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堤抓狗紀實

 

洪嘉琳 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社員 
 
這一天,又來到光復橋下的賞鳥公園。
 
    看著愛心媽媽一如往日地走到河堤邊,手中提著一袋袋的食物,耐心十足的呼喚隱匿在河堤草叢內的流浪狗出來,讓我不禁回想起第一次來到這裡時的狀況…… 
 
    記得那時是2009年的暑假,因為行程上的耽誤,來到時都已經快要七點,天色也已經完全地暗了下來,當時的我還一心想著應該不會太困難,完全沒有意識到即將面臨到的河濱地區流浪狗其難抓的程度。隨著學姐郭璇吹箭的動作,被吹中的流浪狗立即狂奔向河堤邊的草叢,其飛快的速度完全不是區區短腿人如我能夠跟得上的,就連愛心媽媽帶來助陣、堪稱飛毛腿的幫手大哥也是被遠遠甩在後頭,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牠竄進草叢中,然後一去不復返;縱使我們決定要不氣餒的深入蔓生到比人高的草叢中尋找已然麻倒的狗,昏暗的天色加以極其特殊的地形讓我們陷於劣勢,那處處可能讓人踩空、身陷空無狗洞或泥濘的草叢,以及障蔽視線、又是搔癢又是刺人的雜草更是加深了找尋的困難,讓我們眾人在草叢裡來來回回許久毫無斬獲後也只能懊惱得搥胸扼腕,當次的行動也只能以無奈告結……
 
    第二次的活動,緊接著就在鄰近的周末早晨,還記得那時我們準備了許多的瓦楞紙箱,一心計畫著以紙箱做為阻擋狗躲回草叢內溫暖家中的最後防線,六七個人就這樣眾志成城,帶了許多紙箱跟數個鐵籠,滿心期待著即將到來的大豐收,但最後的結果卻是大失我們所望……帶來的瓦楞紙箱因為過重,阻礙了追蹤的速度,所以在一開始追狗時便被我們丟下,絲毫沒有發揮阻擋的作用,而努力追著飛奔的狗的我們仍舊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能再度看著一隻隻被吹中的躲回草叢中,徒留草叢外缺乏運動、跑到累癱的眾人跟一地期待落空的心碎……
 
    在累積了失敗的經驗後,眾人痛定思痛、決定就戰略上做了大改變!首先,為了因應河濱地區的特殊狀況:流浪狗長時間待在緊鄰著河的草叢,只有少數狗會好傻好天真的一副悠閒自在地待在公園內部的草皮地區,大多數的狗群都是在愛心媽媽餵食時出現,然後會在近草叢區域嬉戲玩鬧,富有警覺心的牠們每每有任何異狀時便會第一時間衝回草叢內部,而這樣的狀況也就造成了我們之前的行動屢屢失敗,總是眼睜睜看著吹中的狗跑回草叢內,在草叢內努力尋找卻也未曾成功尋獲,對此我們決定以增加人力來改變這個狀況,以人力做為人牆來阻止狗再次躲回草叢!其次,為了避免狗在吹中後立即飛快的躲入草叢,我們決定將浪犬引到賞鳥公園靠近馬路邊的草地再行吹箭,拉長狗被吹中後跑回草叢的距離,也讓在靠近草叢一側阻擋的我們有機會來得及阻擋!最後,再搭配上良好的通訊設備,讓位於馬路邊吹箭的人馬一有動作,位於草叢附近、因為草地高低起伏而視線不明的我們便立刻可以掌握狀況!
 
「左邊!左邊!……靠近小橋那邊!跑啊啊!……快啊快快快!!」位於隊伍中間的我用力大喊著,指揮著大家向左或向右阻擋狗躲回草叢,約莫十人就這樣在賞鳥公園近草叢邊的道路上內用力奔跑,形成一堵會隨著狗的反應而移動的人牆!腳力過人的數人負責隊伍兩端,聽從指揮的向左向右賣力狂衝,往往因為浪狗臨倒前的死命狂奔而成為阻擋的最終關卡;位於隊伍中間的我,戴著與草地另一頭密切連繫的免持聽筒手機,傳達另一頭的資訊、死命的大喊著指揮;隊伍間的其他人也不敢懈怠,隨著指揮用力的向兩側快速移動,並且要隨時注意隊伍間的行距、避免狗突然穿越人牆成功躲回草叢!
 
    隊伍中的每個人都緊盯著幾乎難見蹤影的狗,人牆就這樣跟著狗的行動而快速的移動,雖稱不上是秩序凜然,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混亂脫序,但這卻是個有效的方法!當愛心媽媽成功地將躲藏在草叢內的流浪狗誘出,一邊餵食一邊慢慢將狗引到靠近馬路的一頭,馬路那邊的學姐及一高則按耐著性子等待最佳的吹箭時刻,並隨時跟草叢那頭的我們保持聯繫;學姐及一高掌握到最佳下手的時機便立即動手,同時我們也得到吹箭的訊息,每個人都做好要衝刺的心理準備;當狗因為痛覺的刺激而拔腿狂奔時,聽著馬路那邊學姐對於狗奔逃方向的指揮,我扯開喉嚨大聲的傳達狗逃跑的方向,隊伍內的眾人便聽從指揮,賣力的狂奔,阻止狗躲回草叢間。
 
    阻擋成功時,被吹箭吹中又不得家門而入的狗終於開始在草地上搖頭晃腦,之後慢慢的倒下,草叢那頭的我們氣喘吁噓、上氣不接下氣,開心迎接兩軍對峙的勝利。但往往有阻擋失敗的時後……或是正中吹箭的狗拔腿狂奔,飛快的速度立即超過我們防守的人牆,竄回草叢的狗影每每讓我們無奈感嘆兩腿終究比不過四腳;或先是表現出一副悠閒自在、恍然無事的模樣,但就在我們眾人卸下心防,心喜此次絕對手到擒來、人牆也顯得鬆散無比漏洞百出之時,牠卻倏地使出平生絕學,殺我們個措不及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破人牆,衝回草叢內,留下我們一隊伍得而復失的扼腕惆悵;又或是因為賞鳥公園內層出不窮的干擾,而使得原先看似已然麻倒的狗突然憤起,以如同未曾麻倒的速度飛也似地衝進草叢……
 
    往往阻擋失敗後,眾人便會沮喪無比、無奈萬分地進入草叢內梭巡,盼望能找到麻倒後的狗,但卻每每失敗,只有一次極其幸運地成功……撥開眼前比人高的雜草,踏上無法確定是虛是實的底部,努力地在視線不明的草叢中尋找,有時覺得驚險萬分:身體莫名無法控制地下墜,底部所踏原來竟是狗洞間四通八達的通道,由一層又一層的雜草交疊而成,看似紮實的底部卻是一個讓人身體下陷的空洞,只能拔起腿、繼續向深處前進;踏上實地,卻常常無路可走,只能選擇抓緊叢生的竹子作為支撐,踩著泥地或石頭向前行,踩著石頭擔心腳底打滑、踩著泥地卻又有時會身陷其中,學姐也因此賠上一條褲子;有路可走卻忍不住想起賞鳥公園內其他人對於草叢內有蛇的聲聲告誡,有蛇的印象揮之不去,草片畫過肌膚的觸感都不禁讓人恍若蛇信的襲來,滿懷著對蛇的恐懼、以衣服遮蓋大部分的肌膚,卻也仍是躲不過草叢內雜草與殘竹的刺人,更躲不過求血若渴的蚊蟲一個個地在身上酒足飯飽後離去。有時候又不住覺得有趣,踩著不知虛實的底部,心想這次到底會不會踩空;鑽進似是有機會可以找到狗的狗洞時,暗笑自己肥腫的身軀竟未被窄小的洞門卡死;從此狗洞鑽到彼狗洞,頓覺狗洞環環相連恐至天邊,暗覺別有洞天;行至草叢的深處,突地與台北市相連的河映入眼簾,感覺開闊無比,心中舒暢;空手而回,敗興而出時,看著同伴身上被螫咬出的驚人紅豆冰,又覺可憐又不禁覺得好笑。
 
    如此反覆,從暑假的尾聲起頭,乃至開學、入冬,每周每周的星期天早晨,除了偶有大雨以及讓我們臨時抱佛腳的期中期末考前夕外,幾乎是少有間斷,雖然每次來都耗費十餘人力,眾人也常是累得氣喘如牛,愛心媽媽辛苦引到馬路邊給學姐及一高吹箭的狗又往往吹五隻阻擋失敗三隻,但幾個月下來也堪稱成果豐碩。後來經由關懷生命協會的憶珊介紹,認識了抓狗達人小美,習得了一種可減少人力、又不需要東奔西跑累得眾人殆欲斃然的新方法,對於我們的絕育活動好比如虎添翼,更加無往不利,成效大彰!
    
    看到遠處的愛心媽媽向我及同伴揮揮手,中斷了對前幾個月的懷想,知道需要幫手餵食後我們就立刻趕去愛心媽媽所在的草叢邊,一邊以食物吸引狗群的注意力、降低對我們如此陌生人的警戒,一邊默默找尋這回的目標母狗。完全不在目標範圍內的公狗頂著完好的雙耳,一臉垂涎的看著我們手中的食物,眼見食物拋出便立刻上前搶食,絲毫沒有我們可能對牠有所威脅的警惕;而一旁的母狗,頭上的右耳缺了個角,是牠已有絕育的證明,用著狐疑的眼神望著看似詭異又好像有些常見的我們,對於我們拋出手邊的食物半是膽怯半是懷疑地嗅了一回,然後緩緩地咬下,卻也還是心懷警戒地不太敢靠近。來來回回看了一圈,極其驚喜的發現在我們進行絕育的主要區域,十餘隻狗中除卻本就不在絕育範圍內的公狗與已經完成絕育手術的母狗,只剩下兩隻母狗尚未絕育!從所有的母狗都沒有絕育,到只剩下兩隻沒有絕育,我們心中的喜悅無限的膨脹,彷彿之前每回活動的疲累都一掃而空!然而那兩隻母狗不知是野性的直覺讓牠們也所忌憚,又或是本身就性子膽小,竟是完全不願意從草叢裡離開,任憑愛心媽媽如何富有耐心地循循善誘,就是一丁點也不願意離開保護自己的草叢,見此情況我們也只能無奈放棄、擇日再來。
 
    走到了賞鳥公園的另外一頭,這是我們絕育成效較低的範圍,看著愛心媽媽順利地誘出了狗群,我們一樣上前去幫忙餵食並且尋找絕育的目標。我們很快地發現了一隻我們屢戰屢敗的母狗,鎖定目標後便開始著手餵食,好不容易將餌食餵完,只要等待牠乖乖地入睡,我們便可順利手到擒來、得來全不費功夫,但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等到了天色昏暗、等到了我們餓得頭昏眼花、等到了我不由得打起瞌睡,卻沒有等到期望中牠的昏睡……最後牠就這樣吃飽喝足、嬉戲玩耍到打算回窩裡小睡,一溜煙地從我們眼前消失,躲回草叢內睡牠的大覺,被留在草叢外的我們及愛心媽媽也只能無奈看著牠躲回草叢、毫無辦法地搥心肝……
 
    就在準備要無奈放棄、打道回府之時,卻又看到幾隻怯生生的狗影出現在不遠處,原來是近日才出現、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新狗群,定眼一看卻發現五隻中竟有三隻是母狗!但手邊的餌食早已用罊,天色又已經昏暗不便行動,只能眼睜睜放過這個大好機會,看著牠們偷食後逃走……
 
    看此無奈情況,心知河濱地區的流浪狗絕育距離完成還有一段距離,只能說:絕育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再努力!!……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