對公立收容所進行訪查,以實地所見情形,總結出建議報告,希望以不斷的發聲,讓行政效率低落的政府能加緊改善的腳步。
 
  今年十月,協會與美國人道對待動物協會(the People of Ethical Treatment to Animals,下文皆簡稱PETA)的三位代表,包括一名獸醫,再度訪查了部份的收容所,其中包括:基隆、深坑、汐止、桃園、八德、鶯歌、三峽、三重等收容所。以下是這次的訪查報告,描述了收容所的現狀與其原應具備的最低標準,以及如何提升現狀,來達到一般公認的收容所運作上的基本要求,本報告內容雖然是針對上述的收容所所撰述,但其實問題卻是普遍存在在全台的收容所中。
 
  我們仍不斷想問:動物保護法通過了,但我們的政府行政改革的腳步能否加速,其實問題真有那麼難嗎?誠如作者所言:流浪犬要的不多,一個可以提供牠們遮風避雨的地方,冬天防寒害,夏天防日曬,舒適而乾淨,讓牠們嶙峋的老弱筋骨得以歇息,或是生產牠們的下一代,可以得到人類友善的對待……。
 
  但,政府官員的決心何在……?
 
大致上的觀察
 
  總體而言,所看到的狀況令我們深感沮喪和困惑。這些收容所骯髒﹑過份擁擠,動物因生病而折騰,工作人員則是未受訓練,通常的漠不關心,他們完全不了解照顧和「管理」動物的基本法則。
 
  但換而言之,除了挫折之外,我們也覺得尚有希望。這些暴露出的問題固然重大且危急,卻每一項都不難改進。其實,也唯有時間能夠告訴我們,是不是我們這麼樂觀是對的。
 
  我們所到之處,或是在每一次的會議裡,都會聽到像其他人許多年來所聽過的講法:就是大家要有耐性,時間充份才能改善問題。
 
  無庸置言的是,活得好好的人當然儘有時間去照管和他們沒有直接相關的事,然而辦事遲緩的結果,卻反映在受害犬隻的眼眸和身體狀況上。就我們經驗豐富的人觀察,這些犬隻幾乎無一例外,飽受共同監禁的其他犬隻之挑釁和騷擾而感到苦惱,欄柵中全無安適可言,牠們又遭到不恰當及恐怖的對待,躺睡的地方又硬又濕。我們希望政府有關單位把流浪犬的事擱在心上,努力以合理速度來替牠們解決問題。
 
問題一:管理人員未經訓練以及態度不佳
 
標準狀況:
  訓練是「管理」動物者不可或缺的。從事動物工作和監督他們的人,都必須是對這種職業感到自豪的專業人員。在調理及照顧動物方面,他們必須把溫和而正確地對待動物當成藝術,能夠嫻熟且運用自如。他們要能夠辨識疾病和受傷的癥候,以適時延醫治療或請求安樂死。他們必須了解流浪犬收容所對於社區的重要性,無論服務人群或狗群,他們都負有義務。
 
實際狀態:
  工作人員對犬隻有恐懼,而且害怕觸摸到牠們。他們相信犬隻是危險的,並會傳染上疾病。似乎他們也認為,自己所從事的工作是無用而卑微的。
 
  我們這個觀察小組,一次又一次地發現生病和受傷的犬隻被遺棄在籠子角落,因為痛苦和饑餓而折騰,卻沒有獲得解困。對於牠們的困境,若干工作人員及上級監督的態度從拋諸腦後﹑輕蔑到戲謔,等而有之。
 
  舉例來說,在三峽收容所,籠子裡有隻垂死的狗,既沒得吃也沒得喝,他們的管理方式是粗率的,不曉得是沒辦法或不願意,竟完全不去碰那隻狗,僅一個工作人員例外,他用的卻是用腳去戳狗。當我們請求給一隻長滿疥癬的狗做治療時,他們根本置若罔聞,前來的公家機關人員甚至公然嘲笑我們的請求。
 
  現場的「獸醫」,敷衍地說他會治療這隻病狗(其實狗已不祇是治療的問題了),但事實上他對於該收容所的狗連手都不肯伸出去碰觸,也拒絕透露他的姓名,並對我們表示輕蔑和憎惡。在觀察小組的堅持下,所方叫來第二名獸醫,他總算幫上忙為這隻狗做了安樂死。
 
 
  在桃園嶄新的流浪犬收容所裡,一隻狗瘸著腿走過飼養區,所方沒注意到牠的腿斷了,而且沒給治療。在八德的收容所,有一隻渾身潰爛、倦累不堪的狗,和其他四隻狗合關在一小小的圍欄裡,還不停地搔著牠皮膚上的傷口。在基隆收容所,狗打架時工作人員根本不制止,他甚至連最小的狗仔都害怕,捉籠裡的狗還得用繩圈,但動作並不俐落,有點像小孩在遊樂場裡玩套圈圈的遊戲。
 
  在三重流浪犬收容所,管理人員以鐵鉗把一隻無法走路卻還清醒的狗拽到飼養區的走道,用腳踢牠,看牠是否仍活著。這隻狗必定感覺得到管理人員以靴子在重擊牠的頭部。為了應付檢查,所方把犬隻分散到每個飼養場地裡,但即使如此,每處都還有嚴重感染疥鮮的犬隻,其中包括一隻做了母親的狗,身上百分之九十的被毛已脫落。
 
  我們訪視過的所有流浪犬收留所,工作人員都很怕狗,無論是多麼小或害羞的狗,不願意以手碰觸到牠們,或試著溫和地引導牠們。缺少這些基本的能力,他們能為犬隻做的事就很少了。
 
  某些例子顯示,流浪犬收容所的工作人員對於動物的健康狀況是無知的,也不了解照顧這些犬隻以及解除犬隻病痛是他們的責任。  其他的一些例子,問題則出在工作人員對於犬隻全然抱著傲慢﹑冷淡的態度,根本無法做到對犬隻的感同身受。譬如在基隆的收容所,一位工作人員抱怨到,給犬隻注射安樂死的針劑,必須一隻一隻做,太浪費時間了,不如把許多狗一齊溺斃。這種冷漠,對於專業的動物「管理」與收容所管理而言,不啻天大的嘲諷。
 
解決之道: 
  A、在某些例子而言,工作人員太排斥也太糟糕,要他們改變很難。就像南非主教圖圖(Desmund Tutu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所說的:「要叫醒假睡的人是最困難的。」這樣的人員應轉調其他工作,或是予以解聘。
 
  B、假使是因為缺少訓練,進而導致工作人員無知的行為,使收容所正確的功能不能發揮,也應向適當的動物保護團體請求現場指導。工作人員要知道,這種訓練是必須的,他們的職業能否持續,端賴他們是否順利地完成這種訓練,並付諸實際運用。收容所的上級監督,當然也須極力促成並撥出時間,使工作人員能夠完成訓練。
 
  C、假使能夠給予某種頭銜,受過訓練的動物保護檢查人員會發揮他們的職業驕傲,而不僅於是個處理垃圾的人罷了。犬隻不是「活的垃圾」,這種想法必須從工作人員的心裡根除。動物保護檢查人員的地位之提高,可藉助於小幅加薪,以及提供他們制服穿等;而所方亦須提供他們適合工作需要的工具,使他們能夠以有尊嚴且負責任的方式去執行任務。
 
問題二:對犬隻的不適當對待,以及被咬傷的工作人員
 
標準狀況:
  經過合理訓練的收容所工作人員,知道如何使犬隻覺得安適,故起因於不適當對待引起犬隻恐懼而咬人的事件,比較不會發生。工作時,一條栓狗皮帶是標準工具,緊急時再加上一根「「管理」桿」(control pole )。無論在哪種情況下,碰觸犬隻、穩住犬隻、並合宜的移動犬隻,而不致使牠們產生沮喪或其他行為上的問題,譬如咬人等,都是工作人員份內的職責。能夠這樣做,對於犬隻、探訪者和工作者而言,收容所才會是一個安全的環境。
 
實際狀況:
  每個我們訪視過的犬隻收留所,通常抓狗的方式都是撒個網索在狗身上,或是用工作人員自製的鐵套圈,鐵絲會深陷到狗的頸肉裡。通常,這樣抓狗是很耗時的,工作人員丟擲套圈在狗頭上,往往無功而退。這些犬隻在街上就逮時,都是被活生生的拖離地面,以頸部為軸心,給甩到半空中,然後撞落在卡車上的金屬板面,再以鐵絲套圈和長的鐵鉗硬推到籠子裡。此後,犬隻當然戒心森嚴,覺得咬人是唯一的防備方式。能怪牠們嗎?牠們的確是被「攻擊」了。以下是幾個實例:
 
 
  在基隆犬隻收留所,工作人員依請求移出一隻大型狗時,戴上了厚厚的手套,並拿著金屬套圈,我們則是開了籠子的門,將一條拴帶套在牠頭上,讓牠自己走出籠子。那名工作人員則說:他被狗咬怕了。
 
  在鶯歌犬隻收容所,一名工作人員給我們看他大腿上的新傷口,咬人的是一隻中型狗。我們看看籠中那隻狗,牠顯然是恐懼得要命,而且身上受傷嚴重,為了自衛,任何對待不當的人都會被牠咬的。用一條尼龍拴帶,我們溫和地把牠從籠子裡牽出來,拍拍牠﹑安撫牠,然後將牠抬上桌子做檢查。這隻母狗的一條腿重度感染,腫得有兩條腿那麼粗。我們稍稍按住牠,叫來獸醫給牠注射,牠一點兒也沒反抗。
 
  同樣的在汐止犬隻收容所,一隻被宣佈為「惡犬」的洛威娜犬,我們也餵了牠,輕易地將尼龍拴帶套在牠頸子上,溫和地牽著牠走來走去。
 
  因為收容所工作人未經對待動物的訓練,以致在面對和善或甚至害羞的犬隻時,也會激起牠們的狂躁。鐵絲套圈是很野蠻的工具,在鶯歌犬隻收容所,我們用了剪鉗才弄掉陷在一隻狗頸子上的鐵套圈;這隻狗咬過人,因此工作人員都不敢去取下套圈。在三重犬隻收容所,工作人員給我們看一整套精心設計、精挑細選後的金屬
 
工具,其中還包括一只彎曲的鐵條,是用來拿掉鐵圈套的;另外有各種的金屬鉗子,用來夾狗的頸子,拖拉牠們。沒有一個收容所用尼龍拴帶。在幾個收容所,我們看到斷掉卻很容易修好的「管理」桿閒置不用;這或許是工作人員不熟悉正確使用它的方式,最後祇好灰心不用了。
 
解決之道: 
  A、又是老話,工作人員必須受訓:政府單位和動物保護團體應合作提供免費受訓。在這種訓練上多投資,會使犬隻收留所中對於狗的待遇,以及所方的形象和專業精神改頭換面。
 
  B、或者我要說,最根本的辦法,就是政府應招募真正對保護、管理動物工作有興趣的人,進行台灣專業「動物保護檢查人員」的培訓;而不是像現在,由清潔隊的工作人員負責此工作,因為一個職業的工作者對自己的工作不抱熱情與興趣,如此給予再多再好的訓練可能都會事倍功半。
 
  C、一切野蠻而不適宜拿來對待動物的工具(包括套圈和鐵鉗),應予以移除,並取代以適當的拴帶和「管理」桿。
 
問題三:過度擁擠導致骯髒、鬥毆,以及相互傳染疾病
 
標準狀況:
  籠子與圍欄內所容納的犬隻,必須能夠有伸縮活動的空間,並使牠能夠建立起自己的領域,這在犬隻進入收留所時便必須加以衡量。那些生病或受傷的犬隻,由於經費或實際上無法得到治療的,或是生理﹑心理以及其他原因所方認為不宜收養的,應該立即施以安樂死。無法被認養出去、找到一個好的主人、好的家的結局若是不能避免,犬隻就不該給放在那裡活受折騰。狂躁的﹑懷孕的以及在哺乳的犬隻,應和其他犬隻隔離。
 
實際狀況:
  大多數犬隻收容所都非常過度地擁擠。由於生病和受傷的犬隻未能在進入收容所時,得到評量而適度處置,圍欄裡經常充滿患著慢性病不容易再找人收養的狗,或是生病的、飽受折騰的、受傷的狗。這些犬隻為了吃一口食物、喝一口水或一塊可以躺的地方,必須和其他健康的、精力較為旺盛的狗爭搶。過度擁擠導致犬隻為領域及其他實物而鬥毆。哺乳中的、懷孕中的犬隻以及幼犬,為了勉強能夠活下去,必須與其他犬隻做微弱的、脩關生死的鬥爭,下場非傷即死。有的狗根本占領著食物槽,不讓其他的犬隻來吃。生病或鬥毆而死的犬隻屍體,所方就隨隨便便把它們丟了,或是留在籠子裡,讓那些餓荒了的狗去爭食。
 
  因為過度擁擠,寄生蟲、傷口發炎、病毒和皮膚病往往相互傳染。鬥毆常常留下傷口而發炎引來蒼蠅,這種狀況若不積極有所改善,假使台灣島上爆發狂犬病,會是由於收容所本身的管理不當,使疾病在收容所裡散播的結果。而未經訓練害怕導致犬隻咬人的工作人員,最可能被咬。
 
 
 
  也因為過度擁擠,犬隻的排泄物及尿液在圍欄裡大量堆高而沒有處理,犬隻被迫躺在自己的廢棄物上,無法保持乾淨。工作人員不知道如何清潔籠子,所以廢棄物越積越多,或是在某些「最好」的收容所中,工作人員往圍欄裡直接沖水或噴水,把排泄物濺到籠子裡及地板的縫隙,也濺溼了犬隻,為牠們製造了更多的健康問題。
 
 
解決之道:
  犬隻在到達收容所時,必須加以評量,上述情形的病狗﹑傷狗以及容易再接受收養的狗,一待獸醫來就該予以安樂死。我們建議訂定管理辦法或更改法律,讓動物醫療技術人員能夠駐場處理足以讓犬隻致命的感染;這些人員祇要能夠穩健處理病例即可,無須要有獸醫學位。萬一有所延遲,那些懷孕的﹑哺乳中的﹑極小或極老的、生病或受傷的狗,都不能和一般犬隻關在一起。每天至少一次,工作人員必須對所有的狗進行檢視,若注意到任何犬隻有健康問題,應請獸醫進行治療。
 
問題四:收容所方不注意適當衛生,以及收容所根本不衛生
 
標準狀況:
  犬隻收容所的標準作業程序包括它的衛生計劃,整個設施必須是衛生的,以防範疾病的傳染,並使環境令動物與人都愉快。適當的衛生包括先把犬隻移開,讓稱職的清潔工人能夠將狗舍中固體的穢物掃除,撒上消毒劑,沖洗乾淨並弄乾,還包括清洗食物槽﹑器具以及所有的室內表面。
 
實際狀況:
  有些犬隻收留所原來以為我們這個小組在X月X日或X日後會去訪視,不料有的訪視提前就進行了。那些按日程訪視的收容所,都打掃得很乾淨,顯示所方把衛生當成最為重要的項目來執行,這證明假使所方要使收容所變衛生,是可以辦得到的。這種衛生狀況的逆轉,完全取決於所方的主管要不要做,他們可以每天如此,也可以等有人來訪視的特殊情行下才偶爾為之。
 
  很悲哀的,雖然我們訪視過的收容所都準備週全,水泥是新鋪的,木頭是新漆的,供水碗是新用的,皆證明這些衛生狀況祇是經粉飾的表面工夫。譬如說x月x日在xx犬隻收容所,訪視未事先通知,我們就看到籠子裡有三條狗屍,躺在那兒腐爛未清超過個把月了,我們也注意到,犬隻唯一的食用水是托盤裡的髒水。第二天,狗屍移除了,有髒水的托盤給推到角落,希望我們別發現。但他們卻沒清除牆邊的排水渠,裡面塞滿垃圾,引來成群蒼蠅在犬隻的頭上繞飛,籠子是擋不住蒼蠅的。而在一些其他的收容所,大型的垃圾的確掃除了,但是髒舊的食物槽﹑破棄雜物、污穢的布和老鼠大便,散滿了僅僅蓋著油氈布的籠子頂上。(值得一提的是,在我們提出要求後的十分鐘內,他們便叫來了水肥車,用大管水柱很快地把排水渠給涮清了。)
 
  在鶯歌犬隻收容所,凹痕累累、銹蝕了的欄柵,有的蓋著厚厚的狗毛,未經磨砂處理及清除,便塗上漆彩,而且連工作人員的頭髮上還有濺到的新漆。
 
  在許多收容所中,給犬隻的食用水是黑的,圍欄裡骯髒不堪。但是有些犬隻收容所在我們到達前,購入不銹鋼的碗具。以前他們餵狗可能連器皿都不用,即使有,也是用凹痕累累的鐵碗或塑膠碗,因此不易清洗。有時,經過水管沖洗的食物長滿了霉,並混著糞便與狗毛。
 
 
 
 
 
  我們訪視過的犬隻收容所,皆不見使用任何清潔液、消毒水或漂白劑。在三重與汐止收容所,我們看見幾個用罄的消毒水空瓶,放在雜棄物儲藏區域。在那些為了應付訪視而做過清潔工作的收容所裡,地上濕漉漉的,犬隻的腳和腹部也是濕的,有感染上疾病的危險。
 
 
 
 
 
解決之道:
  採取標準清潔程序,每天清潔籠子、食具、工具、地板、排水渠和收容所的其他地方。進行清潔時先將犬隻移開,以免將牠們打濕,清潔後拖乾或抹乾籠子或飼養場的站腳處,再帶牠們回來。使用適宜的消毒水,帶犬隻回來之前也要擦乾噴撒處。以不銹鋼的器皿裝犬隻的食物與水,因為它不會藏污納垢造成細菌感染,不易有凹痕,且容易清洗。
 
問題五:缺乏厚紙板、臥舖或墊子,導致犬隻沮喪以及鬥毆
 
標準狀況:
  必須提供犬隻厚紙板﹑臥舖或墊子。
 
實際狀況:
  除了八德犬隻收留所有提供厚紙板或塑膠袋給哺乳的母狗之外,其他收留所的犬隻,都必須站或躺在金屬橫條上面,很不舒服,也無法在上面走路。有些犬隻由於長期監禁沒有平地可走,爪子變得過長而痛苦不堪。在汐止犬隻收留所,即使連大型的狗,都不易站立在分隔有好幾吋的籠底橫條上面。在基隆犬隻收容所,一、兩隻狗會占據食槽,使小狗為爭食而被踩在籠底上。大多數的收留所,根本沒有提供厚紙板、臥舖或墊子。
 
  籠子或圍欄內若空間不夠,狗與狗之間的距離不易保持,互相陌生的犬隻關在一起,鬥毆較可能發生。這種情形使犬隻極度苦惱,免疫系統變弱,對疾病較無抵抗力。假使能夠提供足夠的臥墊,讓牠們有個空間躺下來睡睡覺,彼此避開,會稍稍減少鬥毆的情形。
 
解決之道:為犬隻提供可換洗的、簡單的臥墊。
 
問題六:犬隻收留所位於或靠近垃圾場
 
標準狀況:
  犬隻收容所應該位於公眾可以前來安排收養犬隻事宜的地方。犬隻應展示於足以吸引人的乾淨場所,而且應是公眾交通方便可及之處。
 
實際狀況:
 
  除了新的桃園犬隻收留所以及深坑半完成卻不能使用的建築之外,我們視訪過的收留所,不是在垃圾場裡面,就是在垃圾場周圍,唯一的訪客是垃圾車。汐止的犬隻收容所根本在垃圾山的山腳,垃圾從溝道滾落到收容所旁邊。
 
 
  三重的犬隻收容所裡,管理人在飼狗場的後面養自己的豬,雖然為了我們的訪視,他把飼狗場打掃乾淨了,卻不見得經常如此,過去,養豬廢棄物和犬隻的排泄物是混在一起的,引來許多蒼蠅,整個區域惡臭四溢。有些位於垃圾山下的收容所,在暴雨時淹水,水中還混雜著污泥與犬隻的排泄物。
 
 
 
解決之道:要想把收容所裡的犬隻送人收養,犬隻收容所一定須遷離垃圾場。
 
問題七:獸醫沒有足夠的配備以從事人工安樂死,訪視犬隻收容所的次數也不夠
 
標準狀況:
  根據獸醫學對動物醫療技術從事安樂死的要求,犬隻必須以適當及人道的方式,固定在一個高檯上,針頭的尺寸與長短對於該動物要合宜,通常以靜脈注射巴比妥鈉鹽(sodium pentobarbital),若是太兇猛的動物,可從腹膜注射(譯註:另外就是靜脈注射不易或動物本身太神經質者),或是腹膜注射後再佐以合適的鎮定劑,針頭須事先檢查是否有倒勾等瑕庛,一只針頭不可重覆使用於於兩隻動物(譯注:甚至重複使用於同一動物亦須避免,因為針刺吸取藥劑時容易造成倒勾,給動物施打抽出時會十分痛楚。)。藥劑的效力必須能夠使動物立即昏迷,並在收拾動物之前確定牠確實死亡。
 
實際狀況:
  據說地方政府有安排獸醫輪值前往各犬隻收留所從事安樂死,但他們的訪視次數不夠頻繁,因而無法有效地協助在他們訪視之間到達的生病或受傷犬隻,而工作人似乎也不知道有緊急情況時是否要通知他們來。有些獸醫會替犬隻「治療」疥癬病,然而某些病例的情形太嚴重,治療並無濟於事,祇是使牠們折騰得更久,因為根本沒有人會收容這樣的狗,而且牠們還會把皮膚病傳染給同籠子或圍欄內的犬隻,此時獸醫應替牠執行安樂死,以終止牠的痛苦。
 
  不是每個獸醫都知道如何使用安樂死的藥,雖然關懷生命協會已建議政府準備了這種優良的藥,我們看到用在鶯歌的安樂死藥劑,因不明的原因顯得效力微弱。獸醫似乎不曉得以最適合中、小犬隻的針頭(1/2 英吋長,量度 23﹑22 )注射,他們所用的針頭太長,不易做靜脈注射,會使得任何小於一隻獒犬成犬的狗感到緊張。據我們的觀察,獸醫並未事先檢查針頭瑕庛,所方在抬走動物之前,亦沒有確定牠已死亡的舉措。假使我們不是堅持做靜脈注射的話,所方都是給成犬做腹膜注射,以致犬隻並不是立即昏迷而是不斷的哀號,致使其他犬隻也苦惱起來,甚至失去行為「管理」。
 
  在基隆犬隻收容所,較缺乏應對動物能力的獸醫們,似乎喜歡把犬隻按在地上進行安樂死,以致其他動物透過欄柵看到整個過程,而增加牠們原本就不必要的焦慮。
 
解決之道:
  獸醫視訪犬隻收容所的次數必須比現在頻繁。必須要求所方管理人通知獸醫到現場,將痛苦的動物施以安樂死,以防止收容所過於擁擠。獸醫必須配備大小及長短適當的針頭,而且必須堅持以人道方式固定犬隻,用正確的靜脈注射法來實施安樂死。安樂死時必須使用巴比妥鈉鹽,劑量必須是每十磅重的狗體1CC。所方在收拾動物前,必先以聽診或心針檢查牠是否已死亡。
 
  美國人道協會(the Human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stes) 特別為獸醫提供了關於在收容所中實施安樂死的免費訓練。(譯註:政府也曾與他們合作派員前往夏威夷受訓,但受訓回來的官員到了收容所還是不敢碰狗!)
 
結語
  就我們所走過的地方而言,目前的犬隻收容所本身及其管理,都顯示出嚴重的缺失,但祇要稍加努力,這些缺失都可以得到改善。俗語說:「有志者,事竟成。」
 
  無數的組織正準備以各種途徑來伸出援手,美國人道協會所提供極好的訓練課程,台灣行政院農委會的代表們以及數名獸醫都曾參加,效果雖有待後續評估,但我們建議應予繼續並擴大。同時,有些動物保護團體也可提供訓練,以培育出知道如何正確對待犬隻的專業人員,可以訪視各收容所協助解決問題,這祇是其中一例(編註:關懷生命協會亦曾與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在台開辦「動物保護組織」及「收容所管理」的培訓課程)。關鍵在於有關當局應下達指令,無論是針對收容所的訓練事項、清潔事項,或是照顧犬隻時該採取有效的標準等等。
 
  無庸置疑的,祇要政府有決心給予這些收容所協助,台灣會擁有世界級的犬隻收容場所;決心比一切都重要,想要讓犬隻收容所成為足以傲人的所在,便可促使讓其他事情按步就班了。
 
  假使現在這些拼拼湊湊蓋起來的可憐犬隻收容所,都建成能夠抵抗氣候變化的簡單犬舍,情況會大為改善。越快改建越好。流浪犬不需要什麼精巧的建物,但是想想牠們過去的悲慘境遇,至少我們可以提供牠們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冬天防寒害,夏天防日曬,舒適而乾淨,讓牠們嶙峋的老弱筋骨得以歇息,或是生產牠們的下一代,可以得到人類友善的對待……。在有些收容所,屋頂漏雨,天花板大片龜裂,都可能藏著細菌,像我們看到的三重收容所,需要快速整修。至於其他收容所,譬如深坑,所方保證不再使用老的收容所了(所謂「老收容所」根本是一個淹滿十吋污泥及尿糞的工寮),而「新收容所」由於建築執照未取得,亦須設法繼續完工。此外,每個收容所都須採取措施,使籠子和圍欄能夠抗制冬天的嚴寒。
 
  在我們等待收容所改善建築的同時,要記得有許多極須做的改變並不需要花錢,馬上就可以著手進行。譬如說,水管要拿來沖地板而不是沖狗,使犬隻不致在冬夜既濕且冷,凍得顫抖,或是工作人員改用溫柔的手而不是殘酷的鐵圈套或猛踢來與犬隻相處。訓練工作人員不能虐待動物,並不須花錢。這樣做固然會付出代價,而且惹來批評,但上級主管肯用心提供輔導或訓練以增加他們的知識或能力的話,他們的態度就有可能改變。
 
  我們很感謝行政院院長以及中央政府有改革的決心。這種改革的持續加速,相信是迫切需要的。謝謝。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