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公約的出路在何方?

作者: 
LionAid / 翻譯:吳侑達 / 編輯:林均翰
資訊分類: 

第17屆華盛頓公約締約國會議結束後,無可避免地出現了許多相關的評論。然而,各方立場相異之大,實在較人驚訝。難道大家參加的不是同一個會議嗎?怎麼有的人說這次會議「大獲成功」、「開創新局面」,有的人卻只是聳聳肩,一副「這樣的結果已經算很理想了,現在就期待2019年的下一場會議吧」的樣子?甚至有人宣稱華盛頓公約已經忘記初衷,全然變了。

為什麼明明都是管制交易買賣、保護野生物種的提議,有些可以輕易為大會通過,有些卻得受盡各種利益相關的「工作小組」為難,必須一再妥協讓步,最後甚至連表決的機會也沒有?舉例來說,為什麼獅子總是如此不受重視?早在大會開始前,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就公布報告,指出中西非的獅群已經「嚴重瀕臨滅絕」(Critically endangered),而東非的獅群也是「瀕臨滅絕」(Endangered),唯一數目有所增加的,只有住在南非私人保護區的獅群,但牠們除了是被人圍養管理外,對野生族群的存續也沒太大的貢獻。我不禁想,這些不顧專業、政治掛帥的折衷決議竟然能夠為人接受,到底是為什麼?

這也難怪海洋保育聯盟(Ocean Recovery Alliance)的創辦人道格.伍德林(Doug Woodring)會說:「我們已經沒時間繼續忍耐一個過時、決策不透明的華盛頓公約了,除了受到政治、經濟的力量左右,它也缺乏遠見,沒有足夠的資源來保護我們的自然資本。像是自然保護聯盟擁有非常龐大的資訊網路,如果有新版的華盛頓公約,它應該要善用這樣的資源,以科學數據為依據,做出公開透明的決策。」

無獨有偶,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FAW)的北美區主任傑夫.弗拉肯(Jeff Flocken)也抱怨:「……有一些支持野生動物買賣及戰利品狩獵的國家,得以(在大會上)出手干預,導致(獅子的)提議連表決那關也到不了。一旦這些舉足輕重的團體綁架了提議,我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

華盛頓公約真的只能做到這樣嗎?我知道公約本身不具強制力,最多只能設法確保物種沒有遭到過度獵捕買賣,但就像伍德林說的:「在保育大自然一事上,沒有明確表達立場的國家……只是把華盛頓公約當作是管制買賣的基本法,因為它可以說是最容易實現的目標,遵守起來最不費力。」對於擁有182個締約國、總是嚷嚷著要防止物種滅絕的華盛頓公約來說,這實在不是什麼太好聽的稱讚。

不僅如此,非法野生物的買賣,可說是造成穿山甲、大象、老虎、犀牛等生物瀕臨絕種的主因,但華盛頓公約在這方面做的事也不多。遇到明顯涉足其中的大國,公約本該硬起來實施貿易制裁,可是幾乎每一次都選擇逃避,不願採取如此手段,好像聽到這些國家「承諾」會有所改正就夠了似的。

不過,這其實也為關心野生物種存續的人,指出了一條可行之道。伍德林說公約是「最容易實現的目標」,但締約國實際上並不受限於此,換言之,公約雖然不允許締約國訂出比自己還低的標準,但也不會阻止他們修法提高標準。世上每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都可以自行決定想要進口什麼、不想要進口什麼,而且多數國家其實都有這麼做。舉例來說,儘管公約允許,澳洲、法國和荷蘭依然禁止進口獅子產品,歐盟也依然禁止海豹皮。美國也不允許進口公約核可的獵豹和北極熊產品。

因此,不如讓公約先訂出國際間應遵守的最低標準,再呼籲各國訂定更嚴格的標準。這樣做的好處在於,公民在過程中將可以扮演更重要的腳色,而決策的過程也會更加透明。在民主的社會裡,與其將野生物買賣這樣重大的議題,交付給一個個無須負責的代表團表決,還不如託付給握有選票的公民,讓他們質疑、審視這些決策,挑戰政府的進口政策。

或許這就是華盛頓公約未來該努力的方向?先訂出應遵守的最低標準,讓關心的國家視其需求向上修正。

原文來源:Is there a way forward for CITES?

延伸閱讀:
CITES華盛頓公約:野生物貿易國際合作及各國內部行動
從穿山甲的生存危機看出華盛頓公約野生物貿易管制的盲點

Warnin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Get Firefox
Get Chrome
Get Op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