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殺圈養的獅子真能有助於獅子的保育嗎?

作者: 
Paul Steyn, National Geographic / 翻譯:鄒勳文 / 編輯:林均翰
資訊分類: 

獵殺圈養的獅子真能有助於獅子的保育嗎?

面對南非獅子圈養狩獵的戰利品議題時,全球的施壓逐漸高漲,但這種狩獵方式卻依然盛行。

今年澳洲為首次立法禁止輸入獅子狩獵戰利品的國家,以抵制盛行於南非的獵殺圈養(canned hunt)獅子牟利活動。澳洲環境部長格雷格·杭特(Greg Hunt)形容這充滿爭議的運動既殘忍又野蠻,希望上述決定是終結圈養狩獵運動中重要的一步。

現今來自世界各地保育人士和社會運動參與者組成的反圈養狩獵遊說行動,正在推動歐盟建立類似的法律以禁止獅子狩獵戰利品輸入。長遠來看,這群反圈養狩獵者更期望美國(非洲狩獵主要客群來源)也能頒布禁令。

獵人付兩萬美金打包一隻強壯的公獅

在南非,狩獵對象主要是圈養繁殖的獅子,當牠們長到四歲左右就會被放入佔地2500英畝的圍欄中,作為獵人手中來福槍或弓箭的標靶。
 
近年來對於圈養狩獵的需求日漸增高。在最近剛頒布獅子管理計畫的南非就有160座飼養場、超過6000隻老虎,每年約有1000隻獅子被獵殺。

在此同時,非洲野生獅子的族群已大幅下降,從一世紀前約20萬隻降至現今零星分布的3萬隻。由於獅子活動所需的面積相當大,所以常在國家公園或是保護區以外的地方與畜牧業農民和當地居民發生衝突。

殺牠是為了保護牠?

主張獅子圈養的業界人士表示,利用圈養方式滿足狩獵需求,他們實際上是在促進該物種的保育。

「每殺一隻人工飼養的獅子,就代表你拯救了一隻野生的獅子」,南非掠食者協會會長(South African Predator Association)彼得·波季特(Pieter Potgieter)如是說。如果沒有圈養狩獵,野生獅子將面臨更多的狩獵和盜獵風險。

但是有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與保育學者認為現有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南非的圈養狩獵對於阻止野生獅子族群在非洲各地下降有任何幫助。

全球性組織反對圈養狩獵運動(Campaign Against Canned Hunting)的領導人克里斯·墨瑟(Chris Mercer)認為此種狩獵法更有可能是導致獅群數量下降的原因。

「你首先必須定義『保育』的意義」,他說「你不能僅僅只是看個體的總數。我認為真正的保育是要保存生態系的功能。」,「在飼養場中,飼主買來動物放進自己的圈養場中,吸引獵人來殺牠們,然後再去買更多的動物回來放—這跟保育完全搭不上邊。

從墨瑟的觀點來看,「獅子圈養場實際上促成野生獅子的滅絕。」

波季特則認為不然,他相信人工飼養繁殖有助於增進整體基因庫的豐富度,因為一部分人工飼養的獅子可以引入至日漸萎縮的野生族群。

然而2012年一份發表在Oryx期刊中的一篇報告「與獅子共遊:為何人工飼養的獅子無助於物種復育」中指出人工飼養的獅子以及其後代在野放之後存活率相當差。

此報告作者同時也是全球大型貓科動物保育組織(Panthera)的主席路克·杭特(Luke Hunter) 表示南非的人工圈養獅子野放計畫是建立在「保育迷思」上,「任何欲重建獅子族群數量的努力都不應該只是單純地仰賴人工圈養的個體。

易危物種 ─ 但還是可以獵殺   

雖然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和南非瀕危或保護物種名單中,非洲獅皆被歸類為易危物種,但是在南非獵殺圈養和野生獅子仍屬於合法的管制狩獵活動。

在南非的野外狩獵區主要是位在國家公園的邊緣的特定區域。狩獵活動基本上是根據每年的配額制度發售限定數量的狩獵許可,確保狩獵活動不會影響獅子族群的數量。

射殺一隻野生的大型公獅,其費用可高達75000美元—相當於四倍的人工圈養個體狩獵的價格。

一篇2012年有關南非圈養狩獵行業對全非洲野生獅群的影響顯示,如果人工圈養獵殺遭到禁止,有可能導致獵殺野生獅群需求的增加。

但是,這個研究也建議藉由提高戰利品的價格和創造進一步的經濟誘因,來自野生獅群狩獵的額外需求便有助於該物種的保育,但是,前提是假定一切收入都將用於野生獅群的保育。

德雷克·朱伯特(Dereck Joubert)是一位大型貓科動物保育學家同時也是國家地理協會駐當地專家。他確信「在非洲沒有任何地區有類似這種獵獅活動」,特別是「當野生獅子的數量持續以現今驚人的速度急遽下降。」

飆升的獅骨貿易

近幾年來,亞洲地區對獅骨的需求快速增加,對野生獅子的生存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脅,更助長了南非早已獲利頗豐的獅子圈養狩獵市場。

 

獅骨經過研磨、熬煮再與羊骨和草藥,甚至鴉片,混合後製成「虎骨」膠

 

在越南與中國,獅骨被作為廉價的贗品取代虎骨,用來製作「虎骨酒」以及其他相關製品。這些獅骨經過研磨熬煮後再與其他材料混合,如羊骨、草藥,甚至是鴉片,製成據稱有療效的「虎骨膠」。

如今老虎的數量稀少,野生族群估計低於三千隻,使得盜獵者逐漸將獵殺目標轉至獅子上。在越南,一具獅骨能讓假虎骨膠製造商獲利七萬美金。

波季特深信從南非來的人工圈養獅子得以供給亞洲區域對獅骨的需求,進而達到保護野生獅子的目的。

不過,墨瑟持相反意見,認為合法的南非獅骨貿易只會助長非法亞洲虎骨市場的需求,最終會威脅到野生獅群的存續。「傳統中醫師通常聲稱野生動物骨頭的療效比圈養動物骨頭更加有效。」,這無疑會增加盜獵野生獅的誘因。

「整個動物骨產業就是一大騙局」他說,「圈養獅子只會造就更大的需求,助長了亞洲對這項產業的投資。」

戰利品狩獵:最終的問題

「戰利品狩獵者是力量相當強大的遊說團體」, 伊恩·米希勒( Ian Michler),調查作家兼保育人士,同時身為去年率先與澳洲政府舉行會談的南非野生動物園經營者,目前與歐盟議員們展開會談。然而,他也表示「你不能期望與歐盟開啟對話就能產生立即性的改變。這一切都需要時間。」

因對加拿大大規模獵捕野生格零蘭海豹表示反對,歐盟議會於2009年採取前所未有且具爭議的手段以立法阻止海豹產品進口至歐盟。米希勒確信將來對於獅子狩獵戰利品也會有類似的立法決議。

目前終結獅子圈養狩獵的運動尚未到達美國,墨瑟認為美國將是全世界最後一個願意限制其狩獵產業的國家。估計超過半數以上的獅子狩獵戰利品輸入美國,使其成為現今全世界最大的獅子狩獵戰利品輸入國。墨瑟認為,負責美國狩獵品進口法規的聯邦魚類和野生物管理局將因獵人與槍枝業的遊說而拒絕禁止戰利品的輸入。

但是米希勒深信只要人們能夠認知到圈養狩獵和狩獵運動皆屬不道德的行為,全球性的變革是勢在必行。「我並不期待一蹴可幾的成功」,「我們涉及到一個盤根錯節的哲理性爭論,而這將需要花點時間。」

原文連結:Is Captive Lion Hunting Really Helping to Save the Species?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