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學動保社團中的自主學習與實踐經驗

【大專院校中的「動物與人關係」教與學】

在大學動保社團中的自主學習與實踐經驗

採訪執行 蔡育琳、龔玉玲
採訪整理 蔡育琳

大學動保社團與校外動保團體的接軌

  近年來,台灣民間的動保團體越來越多,例如2013年成立的「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2015年開始推廣的「動物知情權 純素30」、2016年成立的「懷生相信動物協會」等,而這些民間團體都跟大學的動保社團有關,具有承先啟後的傳承性。「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執行長林憶珊是東華大學「哈狗社」的創立者,「動物知情權 純素30」的總策畫張家珮是台灣大學「動物權利發展社」的創立成員,「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則是由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的畢業校友們建立。

  由此可知,大學的動保社團可說是動保團體的種籽,在學校和社會都可能發揮影響力。為了串聯各大專院校的動保社團,「關懷生命協會」於2009年成立「大學動保社團連線」(簡稱大動連),除了關注校園流浪動物問題,也擴大範圍到社會動保議題,定期舉辦年會、研討會等,統計至2018年已有60所學校、63個社團(本會內部統計數字,未正式公開)。本期年刊以教育為專題,而這些動保社團正是學生自主學習的具體表現,因此專題小組採訪了多位對象,包括現任的成員和畢業的校友,希望更了解動保社團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大學動保社團的內涵與實踐

  大學校園內各種社團百花齊放,而動保社團可簡略分為兩種,一種是有動物的社團,一種是沒有動物的社團。許多動保社團都以流浪動物為重點,包括收容、結紮或送養貓狗,有動物就容易吸引學生來關心,但要募集資源、長久經營也不容易,還可能受到校方或社區的壓力。另一類社團沒有直接救助動物,比較不容易吸引人氣,但可以專注於動物權或純素的推廣,以各種方式發揮影響力。此外也有跨領域合作的社團,例如2018年成立的中國醫藥大學「動物權利與環境保護推廣社」,社長方澤表示創社目標是為了推廣動物權與環保議題,並針對教學性動物實驗與老師們溝通,希望減少實驗動物的數量,用替代方案來規劃教學內容。

圖片來源:「美麗可以不必殘忍」 台大動權社揭露動物實驗產品

  台大「關懷生命社」於1996年成立,根據曾任社長的郭璇說明,從2006年開始推動校內流浪動物TNR和精確捕捉,並在2007年以「台大校園流浪動物TNR計畫」獲得行政院青輔會頒發的青舵獎。2006年成立的東華大學「哈狗社」(後改名為「敖屋福利社」),創立者林憶珊說,當初社團主要就是結紮流浪貓狗,最大問題是如何避免校園的人犬衝突,「學校的態度是不支持也不反對,但如果狗狗惹事(咬人追車)就要處理,如果不處理就會送去收容所。」

  2016年由伍冠瑋創立的政大「動物之生」(Life For Animals),每周都有一次推廣活動,先購買校內的素食餐廳餐券,做為小禮物邀請大家觀看VR影片,例如牛奶、雞肉的生產過程,再解說素食營養與環保相關資訊。「透過這個活動,我們更有效的接觸到同溫層外的人群,更瞭解透過網路溝通或宣傳理念的有限性,更重要的是,看見對方也是跟自己一樣的『人』。」伍冠瑋認為,那些透過消費行為傷害動物的人,不一定就是冷血或殘忍的,「有時候會出現因看到影片而很難過的人,或是給我們支持與鼓勵的人,讓我們知道並非一切努力都是白費的。」(更多內容可參見另一篇年刊文章 : 伍冠瑋談在「政大動物之生Life For Animals」的自主學習與實踐

社團招生容易嗎?如何創立?

  現任台灣環境資訊中心副主編的鄒敏惠,曾參與台大「動物權利發展社」4年,學到很多寶貴的經驗,對於招生情況,她說:「很多時候是不如預期的,每一學期的固定新社員大約3、5人,留下來持續參與的人數約1、2人。」曾任台大動權社社長的彭永勝也說:「儘管努力,任內僅有招募一名新生。」同樣曾是社員的張家珮坦承,招生情況一向都很不好,因為「動物權議題對一般學生來說過於沉重,喜歡狗貓的同學通常就去懷生社。」

  關注貓狗的動保社團是否比較容易招生呢?目前大學的動權社團只有個位數,貓狗相關社團應有超過40個,畢竟貓狗是一般人最常接觸的動物,而台灣的流浪貓狗問題也一直存在著,許多動保人都是從貓狗開始關心,再逐漸推展到更多動物。台大懷生社致力於流浪貓狗的結紮,需要許多人力和資源,而且不只台大校區,還擴展到附近社區,更是莫大挑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政大附中的「動物權利傳播社」,創社社長詹力衡認為身為一名學生,成立社團是最能直接發揮影響的方式,對象就從身邊的朋友、學校的同學開始。不過他也坦承過程「可說是一波三折」,因為「創社人數需要過一定的門檻,而動物權利的議題鮮少有人關注」,最後找到另一群想要創大傳社的同學,對方也認同動物保護和動物權利的理念,於是共同成立了「動物權利傳播社」,這是一個跨界結合的特殊範例,也是第一個在高中創立的動物權社團。

學校沒有開設的課程 在動保社團中自己學

  動保社團不只要實際運作,還需要相關學習課程,因此有「社課」這件事。而有些大學也提供動保課程,例如錢永祥、費昌勇、黃宗慧、吳宗憲等老師,都曾以動物倫理、動物保護、動物藝文等主題授課,也讓許多學生得到啟發。從本質上來區分,動保社團是學生組成,可自行討論安排社課內容,而學校的動保課程則是依照老師的專業或關注方向,學生屬於受教的一方,比較沒有主動權。

  社課能學到什麼?暨南大學「動物保護社」成立於2000年,目前照顧校犬約20隻,曾為社員的許馨心說:「除了例行的洗狗、社課、教育宣導外,會協助校方在開學時對新生做宣導。」社課針對不同議題,可邀請學長姐、動物行為師、動保人士、動保團體來演講分享,此外也有實務的學習,例如行銷、募資、活動規劃、與其他團體合作等。當然也可以到相關場所學習,例如公私立的動物收容所,愛媽卓媽媽的狗場就常有學生團體拜訪,相關的圖文紀錄都相當豐富。

  對於動物議題的學習,鄒敏惠建議:「可以從書本和戶外兩種方式並進,有同伴能夠討論過程中的想法也是很重要的。」彭永勝認為社課的質更重於量,尤其當社團的成員不多、議題不夠受關注,「更要將力量集中起來,將社課與活動的品質拉到熱門社團之上,適時的與友校社團合作,集中熱度發出耀眼光芒。」林憶珊說最好有指導老師或邀請校外老師,引導動物權/動物平權的方向和思考,「不要只是侷限在流浪動物身上,關心範圍可擴大,例如社課也可帶去高雄壽山由台灣獼猴吱吱黨舉行的獼猴導覽活動,關心棲地動物的生存問題,參加純素30的活動宣傳,思考純素議題。」

現實與理想之間的省思

  不管在哪種團體,一群人想做好一件事,都是需要學習和歷練的。目前任職於「挺挺動物」的許馨心形容:「大學動保社團其實就是小型的NGO,在做各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面對的壓力非常大。」她認為各校目前面臨的問題是,新任幹部不願走出去、不願找更好的資源,其實「不需要做到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只要好好的對待生命就好了」,因為我們做的每個決定「都會直接影響一個生命。」

  動平會執行長林憶珊表示,社團若以照顧流浪貓狗為主並沒有問題,不過有些社團會專注討論TNVR的實務狀況,而她認為後續的照養、人與浪浪的互動更加重要:「放在後續的教育,才能影響同校師生,否則就一群人累的要死要活,年輕人不應這樣子。我們的時代比較要拼命,現在年輕人不需那樣悲情,應懂得利用媒介。」

  例如輔大「愛狗社」就運用募資平台,以校犬為主題設計桌曆進行募資計畫,目標五萬,成果超過八倍,在學生時代就如此成功,畢業後若進入動保團體想必大有可為。

  師大「動物陣線」於2014 年成立,身為兩位創社者之一的林韋任目前是「關懷生命協會」倡議主任,他說在過去實行捕捉和撲殺的年代,校園動保社團是浪犬的庇護所,藉由社團的努力,增加狗兒在校園存活的正當性。如今已走到零撲殺的時代,各地方政府開始做精確捕捉,也進一步補助TNVR,社團可從照護「校犬/浪犬」這個侷限的定義中解放,重新找到自己的目標。大學動保社團的未來該如何轉型?他認為:「可能得負起飼主責任,成為飼養校犬的寵物社團;或是實施地方TNVR 的管理據點;或入班進行人與浪犬安全互動的宣導教育(靜宜、高餐、政大);甚至開始研究提倡同伴動物之外的動物權/ 福利議題(台大、師大、政大)。這些歧異度在未來會慢慢的展現,如何輔佐轉型及持續促進交流,需要更多觀察與思考。」


受訪名單與參與團體(按姓名筆劃順序排列)
 
1. 方澤(中國醫藥大學動物權利與環境保護推廣社,社團現任社長)
 
2. 伍冠瑋(政治大學動物之生Life For Animals,現為關懷生命協會倡議專員)
 
3. 林韋任(師範大學動物陣線,現為關懷生命協會倡議主任)
 
4. 林憶珊(淡江大學關懷動物社、東華大學哈狗社、台灣大學動物權利發展社,現為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執行長)
 
5. 郭璇(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現為台灣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執行長)
 
6. 許馨心(暨南國際大學動物保護社,現任職於社會企業「挺挺動物」)
 
7. 彭永勝(台灣大學動物權利發展社,動物權利推廣平台「天下無肉」創建者)
 
8. 張家珮(台灣大學動物權利發展社,現為「動物知情權 純素30」總策劃,亦為「純素達人」創辦人)
 
9. 詹力衡(政大附中動物權利傳播社,社團現任社長)
 
10. 楊鈞(雲林科技大學汪汪社)
 
11. 鄒敏惠(台灣大學動物權利發展社,現為環境資訊中心副主編)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