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雷根:「把動物變成競爭者」的動物權問題

作者: 
湯姆•雷根(Tom Regan)
資訊分類: 

【閱讀經典】

本文內容節錄自湯姆•雷根(Tom Regan,1938-2017)的《打破牢籠》(Empty Cages: Facing the Challenge of Animal Rights)第九章「把動物變成競爭者」(Turning Animals into Competitors),繁體中文版第191至217頁部分內容。

在「打破牢籠」這本書中,雷根教授將他個人提倡動物權的背景故事,以及動物在人類社會中的悲慘處境,娓娓道來。一方面揭露動物受虐的真相,以敲擊人們的道德感情,一方面駁斥似是而非的謬論,以提供理性的道德判斷。

書名:《打破牢籠》(Empty Cages: Facing the Challenge of Animal Rights

作者:湯姆•雷根(Tom Regan)

譯 者:陳若華、林云也

出 版 者:關懷生命協會

出版年份:2016(原著出版年份2004)

ISBN/ISSN:9789579905985

語言:繁體中文

定價:NT$300

第九章 把動物變成競爭者

我們無從考證是在哪一天,人類首度和動物共同參與了一場活動,並開始稱之為「體育」。現有資料顯示,西元前六八〇年,古代奧運會就有雙輪馬車競賽;而更早在西元前四五〇〇年,中亞遊牧民族就已開始賽馬。不過,究竟人類是何時何地開始把動物用在體育上(不論該運動是人與人之間的競賽,或是人與動物間的競賽),仍然是個謎。

無論如何,今日有上億的動物被人類利用在體育上。這些動物大多非傷即死,但一同活動的男、女運動員似乎不會為此感到困擾。我們也許會看到運動員們大談「動物福利」,以及他們負有「人道」對待動物的責任。但若要公正地衡量他們有多認真看待此事,我想只要問這些人,是否曾因考量動物福利而停止或修正他們做的事情,便可略知一二了。他們常在回答時,繼續暢談對動物福利的重視與誠意。但就我的認知(假使我錯了,歡迎指正),把所有的話濃縮起來,答案就是,他們從未停止或修正目前的做法。

一如其他對動物的剝削,以體育之名侵犯動物權利的大小情節,也很難在有限的篇幅裡全部寫出,能提的頂多是九牛一毛。儘管如此,接下來要談論的運動項目(狩獵、牛仔競技及賽灰狗)都具有代表性,也應該能幫助各位了解,為何動物權利提倡者面對將動物變成「競賽者」的體育時,會變臉成為極端份子。只因我們始終都很認真反對這件事。

(以上內容來自191與192頁)

賽灰狗

沒有人確切知道「灰狗」(greyhound)名字的由來。有一種說法是,因為過去所有這種狗的皮毛都是灰色的;也有人說,是因為這種狗源自於希臘的「希臘獵犬」(Greek hound),但因錯聽而訛用為灰狗。

撇開詞源學的說法不談,我們都知道,灰狗在人類歷史占有特殊的地位。例如在古埃及,灰狗與貴族有關;依照當時的習俗,他們的屍體也被製成木乃伊,葬在主人身邊以示尊敬。詩人荷馬十分讚賞忠犬阿古斯,因為只有他認出了漂泊多年回來的奧德修斯。而在丹麥王克努特統治英格蘭的十一世紀,殺死灰狗的人都是死罪一條。

身為最古老的犬類之一,灰狗奔跑的速度也是一流。消瘦的身材和修長的四肢,造就了這位賽跑健將。最佳狀況下,灰狗短跑的速度每小時可超過四十五英里(約七十二公里),在一英里長跑中,也能保持每小時超過三十英里(約四十八公里)的速度。不幸的是,灰狗的才能卻被那些視錢如命、毫不關心動物權利的人所利用。

當福利對上權利

全美灰狗協會(National Greyhound Association)是北美灰狗比賽的官方登記機構。該協會清楚表達了對於賽灰狗的態度,然而,這顯然也與我們曾看過的其他說法大同小異。

動物福利的哲理在於,只要我們能以人道、負責的態度對待動物,就具有使用動物的正當性,以滿足食、衣、研究、教育、運動、娛樂和陪伴的需求。

相反的,動物權利全面反對使用動物,無論多麼人道……

動物福利支持者會承擔人道對待動物的責任。

以下的敍述將告訴你事實的真相。

他們稱這個為人道?

全世界都有灰狗賽。澳洲、紐西蘭、亞洲、歐洲與美洲各地,處處可見賽狗場。在美國,十五個州就有四十八座賽狗場,其中佛羅里達州占了三分之一。根據美國灰狗賽道擁有者協會(American Greyhound Track Owners Association),此賽事是美國觀眾人數排名第六的體育運動,每年付費入場觀賞的民眾就超過了三千萬人次。

這個產業每年需繁殖三萬四千隻灰狗。速度最快和最健康的灰狗,從十八個月大便開始他的賽跑生涯。有些會在法定退休年齡五歲時退休,但大部分在三到四歲就要「提前退休」。對於人道的訓練員和飼主來說,狗兒受傷(例如骨折與心臟病)是他們無可避免,必須承擔的經濟損失。

被繁殖的灰狗中,約有三分之一不能參加比賽,理由是跛腳、生病,或只因跑得不夠快。每年這個產業要額外「處理」的灰狗估計超過兩萬隻,他們不是挨子彈,就是被打死或電死。

但是,對這種品種高貴的動物的最大侮辱,也許是將他們賣到或捐給實驗室。這些溫馴、親人的動物因血統純正,成為理想的實驗品。實驗室使用的灰狗數量絕非小數字,從一九九五年到一九九八年,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研究室就使用了二千六百五十隻當地飼養者所捐贈的灰狗。同一時期內,堪薩斯州立大學使用了一百一十一隻;阿拉巴馬大學二百五十四隻;愛荷華州立大學五百九十五隻。

比賽用灰狗所過的生活,只能以長期剝削來形容。他們被關在狹小的木箱中,有些邊長只有三英尺(約九十一公分)。沒有比賽的日子,他們就被關上二十二個小時,有時箱子甚至會被堆疊在一起。除了吃飯,他們的口鼻是被套住的。

當被問及為何要把灰狗長時間關在木箱裡,灰狗愛好者聯盟(Greyhound Lover’s League)告訴我們:「犬類基本上是喜歡懶洋洋躺著的動物。成年寵物犬大多數的時間都躺在屋子裡,所以灰狗的木箱就是他們的床。」(以上是他們親口所說,絕無捏造。)至於為何這些狗的口鼻要被套住,我們得到的解釋是,因為這個產業對於人道照顧的承諾。倘若沒有口鼻罩,這些動物一定會啃咬木箱的鐵絲網,傷及嘴巴、牙齒和牙齦。換句話說,這個產業對於一種剝削(將狗關在木箱中)所造成的問題,是用施加另一種剝削(將口鼻套住)來解決。這種人道對待還真不錯。看來賽灰狗圈也奉行言行不一。

特別施虐

特別施虐(餓死、遺棄、毆打)的情況很多,而且不止發生在美國。千禧年夏天,全世界的動物權利提倡者,都被發生在西班牙馬德里西北方小鎮美迪納坎波的暴行嚇到了。據《訪談》雜誌的撰稿者羅莉絲・席瓦指出,有數百隻失去賽跑能力的灰狗,被吊死在松樹林中。求證後得知,灰狗的主人們認為這些動物已獲得應有的「人道」死亡,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被發現時,他們的後腿幾乎踏不到地面。沒有人知道這些被遺棄的狗究竟掙扎了多久,才不得不放棄,嚥下最後一口氣死去。

別以為美國沒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二〇〇二年五月二十二日《紐約時報》報導指出,在阿拉巴馬州利利安郊外一處髒亂的農舍,發現埋有上千隻灰狗的亂葬崗。由於這些灰狗被認定跑得不夠快,所以賣給了一位名叫羅伯特・羅德的人。他以「人道」方式,用子彈結束每隻灰狗的生命。「他們不會有任何感覺」,這名男子受偵訊時說。

負責監督這起大屠殺調查的包德溫郡地方檢察官大衛・威特史東,反駁了羅德的說法。他指出,那些狗並非馬上死亡。威特史東承認他也曾去看過賽狗,但看到了宛如「灰狗集中營」的悲慘場景後,他正在重新思考是否還要再去。

「這種事情對我們並不陌生,」威特史東說,「希特勒為了建立超級種族,做過相同的事。如今,飼主為了養出最厲害的狗,也過度繁殖。被殺掉的狗並非不健康,他們只是跑得不夠快。」賽灰狗到底有多「乾淨」,有多「健康」?難道一位檢察官說的話還不可信嗎?

值得欣慰的是,一些動物權利支持者正在協助安置那些「不被需要」的灰狗。美國各地與許多其他國家,都有專門安排灰狗認養的組織。(如需更多訊息,可參考本書所提供的網站。)這些努力十分重要,也十分令人欽佩,但是,對於曾被這個產業虐待過的灰狗來說,這樣的努力仍嫌太遲。真正能解決「灰狗問題」的方法,就是停止所有灰狗比賽;也唯有這樣,才能滿足動物權利擁護者的訴求。

結論

我在本章開頭提到,以體育之名侵犯動物權利的所有事情,不可能在有限的篇幅裡全部寫出。我們討論的項目,也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儘管如此,以上這些討論過的運動項目,都相當有代表性,也應該能幫助各位了解,為何當動物權利提倡者面對將動物變成「競賽者」的體育時,會變臉成為極端份子。

狩獵、牛仔競技、賽灰狗,或其他類似活動(包括賽馬、鬥雞、鬥牛、雪橇犬比賽等),都毫無任何「體育運動」的精神。這些活動,反而是反應出人類的控制欲、剝削、貪婪與殘酷。這些是每一個尊重動物權利的人,都無法容許的野蠻行為。

動物權利提倡者相信,我們的文明世界遲早會演進到將這些「體育運動」全面廢除的一天。正如史懷哲醫生(Albert Schweitzer,譯註:史懷哲亦為神學家、哲學家、作家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觀察:「總有一天,大眾將再也無法容忍以虐待和殺害動物為基礎的娛樂。」我們對此也是深信不疑。但是,我們亦謹記著史懷哲最後所說的話:「這天終將到來。但在何時呢?」

(以上內容來自212至217頁)

 

相關連結

動物權的立場──《打破牢籠》作者序

湯姆•雷根(Tom Regan)撰,陳若華譯

......人類道德最深層的意義,便在於每個人都擁有獨立的價值觀。價值觀的好壞,不能以是否能夠促進他人利益來衡量。因此,與人相處之時,如果無法尊重對方的價值觀,那就是違背了人類最基本的權利:受尊重的權利。

動物權要求的並不多,只要大家接受且尊重前述的邏輯即可,因為所有聲稱人類擁有獨立價值觀的論證,其實都暗示了動物跟人類同樣都具有獨立的價值觀……

一步到位,淨空牢籠 ──《打破牢籠》序

釋昭慧/ 玄奘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關懷生命協會創會理事長

湯姆•雷根(Tom Regan)教授依義務論而創立「動物權」理論,與依效益主義以證成動物的道德地位的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教授分庭亢禮而蜚聲國際。早在1983年,他已在《為動物權利辯護》(The Case for Animal Rights)一書中,將源自「道德直覺」的動物意識,用綿密、繁複的哲學辯證,完成了「動物權利」(animal rights)的系統理論。簡述理論梗概如下……

泰山其頹,哲人其萎 --敬悼Tom Regan教授

釋昭慧/ 玄奘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關懷生命協會創會理事長

.....Regan教授曾於2014年4月間,受關懷生命協會、玄奘大學宗教系與弘誓文教基金會共邀,與Peter Singer教授蒞台參加2014『動物解放、動物權與生態平權——東、西方哲學與宗教對話』國際會議(詳參:http://animalethics.hcu.edu.tw/),為大會發表專題演講。

 他並於該次來台時,惠允將其大作"Empty Cages"交由關懷生命協會中譯出版,書名:《打破牢籠》。

新書推廣義賣方案(向關懷生命協會購買《打破牢籠》)

http://www.lca.org.tw/publish/5963

澳洲動保團體Animals Australia 反賽狗專題網站 Greyhound Racing

https://www.animalsaustralia.org/issues/greyhound-racing.php

Tag: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