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牧場做到某些程度的動物福利是會提高成本的,消費者在要求牧場要達到一定程度之動物福利時,就必須有面對產品生產成本提高和售價上揚的心理準備。以豬隻生產為例,在集約飼養下,母豬被當作生產機器使用,幾乎終其一生都在與體長差不多(有時豬欄甚至還不足體長)且狹窄的空間,不斷的生產仔豬(圖4-1a,b)。仔豬自然的吮乳期約八週,然而集約飼養下仔豬於出生後最多四週就要與母豬分離。如果要給母豬充足的空間、要讓仔豬多享受母豬的溫暖,就必須提供較大的土地,生產成本就得增加。成本增加的部份就會反映在售價上讓消費者負擔(圖4-1c),若消費者不願負擔,則豬隻之自由與天倫之樂就會被犧牲。

圖4-1.母豬一生都在夾欄與分娩欄交互更換著生活,週而復始。

  消費者為求豬肉美味,於現場管理上就要對小公仔豬去勢(閹割)。將10-14日齡之小公豬不予以麻醉便用刀割開陰囊,再用手硬拔去睪丸(圖4-2a)。如果是要淘汰的種公豬,或者是在仔豬時期漏掉未被去勢之肉公豬,亦會在上市前被去勢。成豬由於睪丸及血管已經發達,所以去勢成豬會造成豬隻更大的傷害,而且多半不加以麻醉直接處理。這些豬隻被去勢後因為在坐下、躺下的過程,整個傷口都會直接碰觸地面,不但疼痛,也因為沾染地面之污穢物而傷口感染、發炎腫大(圖4-2b,c)。若是要求豬場不這麼做,消費者就要接受帶有公豬臊味的豬肉。消費者要求豬肉的美味,豬販就刻意壓低未閹豬隻的價錢,豬農才如此殘害豬隻。因此,保障動物福利之決定權還是在於消費者,消費者在要求給予動物福利之餘,也必須要有接受不完美產品之意願,才能使牧場有改善動物福利的決心。否則一昧的要求牧場保障動物福利,又不肯購買此類產品,這等於是在欺負生產者,可能要衍生成人類福利的問題了。

圖4-2. 不良的公豬去勢狀況 。

 

  符合動物福利的生產制度就像有機蔬果的生產。消費有機蔬果的族群重視的是自然健康、無化學藥物污染的蔬果,接受產品因為注重自然健康無污染所造成的不完美。例如,色澤不一的番茄、奇形怪狀的胡蘿蔔、被蟲蛀的蔬菜,最重要的是要接受昂貴的售價,如此才會有生產者願意接受自然健康的理念而生產此類蔬果產品。相同的,在國外也有類似理念而生的高動物福利畜產品,此類消費族群絕對的要求其堅信的理念,同時又願意負擔較高的售價、願意忍受較不標準一致化的產品,因而吸引了生產者遵此信念來生產畜產品。如果消費者願意負擔動物福利的成本,豬隻生產者才可能以效率低、成本高但是有高動物福利的方式生產畜產品。若消費者仍然選購便宜、高效率卻低福利的畜產品,重視動物福利的生產者反而賣不出產品,這些重視動物福利之生產者可以說被消費者給淘汰了。因此,消費者才是主導農業重視動物福利的要素。

  所以說,消費者對畜產品的需求可以把動物帶入痛苦的深淵,也可以大幅地改善牠們的生活。消費者對於經濟動物福利來說是一把雙刃的劍,到底是「愛之」還是「害之」,就要看將來正確的動物福利觀念推廣成效與消費者的覺醒了。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