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高鐵狗群,從無力到積極擴展TNR領域

作者: 
台大懷生社

初見高鐵狗群,從無力到積極擴展TNR領域

猶記得那是09年的盛夏,為參與一年一度的全國大專動物保護營隊,高鐵站便成為必經道路之一。夏夜裡,聽著路旁草叢裡的蛙鳴此起彼落,伴隨著陣陣微風,好不愜意!但,此般饒富趣味的閒情,卻隨著下一秒映入眼簾的景象而消失得無影無蹤。只見為數二三十隻的流浪犬群集閒晃,其中更有數隻母犬因發情而飽受公狗騷擾。挺著大肚在曬月光的母犬更是不計其數,一旁在馬路邊玩耍的幼犬彷彿下一秒鐘便會遭到車吻而喪命。原本應該悠閒的景象,現在看來卻多麼令人驚恐。

停下腳步仔細端倪這群龐大的流浪犬集團,卻發現牠們並不如想像中友善,一旦發現停下腳步的騎士,便整群好事地衝了上來,難怪乎高鐵站周遭始終是桃園縣捕犬隊的重點捕捉地點。也因高鐵站附近有著為數眾多之重劃區--高可與人比擬的草叢與稀少的人煙,便成為流浪犬絕佳的生存棲所,時不時更有無良飼主將寵物棄於此區。幸運的少部分遭到當地狗群接納;絕大部分則因被驅趕而獨身流落於此,進而曝屍野外。適合躲藏的棲所加上高鐵周遭不虞匱乏的食物來源,因此高鐵區的狗群數量始終無法獲得控制。

接連幾天的觀察,卻始終無法覓得餵食者的蹤影,只得以游擊的方式,零星地捕捉母犬進行絕育。幾次下來,由於沒有餵食者的配合,成效不彰卻又使人筋疲力盡,加上假期結束後必須返回台北就學,眾多因素影響之下,只得暫停中止此處捕捉活動,但心裡卻始終掛念著此區的狗群們。

流浪犬輓歌,無語問蒼天

自此之後,便達年餘未曾再有機會探探這些只為討口飯吃的流浪犬,直至2010年,由報章雜誌中得知高鐵區流浪犬狀況十分悽慘,甚至有篇專題新聞報導著桃園高鐵站周遭的流浪犬群,在文中遭強迫揹上破壞環境、兇狠至極形象的狗群們,只得面對更加密集的捕捉與當地居民因厭惡而作出的許多不智之舉。

高鐵週遭的電纜線始終是偷兒們覬覦的對象。由於地處偏僻,更為宵小提供絕佳之下手機會。但聚集於此地的狗群,對於陌生人的入侵,想當然爾便回以持續不停的吠叫以示警。狗群因而成為眼中釘,對於喪盡天良的宵小,鏟除這些「眼中釘」最快最好的方式,便是毒殺。

直至現今,與餵食志工合作後才得以深入了解當初毒殺事件之始末--該地原有十數隻的流浪犬,為少數不會追車的狗群之一。是日,志工一如往常地帶著食物前往該區餵食,豈料前來迎接的已非平時活蹦亂跳的狗群,而是倒臥在地,全無氣息的一具具狗屍。有些狗甚至抽蓄著、掙扎著想要再吸一口這世上的新鮮空氣。雖然緊急送醫急救,卻仍然無法挽回這些狗兒寶貴的生命。

屋漏偏逢連夜雨,或許能輕略形容當時志工所遭遇之慘事。當她費盡心力將所有遭到毒殺的流浪犬一一下土安葬的數星期後,同樣的憾事再度上演。另一區鄰近住宅社區的狗群,遭遇了相同的下場……。此區的流浪犬數量並不多,但由於尚未絕育的狗群們一再地產下不被祝福的下一代,而遭到有心人士的毒殺。此事是如此諷刺,原本該是欣喜新生命誕生之事,卻成為狗群遭到毒殺的原因。由於該處並無監視器,因此緝兇的工作可說是難上加難,毒害了如此多條生命的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多麼令人不齒。

這一隻隻餵養數年的流浪犬,雖總是無法靠近牠們,但志工與狗群間早已建立無法輕易割捨之情感。看著昔日活潑開朗的狗兒們如今成為一具具僵硬、失去生機的屍體,志工只得癱坐在地,無力地嚎啕大哭。在下著細雨的晚間,親手埋葬每一隻狗,是最後能為牠們所做之事。經過此事,志工認為是自己的餵食間接謀害了這些犬隻;斷送了這些寶貴的生命。事過境遷的現今,她仍然沒有踏上那塊傷心地的勇氣。只得在經過時,多停留一會兒,並在心中為其祈禱,祈禱憾事別再重演。

合作契機出現,TNR計畫Let’s GO

計畫中的靈魂人物--中央大學汪汪社的石惠君同學,家居此處的她,長期注意著高鐵區狗群,卻只能傷心又無奈地看著一條條如你我的珍貴生命在此一來一往間消逝。更由於捕捉技術的缺乏,始終無法有進一步行動,但她並不放棄,積極地將此區狀況公布於網路,希望能夠募集有志之士一同來前往解決

在某次青輔會計畫合作的機緣下,台大懷生社與中央汪汪社有了交流的機會,筆者也在此時結識了石同學。或許是老天終究聽見了我們的心聲,將幾位有心想處理此區流浪犬問題的同學們聚在一起。經歷了地形探勘及與餵食志工會面後,於二月底總算擬定了高鐵區TNR計畫的第一次捕捉。

當天的捕捉,台大懷生社兩位同學--安潔與彭璿更是自告奮勇地參與行動,兩位秀外慧中的女孩特地從台北駕駛小貨車南下桃園,在運輸動物上提供了非常大的協助。2/26日,我們一共捕捉了九隻母犬,幸賴中央大學汪汪社、桃園樂活動物協會、國立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關懷生命愛護動物」專案附設動物醫院三方協助,在當天舉辦的免費絕育活動中,爽快地答應讓我們參與,更是為高鐵TNR計畫省下了非常大一筆絕育經費。

第一次的捕捉成果並不差,有位年歲較長的餵食志工,更在頂著炙熱的艷陽配合我們奔波一整天後,看著一隻隻不必再忍受發情、懷孕、產子所苦的母犬而感到欣慰及感動,這是一種長期無力終獲解脫的感受。看著她背著我們用衣角偷拭去的淚珠,我們更加堅信這樣的活動的確深具意義且值得大夥付出心力以持續進行。

捕捉絕育持續進行,後續觀察刻不容緩

自第一次捕捉後,只要天氣狀況允許,幾乎每週都會進行捕捉活動,為的只是希望能盡快提高高鐵區的絕育比率,甚至希望能做到將餵食志工所餵區域達到百分百絕育的理想狀況。經過幾次的捕捉活動後,目前已絕育十九隻母犬。隨著頻繁的捕捉,捕捉難度也隨之提高不少,但我們仍然會持續進行此活動,因為我們相信:「對的事,就值得花費精神與體力去做」。

在將母犬絕育的同時,後續的觀察與當地居民的宣導也是本計劃的重點之一,捕捉的同時我們也將觀察該區狗群,並以照片建立檔案,若有追車或是主動攻擊人之行為,也不排除將其移離此區。畢竟正確的TNR概念中,除了絕育的觀念外,配合當地居民進行後續的觀察更是一地的TNR能否長久經營的重要原因。

此外,在捕捉活動告一段落後,我們也將以發送傳單的方式,將絕育的觀念散播至鄰近高鐵的住宅社區。高鐵周遭另一造成許多流浪犬的原因便是有相當多的半放養家犬,公犬每當有母犬發情便會離家群聚,為爭奪交配權而大打出手;半放養的母犬更是由於獲得主人照顧而幼犬存活率極高,幼犬長至成犬後便成為高鐵區新的一批流浪犬。因此半放養家犬的絕育絕對是亟需採取的措施之一。

未來發展與結語

桃園高鐵區TNR執行至今逾半年的時間,並稱不上有些許成果,且至今所接觸的區塊只是廣大高鐵區的冰山一角,相對於桃園,甚至是台灣的流浪動物來說,更是微不足道。因此未來我們希望能夠繼續拓展TNR的區域,提高此區流浪犬的絕育比率。

在以往的經驗中,TNR的確可達到控制數量之效,事實上,目前所執行TNR之區域,已可看出些許成效。相較於一律捕捉至收容所撲殺,TNR顯得更有效率且更兼顧人道之考量。以往,捕犬隊接獲通報後,由於不黯狗況,而只將初生的一窩窩幼犬帶離,或是捕捉親人毫無威脅性的犬隻,真正造成問題的犬隻則繼續留於該地,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荼炭生靈,造成無數的生命沒有選擇地消逝在這世上。

目前餵食志工所負責之區域,約剩八~十隻母犬待絕育,此計劃的經費一直以來是由台大懷生社、中央汪汪社與餵食志工共同分擔。但由於動保社團的經費有限,因此仍然希望:若您認同我們的理念,能夠在能力範圍內給予我們適當的協助,那怕只是數十元數百元的支持,都將是我們在執行TNR時所能感受的巨大動力之一。

捐款帳號:郵局代號(700)02810940144175,戶名:中大汪汪社(匯款時煩請註明為高鐵TNR計畫專用,或是於匯款後以電子信箱與負責同學聯絡-angelshih@hotmail.com 感謝!)所有款項收支都將公告在高鐵區TNR計畫部落格中:www.wretch.cc/blog/THSRTNR

文章最後,要特別感謝中央動物醫院的謝許來醫師及院內其他人員,給予此計劃相當大的協助,謝醫師精湛的醫術讓我們在實行TNR之際能夠更加無後顧之憂,在此特別獻上我們的感謝之意。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