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州矽谷狗狗調查後記

 

圖.文:興國管理學院 企管學系 / 黃淑 郁助理教授, 2008年 1月
 
 
  不久以前,我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叫做“台南市和美國加州矽谷犬隻絕育的比較”。現在趁此機會,為文紀錄調查時所發生的一些趣事,此文同時附有幾張主要調查地點之一的 Los Gatos Creek Trail和狗狗的照片,希望大家會喜歡。
 
  Los Gatos Creek 是一條天然的小溪,流經矽谷小城 Los Gatos而得名。這條小溪兩側的步道 Los Gatos Creek Trail和鄰近公園是我二OO七年九月的主要調查地點之一,該步道以小溪命名。步道是休閒用的,顧名思義只能步行或騎腳踏車。步道旁的公園都有狗的行跡,但是只有在狗狗公園才能名正言順的放狗,讓狗去追逐嬉戲。讀者會發現,狗狗公園的大門上有公園的名稱,該公園也是以小溪命名,叫做 Los Gatos Creek Dog Park。
 
  加州矽谷是我比較熟悉的地方,所以二OO七年暑假接近尾聲時,趁旅居之便,向家人提議在矽谷進行一項科學研究,也就是調查狗狗。科學方法的第一步驟就是向觀眾表白自己的好奇心,所以我向大家宣布,我對美國犬隻的絕育情況好奇。科學方法的第二步驟就是條列想要實證的事項,所以我又宣佈,我的判斷是美國犬隻的絕育率高於台灣,但是不曉得我的想法對不對?因此,為了客觀,我們兩人一組決定拋頭露面,帶著簡單紙筆,背著背包,騎著腳踏車出去蒐證了。
 
   由於我在台灣捕狗、追狗苦慣了,所以兩人一組在矽谷調查狗狗時,助手負責眼觀八方,看到有狗在附近出現或迎面而來,就趕緊做信號,而由我負責在街上追狗,及時趨前訪問。女生在路上追狗和追人有優勢,因為小個子女生舉止再倉卒,路人也都會把他當成無害動物,若是換成體格較大型的男生沿路箭步搭訕,每個路人見狀非拔腿就跑不可。
 
  我唯一失敗的一次是在趕集的路街,那時剛好有一位當地女生牽著狗狗從我身旁走過。我當然不想錯過任何訪問的機會,所以一面跟在後面,一面提高嗓門打招呼,想引起對方的注意。可是這位女生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我想或許沒有聽到我在打招呼吧,所以,接著,我就趕緊自我介紹:我來自台灣,我在台灣教書‧‧‧,還是沒反應,我捨不得失去資訊蒐集,趕緊又跟幾步,急急唸了一大串:我在救援動物,我在絕育動物,我在控制流浪犬的數量,我在‧‧‧,看到對方步履越來越躲閃,我猛然煞車,對了,不要把對方嚇死才好。
 
  由以上可知,我可報的頭銜很多,每個頭銜都是隨興而報,但是不論報捕犬、絕育、收容或救援都讓受訪者眼睛一亮,不過其中有一次讓受訪者空歡喜一場。那位先生經濟能力比較不利,所以表示想帶他那兩隻尚未絕育的小公犬參加我們的絕育活動。我趕緊表示我來自台灣。不過,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倒很想幫他尋找美國當地低收費的獸醫師。
 
  再來,一位先生在休閒步道被我及時逮住,一跳下腳踏車我便趨前報稱:「先生,我在台灣從事救狗。」他一聽到我所報的頭銜,馬上笑著說:「我這隻狗看起來已到了需要被救援的地步嗎?」我聽了隨即莞爾,很習慣這種幽默,但是還是忍不住的瞄了一下眼前這隻黃色中型犬。喔,長得還蠻體面的,不必救援,只要知道性別和已否絕育就好。
 
 
  狗狗公園是訪問的一個重點,因為狗比較多。我通常是在園外訪問,但也有幾次入內訪問。有一次在園內訪問一位年輕人,當他知道我來自台灣時,馬上告訴我,我眼前的那隻小黑也來自台灣,是他姊姊認養的。我面露驚喜,趕緊把注意力轉向瘦瘦的台灣土狗小黑,頻頻和他打招呼,但是,說時遲,那時快,突然間,小黑啄了我一下,這位年輕人見狀馬上糾正他,我自己因為不防小黑會有這一招,所以愣了 0.01秒,心想,他鄉遇故知,小黑送給我的見面禮倒蠻特殊的呢。
 
  最後,我想讀者都知道,我一直苦苦的請大家不要送養沒絕育的狗狗,因為這形同放生,只會使流浪犬問題惡化。現在,我再度向台灣防疫所和動保團體陳情。在加州矽谷,我訪問到一些從收容所認養出來的狗,當問到是否已絕育,陪伴狗狗的人都異口同聲的回說,狗狗沒絕育是無法被認養的。希望台灣的動保人士能深切認清,唯有在送養前將幼犬絕育,才合乎自己和全民的利益,同時一定要監督政府,絕對不要讓政府為了晶片和認養業績,而把狗送出去繁殖。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