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玉玲專欄】「超級英雄」與「超級動物英雄」: 格蘭特.莫里森(Grant Morrison)談軍用實驗動物漫畫We3 (Part 1)

作者: 
龔玉玲
資訊分類: 

    

「超級英雄」與「超級動物英雄」:

格蘭特.莫里森(GrantMorrison)談軍用實驗動物漫畫We3(Part 1)

格蘭特.莫里森(GrantMorrison)是美國商業漫畫歷史上不可不提的重要人物,許多漫畫迷津津樂道的名作有他的參與。但影響力不止於讀者圈而已,在美國的漫畫研究中,學術圈對莫里森的分析討論也持續可見。

為什麼他的地位如此重要?很簡單地快速描述,可以說是因為他參與了美國「超級英雄」類型漫畫的轉型時期,而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獲得了關鍵性的成功。「超級英雄」漫畫之所以從男孩讀物跨到青年與成年讀者群,有賴劇情走向深度化與複雜化地討論一些課題(譬如脆弱,生死,能力,正義等),其中有莫里森以「編劇」的身分所作的獨特貢獻(這裡的「漫畫劇作家」不等同於「漫畫繪者」或中文習慣所指的「漫畫家」)。

莫里森是蘇格蘭人,1960年出生,年輕時接觸了動保思潮,這帶來的影響反映在他漫畫劇作生涯早期的成功作品之一《動物俠》(Animal Man)(1988到1990年間連載的版本,於1992成冊,隸屬於DC漫畫)。在這套經典作品的前言,莫里森毫不避諱提到了他個人對「動物權」議題的關注,甚至有對人類越來越厭惡的想法,以及他投入《動物俠》的創作不久後,便也加入動保團體、開始拒絕吃肉。(對此前言有興趣的讀者,可參閱此頁面。不過莫里森在多年後的其他訪談中自陳已經不是素食者,而且在part2訪談中也可見到一絲與動保團體若即若離的微妙態度,即便他對動物受難處境的關懷不減。)

台灣動保運動一向有來自藝文界的助力,在更特定的漫畫創作圈裡,也可見持續有關心動物的作品產生。而莫里森的例子之所以值得我們去了解,不只是他具有一個「動物關懷者」的公共形象卻仍然可以獲得商業性的巨大成功,或許還因為他對於「說教」與「娛樂」之間的拿捏有高度的敏感性。譬如在明確帶有動物關懷意識的科幻作品We3中,我們也可以察覺它融合了實際發生過的動物受難新聞的軌跡,或者說閱讀時會感到某些情節喚起了對於某些實際事件的聯想---譬如實驗室裡頭部被插入儀器並且動彈不得的貓,又如操縱動物作為軍用動物服務戰爭目的,偷竊家犬而送入實驗室等新聞---就如同莫里森在訪談中指出的,動物相關暴力的虛構情節不是天馬行空,當你以為它還只是處於奇形怪狀難以想像的層次時,往往已經與實際發生的利用狀況相聚不遠。

基於此,即便這個訪談內容所提到的一些訊息是有點過時(譬如訪談中提到的「動畫化」計畫已經停擺),甚至漫畫We3應該尚未有正式授權的中文版,但我覺得其中仍有可觀之處,因此取得《觸角:視覺文化中的自然》(ANTENNAE)期刊的授權,與中文讀者分享莫里森的動物角色創作思維。

這篇莫里森訪談的執行者麗莎.布朗(Lisa Brown)是美國動保人,她的碩士論文焦點在於動物公共行政議題上。不過在動物視覺文化領域中,身為一個漫畫迷,她對動物與漫畫研究進行了重要的開創工作(詳見她擔任客座主編的《觸角》雜誌第16期,2011年春季號)。關於莫里森的訪談或是介紹文章其實不少,甚至也有幾本討論莫里森的專書問世(學術與非學術性都有),布朗的訪談與其他人的區別,或許就在於她具有「以動物中心」的視角,而非單純的漫畫迷。(不過莫里森尚有另一篇We3訪談,提到了一些以下內容並沒有涵蓋的東西,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此閱讀,對照參看。)

由於We3並沒有正式授權的中文版,我請了吳琦幫忙撰述,內容如下

WE3故事 

撰述:吳琦

遠方有形狀不明的影子朝這方前進,建築物光火,爆炸。

故事從一個戰鬥場景打開,隔日一紙合眾國時報,標題醒目,是:格雷拉遭暗殺身亡。

外表是一般大型的貨車,車身上寫著「寵物,一條龍服務」,經由透視,看見車裡具有科幻味道的場景,裡面的人正在電腦作業。隨著車子移動、變換視角,分鏡繼續,車穿過森林後駛入美國空軍(危險)實驗區域。進入實驗室後,故事中的三名非人動物主角迎面而來,分別是狗、貓、兔子,身上穿了機械裝備懸吊在牆上,而旁邊則是有研究員在替他們檢查及調整裝備。這三隻動物曾經是被人類家庭豢養的寵物,而他們如今則是實驗室的新產品:殺人機器。

與這個計劃有關的人,是參議員委託科學家製作高效能的動物機器,而參與此計劃的女性獸醫則負責與動物溝通,及讓他們被機械合體後能夠擁有與人說話的能力。不過此計劃在完成了暗殺任務之後,很快地受到中止,因為原本的研究目的只是掩人耳目罷了。但女性獸醫與科學家的研究目的其實並不只此,女性獸醫對此發展感到失落,平時的她與動物們有著良好的溝通,甚至比與人類互動來得容易,所以中止動物兵器計劃,或者是製造殺人機器的動機都與她原先所想像的不同。面對這樣的衝突,內心產生了讓神懲罰的罪惡感,她決定偷偷放走那三隻動物。

逃走的三隻動物,沿途先是遇到了政府的直昇機與槍砲攻擊,動物們身著良好防護,所以損傷輕微,不過卻也引起瘋狂科學家進一步的使用大量老鼠兵器去攻擊三隻動物,看能不能讓這些動物兵器,自毀,也毀滅。劇作者在裡面透過科學家說:有了這樣的士兵(老鼠),就不該再有人類犧牲,這是我的初衷,也是我工作的全部意義所在。

「原來動物的存在是為了人類,而動物如果想要獲得“存在”,就是毀滅。」

顯然,老鼠們敵不過由狗、貓、兔子三方的合作。這次的打鬥造成了一列火車的脫軌。狗1號看見在火車失事現場似乎有人類生還,於是喊著:「乖狗?乖狗。救人。」這裡隱隱帶出了狗對於人類友善的情感。

「三隻動物再次躲開了攻擊,繼續上路。往「家」的方向前進。」

先前曾經是寵物的記憶,讓三隻動物們對人類普遍是有好感的。不過緊接著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在路上遇到一對有著防備的父子。父親拿出了長槍對兔子3號射擊子彈,而這樣的衝突使得狗1號與貓2號發動攻擊,父子當場死亡。後來狗1號喃喃的直說:壞狗!壞狗。

「語言與溝通的巴別塔,對於來路不明的傢伙,我們必須予以排除。」

因為殺害了一般民眾,使得此事鬧大。科學家脅迫女獸醫出面誘導三隻動物,並說明了這是最後手段。同時,三隻動物們躲到了一處破屋子裏休息,遇見一個遊民,遊民對於三隻動物的外形感到驚訝且不解,但他並不害怕。他與他們說話,也拿食物給他們吃,並承諾會找個「家」給他們。遊民轉身出門,尋找食物與金錢。但他一踏出那間屋子不久,就遇到軍方的盤查,遊民說他什麼都沒看到,罵了聲:該死的狗屁法西斯。

兔子3號不耐等待,跑出了破屋,落單的結果是遇到了軍方派出動物4號的攻擊。4號是透過生物培育的強大動物兵器,有著高效能與人類可遠端控制的視神經連接器,全面地的成為一個機器。雖然如此,人類操弄自然的欲望總是鮮明,但卻也無法控制動物的意志,這場戰爭就是最好的證明。

3號就此死了。焦急的1號與2號追出去,兩隻都走散了。最後,因戰爭曝光,引起民眾恐慌,其中參與此計劃的參議員失了選舉。畫面停在貓捕捉老鼠的畫面上,他們說:家?家在哪?

一棟剛建造好的房。擺脫了被機器裝置所支配的1號與2號,悄悄的與那名遊民共度生活,而愛與關注是遊民能給他們最好的禮物。所有的欲望與權力爭奪都覆蓋不了他們。他們是:WE3。

※ 前往閱讀Part 2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