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撲殺政策的下一步,莫忘初衷

作者: 
台灣動物之聲 王叡謙
資訊分類: 

 

當我看著一起出來玩的他時,他也剛好回看著我,他在一大片草地上玩耍了好一陣子,還在地上打了個滾,一抬頭就咧著大大的嘴,用亮亮的眼睛看著我。我覺得他很快樂,想告訴我這裡真的很好玩,或許還有一點想找我跟他一起打滾的意思。我不怎麼想打滾,於是我們找了片樹蔭躺著,一起睡了午覺。

為什麼我會知道他怎麼想,道理就跟我們能夠以其他人的表情、肢體動作與聲調高低來判斷情緒一樣,是一種經過經驗內化在心理的辨識能力。也因為看的出來,所以會受到他人的情緒影響進而衍生出自己的情緒,這是我們人類與生俱來的同情心。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我們看到收容所內動物被不當人道處理的影片時,會悲傷、震驚、憤怒的原因,因為我們看到了這些同伴動物的痛苦。

為了消去這樣的痛苦,

零撲殺政策施行了,但是問題沒有全然解決:遊蕩動物的問題,收容福利的問題,棄養的問題,不當繁殖的問題。收容空間不夠了,遊蕩動物與人類居住空間起衝突,一些過往可以「一殺了之」的問題浮上檯面,收容空間要如何有效利用,遊蕩的狗兒要怎麼管理, 繁殖買賣能不能再進一步管制,這些都是要一步步解決的。這些該做的事一直都在,以前被人道處理的紗布蒙住了,朦朦朧朧地好像沒這回事,一揭開才發覺一切都好不容易。但再不容易,也要往前走,因為我們懂了這些同伴的哀樂,此後再不忍心將他丟回痛苦的深淵。

我們能做些什麼?

在現況下,絕育進行族群數量的管制是必須的,從家裡的寵物、路上的浪犬、營業用的犬隻,都要列入管控,你家的寵物結紮了嗎?

有些人對動物政策誤解了,以為把狗放進收容所就沒問題了,但收容所不是四次元空間,沒辦法一直收,能不能幫忙跟身邊的人解釋呢?

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可以做,請大家一起出一點心力,讓我們的同伴動物,能夠活下去,而且活得快樂。

 

延伸閱讀

◎源頭管制:流浪狗絶育回置TNR專輯 (電子書免費下載)

◎行政現況:棄養動物、違法繁殖,政府做了哪些功課?(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長陳淵泉主講)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