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議題首次站上台灣同志遊行前導車

作者: 
林韋任(關懷生命協會專員)
資訊分類: 

台灣同志遊行是東亞規模最大爭取同志權益的活動。韋任長期參與許多社會議題,包括性別運動,近年來則深入動物保護的工作。今年,受到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翁麗淑理事的邀請,首度站上同志遊行前導車,談論關於性別與物種歧視的相似性。期望喚起更多民眾或是運動者們,對於動物保護議題的重視。

發言全文:

大家好,我是關懷生命協會的韋任。現在很興奮也很緊張,台灣同志遊行16年了,這可能是第一次有動保團體站上前導車跟大家說說話。我們的創會理事長大家應該都很熟悉,沒錯,就是昭慧法師。她在2012年就已經主持了台灣第一個女同志的佛化婚禮,而今天,相信大家更為印象深刻的,還是她在立法院公聽會打臉反同方的言論,甚至被封為戰神。

我很高興在不同議題上都有許多導師,或前輩們的啟發與支持,也包括今天邀請我上來談動保的翁麗淑老師。動物跟我們是很靠近的,小時候我的鄰居做鐵工廠,門外就栓了一隻黑色的大隻土狗。這麼多年了,我還是很清楚的記得,每次去找他玩耍的時候,他總是這麼的友善。也許,這樣的印象,這顆深埋的種子,在某個時刻發芽了。

我上大學的時候開始投入社會運動,很快地便發現,動物保護經常不被視為社運議題,而是慈善。就像幫助老人一樣,幫助可憐的動物,儘管有這樣的需求,但當所有能量都投入所謂慈善的時候,我們便無力改變社會現狀。可憐的動物依舊可憐,流離失所的動物只能夠一隻隻的被救援。或者他們根本等不到所謂的救援,便失去性命,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布景,被這個社會淡出。

我在師大就學的時候,和伙伴創了台灣第二個研究/推廣動物權利和動物福利論述的社團。我們開記者會要求航空公司停止運送更多等著被實驗的猴子、我們提醒大眾避免消費皮草,讓產業不再搶奪動物的皮毛。後來我加入關懷生命協會,我們緊盯政府屠殺流浪犬隻的數字,推動修法停止,並改善收容所環境。我們在一個月前,也合作舉辦了第二屆台灣動物權遊行,參與的人數較去年暴增一倍。

也許大家會好奇,為什麼動保團體要加入同志遊行,跟大家站在一起?

動物權哲學家彼得.辛格說到:物種歧視就像種族歧視跟性別歧視一樣,都是強勢方壓迫弱勢方的行為,壓迫久了,強勢方就會發展出一套意識形態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同理,強勢物種壓迫其他物種也是同樣的事。在地球上,這種強勢物種就是我們,人類。不論是拿動物做實驗、讓動物表演來娛樂我們、還是為了毛皮或是肉宰殺動物都是如此。這種單一物種至上,其他物種都沒有道德地位和權利的想法就是種偏見。

現場的同志朋友們,也是受到一樣的對待。近年來同婚議題、性別教育受到萌萌鋪天蓋地的抹黑,他們拒絕承認我們擁有相同的權利。LGBT族群一直是社會中的弱勢,即使到了今天2018年,LGBT族群仍然在職場上、生活中、及法律上,遭受不平等的對待與各式各樣的歧視。

今天在台灣同志遊行的現場,我們動保團體同樣為所有的族群,邁向平權的未來而走上街頭。更是期望透過這場遊行,能夠讓更多不同議題的關注者,認識動物權議題。讓女性主義者將關懷的對象擴大至其他的女性,像是品種犬的繁殖、乳牛或是蛋雞的遭遇。讓難民援助者,也能將視野轉向台灣島內,我們同樣正面臨爆量的,流離失所的流浪犬隻問題;以及受到諸多開發案影響,被迫害,失去唯一家園的野生動物們。讓更多平權倡議者能夠看到非人生命正在遭受的苦難與不公。

各式各樣的議題,其實只要細細觀察,我們都面臨著相同的挑戰。動物的問題也同樣是人類的問題,我們不能忘記,當我們談論動物,我們也是在談論人類自己。

今天,許多關心動物的夥伴們加入遊行,就我所知,至少包括了台大懷生社的朋友、Vegan equality fighter、以及毛小孩不孤單-流浪動物志工團。今天,我們一起為了平權而走;年底,我們也要一起為平權而投票。過去,我們打破了種族歧視;現在,我們走上街頭抵抗性別歧視;未來,也希望大家能和我們動團一起努力,弭平更多更多關於物種的、關於非人生命的歧視,讓台灣邁向一個更為平權的未來。

謝謝大家,謝謝。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