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司】民間催生專責動保司 馬總統:「強幹弱枝」有用嗎?

資訊分類: 

       民間催生專責動保司  馬總統:「強幹弱枝」有用嗎?

 
 
       馬英九總統於昨日(100.11.24)接見催生動保司行動聯盟,各動保團體希望總統願意正視目前動保工作推動困難的現狀及設置專責動保司的重要性。馬總統以「強幹弱枝是否有用」及「農委會不直接負責抓狗抓貓」回應,希望聯盟能與農委會做進一步的討論。
 

 
動保問題一羅筐 要求成立專責動保司
 
       貓狗人共和國黃泰山指出,12年來台灣將114萬隻流浪狗抓進收容所,其中超過96萬隻慘死收容所,不是病死就是被撲殺。黃泰山說:「政府到現在連犬瘟數據都說『還在調查階段』」,質疑中央政府行政怠惰、對地方督不力,並以「17個縣市只有13位動保員」為例,再次強調「中央沒力、地方沒人」的論點。他指出,台灣平均2天1起動物虐待案件,但破案率只有1%,「沒有動物警察,沒有司法權的動保員根本沒法做事」。
 
       明年政府組織再造,將「畜產」及「動物保護」合置於一司之內,其下只有「動物保護」及「寵物業務」2科,且經費竟從今年的六千多萬降至五千多萬,讓聯盟直呼「動保升格簡直玩假的」。面對「畜產」及「動物保護」在思維及價值上的衝突,台大關懷生命社莊鈺勤以實例指出,動保法明文規定任何人不得無故虐待、騷擾動物,但農委會竟視「逼豬跳火圈」這種明顯違反動保法的行為「不算動物虐待」;禁用捕獸夾,農委會竟然考量的是「凡事不能做得太過,不然會危及『業者利益』」;神豬飼養過程極不人道,不只囚禁在狹小籠舍,又被強迫灌食,農委會竟然也能說出「有沒有動物虐待很難認定」。莊鈺勤說,「我們很擔心,像這樣沒有動物保護概念的官員,要怎麼推動『動物保護教育』」。其他團體代表,如高雄市關懷流浪動物協會、台南市流浪動物研究協會,則向馬總統反應各地收容所及非法繁殖場問題嚴重。
 
 
農委會提「六年計畫」 稱預算增三倍
 
      馬總統承認「台灣動物保護不能讓人滿意」,表示要協助地方政府改善收容所狀況,提高認養率和降低人道處理的數量,另外也將協助地方聘雇專責的獸醫和動保員。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也表示,政府著手規劃六年計畫,將動保預算增至3倍。
 
     針對農委會所稱的「六年計畫」,黃泰山反駁,明年動保經費僅有5千多萬,根本不夠用,更無法期待地方政府能夠自己補足動保業務上的支出,因此需要一個強大的中央政府來協助。莊玉勤也指出,現在動保主管機關只是畜牧處下的動保科,未來農委會升格後,動保業務仍只有動保科負責,人力、資源都不足,根本無法將法令落實到各種動物身上,只能侷限在貓、狗,如果沒有專責單位,難以提升工作內容。
 
馬總統「強幹弱枝」惹爭議
 
       馬英九反駁,他表示中央與地方各有其權責,落實法令的工作是由地方政府去執行,但是中央部會層級升格後,地方不一定會升格,並以「農委會不能自己去抓貓、抓狗呀」聲稱即使中央升格亦未必對動保工作改善有幫助,還不如加強地方落實的能力,「否則只是形成強幹弱枝的局面」。
聯盟召集人朱天心指出,一部不錯的動保法就好像一台性能不錯的車子,缺乏好的駕駛無法讓車子動起來,因此需要一個好的中央主管機關來推動。關懷生命協會專員黃芷嫻則表示,「若按照『農委會不能自己去抓貓抓狗』的邏輯就可以規避中央對地方的監督之責,那教育部也該廢掉,因為『教育部不能自己去教學生』」。黃芷嫻強調,以強幹弱枝的說法質疑成立專責動保司的必要性,根本只是企圖掩飾中央監督不力與行政怠惰的問題,政府怎能因為擔心形成「強幹弱枝」局面,就放任現在這種「弱幹弱枝」的情形。黃泰山也認為,中央政府不應把責任都推給地方。
 
馬總統:「不做裁示,開放農委會與聯盟討論」
 
      針對是否設置專責的動物保護司,馬總統最後僅以「不做裁示,開放農委會與聯盟討論」回應。聯盟表示,十分感謝馬總統願意撥空接見聯盟代表,但也指出,馬總統的回應在很大程度上採納了農委會的說辭,若農委會仍固守謬誤的動保思維,雙方如何「溝通」並達成「共識」?聯盟希望農委會真的願意打開心胸,拿出誠意接納民間建言,彼此方有進一步討論的空間。聯盟最後呼籲,希望馬總統作為執政者,能在任期內催生專責動保司以作為健全台灣動保制度的第一步。
 
Tag: 
Tag: 
Ta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