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焦點話題
在2007年8月1號的各報紙地方新聞中提到,台中市政府將依據「台中市公園綠地園道及行道樹管理自治條例」宣導,八月二號之後若民眾於公園蹓狗,將會遭到一千二百元到一萬兩仟元的罰緩。報導中也說明,許多蹓狗的民眾無法接受政府的此法律規定,並且拒絕政府相關單位的宣導。  我們必須在此提出一些看法,以說明台中市政府在此規定上的盲點與錯失。站在政府的立場,可以理解政府單位期望以法律規定,讓公園的環境易於管理及清潔,而蹓狗所產生的問題即在於:狗狗的大小便清理,及民眾是否有牽繩蹓狗。 那麼,政府單位應當宣導飼主到公園帶狗散步時,要隨手清理狗兒的大小便,並且依據「動物保護法」規定,用牽繩將狗兒繫好以免打擾其他民眾;而不是一昧地為了方便管理,將蹓狗的行為與其他有危險性的行為相提並論,如:於公園內點玩炮火,或騎機車撞到行人等等。如此的思考模式,不論對狗兒或是飼主都非常地不公平。因此,我們在此呼籲;該宣導的是飼主對自己狗兒的責任,而不是禁止飼主在公園蹓狗。
協會活動
肯定漁業署禁捕鯨鯊政策 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於5月24日宣布,台灣將正式成為鯨鯊禁捕國,自97年度起,台灣將全面禁止捕撈、販售及進出口鯨鯊。此舉也引起漁民的反彈,抗議政府不顧漁民生計。 其實, 台灣並沒有倚賴捕鯨鯊才得以維生的漁民,鯨鯊通常是誤入定置網,或是意外捕獲的--鯨鯊對漁民來說是筆「意外之財」,從來就不是主要漁獲。鯨鯊捕抓產值不大,對漁民生計的影響十分有限,隨著鯨鯊數量的萎縮,如今鯨鯊每年帶來的產值不過1500萬台幣(30萬美元)。 然而,活的鯨鯊比死的更具經濟效益。澳洲靠著鯨鯊觀光每年賺進5500萬美元。賽席爾群島、貝里斯、菲律賓和墨西哥也從觀光客身上賺進百萬美元。就以2002年為例,泰國普吉島的潛水下海摸鯨鯊的觀光收入,就達到300萬美元,巴西達145萬美元。 現在,澳洲、貝里斯、宏都拉斯、印度、馬來西亞、馬爾地夫、菲律賓、泰國和美國等國家,都已將鯨鯊列為保護動物;鯨鯊觀光事業每年為和台灣相同的島國,如菲律賓、泰國普吉島、貝里斯和澳洲,帶來數百萬美元的商機,而這些國家都已經將鯨鯊列為地方海域的保護魚種。
焦點話題
近來立法院辦台灣國鳥的選拔,因台灣藍鵲的中選,竟導致中國藍鵲遭池魚之殃,由於害怕台灣藍鵲與中國藍鵲雜交,失去台灣藍鵲的血統純正,使得中國藍鵲面臨軟禁的命運,又有蜥蜴遭到全面撲殺的情事。外來物種入侵的例子,自福壽螺造成的農業損失開始,不勝枚舉,舉凡巴西烏龜、美國獒蝦、虎魚、南美紅螞蟻等等,都對台灣的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
協會活動
抗議工博館與頑皮世界之「頭髮吊大象」活動 根據媒體報導,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將與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於本月16日,共同舉辦「頭髮吊大象」之表演,聲稱此活動是為挑戰頭髮韌性。 舉分明是惡意騷擾、危害保育類動物,明顯違反動物保護法及野生動物保育法! 本會強烈要求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將與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取消本項「頭髮吊大象」之表演;譴責台南縣政府失職核准該項表演;要求農委會依照動物保護法及野生動物保育法,將主辦單位及縣政府予以依送究辦! 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第一次實驗以頭髮吊掛木頭時,就曾發生頭髮斷裂之情況。本次更為嘩眾取寵,打算以大象為實驗對象。本會以為,即便是為了學術研究或教育目的,實驗髮絲強度大可使用無生命物體,實無必要騷擾動物;而且,身為國立教育單位,卻不惜置動物於危險之中,為私人企業圖牟其利益。已有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及動物保護法之嫌,更為民眾帶來錯誤的教育訊息 。  再者,據台南縣政府農業局森林及生態保育課透露,主辦單位將為大象施打鎮定劑,以確保大象不至發生脫序情況。然而,根據諮詢獸醫師表示,施打鎮靜劑會令動物產生昏迷暈眩,如非必要之保護目的,為其施打藥劑,即為虐待動物之行為。
焦點話題
http://blog.xuite.net/wild.fun/blog 12/12再到阿里山一處寶地調查生態旅遊資源,晚上可以在一棵櫸木上同時看到四、五隻飛鼠,不過距離遙遠,只能看到閃亮的眼睛。準備離去時,卻在路旁就有一隻白面鼯鼠近距離停棲樹上,於是架起大砲在不強的燈光下以Canon10D搭配600mm+1.4,1600高感度下拍起牠的玉照。底下分享三張。
活動公告
自10月5日來台的莫斯科大馬戲團在經過一個多月的表演,協會發出3萬多份傳單與海報,就在11月24日馬戲團將移至台南繼續演出。本會結合台南縣動物保護團體,由台南縣關懷流浪動物協會開始在台南以夾報與派報方式派大量發送傳單同時將在會場上發送傳單,學校方面由興國管理學院黃淑郁老師寄送傳單與協助宣傳動物保護觀念。 12月7日馬戲團將再轉至新竹表演,本會敬邀新竹地區動保團體及熱心人士一同宣導動物保護(尤其是學校老師),有意者請踴躍與本會連繫。 我們將會提供影片、傳單與海報與您。
焦點話題
  一名印尼男子違規攜帶廿多隻保育類鸚鵡來台,經海關查獲,農委會防檢局人員在採集檢體之後,竟不等檢疫報告完成,便迅即將這批一、二級保育類的珍稀鳥類全面撲殺。這批鳥類雖來自禽流感疫區,但事後由檢體確認排除感染禽流感;然而,在檢疫人員的手下,這批瀕臨絕種鳥類已然灰飛煙滅。防檢局的作為不僅是便宜行事,更暴露出它對於生物多樣性保育的概念何等薄弱!   站在國家防疫第一線的防檢局,為國人及國土做好外來疫病防治的把關工作,當然有必要謹慎行事。但在此前提下,並不表示「撲殺」是它的最高工作準則。以當天的處理而言,防檢局有專業人員和設備,既已採集檢體,何不等到報告出爐確定感染病毒再進行撲殺?荒謬的是,防檢局在完成銷毀後一天即得知檢驗結果,他們對自己的「錯殺」恐怕也無多少懊悔之情,更遑論反省執行作業規範是否過當。   這批來自疫區的走私動物,既不是貨品,更非罪犯,牠們都是活生生的生命,是地球將要消失的珍貴動物。防檢局執行把關要滴水不漏自是可以理解,但從保育的觀點,能做的難道就只有立即消滅一途嗎?倘若走私的是貓熊,難道防檢局也照樣要誅而殺之嗎?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