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終結豬隻生命包括屠宰豬隻和人道銷毀豬隻。經濟用的豬隻最後都會被屠宰,應較人道之方式與設備屠宰豬隻(例如:電宰或氣體昏迷法),以減少豬隻被屠宰之痛苦。以豬隻電宰為例,豬隻經由特殊設計之走道安靜地進入電擊區被電昏後刺血,同時在刺血動作實施前應確定豬隻已完全昏迷(無眼部反射),將家畜被屠宰時之恐懼與痛苦降到最低,即為人道屠宰之精神。

  合規定的電宰場所,其設備與屠宰方式不但保障豬隻福利,也容易落實屠宰衛生。屠宰時若有豬隻因緊迫而癱倒,應以手動式電擊器使其昏迷後才轉送入緊急屠宰流程。有些工作人員於此時以棍棒敲擊豬隻使之不能動彈,並以手鉤將未昏迷的豬隻勾上手推車,此種處理方式不但極不人道,也不合屠宰規定(圖3-39a,b,c,d)。

圖3-39.豬隻屠宰

 

 

  當有重大傳染病發生、或是有豬隻因種種原因失去經濟價值時,就經濟的觀點來說,這些豬隻都要趁早淘汰,也就是實施人道銷毀。動物保護法第十二條、十三條等,對於宰殺動物之時機與各項規定有詳細說明,且內文大至上同意於不得已時,例如減輕動物痛苦、實施例行淘汰或產銷失調時得以宰殺動物。因此,在考慮對豬隻實施人道毀滅時,決策上不至於模稜兩可,但是仍然強調要以人道方式宰殺,將動物所受到的痛苦減到最低。例如在養豬場中經常看到有些豬隻因嚴重傷病與虛弱而失去醫療之價值,而飼養管理員雖無暇提供此類豬隻照顧,卻又不忍心做人道毀滅,就將重病失去進食飲水能力的豬隻放著等死。豬隻這樣被活活餓死,是絕對比人道毀滅來得痛苦的,而將此類嚴重病弱的豬隻不儘早加以人道毀滅、淘汰而繼續留在養豬場中也造成疾病繼續滋生與擴散之問題(圖3-40a,b,c,d)。

圖3-40.現場配備適當的設備,並且正確的操作,便可以符合人道毀滅的精神。

 

 

1. 屠宰場現場環境安寧,沒有持續性之哀嚎聲。

2. 工作人員對待豬隻行為適當無粗暴舉動,無濫用電擊棒之情形(圖3-41)。

圖3-41.粗暴對待豬隻實例:

 

3. 豬隻以上漆或刺青方式作標示尚可接受,但割傷身體作記號則不允許(圖3-42)。

圖3-42.屠宰場豬隻標示

 

5. 不可拖拉意識清醒之豬隻,不可用手鉤勾意識清醒之活豬(圖3-44a,b)。

圖3-44.手鉤之使用

 

6. 減少待宰豬隻之恐懼,豬隻在被屠宰前不會感受到同伴被屠宰的景象,減少聽到哀嚎或看到屠宰慘狀(圖3-45a,b)。圖中繫留欄就在屠宰區旁邊,所有的豬隻都感受到屠宰的慘狀,動物福利嚴重受到侵害。

圖3-45.應減少待宰豬隻之恐懼

 

  以上是依照各主要動物福利項目所設定之審查項目,依序對照和審查各項目可以立刻以科學的角度,客觀的判斷豬隻福利是否受損,並找出各現場動物福利的缺失,如此不但可以迅速並正確的尋求改善方式,也解決了現階段欲改善豬隻福利卻無理可依的窘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