鸚鵡的美麗與哀愁:絕種危機迫在眉睫

作者: 
Meghan Gilbert / 翻譯:吳侑達 / 編輯:林均翰
資訊分類: 

●  根據一份最近的研究,398種現存的鸚鵡種類中,有111種(28%)屬於IUCN紅色名錄的「受威脅」物種。

●   研究人員發現,就生物學上來看,導致鸚鵡有絕種危機最重要的因素,不但是牠們的體型比一般鳥類龐大,還有諸如島嶼和特定類型之森林地區等棲息地遭到破壞。

●   保育人士警告,如果科學家想不出新的保育作法,鸚鵡的數量只會越來越少。

鸚鵡出沒於熱帶和亞熱帶地區,以高智商和酷似搖滾巨星的外表聞名,時常以海盜多話的同伴、五顏六色的吉祥物等扮相出現在流行文化中,因此算是已開發國家裡較為人知曉的熱帶鳥類。牠們外表美麗,心智能力強,又相當友好,也因此成了深受歡迎的家寵。然而,這一切伴隨而來的代價,極其高昂。

「相同大小的鳥類之中,鸚鵡受到最多的威脅。」歐拉博士(George Olah)表示。他目前任職於澳洲國立大學,並擔任近來發表於《Biodiversity and Conservation》期刊一篇研究的主要負責人。

這份研究主要是探究鸚鵡所面臨的危機,據其所言,398種現存的鸚鵡種類中,有111種(28%)屬於IUCN紅色名錄的「受威脅」物種。過去二十五年來,牠們的數量普遍下降,因此,保育人士警告,如果科學家想不出新的保育作法,鸚鵡只會越來越少。

種類繁多 但命運相同

雖然同是「鸚鵡科」(Psittacidae),但其實外表、體型、棲地皆大有不同,現在世界各地約有超過三百種鸚鵡,多數棲息於中南美洲、非洲及大洋洲樹木茂密的地區。

「鸚鵡是很特別的鳥類,但許多不同種類的鸚鵡可能就要消失了。」歐拉博士說。曾經深入研究過阿根廷、玻利維亞和墨西哥等地鸚鵡族群的他,也長期投入專門保育祕魯鸚鵡族群的坦博帕塔金剛鸚鵡計畫(Tambopata Macaw Project)。

為了瞭解鸚鵡在人類有活動以來究竟過得如何,歐拉和其研究團隊檢視IUCN的紅色名錄索引(Red List Index, RLI),蒐集各種鸚鵡的特性和棲地所在國,並藉由統計模型計算鸚鵡的瀕危程度,試圖找出1988到2012年之間鸚鵡面臨絕種危機的趨勢變化。結果顯示,可能造成鸚鵡數量變動的因素眾多,而且只要地區和棲息地有別,這些因素影響的程度也會不盡相同,所以鸚鵡本身種類有多複雜,結果就有多複雜。

增加鸚鵡絕種的風險 有哪些因素?

研究也發現,某些變項對特定幾種鸚鵡逐漸上升的絕種危機可說是「貢獻良多」,其中體型大小的影響,算是數一數二的大,可能是因為容易遭到捕獵,或是因為壽命較長,導致繁殖力較弱,子孫數量自然也較少。

除外,棲息地特定的鸚鵡絕種風險也較高。研究人員認為,比起有能力適應不同樹種的鸚鵡,只能住在特定幾種樹上,或是活動範圍較小的鸚鵡,更可能絕種。舉例來說,現在,約有七成左右的鸚鵡於樹洞中築巢生活,仰賴樹的種子和果實維生,但隨著濫砍濫伐日益嚴重,這些主要住在樹上的鸚鵡,也漸漸失去了棲身之地。

接下來,屬於「島嶼特有種」的鸚鵡自然也是高危險族群。研究顯示,16種已經絕跡的鸚鵡中,有14種(88%)的棲地都僅限於島嶼。即便這項因素僅探討已絕種的鸚鵡,但就研究看來,島嶼特有種的數量確實較容易下降,也因此絕種的機率會比較高。

其他納入該研究考量的變項包括遷徙模式和社交及築巢習慣,然而,研究人員認為「較大的體型」和「棲息地特定」的影響最為重大。另外,現今森林面積不斷縮小,也使許多鸚鵡失去巢穴和食物來源,面臨生存危機。

人類活動帶來怎樣的後果?

研究也提到,諸如外來物種入侵、農業發展、狩獵和設陷阱、能源生產和採礦、闢地建房,及商業發展等人類活動,對鸚鵡的多樣性會帶來威脅,其中還特別指出,農業發展、樹木砍伐、狩獵和陷阱是前三大減少鸚鵡數量的原因。

這些因素對分布各地的鸚鵡都有負面影響,但其中又有程度差異。例如,在中南美洲,人類四處開闢農地對鸚鵡族群的衝擊最大,但在非洲,最主要的因素是狩獵和陷阱。大洋洲的鸚鵡族群則是長期為人類砍伐樹木、發展商業和闢地建房所苦。

當然,經濟發展也是促使鸚鵡面臨滅種危機的一大原因。舉例來說,開發中國家因為人口增長快速,會不斷開發、擴張土地與農地,侵占特定幾種鸚鵡的棲地,造成牠們數量大幅減少,至今全球已有三成左右的鸚鵡受到衝擊。另外,砍伐樹林也帶來嚴重的後果,單單印度馬來亞[1](Indomalaya)一區就有一半以上的鸚鵡遭到波及。

不僅如此,研究結果也顯示國家的GDP 指數和鸚鵡絕種的風險有關係。「鸚鵡面臨的絕種風險(瀕危或易危程度)跟鸚鵡所在國的GDP指數有正相關。」歐拉博士如此說道。換言之,該國的GDP越高,鸚鵡的絕種風險也會跟著增加。

研究中還呈現了一份鸚鵡絕種風險最高國家的排名,其中指出前二十名的國家中,澳洲排行第三。歐拉博士坦言這名次有些出乎意料,畢竟澳洲不但是已開發國家,還訂有許多保護野生動植物的法律。不過,這樣的結果倒是讓上述「GDP和絕種風險」的理論更顯得有說服力。

野生動物貿易的腳色

根據歐拉博士的研究,鸚鵡是野生動物買賣中最常見的鳥類。有人可能會認為捕捉、販賣鸚鵡給人當寵物,會大大增加牠們絕種的可能,尤其是那些只出沒於特定棲息地的種類。然而,從最近的研究看來,情況有點不同。

這是因為,多數遭到買賣為寵物的這些鸚鵡,其實都是屬於絕種風險沒那麼高的族群。

儘管如此,歐拉博士還是告誡大眾,這並不代表野生動物買賣不會對鸚鵡造成傷害,像是非洲灰鸚鵡(Psittacus erithacus)便是「常常被買賣來當寵物,導致原生地的族群面臨絕種危機」。總而言之,雖然野生動物貿易對鸚鵡可能不是影響因子,但還是可能危及棲息地較侷限的鸚鵡族群。

採取行動!

從研究結果看來,要整體想出降低鸚鵡絕種危機的方法實在不太容易,畢竟隨地區不同,各因素影響的程度也有所差異,所以沒有一體適用的解決方案。

歐拉博士和其研究團隊認為,這件事必須從各地區和當地做起。他主張「保護鸚鵡得從當地開始」,並補充「要想出保護當地鸚鵡的『解方』,我們必須先仔細分析該地區和該國的情況」。

研究中有提及幾種保護不同地區鸚鵡不至於絕種的可行方案。在中南美洲,政府必須要多加保護鸚鵡的出沒地區,尤其是得管制農業發展,不能讓鸚鵡的棲息地一再遭到侵占。而在非洲,因為盜獵和陷阱猖獗,所以政府必須標準一致地執行狩獵相關的法律。

近來,保護鸚鵡的行動逐漸嶄露新的曙光,因為「來自四方的研究人員正著手進行一項新的鸚鵡保育計畫」,歐拉博士如此說道。他希望自己的成果除了可以幫助這些新進想出解決之道,還能夠鼓勵更多人一起來研究這種極具魅力的鳥類。

鸚鵡的數量日益減少,人類顯然還有許多值得努力的地方。「人類要更加透徹地認識鸚鵡這種了不起的鳥類,而這份研究是我們為這趟探索之旅,鋪下橋接知識落差的第一塊木板。」對於自己研究,歐拉博士下了這樣的註解。

原文來源:Exceptional beauty, exceptional risk: New study reveals extinction dangers for parrots


[1]印度馬來亞(Indomalaya),又稱東洋界,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不丹、孟加拉、斯里蘭卡、越南、寮國、柬埔寨、泰國、緬甸、馬來西亞、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秦嶺以南的中國,以及台灣西部平原地區。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