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大眾講座】台灣黑熊PK大貓熊-明星物種的建構及悖論

作者: 
林韋任(關懷生命協會專員)
資訊分類: 

關懷生命協會「2018年第二季動保大眾講座- 共享都市‧共同生活」第三場「台灣黑熊PK大貓熊 - 明星物種的建構及悖論」於8月1日(三)舉行,邀請到北京清華大學科學技術與社會研究所博士龍緣之。

大貓熊作爲全球認知度極高的瀕危物種之一,在科學、政治、經濟與社會文化等方面,皆具有重要的意涵。龍博士分享大貓熊被打造為保育界超級明星的始末。

講座正式開始前,主持人林韋任請大家暖身練習,台灣黑熊既然身為台灣的明星物種,他曾扮做哪些吉祥物呢?有小朋友舉出了世大運熊讚、交通局喔熊、甚至是高雄熊!可見台灣黑熊的超高人氣。但「喜歡卻經常不等同了解」,前陣子花蓮走失小黑熊,卻引來民眾圍觀,徒增人為干擾。究竟明星物種、生態保育,和動物倫理之間又有什麼樣的關係呢?

貓熊的熱潮說起

Giant Panda,中國是稱熊貓、大熊貓,台灣則常翻作貓熊、大貓熊,跟小貓熊是不同的物種。至於貓熊是如何在近代,一步步成為中國的象徵,龍博士先帶我們回顧了近代跟貓熊相關的歷史。

1869年,法國神父譚衛道(又稱大衛神甫)成為首次見到貓熊的西方人。貓熊奇特的外表,受到西方世界的關注。1929年,羅斯福兄弟(Theodore and Kermit Roosevelt)來華狩獵,寫成著作《追蹤大貓熊》。1938年,哈克尼斯夫人(Ruth Harkness)首次把活體貓熊帶出中國,著有《淑女和貓熊》一書。

1941年,第一夫人宋美齡贈送美國貓熊,作為給「美國援華聯合會」的回禮。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Milhous Nixon)及其夫人訪華再次獲贈貓熊。直至1982年,為了響應瀕危動物保護,中國政府宣布停止贈送貓熊出國,傳統的政治性贈送模式下的「貓熊外交」才宣告結束。

貓熊保護的建構:從「搶救」到「野培」

1983年春天,四川猫熊主食冷箭竹大面積開花枯死,《人民日報》指出「大熊貓已經開始吃草,而且普遍消化不良。」中國政府並迅速建立監測與飼養場,投放食物引誘貓熊下山收容,甚至組織大批救援隊上山搶救挨餓的貓熊。演藝圈也創作了歌曲《熊貓咪咪》,呼籲全國同志一起來關心、幫助貓熊。
 
然而「搶救」和「捕捉」行為,實際上已無法區別。
 
北京大學潘文石教授、國際知名的夏勒博士等人研究顯示,實際上根本沒有發現貓熊有挨餓或餓死的跡象。在此情況下,1990年,官方統計共118隻貓熊「被救」,82隻被「救活」。其中半數被「收容」。此外,還有30隻以上的幼體被認定遭到母親拋棄而被帶回飼養,其中半數以上在幾年內死亡。中國第一代貓熊專家胡錦矗直言:「圈養大熊貓數量增加的最大意義,是不需再從野外捕捉。」
 

龍博士並分享,目前中國每十年一度,都會進行「全國大熊貓調查(簡稱貓調)」,匯整各地提交的數量資料,但是調查方法卻未經專家公開論證。已有不少學者公開指出,地方偏向浮報資料以爭取補助,中央卻偏向低報以凸顯貓熊的珍稀。
 
在1980年代,貓熊真正的威脅在於棲地破壞、獸鋏與盜獵,當時的保護卻沒有正視這些問題,反而以捕捉野生大貓熊的方式進行,圈養動物的數量因而增加。以知名的「成都大貓熊繁育研究基地」為例,直到2010年起,才不再將「繁育數量」作為唯一的考核和獎勵指標。此前,出生一隻大貓熊,就有五萬人民幣的「貓頭費」作為獎勵。直至今日的「野培」(野化培訓放歸)貓熊,都無法解決保育的根本性問題。

明星物種的效應:中國貓熊PK台灣黑熊

雖然「貓熊外交」原則上已不再進行,但原則總有例外,2005年連胡會後,中國宣佈贈台貓熊,並取名「團團」和「圓圓」。總統陳水扁援引潘文石《呼喊春天》一書對貓熊生活的描寫,大貓熊應該「在野地裡生,野地裡死」。暗示貓熊圈養和赴台展出不符保護精神。台北市長馬英九則指派副市長擔任貓熊小組召集人,為貓熊來台預作準備。2006年,台灣政府否決第四次貓熊來台申請案。2008年,馬英九上任總統,第五次貓熊申請案通過。
 
2013年,透過人工授精受孕的貓熊「圓仔」出生,動物園定期舉行記者會,發佈圓仔成長日記。據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台北市民眾在關注圓仔的過程中,幸福感因此得到提升。
 
由於中國和台灣在兩岸關係及價值取向的差異,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包裝及建構圓仔形象。圓仔作為符號,或被賦予政治意涵,或被刻意去政治化,服務於不同目的。一種政治,是中國強調兩岸之間的關係,堅持兩岸統一的立場。另一種政治,則表現為台灣政府、媒體所共同採用的,弱化貓熊的外來符號,著力於開發貓熊的商業價值。
 
2014年,爆發318反服貿運動,相對於中國貓熊,台灣黑熊便一舉成為本土意識的精神象徵。這既是一種政治立場的表達,也間接促成對黑熊、石虎等本土物種保育問題的關注。
 

明星物種保育的悖論

最後,龍博士援引夏勒《最後的貓熊》一書:「如果貓熊能留在竹林裡繼續過它默默無聞的生活,不要應付外界的宣傳,也不受宣傳挑動的貪婪滋擾。或許現在就不會有那麼多的貓熊失去自由,竹子死亡也不會成為毫無必要的大舉捕捉貓熊、成立收容站的藉口。」希望大家能在關心動物議題之餘,反思動物形象的社會建構,對於保育是否真正有利的問題。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