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解放電子書、實體書於讀冊生活上架囉!

動物解放

讀冊生活閱讀及義賣網址

《動物解放》是一本石破天驚的書,自1975年初版以來在全世界喚醒了上千萬的有心人是去注意人類對動物喪盡天良的虐待;此書喚起了世界性的運動,以消除許多殘忍而不必要的動物實驗。

  現在你看到的是新的增訂版,作者彼得.辛格在本版中揭發了今日「工廠化農場」和產品測試令人毛骨悚然的實況,並對環保、社會和道德方面重大而深沉的一些議題提出人道的、合情合理的解決之道。不論你支持動物解放還是仍在存疑,本書都可以放在你良心、正義、公平與得體的天平上衡量。

作者簡介:

Peter Singer於1946年在澳洲墨爾本出生,被認為是世界上仍然在世的哲學家中,最有影響力的一位。他同時也是位極富盛名的作家,尤其在論證對待動物的道德倫理、以及論證富人道德上有義務救助極度貧困者的著作,更是著名。曾於2005年被美國《時代雜誌》評選為世界最有影響的百人之一。2013年被瑞士歷史最悠久的獨立智庫GDI(Gottlieb Duttweiler Institute)評選為引領全球思想的傑出哲學家。

Singer在墨爾本大學學習法律、歷史和哲學,於1967年獲得倫理學的文學碩士學位。1971年取得牛津大學哲學博士學位,歷年來任教於英國牛津大學、美國紐約大學和澳洲蒙那士大學。自1999年迄今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人類價值中心生物倫理學教授;2005年起兼任墨爾本大學歷史和哲學研究所桂冠教授。

Singer的主要研究領域是倫理學,所著《應用倫理學》(1979年)被廣泛用作教科書,並創立「國際生物倫理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ioethics)。除學術工作外,還積極活動於西方動物保護運動,曾任「國際動物權組織(ARI)」主席。2012年獲澳洲政府頒贈Companion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勳章。

Singer迄今已獨撰、合撰、主編或合編了40餘本書,包括:《實踐倫理學》、《擴大的圈子︰倫理與社會生物學》、《生命,如何作答?》、《生與死的再思考》、與Jim Mason合著之《「吃」的道德倫理》、《你可拯救的生命》及與Katarzyna de Lazari-Radek合著之《宇宙觀點》,及最近出版的《盡力為善》,這些作品已經被翻譯成超過25種語言。

Singer於國際間廣為人知始於1975年發表著作《Animal Liberation(動物解放)》,2011年被美國《時代雜誌》列入「All-TIME」名單,為該雜誌自1923年創刊以來,最佳百本非小說類英文書籍之一。《動物解放》一書奠定他在倫理學史、動保運動史上之不朽地位,該書自1975年出版以來,在全世界各地喚起了風起雲湧的動物保護運動,「動物解放」成為最為人熟知的運動口號之一。除了以效益主義論述打破物種歧視,致力消除動物痛苦,Singer也投入拯救環境和終結極度貧窮的行列,並以有效利他主義(Effective Altruism)的概念,主張不僅應該減少痛苦,還須以最有效的方法來減少痛苦,創立The Life You Can Save的網路平台,致力改變慈善文化,企求更具道德和正義的生活。Peter Singer不僅致力於倫理學的理論發展,也實際投身消除物種歧視和終結貧窮的行動,是當代令人敬仰的哲學家。

章節試閱:

肉雞――你不會想知道牠們是怎麼長大的

  最早從傳統農場較為自然的環境中被分離出去的動物是雞。人類利用雞是為了牠們的肉和蛋,現在在肉與蛋的大量生產上都已有了標準程序。

  農業綜合企業的鼓吹者認為養雞事業是農業經營的重大成功。二次大戰結束之際,餐桌上的雞肉仍比較少,主要來自獨立的小農或雞蛋場不要的公雞。今天,美國每週要殺一億零兩萬「肉雞」――由大公司控制的很像工廠一樣的廠棚中,用十分自動化的方法飼養。全美國每年屠殺的鳥類為五十三億隻,而其中一半由八家大公司掌控。□3

  把原先在農場院子裡走動的鳥類變為「產品」,最主要的步驟是把牠們關起來。一個炸雞業者從孵化場購取一萬隻、五萬隻或更多的初生小雞,把牠們關在又長又沒有窗子的雞棚中;雞棚通常是落在地面上的,但也有些業者為了節省空間,採用階梯式長棚。在雞棚內,環境受到控制,使雞吃最少的飼料而又能長得最快。飼料與飲水是從棚頂上掛下來的送料斗自動餵食的。燈光按照農業研究員的指示調整:例如,頭一兩個星期,一天二十四小時全開,以促使小雞速食速長;然後,燈光略略減弱,每兩個小時開關一次,因為研究人員相信雞在兩個小時的睡眠後又準備吃東西了。最後,大約在六週左右,雞長得已經那麼大,以致太擁擠了,燈光就一直全黑。這是為了減少因過於擁擠而造成的打鬥。

「肉雞」七個星期大就被屠殺(雞的自然壽齡是七年)。這時牠們大約四、五磅重,而活動的空間仍只有半平方英尺――(或兩公斤多的一隻雞只有四百五十平方公分活動空間)比一張標準打字紙還小。在這樣狀況下,如果光線正常、擁擠和精力無處發洩,就會導致打鬥,互啄羽毛甚至互殺互吃。極暗的光線可以減低這種行為,因此在最後的一個星期,雞幾乎生活在全然的黑暗中。

  用肉雞生產戶的說法,啄毛和互吃是「惡習」。但這卻不是自然的邪惡。它們是現在肉雞生產者讓雞承受壓迫和擁擠的結果。雞是高度社會性的動物,在農場的院子中他們會形成階級,有時被人稱之為「啄序」。每一隻雞在食槽或別處都會讓比牠階級高的雞,並接受比牠階級低得對牠的拱讓。這種階級的建立並不需很多的對立,往往只需顯示力量,而不必實際打鬥。著名的動物觀察家,康拉德‧勞倫茲寫道:當雞還小的時候――

  牠們就互知彼此嗎?確實是知道的……每個飼養家禽的人都知道這一點……他們之間存有非常確定的秩序,每一隻都懼怕地位比牠高的。經過少數爭論,並不一定需要互鬥,每隻就都知道哪些雞是牠必須敬畏的,又哪一些是必須表示對牠尊敬的。啄序的維持並不僅是靠體力,還靠個體自己勇氣、勁道甚至自信。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